特稿 >

行业洞察 >

Day 08: 生存的冲动

Day 08: 生存的冲动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33472
4499

2015-08-09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今天是周末,想多说几句。)

 

知乎有人问:“首次创业者必须知道哪些基本常识?”

有人答:“生存,一切先从生存做起。”

 

多似曾相识的一句。

 

三年前,在学校电视台采访完台湾导演魏德圣,也在日记里重重写下五个字:“生存的冲动”。今日翻回去看,又看出新的滋味。所以下面的故事,也重新分享给大家。

 

1996年,一本漫画让他产生了想拍《赛德克巴莱》的冲动。一部电影没拍过的他想拍史诗;

2000年,他完成剧本;

2003年,没人投资他,于是花光家底儿筹了250万,拍了个五分钟的样片,拿着这个去找投资——人人都夸,依旧没人投;那时他第一个孩子刚出生。

2008年,他无奈之下拍出了另一部电影——他的处女作《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大获成功后,他说:“曾经说我像只被关起来的斗狗,全身充满力量却无处发泄;而今,我这只斗狗终于逮到机会突破牢笼。我竭尽所能向前奔跑,要把压抑十几年的能量一次爆发出来。成功了!我让许多所谓的专家必须重新配副眼镜。”

 

面对《海角》之后整日的采访和追捧,他翻开抽屉里酝酿了十几年的剧本,把海角赚到的所有报酬立刻砸进了《赛德克巴莱》的筹拍中——“我来履行承诺。当初说要做,我就真的会做” 。

 

钱还是不够。

 

为了拍《赛德克巴莱》,他给马英九写信求助、没有人投资就找人借钱……整个剧组常常捉襟见肘,为了这部投资高达7亿台币的影片,他所做的工作远远超过一个导演的工作范畴。人们称他是“自杀行为”——一个不成熟的导演要拍一部没有明星参与的、题材边缘且陌生的、预算好几个亿的电影,自然筹不到钱。魏德圣只筹到几千万,就开拍,一边借钱,一边拍。

 

我问他这么费力气的源动力是什么,他说:“就像是一个孩子放学后,跑跑跑跑,满身大汗跑回家,跑到到妈妈旁边,气喘吁吁的,要干嘛?他只是跟妈妈讲:妈妈我跟你讲,今天学校里发生了一件什么什么事情,好好笑哦!——那其实是一种满足。我只是想跟你们分享一个我发现的好故事。”

 

他的野心很纯粹:他希望有一天,全世界的观众都能看到这部电影,“将来,人们看到大海就想到毛利人,看到草原就想到印第安人,看到森林则会想起赛德克。”

 

魏德圣曾经被誉为挽救台湾电影票房的“救世主”,而见到的他,瘦弱身板,言语温和,眼神平淡。他看到我们在布置教室,就安安静静地帮忙扶一扶易拉宝、拉一拉海报。但无疑他是心中有战场的人。

 

一个月之后,央视《看见》柴静专访魏德圣。那期节目名叫《野蛮的骄傲》。这是源于《赛德克∙巴莱》的一句经典台词:“如果你们的文明是叫人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看野蛮的骄傲。”

 

柴静:“你的同事评价你,说的委婉一点,是你执念太强,说的难听点,你就是个疯子。”

魏德圣(笑笑):“我是浪漫。”

柴静:“是不是像你的同事所说的,你就是想当英雄?”

魏德圣(又笑笑):“英雄是最后的享受才叫英雄,一开始要做的时候,是很窝囊的。”

魏德圣又强调一遍:“一点都不享受,是很窝囊的。”

柴静(皱着眉头):“你怎么敢开始呢?”

魏德圣(很诚实):“因为我以为,开始了就会有钱。”

柴静(已经问的没有任何技巧了):“请问这个信念从哪里来呢?”

魏德圣:“我以为吧。……我以为,他们大概只是想看我的决心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我把我的全部都赌进来了。”

 

魏导十几年前就想拍《赛德克∙巴莱》,为了拉投资,03年的时候他把所有家当抵押凑了200万拍一个5分钟的试拍片。而那个时候他的第一个孩子即将出生。

 

柴静(几乎带着劝意):“你那个时候要当爹了呀!”

魏德圣:“因为当爹之后就不敢冒险了,所以当爹之前先冒个险。”

 

而在此之前,魏导失业一年,靠妻子养活。每天把妻子送到单位,自己就找一间咖啡店一坐一整天,写剧。这期间,他写下很多日记。他给梵高写信,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死的没有价值,不明白自己是太骄傲还是太自卑。更不知道,还要继续等待多久。

 

他的老师杨德昌问他:时代不在了,你还要继续做这样的事情吗?

 

要拍那段5分钟片花的时候。他自己把一切抵押手续办好,直到最后需要签字才告诉老婆。魏德圣的老婆用宽容的方式对待他:“你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我没有。但是天下有梦想的人那么多,会去做的也没几个。”她选择的是一种无奈的支持:“不要老了以后再跟我讲如果年轻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就好了。”

 

魏德圣:“一个男人听了这样的话当然就无敌了。”

柴静:“你怎么忍心这么逼她呢?”

魏德圣:“我没有逼她……那时候我真的有点盲目了,我真的有点盲目了,想要完成这个事情真的要不择手段了。你要骂我吗?”

柴静:“你有想过你把你的妻子放在一个困境里吗?”

魏德圣(笑的很诚实):“是啊,我检讨,我检讨,下次不会了。”

 

拍摄的过程中,他曾经打电话跟他一个朋友调度。他的朋友说:“小魏你怎么了,《海角七号》你是一个金子诶,你怎么现在……?”

魏导说:“你看错了,我现在就是一个大便的化石,等我有一天变成金了,我再跟你讲。”

 

柴静问:“你不绝望吗?”

魏导说:“问题多到让你想办法解决的时间都没有了,你哪里还有时间绝望呢?”

 

十二年,魏德圣拍摄《赛德克∙巴莱》的过程,是不断证明自己的过程。魏导说,他不断证明的过程会产生愤怒:为什么我已经做了那么多给你们看了,你们还不愿意相信我?!

 

魏德圣说:“很多时候,都是愤怒的力量让我前进。“

 

“你知道我经历过了哪一些你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你也不敢经历的事情,你会尊重我的自私,你也会尊重我的骄傲。”

 

2011年,《赛德克巴莱》完成,他又成为了耀眼的明星,又被放进台湾电影的大格局里被人追捧。

 

魏德圣说:“我知道自己完成了一件很大的事,又多了那么点神奇,也多了那么点莫名,就好像在看一部好莱坞战争电影,在历史上的经典战役中,主角就像世界的英雄,为了荣耀出生入死,一幕幕激昂热血的画面冲击着每个人的心脏……可是,然后呢?当这些英雄打完胜仗回家,然后呢?他们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荣誉勋章,然后呢?他才发现离开了战场以后,自己什么也不是。”

 

这个世界最动人的一幕,莫过于一位英雄的不知所措、和不知所措之后依旧的骄傲倔强。

 

我想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战场,当你发现了它,你才明白,什么叫做“战士应该在战场上流血,猎人应该在猎场里追捕。”

当你发现了自己的战场,你才知道战斗的理由很简单:顺时,只是需要证明的冲动;逆时,只是需要生存的冲动。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