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HTC VR中国总经理汪丛青: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长期任务|Xtecher人物特稿

HTC VR中国总经理汪丛青: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长期任务|Xtecher人物特稿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23137
1002

2016-06-17

Yuki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汪丛青,HTC VR中国总经理。

 

麻省理工大学计算机硕士,曾协助Intel建立上海分部,创业成立过4家拿到风投的公司……而他现在冠以的头衔,是“HTC VR中国总经理”。


“比自己创业还辛苦。”毕竟,VR产业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兴起,而HTC要做这个行业的领军者。

 

从1984年PC市场兴起,到2012年开始下降,大约是二十七八年的时间;2007年智能手机兴起,五年就超过了PC市场,现在智能手机市场也开始下降;而此刻,VR正在兴起……汪丛青预计,VR超越智能手机的速度,会比智能手机超过PC的速度更快。



Xtecher今日影片:汪丛青和HTC VR

(视频中穿插有Xtecher体验者体验HTC Vive的实景拍摄)


 Xtecher原创 

 作者:Yuki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体验室里尖叫声频现,摘下HTC Vive头盔时,Xtecher的每个体验者几乎都是一身汗。

 

“太逼真了!”

“吓死我了!”


对我们的反应,汪丛青显然意料之中。他已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HTC Vive的产品领先于竞争对手。

 

汪丛青今年2月入职HTC,担任HTC VR中国总经理。四个月来,他的团队从几个人增长到几十人。虽为大公司高管,但他反复强调:业务独立,不讲政治,一切按照创业公司的套路来。

 

HTC为什么选择了汪丛青?而汪丛青又为什么选择了HTC?

 


“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长期任务”


 

1971年,汪丛青出生在广东山清水秀的历史文化名城英德。由于文革,他2岁时随一家人去了广州干校。他有一张和芭蕾舞演员母亲一样的漂亮面孔,却没有继承身为广州美院教授的父亲的艺术天赋。

 


 
汪丛青母亲

 

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长期任务,”父亲并不强迫,对汪丛青和他哥哥说,“我花我所有的时间画画、拍照、做艺术,把美传递给更多人。但你和你哥哥没有这种天分,你们应该去做别的事。”

 

小丛青的手没有握画笔,而是鼓捣起另一样东西——收音机,这成了影响他的第一台科技设备。

 

“每天都跑着回家,”汪丛青回忆,“那时每天只有两小时可以收听到节目,错过了就没有了。”

 

收音机里的连续剧让他第一次体验到一种“沉浸感”:跳出生活常规,构建想象力的世界。

 

文革结束几年后,他随父母移民去了美国西雅图。这座被称为“绿宝石”的城市旖旎秀丽,却也让他感到巨大的不适:上课完全听不懂。

 

移民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他和哥哥一起送报纸,攒钱买了一台电视机——影响他的第二台科技设备。

 

跟电视学英语,他在一年之后英语流利,成绩也从倒数变成了正数,开启了学霸模式。

 

10岁时,他接触到了开启他使命感的第三台科技设备——计算机。在Atari 400软软平平的键盘上,他开始学习基础编程,构造算法、制作小游戏。一种神奇的感觉遍布全身:原来只要有创意和努力,就可以创造出新的东西。

 

Atari 400


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长期任务。”他终于相信父亲的话。

 

仿佛找到灵魂伴侣般,冥冥之中,他感应到:自己的使命就在科技。

 


曾走过的PC时代



从学历看,他是个标准技术男:华盛顿大学电子工程系第一名毕业,麻省理工大学计算机硕士。


生活中,他却一直是个挽起袖子的实干者。从小送报纸、打工的经历锻炼了他,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大学时,他依靠为学校和附近公司提供信息技术服务赚了一笔。说服别人赢得市场的成就感,让技术男汪丛青知道:自己不仅仅是个工程师。

 

于是,在1993年进入Intel之后,面对工程部和轮岗两个机会,他果断选择了后者。

 

这个选择,让他有机会见证并推动了家用电脑的时代。

 

1994年,他被派到上海,协助建立Intel上海分部。那时,国内的“家用电脑”市场还是一片荒漠。初出茅庐的汪丛青分析,困难主要在两个方面:

 

一是价格贵,一台电脑两三千美金,普通中国家庭来说承受不起;

二是国内开发者少,中文家用内容基本是零。

 

“于是我想, Intel这么有资源的公司,应该做些什么来把家用电脑带进中国家庭,来帮助整个市场起来。”

 

怀着这样的责任感,他做了两件事:

 

一是开创渠道。当时,国内卖家用电脑的仅有几个商务店,而汪丛青创出一个新的概念,叫英特尔经销商,让一些小企业自己开店组装电脑——小企业只要50块人民币利润就愿意组装一个电脑,进入中国家庭的电脑数量大大增加了。

 

二是开发内容。引进上百个国外内容,同时扶助了上百个国内内容开发商,包括雷军的金山和柳传志的联想。Intel为这些公司提供电脑、模板和软件支持,同时教育政府如何引进和支持更多的内容。

 

市场起来了。

 

三年后,国内家用电脑从3000美元降到500美元,Intel中国的消费者业务部门收入从五千万美元增长到3亿美元,团队从3个人发展到几百个。

 

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令他兴奋:回美国后,汪丛青在进入MIT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时,还念取了MIT斯隆商学院的MBA,并在毕业后开创了iCompass——实质上是个用大数据分析为电子营销提供个性化服务的项目——只是那时候还没有“大数据”这个说法。

 

在每个时段,其实我都喜欢去做一些最前沿的东西。前沿有它的好处,但也有非常大的风险。做iCompass我们其实是有点早,刚好2000年是整个互联网泡沫爆裂的时候,我们能融到资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问题是泡沫爆裂后,我们的客户一个一个在倒闭,最后连我们的投资者也倒闭了。”

 

iCompass遗憾失败,但他的创业脚步不会停止。

 

新的机会一旦出现,就会像号角一般日夜召唤,使不安分的血液再次沸腾。2005年,汪丛青看准了“移动搜索”的商机,再次来到中国内地,创立了上海明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基于智能化、个性化的搜索技术,明复迅速占领了国内移动搜索和移动广告的领先地位,成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的战略合作伙伴,并被指定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官方手机搜索服务提供商。明复多次入选亚洲100强甚至全球100强企业,取得了巨大成功。

 

 

“VR超越智能手机的速度,会比智能手机超越PC的速度更快”


 

2016年2月,汪丛青正式加入HTC,成为HTC VR中国总经理。

 

在此之前,汪丛青经历了一段迷茫期:明复开始走下坡路,而为摆脱困境创办的关系网、Model+、萤火虫App都收效不佳。

 

“手机行业一点点到了顶,我想要寻找一些新的前沿的东西。”

 

2015年,HTC与美国游戏公司Valve合作,共同开发虚拟现实设备。王雪红董事长亲自邀请汪丛青加入——后者的创业精神、科技管理经验和国际背景都正是HTC VR所需要的。

 

而汪丛青,也恰恰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机会:

 

从1980年PC市场兴起,到2012年开始下降,大约是三十多年的时间;2007年智能手机兴起,五年就超过了PC市场,现在智能手机市场也开始下降了;而此刻,VR正在兴起——汪丛青预计,VR超越智能手机的速度,会比智能手机超过PC的速度更快。

 

他相信,再过四年,世界VR设备的销量会超过智能手机。

 

“每一代的新计算技术都会比上一代越来越快,比上一代越来越便宜,比上一代越来越有沉浸感。现在,没有东西比VR更有沉浸感了。”

 

 

HTC Vive


其实,这并不是他初次与VR结缘。

 

25年前大学期间,他就进入了美国第一个虚拟现实实验室,这一新科技令他惊喜万分,毕业论文畅想了“VR如何改善教育行业”;但直到25年后,“VR元年”才姗姗来迟,行业终于迎来爆发式增长。

 

“其实二三十年来也没有变那么多,只是现在更真实、灵敏度和反应速度更快、内容更丰富……但这些东西加起来,就让现在这个行业真正可以普遍化了。”

 

他说,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为VR铺平了道路:“智能手机可以把屏幕做得非常精细,而且非常便宜,还创造了很多感应器。很多这种3D的内容资源都已经存在,所以把它变成一个VR的空间或者游戏,工作量不是特别大。一个好的团队可能一两个月就可以创出一个不错的作品,但以前可能要好几年。”


在HTC之前,汪丛青在大公司的管理经验也很丰富:除了在Intel中国的成就,1999年他又开启了Intel新的网络托管服务,一年内团队从5个人到超过一千人;2001-2003年他领导了Trend Micro的全球企业及消费者业务部门,每年业绩增长50%以上,收入超过2.5亿美元。


他说,这些大公司的经历也属于“创业”:“这是公司内部的创业,当我为一个公司在新的领域开创出很好的业绩时,我感到非常愉快。”


现在做HTC VR,与其说是在大公司工作,的确更像是在创业:2016年2月,汪丛青刚刚加入的时候,位于北京的中国区总部才几个人。

 

“第一,这个公司从Vive的角度是不成熟的,是快速发展期;第二,它给我的感觉跟自己去开一个公司没有很大差异,只是大公司会更有影响力去推动这个事,所以既有大公司的支持,又有创业公司的灵活度和自由度,是最好的结合。”

 

在汪丛青看来,现在中国的VR市场,就像他当年在Intel时面对的PC市场:作为新鲜事物还未被大众普遍接受,而价格门槛和优质内容的稀缺更让消费者犹豫不决。

 

在价格上,目前HTC Vive售价6888元人民币,但如果用户还要配备一台高性能的电脑主机,价格可达上万。汪丛青期望,未来HTC移动端的VR产品能使价格更加亲民,使VR的普及更加容易。

 

在内容上,单纯从数量上来看,HTC Vive目前提供的245款应用说不上多,但若横向对比Oculus的三十几款游戏以及还未上线的索尼PS VR来说,HTC仍具领先优势。HTC在北京、台北和旧金山设立了Vive X加速器,还推出了官方应用商城Vive Port,以帮助更多的内容开发团队学习、成长。

 

为提高消费者接受度,HTC Vive在全国的国美、苏宁等开设了三十多个体验店,并与网吧、KTV、游乐园等合作,计划今年达到上千甚至上万个体验店。

 

“VR可以让你回到过去、进入未来、进入任何领域、在任何地方、做任何曾经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VR要说服人家,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去体验。你讲来讲去,没有体验过的人真的很难理解,我觉得这是VR的一个特色。

 


比创业还累

 


加入HTC VR团队后的汪丛青坦言自己如今比单打独斗创业时还要累。

 

早上6点钟一睁眼,开会、报告、工作计划、飞来飞去地演讲和数不清的采访,“每分钟都排满。”

 

热爱运动的汪丛青以前几乎每一两周会打一次高尔夫,每星期打一次网球,去一到两次健身房,还进行拳击和游泳。而现在,他半年只打过四五次网球,健身也改在了家里。“来到HTC以后,我一场高尔夫球都没有打过。”

 

健康对创业者非常重要,一天我可能要开十几个会甚至20个会,大脑转换这么多次,要是不健康或者不清醒,很难做你要做的事。”

 

除了运动,汪丛青还很喜欢阅读,包括历史、传记、商务、策略,尤其是心理学:“我觉得一个管理者必须要理解你的团队、你的竞争对手,或者是你的合作伙伴的心理。因为不管你对技术多么了解,你要是不知道怎么沟通,你没有情商,你很难做事。”

 

汪丛青很少对下属发火,他认可的是看到问题就解决,最讨厌团队里出现官僚政治:“一个团队应该是想我们先去做,然后去说服其他人,要是钱不够,我去想办法找到这个钱。而不是去想要是这样子的话,那个人会不会不开心?或者是这样子的话,我们还需要谁批准?一个团队要是开始玩政治,就很难有大的、长远的发展。”

 

经历了上半年的快速发展,汪丛青的团队从几个人扩张到了几十个人,HTC Vive在中国的销售也是供不应求。HTC还和阿里巴巴、完美世界等一起发起了“亚太虚拟现实产业联盟”,以加快市场的发展。

 

处于VR行业的领先地位,在汪丛青看来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要一个产业起来不是一家公司的事,需要一个共同的方向。所幸我们是合适的人选,我们希望可以联合合作伙伴推动VR惠及更多民众。”

 


“吃过苦的人,才知道在最坏的时候怎么去生存。”



目前市场上,游戏、电影在内的娱乐内容如火如荼,而汪丛青仍和25年前一样认为:在长期,VR的最大潜力在于教育

 

“你在体验一件事的时候,你记得住的、学得到的远远超过你读一本书或者看一个视频。孩子一定会喜欢这种沉浸感的学习方式,这就是未来的学习方式。”

 

相信教育是VR最大的用途,这或许和汪丛青自己的经历有关:“教育是对一个人最有影响的事,会影响一个人的命运。

 

36年前,父母为了让兄弟俩得到更好的教育,牺牲了自己的发展远渡重洋。父母告诫他们,机会难得,一定要争取最好的成绩,并对社会有贡献。丛青和哥哥Will Wang Graylin就读同一个中学,同一个大学,去了同一个硕士项目,同样进入高科技行业并自己创业。去年,哥哥Will创立的支付公司LoopPay被三星以3亿美金收购。现在,汪丛青的两个女儿也成长为美国优秀的年轻企业家,获得巴菲特的嘉奖。

 


远渡重洋的一家人 


“父母很欣慰,他们觉得达到了给我们争取这个机会的效果。”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汪丛青的心愿是,利用VR技术,让普通家庭花几千元钱就可以让孩子进入世界最好的学校,听最好的老师上课。

 

“不管他是有钱人还是没钱人,不管他住在哪个城市,他都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这对于未来整个国家的发展和整个世界的发展,我觉得都有非常长期的影响。”

 

对科技的执着、对创新的热爱、对教育的深情,汪丛青始终怀有一种人生的使命感和对世界的责任感,这让他在西化的容貌之外,透出一种中国传统的温润气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份底蕴来自书香世家的熏陶。


“我的父亲特别传统,他读过上万本书,而且他会把这些书从从中文翻到英文,或者从英文翻到中文,让更多人去享受或者理解这些不同的历史。他也一直会用历史来给我们一些教育。”

 

尽管在外多年,他依然保留着这份身份认同,这也是他加入HTC VR的另一个理由。

 

“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一个华人的公司在国际上达到一个行业领先的地位。过去几千年里,中国一直是很先进的国家,现在是中国重新回到技术领先的位置的时候了。”

 

其实,HTC的智能手机业务也曾达到过世界领先地位,却在2011年后逐渐没落。众人由此猜测HTC Vive会不会重蹈覆辙的时候,汪丛青却认为曾经的失败并不完全是坏事。

 

每个公司必须要有一定的失败过,才能取得巨大的成功。你看苹果,在90年代的时候差不多都倒掉了。现在HTC有了2011年、2012年的这些教训,做事的方法和策略比以前要好很多。我们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流失自己领先的地位。”

 

从个人的角度,汪丛青说,创业过程的一些失败也让自己获得了成长。

 

“iCompass的倒闭让我真正理解了对一个创业型的公司,节省现金流多么重要。所以我跟我们的团队说,我们一定要节省钱,虽然我们在一个大公司也不能乱花。”

 

他说,失败确实是一个最好的老师,“要是你每个东西都很顺,其实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有用的,什么是没用的。现在要是一个新员工进来我们公司,他会觉得销售是特别容易的事,大家都追着我们买,我就签单就好了:你要几个?什么时候给你?——但这个是不可能持续的。”

 

他一直提醒团队,现在顾客追着买的状况,可能6到12个月以后就没有了,必须想办法现在锁定领先的地位,在环境改变的时候继续保持领先。

 

“吃过苦的人,才知道在最坏的时候怎么去生存。”

 

 

尾声

 

 

在采访快结束时,汪丛青用了三个词形容自己:


Disciplined——有纪律感和任务感,会用一切可能的方法达到目标。

 

Creative——用创新的方法解决问题,或者把复杂的东西想办法表达出来,让大家可以理解。

 

Healthy——拥有健康的体魄,才能带领团队,照顾家人。

 

退休以后想做什么呢?

 

“一个人背一个包,全世界去流浪。”

 

其实他的足迹早已遍布了几十个国家,但他说,过去大多是因公出差,而自己行走是不一样的。对前沿和未来充满好奇的他,或许有天当重如千钧的使命和责任抵达之后,只想在旷野中,做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一如年少模样。”拿《途中》的歌词来提前祝你旅途愉快,汪先生。

END 






| 推荐阅读 | 点击文字直接跳转


精品文章:Xtecher人物特稿

人工智能

出门问问李志飞:AI创业者的孤独

驭势科技吴甘沙:我的根本利益

格灵深瞳赵勇:把未来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变成现实

地平线方懿:告别诺基亚后,我终于找到了下一个足以与手机媲美的市场


虚拟现实

诺亦腾戴若犁:越来越好奇,越来越好奇

大朋VR陈朝阳:朴实的终极梦想

Ximmerse贺杰:VR的远方有多远?

Pico周宏伟:用“善良”去做一件美好的VR产品

焰火工坊娄池:没有比我更狡猾的创业者


其他科技创业者

Ping++金亦冶:所有你走过的捷径,总有一天都会再绕回来

神策数据桑文锋:我对“灵光一闪”没有兴趣

墨刀张元一:一位全栈工程师的星辰大海

海云数据冯一村:此时此刻,给大数据一个注视

将门高欣欣:送创业项目一个里程碑事件

佳格数据张弓:从NASA走出的“理性疯子”,他志在耕耘天地间

诸葛io孔淼:在我还不知道代码是什么的时候,我只想写诗

奇点机智宋嘉伟:一个从容的创业者是如何思考

瀚诺半导体张诚:十年的北大研发路,只为这一款千兆芯片

彩云天气袁行远:无论晴雨,步履不停

Vinci宋斯纯:历历万乡,不负每一场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Xtecher,即可联系我们。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