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前沿热点 >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Xtecher原创 丨 前沿热点

26126
3771

2018-03-27

晓枫说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名创优品抢注NOME商标的争端仍在发酵。3月26日,诺米家居创始人陈浩在媒体沟通会上正面回应称NOME与名创优品没有任何关系,并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这事儿发展到现在,就有点意思了。

从收购到剽窃,名创优品三天三进化

事情还要说回到7天之前。3月19日晚NOME创始人陈浩突然接到加盟商的电话——你们NOME品牌怎么被名创优品收购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据陈浩坦言,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之内,其陆续接到了20个问询电话,并称收到大量名创优品员工“收购了诺米”的朋友圈截图。这令陈浩大感震惊,“没有这个事情,如果收购了我自己是清楚的,怎么会不跟大家沟通呢?”

“名创优品应该有2万7千个员工,七天前他们要求全体员工必须转发朋友圈,必须给合作伙伴散播收购NOME,NOME被他们收购的消息。我们有一些员工和他们员工也认识,他们也互相聊过,他们员工回复是——对不起,我们知道这不是真的,但这是政治任务,这是公司必须要发的,没办法。”陈浩称,“我就觉得,这家企业这个商人,员工是来打工的,不是来出卖灵魂的,我们非常不太认同这种价值观,你自己撒谎就算了,让2万7千年轻人跟你一起撒谎,这是特别无耻的行为。”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第二天,MINISO名创优品全球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叶国富发朋友圈称,“新品牌nome启动第一天就有33个人咨询,6家签约!感谢团队的付出及老客户的信任!”不管是叶国富有意为之,还是账号被盗了,叶的这条朋友圈一下子就将双方争端引爆了。事情并没有结束,据陈浩所说,可能因同行质疑,第三天叶国富开始对外称,“有一个叫陈浩的年轻人,在三年前窃取了我的想法,做了一个NOME”。

陈浩表示,2018年3月,叶国富无视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NOME)已于2017年5月正式登记的事实,将自己旗下广州意创百货公司更名为“诺米(设计)广州有限公司”,并在NOME的注册地申请登记,甚至山寨了一个99%相似度的网站,将NOME网站原封不动拷贝过去,只是改了公司地址、招商加盟电话号码,然后用黑客把NOME的网站给弄得不能用了。“这是‘恶意窃取NOME创意’的行为。”

19号、20号、21号,短短三天时间,从收购了NOME,到推出了新品牌NOME,再到陈浩剽窃了叶国富的想法,用陈浩的话说就是,事情从1.0版本迅速进化到了3.0版本。“这位‘广州阿富’,一个特别流氓的企业,每天讲个故事,我估计他现在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他是‘Liar’, 这件事情让我们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而且他不仅是一个流氓,还是一个小丑。”

争端背后,新零售下“十元店”模式将死?

近年来,消费升级势头汹汹,线下零售越来越不好做,而Jack马的新零售概念在短时间内席卷整个零售生态,就连大润发都“矫情”地喊出——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名创优品为代表的“10元店”模式是否已颓势渐显?陈浩认为,“十元店”商业模式行将没落,背后的真相至少有6点。一是客户留存时间短,二是大多数消费力弱,三是客单价过低,四是费用管理混乱(合约外征收其他费用,五是加盟商利润呈断崖式下滑,六是产品质量差并且屡遭投诉。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陈浩进一步解释,要保证一家店铺销售数据长期健康,就要保证消费者的购买频次与客单价格。名创优品“十元店”实质上是打着日本品牌的旗号和幌子做了个升级版,大多数小商品是耐用品,复购率很低,大部分人都是买个新鲜好玩,之后都渐渐失去了购买粘性。消费者的需求在短期内得到了释放,但一通买买买后,消费欲望极速下滑,复购率太低,使得业绩也逐步下滑。同时,一家店铺辐射的人口相对固定,在需求短期得到释放后,需要提高客单价保证销售额长期稳定。加上新零售的冲击,这并不是单靠廉价就能解决的。

透过现象看本质,陈浩认为名创优品是金融玩家的游戏,开店数量的暴增反而展露了其加盟成本越来越高、加盟商亏本倒闭、国内扩张速度骤减的多重经营风险。陈浩表示,名创优品多数加盟商很难逃离“开业3月流水下滑,开业2年出现亏损”的怪圈,一位加盟商就曾透露,他的加盟店2015年硬撑4个月后亏损了130万元。“名创优品的金融游戏稳妥地玩转必须建立在名创优品具有持久生命力的前提之上,一旦业绩下滑、复购率下降,门店若盈利难以为继,加盟商或不可避免地出现违约,陷投资人于风险中。同时,由于集中开店数量庞大,若加盟商集中提取保证金,对于名创优品而言亦存在挤兑风险。”

名创优品的十元店模式一直标榜“低价优质”,网站页面宣称“我们只接受全球优秀实体公司对产品的建议与合作”,陈浩指出,暂且不说100%日本,其品质也时常遭遇打脸,近年来名创优品多家生产商产品曾被抽检出不合格,食品饮料、化妆品、充电宝等均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对此2016年四川食药监局、国家食药监总局先后多次作出通报。

抛开陈浩的以上看法,名创优品过去几年确实令人惊异,扩张速度惊人,三年时间在全球开店超过1800家,平均1天两家,其2016年营收就已经接近100亿元,可谓凶残。而其创始人叶国富竟是个中专毕业的穷苦打工仔,却被无印良品、优衣库、屈臣氏列为“全球最可怕的竞争对手”。

十元店模式将死?NOME指责名创优品“不仅是个流氓,还是个Liar”

此前有分析称,名创优品疯狂扩张背后,有着其独家秘密,一是不靠卖产品挣钱,卖的是流量,用高频流量去覆盖一切成本,狠抓利润;二是搞定供应链,尤其是出口供应商,供应链经过不断完善已经成型,和另一个环节“选品”共同组成了生态链条;第三,其本质是轻资产打爆重资产,名创优品的模式,是一种所谓“类金融”的买断加盟模式,简单说就是用加盟商的钱来自己开店,加盟商只需出资,而无需参与日常经营,回报就是每天都可获得所投店铺前一天营业收入38%的现金转账。虽然加盟商确实没有什么经营权利,但是反过来也放低了加盟的门槛,你可以理解成“傻瓜式加盟”。

目前,名创优品和NOME的“收购”争端,以笔者这样的外人看来,还是稍显扑朔迷离。坦白说,诞生于2017年初的NOME知名度并不太高,据了解,NOME是由陈浩担任董事长的普斯投资联合今日资本共同打造的新零售家居类品牌,主营家居用品,同时涵盖服装、数码、美妆、食品、鞋子、箱包等品类,其设计总部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由北欧独立设计师团队为品牌提供设计灵感支持,自2017年8月NOME首家门店在广州开业,目前已有88店正式开业,并且还有一百多家即将开业,扩张速度也很快。

假如这一争端属实并且性质单纯,那叶国富的这波操作实在是666到令人难以理解。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可能,就像一位深圳的媒体记者私下询问笔者,“你说这会不会是碰瓷或者……联合炒作?”笔者向来后知后觉,愚钝的很,这事如果后续有反转,咱再来下定论不迟。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