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一个月连下三城,百度Apollo的Trible Kill

一个月连下三城,百度Apollo的Trible Kill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0309
2955

2018-04-02

吴俊宇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2018年正在成为中国自动驾驶产业的关键一年——自动驾驶正在从过去的闭门测试,走上上路运营。自动驾驶汽车第一次要和人工驾驶汽车肩并肩,在一起路测。对一个新兴产业的发展而言,这是真正落地的开始。

从政策来看,2018年北京、上海、重庆接连出台自动驾驶相关路测实施细则。从企业来看, 百度获得各地政府的大力支持,陆续在北京、福建等地获得首批路测牌照。

3月22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在经过封闭测试场训练、自动驾驶能力评估和专家评审等系列程序后,向百度发放了北京市首批自动驾驶测试试验用临时号牌。

3月30日,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向百度和金龙客车两家公司颁发了福建省首批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牌照。自此,自动驾驶在福建正式进入路测阶段。

4月2日,百度在重庆市政府官方见证下,百度与重庆小康股份签约。自动驾驶技术正在从北上一线城市迅速推进到二三线城市。

不仅如此,百度Apollo自动驾驶版图也在国内各地迅速铺开,进入上路运营阶段,从五环开向北京亦庄、福建、重庆乃至开向全国。自动驾驶产业终于在政策推动与技术进步下迎来落地期。

百度Apollo也建立起了辐射北京、上海、芜湖、重庆、福建以及雄安新区的“五城一区”产业版图。

政策的落地

虽然3月18日, Uber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带来自动驾驶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起交通事故,但这似乎并未影响不国内自动驾驶政策落地。

我们从时间线上就可以看出国内自动驾驶政策落地速度到底有多快。

去年12月,北京发布《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

今年3月1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并发放了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

3月14日,重庆市颁布了《重庆市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

3月22日,北京市首批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发放,百度拿下5张目前最高级别T3号牌。

3月31日,福建省向百度和金龙客车颁发了6张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牌照,百度和金龙客车各3张。金龙客车获牌的车型,均为与百度Apollo合作的自动驾驶车型。

随着各地政策亮绿灯,政府大力支持当地企业间的合作,百度则借助这些合作,在全国各地展开了落地版图。百度Apollo合作频落地,自动驾驶版图在国内迅速铺开。

4月2日,在重庆市支持下,百度和小康达成合作。根据合作协议,小康集团深度参与百度Apollo 计划。双方在自动驾驶展开全面合作,双方互为战略合作伙伴,共建智能驾驶、智能网联及智慧交通的技术、商业生态,促进相关技术的快速普及。

相信重庆市的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牌照接下来很快也会将发放。和百度Apollo合作的自动驾驶汽车很可能也即将在重庆开跑。

仔细看就会发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百度Apollo生态就连下三城,接连在北京、福建、重庆三地迅速取得业务或政策落地。这个Trible Kill 骚操作的意义非常重大。

1、福建、重庆这样的二三线城市都开始迅速接纳无人驾驶技术,这会刺激更多一线城市开放政策。事实上,杭州、广州、深圳等多地也“跃跃欲试”,准备纷纷提速各自的自动驾驶路测进程。

2、开放路测和过去封闭路测有很大的区别,在北京、福建、重庆这些不同地区开放路测,可以获取更多更成熟、稳定的数据,和过去封闭路测的闭门造车相比,自动驾驶算法、识别率会进步更快。

中美的差异

虽然说国内各地相继出台政策、开放自动驾驶路测频亮绿灯,一连串的动作让人感到应接不暇,甚至产生疑虑。但其实和美国相比,国内的动作还是显得相对谨慎。

仔细去看中美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政策会发现,双方虽然都在强调开放技术测试,但存在很大的差异。

在美国,出台相关法案以准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已经成为各州主旋律。内华达、佛罗里达、加利福尼亚成为一批吃螃蟹之后,而后又有十余个州政府亮起了绿灯。

美国各个州自主权很大,在自动驾驶这件事情上各个州都在加快开放,甚至有为吸引科技企业而降低标准的嫌疑,为吸引自动驾驶企业落地而推出的政策非常激进。

像密歇根州2017年年底不仅承认了自动驾驶汽车上路合法性,还准许自动驾驶汽车在任何路段开展车辆共享等商业运营服务,甚至还允许企业将自动驾驶汽车销售给用户。

在Uber这起事故发生前十多天前,亚利桑那州决定“车内无安全驾驶员的自动驾驶汽车可以在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

中国则是相对更严谨,像百度虽然拿到了在北京的T3牌照,但必须接受非常严格的监管要求。测试过程还是测试人员都有非常明确的约束,和美国形成了鲜明差异。

1、测试驾驶员须通过不少于50小时的培训和训练,能够随时接管自动驾驶车辆。

2、上路前,须通过专家的评估论证;上路后,测试车辆要安装监管设施并上传数据,以确保自动驾驶车辆按规定时间、规定路段进行试验,并随时接受监督。

3、测试车辆测试期间发生交通事故或交通违法行为,认定测试驾驶员为车辆驾驶员,由测试驾驶员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相比美国来看,调国内政策制定更稳健,强调安全第一。

这种相对严谨的做法,其实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规避了像Uber事件带来的政策、法律、道德乃至民意风险。

百度的版图

随着各地智能驾驶政策的出台,自动驾驶在获得“合法身份”的同时,商业化速度也将加快。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重庆,百度与各地领头企业都有合作,在国内汽车重地均有深度布局,Apollo生态可谓是遍地开花——北京、芜湖、重庆、福建乃至上海、雄安都有百度在不同领域、不同市场、不同场景的落地方案。

北京:百度+北汽,双方不仅要推出基于Apollo的自动驾驶汽车,还会推出百度车联网产品。这种合作是对汽车产业智能化转型升级的全方位探索。要知道,百度+北汽的合作,会决定半个自动驾驶产业在国内的落地进度。

北京作为中国政治中心,一直是中国自动驾驶政策的风向标。百度率先获得在北京的路测资格,他的路测状态,几乎会决定自动驾驶在全国其他地方的政策走向。

芜湖:芜湖作为华东重要的汽车工业基地,是奇瑞的所在地。为此,百度还在芜湖是建立了首个“全无人驾驶运营区域”。去年年底,百度就甚至还宣布要和奇瑞展开L3\L4级无人驾驶汽车的开发与量产,甚至合作要建立奇瑞美国硅谷研发院。

重庆:百度+小康,双方要制造新一代智能电动汽车,从单纯生产汽车到全面提供智能出行解决方案。重庆作为中西部的汽车重地,是重要的汽车工业中心。这次和小康的合作,标志着百度切入中西部市场,这里未来将会有很大的市场机遇。

福建:百度+金龙,双方主要是探索实现商用级客车量产及试运营,并且还在探索无人驾驶微循环车,为公共交通覆盖“最后一公里”出行。

此外,百度在上海汽车城共建“无人驾驶示范区”,而在雄安新区也应政策响应,在当地建设自动驾驶示范区,谋求建设全球领先智能出行城市。

仔细去看这个百度这个布局会发现其实有一定的特点。

1、多线城市同时展开试验,在不同交通环境进行技术验证

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重庆这样的二线城市以及芜湖这样的三四线城市同时展开实验。原因在于一线城市与二三四线城市的路况、接受度都存在很大的差异,需要在不同场景下进行反复试验,才能推动落地。

2、国企民企、大客车小汽车、电动新能源等不同企业并重发展。

像北汽的国企,奇瑞是民企,金龙是著名的客车汽车,小康则是电动新能源汽车企业。百度和不同类型的汽车厂商合作,某种意义上也表明Apollo版图包容性很好,合作伙伴包罗万象。这其实是加速落地的必要布局。因为Apollo需要不同的案例和数据,让技术更成熟。

3、涉及到了不同的出行场景,为未来的大出行商业生态做准备

百度和北汽、奇瑞的合作涉及到了传统汽车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加强了汽车高新科技的研发,和金龙的合作更是希望覆盖未来最后一公里的公共交通出行方式,和小康的合作偏向于自动驾驶和新能源的结合。

这些合作涉及制造业、新能源、新科技以及最后一公里出行新方式等不同的场景。

这些不同场景其实可以帮助百度获得在大出行市场的宝贵经验,为未来构建新的商业生态积淀技术。这也能解释为何Apollo要在雄安扎根。因为雄安作为新城,正在试图用技术建立新的出行方式。百度前去落地,也是相应政策号召。

2014年,当时百度就在不断强调自动驾驶和生态合作。当时我们似乎还感觉自动驾驶、无人车很遥远,但是随着去年Apollo计划发布,今年Apollo版图落地,自动驾驶技术每一步都在稳步前行,我们离无人驾驶的技术奇点真的已经越来越近。

5年后的出行方式将是怎样的?我们甚至可以做一个大胆的预测:

出远门只需要对家里的智能音箱下个指令,呼叫一辆搭载着Apollo系统的北汽、奇瑞新能源自动驾驶汽车,附近几公里的出行、购物则是只需要乘坐金龙的无人驾驶巴士。

我们甚至不再需要买车,甚至也不需要考驾照,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将为我们解决一切麻烦。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