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腾讯音乐IPO在即,资源封锁、版权战就是它要讲的资本故事?

腾讯音乐IPO在即,资源封锁、版权战就是它要讲的资本故事?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8821
2724

2018-04-04

歪道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1.jpg

 

29日,当整个云村人都沉浸在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版权互通的喜讯中,谁也没料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网易云音乐再一次遭受到版权狙击。

 

愚人节当日,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发现平台上周杰伦的大部分歌曲无法收听、疑似版权合约到期下架。原以为可能是精于营销的网易,要别出心裁地跟用户开一个“小玩笑”,没想到如今依然变灰的歌单,直白地说明着网易云音乐又在版权上“栽了个跟头”。与此同时,QQ音乐则在自家首页推出了“你听得到—周杰伦”歌单,包含了杰伦379首歌曲,已经获得4.8万收藏。

 

版权合作背后暗潮汹涌,看来在线音乐的版权之战并没有结束,只是抓住了1%的操作空间,平台间的竞争更加谨小慎微罢了。不过这是不是意味着对用户而言,只用一个音乐平台的时代不可能到来?而音乐平台的这点“小心思”将成为最大阻碍?

 

其实腾讯音乐之所以这样做,也暴露了其在上市之前的焦虑。

 

腾讯音乐的资本故事可能并不好讲

 

2017年末,备受市场推崇的Spotify站上了被告席,被指控侵犯版权并索赔16亿美元。在这场流媒体和音乐人的战争中,这一次美国版权部门选择了后者,将收入分成比由10.5%提升至15.1%

 

不得不说,扩大版权利益的保护似乎成了各个国家的共识,独家版权也顺其自然地遭到打击,在这点上腾讯和Spotify实际上都是相同处境。更为同病相怜的还有,当美国版权部门的矛头指向Spotify,该公司的上市前景更加不被投资者看好,尤其它选了直接上市、不发行新股的做法,令投资者担心是否会适得其反。

 

而腾讯音乐在今年面临的上市困扰,可能不比Spotify少。

 

自从三番两次地传出上市消息,投资者对腾讯音乐一直保持着期待,而期待的着力点就放在盈利和版权护城河上。有数据显示,腾讯音乐预计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超过90亿,净利润超过16亿,比2016年首次盈利增幅不少。正如摩根大通分析师所说,如何从流量中赚钱,腾讯更胜Spotify一筹。

 

但现在,少了独家版权、垄断曲库的优势,腾讯音乐跑步入市突然像是少了“一条腿”。

 

对曾经的腾讯音乐来说,依靠版权变现是通往IPO的一条捷径。一则,高价转授版权可以消化自身购买独家版权的巨额成本,二是这部分收入计入财报,也可以向华尔街证明自身的赚钱能力。最后,腾讯音乐还能借助版权,形成其它平台都不具备的差异化优势。

 

可自从版权局插手后,转授版权固然还能给腾讯音乐带来回报,但在打击对手上却少了一件“利器”,同时也使得以后的版权争夺充满不确定性。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8月,腾讯音乐与华纳音乐的独家版权授权到期,同年12月,其与索尼音乐独家版权到期。若是腾讯音乐不能在这个时间点之前顺利上市,伴随着可能发生的下一场版权争夺,腾讯音乐难免要受到波及。

 

值得注意的一点还有,QQ音乐和酷狗、酷我合并之后,这三块业务的用户重合度相当高,也就是说抛开重合的部分,在用户体量上,其实腾讯音乐并不是以绝对优势胜出。尤其是网易云音乐近几年高速增长、虾米音乐的用户活跃度也是居高不下,令上市在即的腾讯音乐压力不小。

 

更为滑稽的是,现在准备携手赴美IPO的腾讯音乐小团队,也曾经为版权打的不可开交。20141月,QQ音乐与多家唱片公司结成“数字音乐维权联盟”,首向今日的“好伙伴”酷我音乐发难,起诉酷我音乐侵权涉及包括五月天、梁静茹等知名歌手在内的近400首音乐作品,索赔金额上千万。

 

腾讯音乐能钻1%的“空子”吗?

 

春节前夕,国家版权局发文称,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二者将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而这仅剩的1%,自然就成了各大音乐平台的可操作空间。尤其是腾讯音乐,当初花高价购入独家版权,如今版权局一句话就强行开放,金钱损失之外,更重要的是丧失了狙击其他版权弱势音乐平台的机会。所以,如何最大可能利用1%的独家曲库,重新构成利益最大化的“垄断”,将直接关系到其今年上市顺利与否。

 

只是这1%能成为其新的“杀手锏”吗?

 

回想起去年8月份左右,网易云音乐从韩语歌到部分港台歌手大面积下架,时间长达一个月左右,使得其用户怨声载道,扬言要“出资”网易。从当时的用户舆论,可以直观感受到影响程度颇深,但实际上,据网易云音乐官方声明所说,“被迫下架了一部分歌曲,量级在1%左右”。

 

这说明用户感知度较深的那部分音乐,恰恰是这1%,就像这次周杰伦的歌曲被下架,给网易云音乐造成的负面影响并不比上次小。

 

具体来讲,腾讯在数字音乐版权市场原本占据90%的份额,按中国音乐财经网的报道,腾讯音乐与超过200家数字音乐版权方达成合作协议,正版曲库约在1700万首。根据预计,其拥有的独家音乐版权数量预计在百万级,业内人士预计是500万首,也就是说1%的独家音乐作品量可能是5万首。

 

5万首不予授权的歌曲意味着什么?可以做一个比较,以周杰伦为例,QQ音乐趁机推出的“你听得到—周杰伦”歌单,共包含了其379首歌曲。据不完全统计,周杰伦15张专辑中的歌曲总量也是接近这个数字,但是这一歌单还不到5万首的百分之一。也就说,这1%可以囊括的热门歌手、歌曲,要比我们想象的多。

 

由此可见,后版权时代的版权之争并未平息,各大音乐平台手握的1%独家资源,还是可能影响用户的去留。

 

只是腾讯音乐在国家政策的严厉限制下,依然“明目张胆”地用歌曲版权攻击其它平台,这次事件开的头,实则又一次伤害到用户体验和在线音乐市场的健康发展,这些后果腾讯音乐要怎样承担?

 

音乐市场: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不管被动还是主动,从2015年开始,在正版化浪潮的推动下,独家版权逐渐退出竞争舞台已经成了一种趋势。也就是说,在跨越了版权壁垒之后,各大音乐平台更有机会回归产品和用户体验,众多音乐爱好者才能摆脱左右难为的处境。

 

是以,当很多人都以为在线音乐终于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周杰伦音乐被下架一事,再次让用户看清,腾讯音乐一家占据曲库资源优势、被网友称之“最坏的时代”,还尚未远去。

 

版权互通不到两个月,腾讯音乐就急于向投资者证明其版权优势尚未丧失殆尽。但利用政策放开的1%容许,变相“垄断”影响力较大的优质资源,这实则背离了市场趋势和用户。毕竟一开始,国家版权局留了1%的口子,一方面是顾及各大平台在独家版权上付出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各家内容上有所差异,以吸引不同的用户。

 

如今腾讯音乐这种行为,反而暴露出2018年的上市期限内,版权互通后的腾讯音娱,不得不重新确立起应对竞争对手的新优势。尤其是网易云音乐,高速发展的态势未免令其心惊。当然,更严重的是,腾讯音乐把版权争夺拖入了另一个“战场”,阻碍的不只是音乐市场的良性运行,长期来看也可能影响腾讯音乐的利益。

 

何为良性?优秀音乐跨平台广泛传播,用户体验大幅上升的同时,音乐人、制作人、唱片公司等利益相关方,获得更大的权益保障。

 

可一旦关于1%内容的版权之争再起,对任何一方或将都是弊大于利。用户不必细说,音乐人作品被传播的范围,若是因这1%的保留而被缩小,可能也会影响到自身的收益。至于音乐平台,经1%筛选后的优质资源,或许还会成为腾讯、网易或阿里相互争夺的重点,上游版权方地位依旧稳固,平台高额成本投入的现状并未完全改善。就连财大业大的腾讯音乐也受版权资金所累,因产品瑕疵问题已经导致很多用户流失。

 

所以说,在线音乐“最好的时代”可能尚未来临。

 

总而言之,Spotify特殊上市方式,令投资者一脸茫然,腾讯音娱上市须得讲出完全不同的故事,才可能获得认可,如今来看这并不容易。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