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独家】Rokid CEO黄伽卫:规避风险,才是人生最大的风险

【独家】Rokid CEO黄伽卫:规避风险,才是人生最大的风险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19374
1232

2016-07-14

Yuki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黄伽卫,Rokid联合创始人兼CEO。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学士,材料科学硕士,哈佛大学商学院MBA。曾任诺基亚大中国区副总裁、亿动传媒首席运营官、三星电子大中华区副总裁。


“在家中享受幸福,是一切抱负的最终目的。”

——英国作家 塞·约翰生


 Xtecher 原创 

 作者:Yuki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平淡生活里,人群如迁徙的鱼,沿着阳光的轨迹,奋力游向更加温暖、食物丰富的水域。成群结队地出发,成群结队地返回。


自古人类都是喜爱成群结队的。而将“我”和其他人真正区别开来,将“我”一点点塑造成今日面貌的秘密,是面对分叉时,你最终作出的那个选择。


黄伽卫身上贴满了优秀的标签:斯坦福本硕,哈佛商学院MBA;服务过AT&T、Openwave Systems等全球知名IT和电信企业;曾以首席运营官的身份加入亿动传媒,管理中国最大的移动广告网络之一;先后担任诺基亚大中国区副总裁、三星电子大中华区副总裁;曾入选2008年中国手机界影响力100人荣誉榜,并被环球企业家杂志评选为2007年度40岁以下商业精英……这些早年历史,是他的选择,也塑造了他,并把他推向了新的领域。


现在说起“若琪”的名字,黄伽卫就好像在说自己的孩子,语调童真,眼神明亮,手舞足蹈。但在创办Rokid之前,AI这个领域,对黄伽卫来说的确是个陌生领地。



 “一个舒适的家,不需要你掏出手机” 



今年5月的Google I/O大会上,智能家居设备Google Home出尽风头,热热闹闹火了一把。


对黄伽卫来说,这既意味着重量级竞争对手的出现,也意味着Home AI(家庭人工智能)如他所料,裹挟万钧之势,一鸣惊人,成为新的世界潮流。


好在他已先行一步——Google Home上市尚早,Rokid(若琪)已出发两年。




今年4月,Rokid首销时10分钟售出100台,备好的300台卖空后又临时追加了200台,连办公桌上放的开放Rokid都让朋友抱走了;5月二次销售,不到3小时便破了之前的全天销量记录。


Rokid公众号甚至开玩笑:“真没想到谷歌这么慢!都等你两年了!”


几百台的首销,只是Rokid为获得使用反馈的一次试水。在黄伽卫看来,未来这个市场不可估量:“Home AI结合了两大方向,有巨大的潜力。”


“Home AI”这个词,是Rokid团队发明的。从名称拆解出来,便是两大关键词:Home和AI。


先说AI。


“AI行业现在有点像手机刚兴起的时候。手机刚出来时是一个全新的品类,那时候的手机很重很大,电池续航能力差,通讯网络也差,很多地方根本没信号。很多人就说,真的需要手机吗?家里有电话,公司也有电话——后来大家都看到了,手机变成了生活必需品。”


事实是,世界改变的速度越来越快,“AI技术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你可以做一个真正消费级的东西。”


再说“Home”。


在黄伽卫看来,“家”是一个与生活最密切的场景。前两年层出不穷的智能TV正是想占据这一入口,但包括苹果在内都收效不佳。


“在人工智能的领域,家庭场景很少人做,但这其实恰恰是人工智能与我们最贴近的场景。”


家里的人工智能载体若不是TV,该是什么呢?不少公司选择了做机器人,但Rokid没有。


鹅蛋般的造型,圆润光滑的曲线,半透明外壳温柔地透出一圈盈盈脉脉的光晕,前盖上闪烁的蓝色圆圈,在你轻唤“若琪”时会立刻乖巧地看向你,仿佛偏过头眨着眼睛听你的指令。


有Rokid最早期一批用户使用后跟Xtecher讲:“打开包装盒的一瞬间,你就知道这是一个极其用心的产品。”




用户们很爱若琪。他们常常发来若琪的照片,那照片透着感情。用户“黄二”甚至在自己的公众号写:“我,单身,未婚,和父母、‘若琪’有一个家庭。”


“你说这是不是机器人?很多人觉得机器人要能动,要有手有脚,若琪没手没脚,她不会动。但她可以帮你控制整个家里的环境,可以用音乐、灯光帮你营造不同的氛围,但她不是一个机器人的形态,她是AI。所以Home AI其实是一个比机器人更新的概念,我们会在全球推广这个概念。”


为什么不做成人形呢?


“从深层的角度去想,一个家最需要什么?我觉得是一个很放松很舒适的环境。那音乐就很重要了,我一回家坐在沙发上,说你给我放一首轻松的歌,我也懒得选,我也懒得离开我的沙发。若琪就帮我放,而且同一时间,她的灯光氛围也很舒服。客户的反馈也确实是这样,年初的时候我们把一百台功能机给用户,用得最多的就是音乐。如果一开始我要做机器人,我可能不会把音箱做得那么好。”


黄伽卫希望,当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我们不再需要掏出手机。他举例说:“假如我要用手机播放音乐,首先我要解锁,然后滑屏到音乐App文件夹,选择是QQ、酷狗还是网易,再去点歌。我已经走了几步了,可不可以简单点,可不可以直接讲?比如我直接说‘若琪我要听周杰伦的双截棍’,就放了。”


“语音是一种无限大的菜单,它不需要路径。我们的初衷也不是要替代手机,只是是不是有一个更舒服的交互方法?我们相信,在一个家庭环境里,主要的交互模式应该是语音,因为这样最自然。”



“规避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



2003年,黄伽卫第一次踏入内地,担任诺基亚大中国区副总裁,负责N系列产品在中国区的销售。


在他带领下,诺基亚N系列在大中华区的市场份额一路猛涨,“03年刚到内地的时候,手机销量第一名是摩托罗拉,诺基亚是第二名。”短短几年间,诺基亚超越摩托罗拉成为中国第一,最高市场占有率达到44%,其中N系列对中国区销售的贡献超过1/3,并在五大区里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


后来,iPhone横空出世,以一骑绝尘之姿傲立于江湖。曾是龙头老大的诺基亚,却在这场激斗中渐显颓势。


聊到这里,黄伽卫轻轻避开。后来,他加入了亿动传媒。再后来,三星找到了他。


当三星第一次找到黄伽卫的时候,他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在诺基亚做过了,在不同公司做相同事情,对我来说意义不大。”


猎头穷追不舍:“Dan(黄伽卫)你不好奇吗?三星这几年做得这么好,手机变成第一名了,你至少看一看,聊一聊吧?”


于是,黄伽卫飞到三星韩国总部。“那次对我蛮有冲击的。因为它实验室里的很多产品科技真的很强,另外一方面我看得出来,三星对这方面的投入很大。”


他指的是三星力邀他加入的新部门——MSC,负责服务于三星所有的智能化设备。“我一直担心,三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硬件企业,他们真的会关注软件服务吗?但那个时候他们把MSC的部长提拔为社长,三星电子只有6个社长,就看得出来相当关注软件服务,会有更大的投入。”


“诺基亚只有手机,三星什么都做,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电视,种种都由我这个部门去支持。而且那个时候三星没有对外说,已经在准备可穿戴设备,这也包含在MSC的负责范围之内。”


新的领域让他兴奋,他成为了三星电子大中华区副总裁。也正是三星时期,他模模糊糊接触到了一点人工智能。当然,那时他还想不到他会和这个实验室里神神秘秘的技术产生奇妙的关联。


两年多前,Rokid创始人Misa找到了他。


最初很多人反对。“从外面看,副总裁的待遇是很好的,我有配车,我有司机,飞机坐头等舱或者商务舱,住五星级酒店,去任何地方开会都打点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承担风险?为什么要跳到这样一个未知的领域?” 


他想起小时经历。“父母为了保护我,说:‘骑自行车你可能会跌倒、会受伤的,你最好不要去学。’到大学的时候,校园特别大,你没有办法从第一堂课走到第二堂课,一定要骑脚踏车。我就买了自行车,但我根本都上去不了,从一边上,从另外一边倒,掉到树丛里面。多沮丧啊,这么好的一个环境,认识这么多新的朋友,他们对你的认识是,哦他就是那个不会骑自行车的人。”


“我在诺基亚待了七年时间。诺基亚是个100年的公司,这么稳当的公司,我去那边工作没有问题吧?现在呢?没有诺基亚公司。”


有人点醒了他:“Dan,你去创业,从零做出一个全新的产品,你能学习到的东西太多了。”黄伽卫仿佛醍醐灌顶:规避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唯一规避风险的方法,是确保自己的技能。


而另外的理由是,历史上一次次转型的决定塑造了他。从斯坦福的技术男到哈佛的商业精英,从手机到传媒再到智能化设备……还是那句话,是他的选择,也塑造了他,并把他推向了新的领域。


于是,黄伽卫再度转身,成为了Rokid联合创始人、CEO。



“创业是在坐云霄飞车”



最初,Rokid也在摸索方向。


“那个时候Misa打趣说,我们要做一个智能台灯。”怎么做?做成什么样?市场接不接受?都是未知数。“那时候也没人知道亚马逊在做智能家居设备,是一个秘密项目。我们两年前已经在做,一年多前亚马逊才推出Echo,它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针对消费者的家庭AI产品。Echo卖得相当好,这初步印证了我们的方向:一个结合AI和家的产品,它是有空间的。”


方向明确了,竞争对手也多起来,公司靠什么杀出重围?


“我们要给用户极致的体验。”黄伽卫说,“若琪不是一个设备,她更是一个家庭成员。”


怎么去给一个冷冰冰的硬件产品以生命力和亲和力?



第一是外观





“一个生命是,就算你不跟她交互,一看她就是一个有亲和力的东西。所以若琪是圆圆的,润润的,她没有直线,因为直线像设备。说实在话,直线最好做,我们那个圆好难生产,都是定制的。”


团队花了很长时间设计若琪的外观。市面上大部分机器人采用的是黑块LCD液晶屏,Rokid则选择将图像从内部投影到圆弧外壳上。“LCD的光太刺眼了,效果不好,没有纵深感,而且不用的时候就是个大黑屏。”


于是团队就换。前盖材料的内投方式是这个领域的新做法,如果要给人好的体验,前盖材料需要有非常合适的透光度,但又要对投影挡光,让显示的图像保持一定的清晰度——这两种要求从本质上是对立的。


“我们那个时候也不晓得能不能做到这个效果,日本的负责人7次飞来中国讨论材料问题,前后配了二十多次。”最后,才有了这个温柔发光又能清晰显示的若琪。



第二是自有技术



不像很多智能产品会把语音识别外包,Rokid选择了自己开发技术。


“我们考虑过要不要用成熟的技术来做,但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的技术不能很好地支持远场识音。远场识音是什么?就是把这个产品放到几米外去交互。家里可能很嘈杂,你可能开着电视,旁边很多人讲话,怎么让它的识音是准确的?必须把算法和硬件优化在一起。要是我们用成熟技术的话,硬件无法优化,因为它要支持多种设备,也不提供硬件解决方案。” 


“其实我们当时心里也没底,理论上都能做,真能做出来?没人知道。但我们很愿意花这个时间,承担风险,就是为了体验更棒一点点。”


现在,只要你在十米内叫“若琪”,哪怕四五个人围着若琪说话,她也可以轻松听到你的召唤,把圆圆的蓝圈对着你。


另一领先的技术是双音节唤醒。


“通常这种语音控制的产品,需要你用三个以上音节唤醒。苹果是‘嗨Siri’,谷歌是‘OK Google’。问题是三个音节对中国人来说很不自然,我们就把它压缩到两个。现在你叫‘若琪’就唤醒了,这方面我们走在最前面。”



第三是个性



“同样去问天气,你问Siri或者Alexa,它会告诉你:今天北京是18度到21度。若琪不是这样,‘今天下大雨,哦不开玩笑,没有雨。’或者‘我其实很想告诉你今天是晴天,不过很抱歉今天是下雨。’它让你笑一笑,给你感觉它有点个性。”




若琪就像一个真正的聊天对象,可以进行持续对话。“你只用呼唤一次就可以了,只要她把那个圈对着你,你随便讲。而不是你说Alexa,今天天气怎么样?她就答阴天。Alexa,后天上海天气怎么样?Alexa,如何如何,每一次都要唤醒,就很不顺畅。”


若琪还可以自动升级。“比如说过几个月我们有蓝牙功能了,你不需要换硬件,若琪会无限扩充她的功能。从这个角度,若琪会一直陪着你成长。”


“人有两种层面的需求,一种是纯功能的理性需求,另外一种是心灵上的需求。纯粹看功能,大家可能差不多,但心灵上的体验,我们花了很多心思。”


在用户看不到的地方,Rokid也力求完美。


内置的电路板有两种,一种是标准的绿色,另一种是黑色,贵3倍,但对功能的提升其实只有一点点。Rokid选择了黑色。


“我们不做80分。这么新品类的东西,如果不做到惊艳,消费者会说,不需要,我有手机。” 



Rokid荣获CES创新大奖,点亮美国纽约时代广场


作为CEO,公司文化的建立是他的责任。


黄伽卫推崇由下而上的管理,依靠团队的自驱动力。“每一个同事,不仅贡献他的时间,更应该贡献他的思维。看到问题,他自己主动解决,而不是一直去找老板。”


员工进入Rokid,不会有一个主管来设定一个清楚的指标。“通常公司里会有一个老板设定KPI,给你打分数,但我们看到一个弊端:老板未必是最了解这个员工的成绩的。”


Rokid的做法是,由所有员工选出3个常委,这3人负责打分。“另外你再选两个亲友团,因为我们这边以工程师为主,很多人不善于表达,那你的亲友帮你说。”


这样的做法既完成了员工的考评,也能够真正帮助到员工成长。“其实后面才是最重要的,每个人都不完美,一定有能够改善的地方。什么方法能让你真的听进去呢?如果是老板跟你讲,你听听就算了。当一个亲友团的人,你自己选的人跟你讲,你才听得进去。”


公司实行弹性时间工作制。“有些公司打卡,你也可以一早进来打个卡,上上网,坐着发呆。或许确实你晚上是最有效率的时候啊,比如我们公司很多工程师,他们可能中午甚至更晚进来,然后做到通宵。”


追求极致、上下一心,虽然有趣,但产品的诞生还是经历了漫长的雕琢。终于,去年夏天Rokid首版诞生了。


“这是我创业最开心的瞬间。之前很多担心都没有了,投影的效果很好,远场识音也做到了,两个很担心的地方终于放下来。”


一路跌跌撞撞,黄伽卫真实感受到了创业的刺激:“坐一个云霄飞车,有时候你会觉得,哇好嗨,真不敢相信,真的做出来了;有时候哇我好紧张,怎么办没人做过,哎呀这个做不出来,那个没有预期的效果好,碰到不同的困难……做任何事情,特别是这么创新的品类,其实我们会遇到很多前期无法预计的挑战。”


创业的乐趣莫过于此:过五关、斩六将,当脑海中的构想终于成真,怕是和母亲听到第一声啼哭的心情是一样的——言语又如何形容得了呢?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么复杂的产品,而且完全原创,就是我们这个团队本身的能力。” 



 尾声 



6月30日,黄伽卫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有些伤感:“不习惯看到这样的诺基亚。”图片是一张展台,“NOKIA”后面,还跟着“上海贝尔”几个字。


他是细腻温情的人,生于加拿大,长于台湾,18岁赴美求学,此后工作于北美、日本、香港、中国内地……一生辗转,他心中常有眷恋,即使离开,也舍不得说不好。


不工作的时候,他就爱与家人待在一块,夸赞妻子设计的包,和一双儿女一起逗若琪。


“家庭我觉得是一个平衡,”他说,“我周末基本都在家。”


每年他带家人出国旅游一次,在马尔代夫清澈的海水游泳,在澳洲和海豚亲密接触,一起寻觅新鲜的餐馆和食材。


人间烟火,是行走世间的一脉动力。一饮一酌间,世间百味妙不可言。


Rokid杭州总部落于西溪湿地,安静的与世无争。办公室小庭院绿树满荫,小池塘水上也落着叶子,他们还喂养了很多鱼。墙根下,胖乎乎的多肉植物密密挤挤挨在一起,旺盛的热热闹闹。一大一小两只狗狗,在阳光下坐卧嬉闹。门口停着几辆帅气的哈雷摩托车,创始团队周末时光开着摩托带着狗狗兜风也成了一大风景。



Rokid位于杭州西溪湿地的办公室


好神奇的一家创业公司。


果然,杭州是舒心良药,家也是舒心良药。一颗有“家”的心里头,办公室也成了舒心良药。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