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腾讯无惧于头条系,微信终将毁于截图

腾讯无惧于头条系,微信终将毁于截图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39775
5755

2018-05-09

靠谱的阿星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这几天有朋友在群里@我对《腾讯没有梦想》文章怎么看?我发微信语音说,照一般的常理,写的越长打开率越低,传播量越小,这篇深度稿写了1万字在自己的公众号里里阅读量就百万+,除了第一波冷启动的粉丝外,科技圈自媒体人的加持不可忽视(看看“朋友留言”就知道了,评论盛况堪比群聊),爆款裂变的根源可能是:大家在腾讯的平台上玩,日用而不知,腾讯又是家如此强大又低调到神秘的公司,以致于有人希望读到这家公司弱点或缺陷,有种“屌丝心态”在作祟。

此前针对鸿鹄志的热点,我曾评论:“每一个热点都会将社会舆论快速撕裂成碎片,有的说黑,有的说是白,有的说其他人都错了,黑就是白,直到把普通人整成SB、下一个热点再出现一轮循环。”其实这回也差不多是一波三折,尤其是关于疑似马化腾回应的“截图罗生门”事件荒诞收场,实际上已涉及媒体与微信传播的关系和微信聊天自身易造假等问题。

一、头条虽猛,对腾讯核心业务还谈不上威胁

腾讯高层对此文的态度值得玩味的,基本只有各种流传的截图在表态和反馈,这本身是对自媒体内容最好的肯定。不过,如果作者和boss深交不错,可以私下沟通下想法没必要递“万言书”;要是没有深交,也不是腾讯系的人,是很难保证客观的。腾讯这家公司感觉连脏话的都不骂出来的那种,但我向来觉得“忠言逆耳”这事有点坑爹,要知道你不是魏征,对方也不是唐太宗,给组织的尖刻建议似乎私密一点更合人情。

此文的传播效果和X博士那篇diss快手low套路还是有些像的,行文开头就给腾讯定性,“产品和创新能力不行了”等等,其依据是“头条在信息流和短视频这两个领域大获成功,腾讯没有做出色产品”“头条已经是互联网流量第二的公司了,腾讯怎么不思进取呢?”“内部赛马机制盯着KPI,废掉那么多项目却废掉了好项目,偏偏把战略级的微博和微视砍了!”

(文章虽有1万多字,开头是精华,直接给腾讯定性了,可能是作者担心读者读不完先下结论,并且还重复写了标题)

笔者在信息流和短视频写过不少稿件,对这两块还算有些了解:

(1)关于信息流,天天快报就有做,也不算差吧,并且各家现在都有信息流,头条如果说自己是信息流老大,百度要不爽了;并且腾讯投资的趣头条正在接管了不少头条受严格的内容监管之后的漏掉的草根流量。

(2)至于短视频的头把交椅,从各种数据来看目前依然是快手,抖音目前追赶快手速度很快,能不能追上在年底前还是未知数,当然头条是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三大产品合围快手综合实力确实最强。

(3)抛开现在各家都有自己的信息流和短视频不说,头条是否是用户流量第二大的公司,估计很多公司会一脸懵逼了,但我觉得腾讯压根不会care,一个微信就占整个移动互联网用户时长超60%,还不算安装量TOP10中的QQ、QQ浏览器、应用宝、搜狗输入法、腾讯视频等一大堆产品,移动互联网很多垂类的马太效益讲究一家独大,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4)头条对微信之外的“泛娱乐”流量是有吞噬的,如果说抖音能对腾讯的社交关系链有冲击,那就有点想多了。我此前有文章分析抖音没有文字传播的严肃的场景,老板们不玩抖音,企业只是出钱的命,很难像做公众号那样卖力运营,其实,抖音在社交关系链方面的潜力还不如做职场社交的脉脉,微信有支付、通话工具,还有兼容家庭和工作的场景,你可以卸载抖音,能卸载微信吗?

张一鸣在朋友圈转发的是曲凯老师写的《谁说腾讯没有梦想?》,并评价这篇写得“中肯”,这篇文章就是怼潘乱老师的《腾讯没有梦想》,网友评价:“求生欲极强”,而在抖音与微视之间爆发公关战之际,大佬们的截图依然是双方拉锯的主要信源。

(双方一副忍你很久了的样子,截图来自朋友圈,欢迎认领)

二、真假截图疑云,却暴露了微信的产品致命弱点

以前我以为腾讯最不需要做媒体公关的,所有媒体都在腾讯的场子上开公众号,结果我这几天发现,在腾讯的场子上搞事情,腾讯一点辙都没有,因为腾讯要表现出开放和大度,说腾讯没有梦想,类似于说骂它和咸鱼有啥区别一样,但却受到腾讯高层的回应,这就是行业深度分析的力量。自3Q大战之后,腾讯公关才是真正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腾讯公关要么闷着不发声,一发声就让那么多没有核实信源的媒体陷入尴尬。马化腾以后要在朋友圈有个什么动态和评论,媒体记者想使劲转的时得质疑了,“这张截图是不是假的,我得去求证一下”,假作真时真亦假,公信力总会被一次次“狼来了”消磨掉。

腾讯真正担心这篇文章中对腾讯是家“投资公司”的标签会影响用户心智,虽然腾讯的商业模式是游戏和投资的高额利润才能支撑起亿万国人使用腾讯免费的产品,但他们不想被贴上“投行”的标签,正如不想被贴上“游戏公司”标签一样,毕竟在企业的话语之中“投行”是属“资本家”的,主营业务才是“实业”,很多文章分析腾讯是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别忘了腾讯也是中国的Facebook和迪士尼,如果被归类是资本机构,而不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赋能平台,那么腾讯自然就没有资格牵头去落地“互联网+”和“数字中国”战略。意识到了这一层,腾讯才终于祭出杀手锏:“微信聊天截图是假的”。

类似微信假截图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前年就出现过记者与雷军、周鸿祎、余承东等大佬之间的伪造微信聊天截图,内容涉及乐视供应链资金链断裂,最终在微博大V的声讨下转移了注意力。去年,朱啸虎和马化腾互怼的截图被传播后,朱啸虎就抱怨微信朋友圈互动的保密性太差了,建议开发阅后即焚的功能。徐小平老师在群里号召所投公司创始人all in区块链,文末特意加了句“不许外传”,便以极短时间内天下皆知,后悬赏比特币追究未果。在微信封闭社交链之中,耳语秘言八卦传播速度极快,截图的像素都转糊了,这次腾讯公关总监的表态,也是媒体人截图之后传播的。现在似乎还滋生出某种坏风气,某些自媒体人抢着去截大佬发的朋友圈动态,以证明自己和某企业高层有联系!

我之前调研社群里的朋友为啥不爱互动,有几个小窗聊天告诉了我一个非常震惊的答案:“现在不敢在微信里和人深聊,动不动被截图发朋友圈,实在太可吓了!”我也记过有媒体群里讨论行业内私密时,群主再三强调不许截图,发现后永久拉黑之类的警告。国人的用户隐私概念淡薄,以致于好友之间聊天的记录截图是完全自然的事,也难怪人们追着截图当新闻看,放在新闻业之中,不得说是种悲哀。

(来自虎嗅24小时,获作者授权引用)

笔者认为,在《腾讯没有梦想》雄文中,并未提供关于腾讯软肋的崭新论点(诸如AT之间的冷战思维、流量+投行是蜜糖也是砒霜、左右手互博等相关的深度分析一直都有),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水电煤”和“流量策源地”,自然不会有什么硬伤的,而腾讯的弱点却在后续关于截图疑云之中暴露无遗。人们发现,竟然还有人敢假冒马化腾聊天,而且无须多大的技术门槛、效果又极好,那个神秘的zen还得不到腾讯官方的追究,这开了一个极坏的头!我针此事,发朋友圈感叹:“微信终将毁于截图”

如何跳出公关对微信截图的过分依赖呢?阿星觉得办法多得是,就看腾讯想不想用:

(1)现在“企业微信”里头的公司群截图会显示出个人的名字,谁还敢截图!?

(2)据说阿里系内网截图流出,掩藏在页面代码能够溯源,相应的技术腾讯肯定也有。

(3)在发送朋友圈时或转发时,图片自带自用户昵称水印,可以增加截图传播的成本,让人有所顾忌。

(4)腾讯高层可以到微博上表态或公告,干嘛非要用朋友圈制造信息获取壁垒呢?如果不发新浪微博,可以发腾讯微博啊,虽然产品停服了,还可以用,去年谢杏芳原谅林丹发腾讯微博效果也挺好。

(5)可以像微信官方认证号推小程序消息,反正腾讯官方认证的号那么多,总有能用得上的,要是觉得内部沟通不快捷,马化腾何不自己开个认证公众号呢?!

把截图负作用的降低,不仅是为了规避危机公关,这涉及到还能不能好好在线聊天的问题。

阿星说:

本来想发个短评,就事论事费了太多笔墨,很多明白人选择不说话,我的一个朋友评论道:“赚着几万钱的人为赚着几千亿的公司操碎了心”,还有人说,“腾讯公关太搞了,腾讯是不是反应过度了”。我的基本判断是:像我这样没买过一件游戏装备和超级会员的用户却免费使了这么多年的腾讯系产品,就不能说人家没梦想,微信小程序可是奔着“连接一切”去的,而这样不着急变现、以生态流量赋能的平台依然是最值得尊敬的产品,而微信截图才是它最大的BUG,关系到大伙还能不能在微信上愉快玩耍,至于修不修补,他们站在那个高度上的自有考量,外人何足道哉?用户可以等。

作者资料: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个人微信即QQ号:1598145405,欢迎交流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