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因违规被连续约谈多次,头条和抖音为何依旧问题重重?

因违规被连续约谈多次,头条和抖音为何依旧问题重重?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1589
3119

2018-06-10

歪道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继价值30亿的暴走漫画因亵渎英烈被查出而岌岌可危,但抖音显然没有吸取教训。

 

有网友称,抖音平台在搜狗搜索引擎广告投放中,出现侮辱英烈的内容。被爆出的视频中,使用搜狗搜索关键词某英烈的姓名,出现的首条是以“英烈姓名-被火烧的笑话-2018新版下载”的链接,点开该链接是抖音的广告,点击上面的提示banner,可以下载抖音。

 

从侵犯用户隐私到虚假广告曝光,再至内涵段子被关,瑟瑟发抖的今日头条不仅摸清了“约谈-道歉-再约谈-再道歉”的套路,还为类似事件找到了一个“永久的背锅侠”——互联网临时工。只要是有问题,就可以说不是自己而是代理做的。

 

算上这次时间,今年短短半年时间,今日头条已经被公开约谈了至少三次,道歉五次。不过,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多次爆出问题和被约谈的头条和抖音,为何依旧问题重重?他们的歉意究竟是针对监管部门不得已而为之,还是说对于促其壮大的海量用户真的充满愧疚?

 

这是一个问题。

 

对“价值观”不感冒,导致其问题频发

 

且先不论算法支持下的头条系产品建立所谓价值观的难度,头条本身的一些策略多多少少和大众认知也有所出入,这或许也是头条系产品越来越引发质疑的原因,包括爆红的抖音。

 

最开始,今日头条标榜为技术、科技公司,这也一直是其核心立场,虽说技术中立不为错,但张一鸣却蹭以此为由试图撇清与“媒体”的关系,这倒令人颇为费解。他解释两者的区别称,“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头条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

 

但众所周知,传播信息的媒介即为媒体,不管信息的获取方式是主动还是被动,既然作为内容分发平台,信息传播是最基础功能,今日头条和旗下产品凭借算法处理的信息量,比其它平台甚至多了一个量级,尤为重要的是,张一鸣的野心其实早已不是内容平台,而是从社交初探到自制内容,都在抢微博、百度的生意,可并没有见到这些公司撇清“媒体”属性。所以头条怎么看也更像一个媒体化的平台,称之为媒体并不为过。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今日头条急于撕掉媒体标签,是因为其本身对价值观并不感冒。

 

头条对传统媒体信奉价值观的不屑,还表现在用户沉迷上,相比现在外界针对头条系产品导致过度沉迷的讨论,张一鸣并不认为打德州、喝红酒和看八卦、视频有多大区别,“用户是需要一些沉迷的。”

 

这正是其问题频发的重要原因。

 

极光大数据显示,抖音的用户年龄主要分布在2029岁之间,占比达60.7%,其中,19岁及其以下用户占20%。从这点来看,抖音用户人群中未成年人的比重,几乎要高于任何一款互联网产品。而面对这样的用户结构,抖音上色情、暴力、恶搞甚至枪支、卖假、贩毒等内容却比比皆是,当未成年用户“撞上”低俗、违禁内容,所要考虑的后果就不再仅仅是沉迷的问题。

 

2.jpg

 

对于这些已经出现的现实性问题,张一鸣崇尚的技术既无法弥补监管漏洞,也抑制不了人性趋利的本性。

 

更关键的是,作为一个急速商业化的短视频内容新秀,抖音价值观缺失的背后与商业利益不无关系。就像疑似封杀“小猪佩奇”,所表现出的并不是重拾价值观,而是内容监管之下强烈的求生欲,在“社会人”小猪佩奇给抖音带来初期的巨大流量和商业价值之前,抖音似乎并没有考虑到“佩奇现象”病毒式传播的负面效应。虽然抖音曾解释成并未封杀小猪佩奇,但在之后的平台中小猪佩奇几乎再也没有出现在推荐栏,这导致小猪佩奇的热潮迅速退却。

 

3.jpg

 

但无论是抖音还是头条其它产品,外部环境压制下的改变,终究不是自省。

 

无边界竞争之下,用户正成为牺牲品

 

从去年开始,张一鸣的“南征北战”导致今日头条成了互联网公敌,看似不断扩张的业务领地也在不断刺激其估值膨胀,但回顾头条率先掀起的多次对抗,虽说每次都渲染出“干掉对方”的强劲势头,可实际上现在并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成功案例。

 

曾宣称“抖音狙击快手路上先被灭掉”的微博,依旧地位稳固,而快手和抖音双方用户群体、商业模式的不同,也决定了这场竞争短时间内难以终结。如今和腾讯的战争更是打的火热。可是,在这场无边界战争中,普通用户却成了最大的输家。

 

比如上个月底的头条客户端弹窗推送事件,新华网发文《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直接被头条弹窗改为《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而这并不会是一个个例。

 

首先作为内容平台,篡改新闻致使内容失真,进而引导舆论,一定程度上有损媒体应该保持的中立性,这对平台的所有用户都构成一种潜在伤害,以后平台内容的可信度有多少?在质疑或谴责公共事件的时候是否会无形之中充当头条的“弓箭手”?这种疑惑也会延伸到任何头条系产品中,抖音是否也会成为打击敌手、左右舆论的一个工具呢?

 

其实,头条打击竞争对手的姿态多少有些难看,尤其是表面上举着游戏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正义大旗”,背后却没少从游戏厂商赚钱,在这点上,整个头条系产品是一个利益链条。

 

根据App Growing发布的首份抖音数据,424-514日期间,抖音上出现了247款游戏共计914个广告,而非游戏类应用是106款共计523个广告。可见,游戏已经成为抖音广告体系当中最重要的业务来源。

 

如果说内容推送影响用户更倾向于侧面作用,那虚假广告损害的将是实际利益。4月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2018年第一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其中今日头条因发布多条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的医疗广告,被罚款 70 余万元。

 

但更严重的是抖音,3月底,因平台上有用户涉嫌发布售假视频,抖音与另一家视频平台公司被约谈。抖音对此进行专项整治,查删视频805个、封禁账号677个、添加违禁关键词67组。可一次性的查处只是权宜之计,当抖音带货能力渐渐被品牌商认可,这条产业链上有可能会继续滋生不法商贩,流量为上的抖音真的能承担起监管之责吗?

 

张一鸣四面突袭,或许代表一个新晋企业挑战权威的活力,但在过程中却不断以用户信任为牺牲品,如今它可能要承担这一后果。记得在内涵段子被关停时,业界更多还是一片惋惜之声,但仅仅不到两个月,外界的态度呈现出天壤之别,此次侮辱英烈的广告一出,更是导致封杀抖音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4.jpg

 

为了更大规模地吸引流量,抖音不只是游走在被大众讨伐的边缘,更无惧伤害用户情感,封杀或许不可能,但如果再多几次这种过错,估计抵制抖音的声量或许要和低俗化的头条有的一拼,这需要抖音反省和警惕。

 

用户何时能成为头条系产品的真正受益者?

 

近日知乎周源在接受采访、回应与悟空问答的竞争时表示,“一个更好的平台是去帮助大家认识世界,能够持续迭代,最终的评判标准是,用户是否能够变成这件事情里的参与者和受益者。”

 

“受益”一词很难判定其标准是什么,对抖音等头条系产品的用户来讲,可能沉迷于自己偏爱领域或长期观看低俗内容,用户本身反而觉得“受益”。但恰恰是不察其害,才更应该警惕头条系产品利用人性弱点给用户带来的负面影响。

 

换句话说,头条系产品天生所带的“信息茧房”,正在削弱用户接受内容时正常思考的能力,这对用户莫不是一种更层次的伤害?

 

我在之前的文章《内容黄金时代的困境:拿着粗鄙当精致》也提到,用户从之前的主动找寻变为被动接受挑选过的内容,尽管号称是适合个性喜好的投放,但主动变被动的质变,不可避免地会缩小外部信息的辐射入口。这种接受内容投放时浑沦吞枣的形式,对用户群体来讲,何尝不是另一种内容获取上的粗鄙呢?更何况,抖音等平台造假内容泛滥,更需要用户加以辨别。

 

而扩大到认知层面,如果说知乎被周源认为是帮助用户认识世界,那头条系显然更倾向于认识自己。

 

认识自己并没什么过错可言,但头条系产品给用户带来的更像是一种片面认知,一则,用户皆趋利避害,算法推荐下的内容都是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二则,当一个人把过多的时间放在探索和深入自己喜好,或沉迷于自己喜欢看到的世界,久而久之或许会坐井观天。

 

就像抖音上被封杀的温婉,现在依旧有一片支持其的粉丝,表面上的拥立其实代表着他们可能存在相同的价值观,温婉的个例只不过会激发一些用户发现自己进而模仿。

 

可抖音能封杀一个温婉,却不见得会断了所有炫富、泡夜店、一夜爆红的网红的去路,因此依照现在用户对抖音的沉迷程度,潜移默化的渗透只会导致网民受片面认知指引,一路走下去。

 

冯骥才曾经指出“一个民族文化的粗鄙带来的问题,不仅是对自身文化的损害,而是影响着民族素质的下降,同时致使人们丧失文化的自尊与自信。”相对于冯骥才的担忧,张一鸣似乎没有这层忧虑,他曾揶揄,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

 

对于进击中的抖音,对于头条的成长,张一鸣急需反思。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