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传统和AI并存的医疗时代,蕙泉健康要如何打破困境?

传统和AI并存的医疗时代,蕙泉健康要如何打破困境?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1934
1722

2018-07-17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目前,“看病难,看病贵”已成了我国妇孺皆知的事实,加上“小病大治”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些医疗负面新闻频频发生,让行医者和就医者双方的矛盾,逐渐演变成两个壁垒清晰的人群间不易调和的市场矛盾。就医者从进入医院挂号、诊治、购药的就医过程中,每个环节都环环相扣,当某一环节出现问题时,所产生的一连串连锁反应都会让负面医疗事故不断爆发。

在挂号环节上,挂号门诊存在“需大于求”的问题。一家大型三甲医院普通的医生每天都会接诊大量的就医者,而巨大的工作负荷量仍不能满足数量繁多的就医消费者,就医者常常因为排号难而无法在有效时间内完成诊治,就医消费者的时间、耐心、精力面临巨大的挑战。

在诊治环节上,出现“排队3小时,看病3分钟”的问题。在人满为患的大医院,医生为了提高接诊效率,通常会进行简明扼要的望闻问切来判断病情。但这样的行为在就医消费者看来,简短的问诊易造成漏诊、误诊,消费者容易产生不安的心理,从而产生服务时间和消费不对等的问题。诊治环节是三个环节中最重要的环节,也是医疗市场纠纷恶化最为严重的环节。

而在购药环节上,行医者和就医者购药数量上存在认知偏差。由于行医者和就医者的对疾病认知的程度不同,容易出现行医者开的药品量与就医者的病情不对等的情况。在观念上,就医消费者认为医生在药品数量上存在“小病大治”现象,加上如今高价药让多数人难以接受,当行医者开的处方量超出就医者的经济承受范围,购药风波就会不断升级,最终导致医疗环境发生恶化。

“朝阳”传统医疗市场埋下的雷区

医疗行业虽然被称为朝阳行业,但就目前传统医疗市场上一触即发的医患关系而言,“朝阳”很有可能变“夕阳”。纵观传统医疗行业,导致这三个环节变得恶劣的最根本的因素,总结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优质医疗器械配备资源不均衡。医疗器械资源分配存在“分水岭”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一、二线城市与乡镇的GDP差异大;另一方面 ,同一个城市不同医院的医疗资金实力也不同,这两方面都会导致医院与医院之间的高端医疗器械存在巨大差异。高端先进的医疗设备流向大型医院,就医流量也在各个大型医院之间回流。可怕的是,传统医疗在资源配置不均的现状难以改变,传统医疗市场上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大型医院规模越来越大,而小型医院则面临“死亡”危机。

其次,医生培育周期过长,优秀人才资源短缺。就医者对医疗市场要求愈发严格,医疗行业多次以患者体验为中心进行改革。在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公布《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的新医疗改革涉及到,独立上岗前医生的培育周期至少需要8年。这就意味着医学院在招生数量、质量上更加谨慎,医疗人才也正向精英化、高端化、高龄化的趋势发展。但目前医疗市场上人才短缺与迅速、持续增长的医疗需求矛盾愈发明显,传统医疗“需大于求”的问题更加突出。

此外,放缓的药品价格与就医消费者支出大相庭径。在当前医药市场上,就医消费者对药品的需求量呈逐年上升趋势。虽然近期在国家医疗改革的帮扶下,医药价格大幅度调低,但就医消费者的负担并没有因此得到减轻,仍需自掏腰包承担相应的药价。过高的药品价格一直是医疗纠纷的主要爆发点之一。

如今医疗技术突飞猛进,疾病结构变化莫测,快速发展的市场让信息供给滞缓的传统医疗企业难以应对。基于此,AI医疗企业应运而生。

前景可期的AI医疗,蕙泉趁势而起

就目前的市场格局而言,传统医疗虽处于不可动摇的地位,但存在种种顽疾让其发展愈发缓慢,急需“神医”互联网医疗救治才能更好地生存。易观发布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市场规模预计达到2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0.3%。人工智能医疗云服务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壮大,AI+医疗成为众多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微医等企业趁着势头正热,纷纷加入市场。

杭州蕙泉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也闻到AI医疗的香味,2014年进军市场便获得了数百万元天使投资;第二年,蕙泉还构建国内第一个医学症状识别、拆解平台,打通了医学知识生涩难懂的“穴位”,将医学症状变得有章可循。蕙泉在行业大数据和技术上的优势,让其受到很多资本的青睐,2015年5月蕙泉获得数百万美金级pre-A轮融资。2017年,蕙泉通过“人工智能健康医疗服务闭环生态链”的项目入围第四届中国健康产业创新奇璞峰会,此次入围意味着蕙泉创新技术的正向价值已经达到另一个高度。

发展至今,蕙泉拥有自己的核心产品,半个医生APP作为蕙泉自诊产品面向大众,用大数据新思路解决当前医患紧张关系,同时为AI医疗的变革提供基础作用。据不完全统计,半个医生目前用户注册量已经超过60万。

半个医生创始人兼CEO王超表示:“符合医学原理的是循证医学,不依赖于教科书和规则,而是更多依赖于实际情况。”因此半个医生以“自查、自测、自用药”的方式渗入市场,智能地解决传统医疗行业“病态”的挂号、诊治、购药环节,不但避免了就医者挂不到号的风险,为就医者提供“自给自足”的诊断索引流程,同时还节约了就医者的看病成本,减少不必要的药品输出。此外,半个医生与京东到家合作,使药品价格更加公开、透明。

在AI医疗服务上,蕙泉除了智能自诊系统这一大核心产品外,还有两大稳固的智能导诊系统、家庭辅助决策系统业务板块,这两大版块目前在市场上有较广的应用。随着市场对这两大版块的需求愈发高涨,蕙泉为AI医疗资本市场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自给自足”的道路不易走

在千变万化的传统医疗市场和AI医疗市场并存的时代,优质的创新企业更能在市场生存。蕙泉通过“自给自足”的创新方式迎合用户,用户无需进入医院诊治,这样的创新思路确实给蕙泉带来很好的市场效益。

但是一个不得不提的事实是,医学是有章法可循的专业领域,而半个医生输出的诊断结果过于宽泛,呈网状结构展现给用户。而在当前市场上,用户医学知识有限,面对琳琅满目的结果缺乏分辨、处理能力,同时,半个医生输出过多相关疾病治疗的药物结果,用户难以准确对症下药,容易造成蕙泉用户流量、用户黏性下降。因此,未来几年内,AI医疗仍以小病、慢性病的诊断为主。

同时,用户的输出诊断、治疗结果均由互联网产出,用户对于网络来源的诊断结果,难免会抱有一丝质疑的态度。半个医生虽然通过科学严谨的态度对待输出结果,但面对传统医疗经久不衰的地位,用户对于网络输出结果,更愿意相信医生的二次确认。因此,要想打破用户传统观念,建立起群众对AI医疗的信任高楼,这条道路会异常艰辛。

传统医疗和互联网医疗的融合表面上和睦相处,整体发展呈现朝阳气息,但其实,传统医疗多年打下的“循证江山”不易被AI医疗重新定义,用户对AI医疗输出的结果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是整个AI医疗市场的最重要痛点之一。

蕙泉要如何下棋,才能打破如今的处境?

AI医疗市场目前处于老玩家对立竞争和新玩家难以冲出市场的格局。一边是稳而强的势力,如春雨医生、微医、平安好医生等行业大鳄之间不见结局的战争;另一边则是很多像蕙泉一样的新兴力量,既要面对传统医疗市场的施压,还要保证自己不被强大的老玩家挤出市场。

拥有四年医龄的蕙泉,发展却没有想象中那么一帆风顺。2014年到现在,仅获得两次较大型的融资,就融资进度而言,蕙泉相较于已完成12亿融资的春雨医生、5亿融资+30亿估值的平安好医生等行业巨头而言,其发展速度仍处于“龟速慢跑”状态。并且从市场影响力上看,蕙泉60万注册用户相较于行业巨头稍显逊色。

在运营模式上,蕙泉以半个医生作为链条与用户连接,因此半个医生在未来市场中需要不断完善APP的操作便捷性和丰富内容服务种类。一方面,在问诊AI的流程上,患者得到的诊断结果越精确越能保证用户黏性,所以蕙泉需要不断加强AI问诊流程、优化诊断结果,为就医者提供方便快捷的就医服务。

另一方面,在优胜劣汰的市场上,处于劣势的企业容易被行业种种压力击败。蕙泉若想登上市场“食物链”顶端,既要解决人才短缺问题,积极地从市场上挖掘、吸收高端复合型人才,又要不断增强半个医生在AI医疗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吸引更多资本入驻,解决其在未来市场上的资金短缺问题。

总而言之,让每个家庭都拥有半个免费医生的梦想固然很好,但实现梦想之前,蕙泉更应先关注企业存在的“隐疾”。随着AI医疗边界的不断扩大,蕙泉却发展平平,蕙泉要如何打破如今的处境,求变之路要如何走?除了巩固自身,还需要在创新的道路上不断改革,以改革后的自身价值吸引更多资本融资获得更多的资金,梦想才不会破灭。

毕竟,在朝阳的医疗领域,不主动求变的企业,永远无法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