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孙宇晨空降之后,超级节点竞赛越来越像一场营销大会?

孙宇晨空降之后,超级节点竞赛越来越像一场营销大会?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8092
1162

2018-08-06

歪道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主权在币,天赋币权”,4月份致波场社区的公开信中,孙宇晨抑扬顿挫的自治口号和解放币圈人权的宏图还历历在目,然而上个月仅一天时间,孙宇晨“空降”波场超级代表的竞选就获得了1.2亿选票,足够成为运行27个节点中的一个,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不禁令外界怀疑这次“选举”的公正性。

 

钱由波场基金会出,作为基金会首席执行官的孙宇晨说是以个人名义参加,或许没有足够的可信度证明其能够“按流程参选”,尤其是他自己的TRX持有量至今是个谜。

 

从EOS的超级节点到孙宇晨的超级代表,据说本体(Ontology)也有可能推出节点竞选,这种庄家、巨头的币圈新玩法似乎有了要普及的趋势。然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本就有营销效应大于技术价值质疑的波场,这次占据主场,会不会令“中国特色”的币圈选举再次沦为营销作秀?

 

币圈流量生意下,靠“眼球”投票

 

出埃及记、奥德赛、伟大航程、阿波罗、星际旅行、永恒之地,相较于波场计划用十年时间规划的“征途”,意欲去中心化的社区自治或许仅仅是拉开了帷幕,但就目前来看,这个开端或许连为波场摘除空气币的帽子都很难。

 

EOS首创超级节点竞赛,从其最开始无人问津到引爆中国,随之而来的联盟贿选、个秀“肌肉”,说到底都印证了一件事,这场庄家的游戏说到底还是流量生意。每个参选者都在举办自己的线下活动,营销自己、招揽投资者,但结果却是利好,超级节点竞选甚至成为了币市的一剂强心针,带动了整个大盘的回暖,尽管后来参赛者越来越鱼龙混杂。

 

喜欢站在聚光灯下的孙宇晨显然对这种活动趋之若鹜,然而很大概率上,不可能重复EOS的“疯狂”。

 

且不说以个人名义参赛是否会冲击选举的公正性,正如一些网友形容节点竞赛所说,“现在似乎只要你能在媒体上曝光,获得足够的影响力,人们就会喜欢你。所以只要你带头,就会有人跟随,然后就能轻松赚钱,这样的民主被控制了”。当前币圈正是如此,孙宇晨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技术价值不一定要有多好,但广告一定要打得好。”这是网友对波场粗略式的评价。看波场官方微博,粉丝数超过7万,孙宇晨个人微博粉丝数则达到100W+,Twitter粉丝数量突破500K,他曾多次在Twitter直播,屡获10万+关注。波场极高的人气和曝光度,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线上线下的营销和孙宇晨个人所带的“明星”效应。

 

由此当超级代表的竞选进展到营销热潮,即使脱离波场,孙宇晨依然可能是“炙手可热”的候选人,这样的民主是否只是一种跟风行为?

 

2.jpg

 

当然,本身竞选由波场举行,可能就意味着民主选举与原本设定扮演“主人公”角色的散户无关。EOS代币的分布中,散户持有比例占据首位,在28.3%左右,高于包括EOS基金在内的后四名的总和,反观TRX,其排名第一的为波场基金(目前已经被锁仓,无法交易),散户持有比例仅有9%左右。

 

这意味着参与者甚至不需要通过营销或联盟来拉散户的票,本来就是大户相互争夺,尤其是交易所,原本在EOS社区内参赛就饱受争议。因为很多投资者的EOS币都存在交易所里,一旦投票开始,交易所完全可以代为投票,中间的猫腻和暗箱操作,外人都不得而知。

 

EOS在前,波场“画虎画皮难画骨”

 

孙宇晨入场超级代表,其真正想法无人可知,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质疑声伴随而来的也是热度,令这场原本“其乐融融”的选举多了一丝“悬疑”,尤其是相比早先EOS超级节点的热闹,波场这次稍显平静。

 

2018年3月9日,老猫发布《风雨飘摇之际,我选择做个超级节点》,这一概念引爆币圈后逐渐向失控的方向发展,可以说突破币圈圈层,引来了“大众创业”时代里徘徊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创业者、90后互联网极客、甚至以炒房炒股得名的“温州帮”。温州帮一位大佬直言:“我不太懂EOS,也不懂节点是干嘛的,但很多事情,看懂了,就错过了机会。我所有的钱,都是半懂不懂的时候赚的”。

 

有竞选者诉斥温州帮炒币,但也架不住其拉升币值,更多的人从中获益。

 

或许BM本人没有料到,这场竞选最终会如此疯狂,可意欲借此疯狂的孙宇晨现在有些疯狂不起来。相比EOS借助超级节点竞赛的热度大涨,TRX的流通市值虽一直较高,但近一个月来还是不温不火。更直观的是,曾经币圈大佬忙着联盟、拉票、操纵,而这次波场超级代表的竞选似乎有些低调,难道是一改风格了?

 

虽然超级代表意味着在波场TRON全球公链生态系统中的话语权,但对于有着宏图伟愿的波场和孙宇晨来讲,民主和自治的社区共识制度的建立,或许才是这种选举活动举行的核心目的。我们看到首次开创超级节点竞赛的EOS,为了有效规范选举行为、避免控制选举,“EOS宪法”一直在随过程变化而变化,可惜的是,即使如此,中国节点的强势还是暴露无遗。这或许也说明一件事,中国节点并不在乎前期社区共识制度的设立,他们一心只想着当选。

 

延续到波场超级代表,更是如此,孙宇晨的参与,本身就对社区自治的规则构成了一定的冲击,毕竟波场基金掌握了34%的波场代币,而他本人可能就是中心化的一个代表。根据波场浏览器Tronscan上得票结果公示,孙宇晨得票30%来自一个大支持者,这个钱包地址将自己所有的票都投给了孙宇晨。

 

当然,为了对抗中国币圈掌握EOS过高的投票权利,EOS携自己持有的1亿枚EOS参与了超级节点的竞选,但只投票不参选。

 

众多加密货币社区声称采用合理的机制治理运营自己的社群,试图建立人人平等的“理想国”,可操作起来实则难上加难,目前的币圈游戏还是利益至上。

 

币圈才俊孙宇晨的模仿之路还能走多远?

 

孙宇晨暂避国外回来后,波场的做事风格似乎有了变化。

 

5月31日,波场TRON宣布正式上线主网公链,6月26日将举行波场超级代表选举,7月31日将会上线虚拟机tvm的正式版本。孙宇晨不仅动作频频,还通过微博晒出了北京办公室108名同事的合影照片,意欲扩大团队。相比之前被外界诟病“作秀达人”,如今波场像是要走实干路线。

 

只是,这些“实事”背后还是消除不了营销的意味。先前V神讽刺波场抄袭,孙宇晨没有纠缠是否抄袭的问题,而是单刀直入地为波场主网上线做宣传,后来V神再次发声,他又借此用以太坊用户总额3000万TRX的空投计划作为回应,再次化干戈为“营销”。就连扩大团队人员都要对标以太坊,称“预计今年年底,波场全球团队人数就将超过以太坊团队,突破四百人,2019年突破一千人”。

 

对孙宇晨和波场来讲,无事不可营销,所以,“若社群文化是波场之道,营销活动则可谓波场之术”。

 

这或许说明在国内孙宇晨深谙币圈规则,但另一方面也暴露出波场的不自信,白皮书抄袭解释得不清不楚,超级代表也是模仿EOS超级节点而生,孙宇晨频繁对标V神及以太坊,难免有碰瓷营销、抬高自己的嫌疑。归根结底,波场的技术价值到底在哪,很少人能看得清。

 

就像这次超级代表的竞选,表面上是社区自治的一个尝试,对应着白皮书上所说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在去中心化的基础上让用户自由分发内容。但是波场代币过于集中化的持有结构,已然冲击了去中心化选举的权威性,更何况孙宇晨以个人参与增加活动热度的举动,不得不令外界怀疑其作秀成分。

 

EOS超级节点的争夺,虽然过程表现得差强人意,但这一热点的创造显然给币圈带来了一支强心剂,波场的超级代表最终能如何结束,至今还不得而知,不过若是仅仅成为孙宇晨的作秀的舞台,无疑会给以后的节点竞选做了不适当的示范。

 

梦想做得太大而实际行动过少,这是孙宇晨遭受质疑的核心,若真的等到2027年波场白皮书落地,届时“一天一年”的币圈早就不知道转了几个十年了。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