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视频行业比武打擂 娱乐金字塔下谁才是最后赢家!

视频行业比武打擂 娱乐金字塔下谁才是最后赢家!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5135
2171

2018-08-24

MobData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1.png


当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蓬勃发展时,会因为新鲜的血液凝聚一个时代的创造力,也会因为新老血液的不相容而阻碍重重。智慧的人会选择基于客观事实,运用自己的思维评判是非对错。而一个智慧的时代,会包容各式各样的思维,不会娱乐至死,也不会因噎废食。

以市场渗透率为标准, MobData研究院发布视频服务类App 排行榜。

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持续霸榜,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分别占据视频平台冠亚。让我们将目光回到十五年前,看看视频平台这一路走来的跌跌撞撞——

第一阶段 盗版盛行的年代,掘金者完成资源积累

(2004-2008年)

任何一个行业的兴起,都难免要走一段灰色地带的路,完成初始的资源积累后,成了世人焦点,再拉上竞争者,冠冕堂皇地走回康庄大道。商业社会资源为首,第一批掘金者也会随着市场的成熟与规范,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不是法规的疏漏,而是市场的演变规律。

3.png

Source:视频平台官网,由MobData研究院整理

互联网行业,尤其是泛娱乐领域,更是免不了盗版这一关。网游如是,在线音乐、阅读如是,网络视频亦如是。

网络视频的兴起要追溯到2004年,最开始的载体为PC电脑。第一批掘金者都打着“比YouTube更伟大的视频分享网站”的旗号,以UGC用户创作内容的模式,在视频领域圈人圈地圈钱。然而,在UGC模式下,网民都可以是成为互联网内容的创作者,盗版侵权等行为难以制止。甚至各视频平台也在盗版的灰色地带,悄悄完成着流量积累。

商业触觉敏锐的成了掘金者 。

搜狐视频张朝阳和乐视贾跃亭是最早的掘金者。

然而,2006后的几年间,搜狐视频的总裁和副总裁却接连出走,自立门户——古永锵创办了优酷、李善友创办了酷6、王建军创办了56网、龚宇创办了爱奇艺。独留伯乐张朝阳一人,筹谋着视频网站该走的路,殊不知BAT已在前方准备着围堵。

第二阶段 BAT入场,烧钱的版权之争开始

(2009-2015年)

互联网时代,为了形成完整的生态闭环,便捷支付、社交娱乐、衣食住行,一切流量入口都是BAT的必争之地。网络视频作为泛娱乐板块的主要阵营,更是BAT和风投最为关注的领域。

4.png

Source:视频平台官网,由MobData研究院整理

2010年开始,第一阶段兴起的视频平台多数走向黯淡,要么趁着有流量被巨头收购或变卖股份,要么急于上市变现。

经过前五年的流量之战,再加上2008年金融危机轰然一击,各视频平台财力大伤。早早入行的酷6、乐视、优酷、土豆、YY、迅雷看看、暴风影音接连上市;56网被人人网收购、PPTV被苏宁收购、PPS被百度收购、六间房被宋城演艺收购、优酷土豆合并后被阿里收购。

有人说这是视频平台的最好归宿,然而新兴的形态的角逐才刚刚开始。

综合视频领域 “优爱腾”的版权之争拉开序幕,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也开始悄然布局,快手秒拍等短视频的雏形已初见形态。(“优爱腾”分别指阿里系的优酷土豆、百度系的爱奇艺、腾迅系的腾讯视频)。第二阶段竞争最为激烈的,莫过于BAT在视频平台掀起的版权争夺巨浪,虽然淹没了许多盗版时代存活下来的视频平台,但优质的内容也渐渐培养起用户付费的习惯。从此视频行业的商业模式不再只有广告,还有了基于内容服务的会员业务。

第三阶段 冰火两重天,有的忙着下架,有的忙着上市

(2016-2018年)

5.png

Source:视频平台官网,由MobData研究院整理

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备受瞩目,资本趋之若鹜,随之而来的还有趋严的监管政策。

2016年,移动直播元年,蜂拥的流量一度导致平台乌烟瘴气。“造娃”、“飙车”等一系列影响社会风气的直播内容,给这个行业覆盖上一层阴霾,政策随之趋严。直播行业的荷尔蒙经济开始冷却,淘汰掉不符合市场准则的尾部玩家,行业竞争逐渐健康发展。

2017年,短视频元年,迅速占据人们碎片化时间的抖音和快手,让视频行业迸发出新的活力。然而,在流量爆发式增长的同时,“蹦迪“、”早恋早孕“等劣质内容也毒害着人们的精神生活,监管刀锋凛然而至。

2018年7月,国家网信办宣布关停“内涵福利社“等3款短视频平台,约谈“哔哩哔哩“、”秒拍“、”56视频“等16款视频平台负责人。

上市,是行业下行的信号,还是企业成熟的标志?能否在上市之后获得更好的生存环境,除了外在的金融、政策、社会环境,还要看产品的内核是否具有长远的驱动力。

上市意味着资金链更为融通,股东可以套现,风投也可以有了出入的流动渠道;然而,上市也会引来更多的公共关注和更严格的行业监管,同时股民对增长率的期待,也会给管理者带来业绩压力。

还记得八年前,第一批视频网站的上市热潮么,如今他们过得怎样?乐视被曝光上市财务作假,如今债务危机苟延残喘;酷6网在摘牌警告前,退市重回盛大。YY欢聚时代是最早上市的直播平台,2008年有了直播形态,在2016年移动直播的元年蓄力爆发,随后衍生出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直播,也在2018年上市。

对于曾被巨头视为流量入口的视频领域,版权限制、行业监管、盈利指标会是三座巨石,成为上市平台必须迈过的阻碍。

2018年,新的上市热潮再次降临——哔哩哔哩、爱奇艺、虎牙直播、映客接连上市。这些平台是否有足够的驱动力,在上市之后生存得更好,更久?我们拭目以待。

于视频行业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何为最好的时代?

支撑视频行业飞速演变的,不仅是移动网络和手机硬件的技术支持,更是国人将时间和金钱消费在视频上的比例越来越高,推动着视频行业从无到有,扶摇直上。从十年前在电脑端观看CCTV的录播视频,到几年前拿着手机在Wifi下看爱奇艺、腾讯等视频旗下的网剧、直播,再到如今随时随地用手机看抖音、快手短视频。

视频内容也从单一的电视端转播,逐渐演变出各类内容创作形式,包括网络电视剧、网络大电影、网络综艺、直播营销、短视频等。你可以在《奇葩说》听到各路观点的碰撞,你可以在快手记录你的动态生活,你可以买腾讯会员支持《创造101》小姐姐实现自己的舞台梦,你可以看到路人为倒地老人紧急心脏复苏救回一条生命,你可以看到路人向爱心冰箱里放置自己买的西瓜,给环卫工人、快递员解暑。这些生活中难以捕捉到的幸福感,是视频平台承载着这些瞬间,记录着每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也见证着社会的变迁。

另一方面,这也是最坏的时代。

人们或是成为视频软件会员,或是打赏月入百万的主播,或是成箱买着某某品牌来pick小姐姐、小哥哥出道,甚至是为了看网红或明星在机场从天黑等到天亮。人们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将自己的信仰寄托给娱乐偶像。也许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防沉迷模式无法阻止,限娱令无法阻止,限制天价片酬也无法阻止。

当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蓬勃发展时,会因为新鲜的血液凝聚一个时代的创造力,也会因为新老血液的不相容而阻碍重重。智慧的人,会选择基于客观事实,运用自己的思维评判是非对错。而一个智慧的时代,会包容各式各样的思维,不会娱乐至死,也不会因噎废食。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