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科技快讯 >

吴晓波频道、咪蒙身后有个“卖水人”

吴晓波频道、咪蒙身后有个“卖水人”

Xtecher原创 丨 科技快讯

22564
3243

2018-08-28

吴俊宇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十八世纪末期,在美国的西进运动中,人们在萨克拉门托河里发现了金砂。工人、农民、海员和传教士,前仆后继前来淘金。也有人独辟蹊径,操起了贩马、撑船、卖酒、卖水的营生。后来,这些人统称为“卖水人”。

在线教育、知识付费的淘金热催生了一大批“淘金者”。吴晓波、咪蒙都是这批淘金热里的弄潮儿,这些弄潮儿又带动了出版机构、传统媒体、三四线的传统教育机构纷至沓来,进入淘金潮。这些弄潮儿的身后其实也有“卖水人”——小鹅通这样的内容付费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者。

在西进运动中,“卖水人”虽然不像很多“淘金者”一夜暴富,但却能够在淘金热中稳赚不赔,活得很滋润。“淘金者”有“淘金者”幸运和勇气,“卖水人”也有“卖水人”的智慧与哲学。

淘金者的难题2016年,吴晓波在自己微信公众号上线了一款名为《每天听见吴晓波》的音频产品。当时他从上海请来了一家公司负责技术。可惜的是,折腾了三四个月,用户不到一万人系统就崩溃了。

那年7月,吴晓波遇到了小鹅通的创始人鲍春健,吴晓波吐完苦水后,被鲍春健“安利”了自家产品——事实上,吴晓波在当时遇到的难题也是今天在线教育、知识付费领域的“淘金者”普遍面临难题。

1、缺乏稳定的技术和运营不管是大V、讲师还是出版机构、传统媒体、三四线的传统教育机构往往规模不大,他们以微信公众号起家,内容生产能力强,但团队缺乏专业技术、运营人才,搭建自己的平台成本又太高,商业化制约明显。

比方说我所知道的一家杂志媒体,20多名员工基本全都是采编团队+广告团队,技术人员为0。在报业集团会为杂志提供技术支持的情况下,这家媒体都没办法独立建起自家音频栏目,更何况是很多大V和个体讲师——团队人更少,背后的支撑更单薄。

2、缺乏集中管理用户的工具传统媒体、出版机构、三四线的传统教育机构可以开课、变现平台的太多,随便一数就有知乎、网易云课堂、喜马拉雅、爱奇艺等等。但是最后依旧还是面临一个问题:如何把不同平台的用户集中起来管理。

说到底回到微信生态之中,还是最佳解决方案,毕竟公众号是个自留地,加上用户关系、熟人分享、微信支付等一系列微信生态的支撑,微信几乎是目前在线教育、知识经济的最佳留存阵地。

大多数组织、个人主阵地在微信公众号的话,去往其他平台的话太精分、割裂,很难在一个平台对用户进行深度耕耘,学生留存率低、课程复购率低、口碑传播率低。

3、缺乏督学、考试、测评方式罗振宇在2016年的时候喊出“建设一所终身学习的大学”这种口号。

当时很多人质疑这个口号的原因是:知识付费、在线教育并没有办法解决督学、考试、测评这些问题。很多人买了课程,最后知识学没学没人知道,学完后到底消化了几分,也没人知道,

很多基于微信群的授课、内容分享课程建构不够系统化、体系化,课程分发、批改作业、学习反馈这些又杂、又重的运营内容太多,授课人和学员之间也很难建立深度联系。

卖水人的智慧“淘金者”有“淘金者”的难题,“卖水人”却有“卖水人”的智慧。

“卖水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淘金者”解决一切淘金之外的生活烦恼,给你卖水、卖马匹、卖淘金工具、提供住宿,甚至帮你招徕淘金合伙人。

作为“卖水人”,继“一分钟拥有自己的知识店铺”后,小鹅通在8月27日再次喊出“一分钟搭建自己的在线网校”口号。里面涉及的服务内容更加五花八门,对知识付费、在线教育的创业者来说可谓是因有尽有。

1、在微信生态圈内,给出了在线教育一站式解决方案。在网易云课堂这样的视频平台、知乎这样的社区平台确实可以分享内容,不过却缺乏完整的内容体系——真正好的在线教育应该是文字+音频+视频+PPT+直播等都囊括在内。任何单一的方式都没办法让内容呈现真正完整。

把网页、小程序、APP嵌入微信公众平台等生态,提供图文、音频、视频、PPT直播、语音图文直播、视频录播、实时视频直播等直播教学形式,满足多层面的学习场景需求,这恰恰是小鹅通的做法。

这种基于微信生态圈的做法目前看是最完整、最丰富的,也最具有普适性。

2、给出了体系化教学的解决方案,给“淘金者”卖“工具箱”。讲课当然仅仅只是一个维度了。前两年知识付费、在线教育只解决了前半部分内容生产的问题,却没办法解决解决后半部分内容消化的问题。

实际上,前端的“生产课本”重要,后端的“考试评测”更重要——这才能让知识真正学进去。这方面同样需要基于微信的解决方案。

学员管理、财务管理、数据分析,小鹅通公布的整套解决方案恰好能涵盖这些功能。

学员管理方面,就像真实学校教务系统一样,能够做到学员信息收集与管理、上课提醒、信息同步、评论监测等等功能。这些功能与教育场景的深度融合正在重塑在线教育内教、练、测、管各个环节。

财务管理能够保障每一笔流水的清晰透明,数据分析则是老师对店铺及学员喜好进行数据画像,帮助老师及时调整店铺课程内容,提高店铺课程销量。

3、结合微信生态的社交属性与裂变效应,帮助淘金者招生引流。目前在线教育、知识经济领域的头部机构往往是不需要再招生、引流的,像吴晓波频道、咪蒙、新东方这些组织往往自带IP,可以吸引它们的追随者。

“二八效应”的市场里还有80%的个人、机构只占据了20%的流量,他们的课程内容或许不错,却很难被大众发现。所以小鹅通再建立了内容分销市场,提供尽量多的工具给到这些个人和机构做传播和引流。

事实上,通过课程分销的模式帮助“淘金者”获得更多用户,也能最大程度降低获客成本和运营成本。

这种策略让在线教育、知识经济领域变成了一滩活水,一些长尾内容可以涌动到洋流的之上,被更多人发现。

只需默默成长相比于知乎、网易云课堂这些大船招揽一大批有知识的“水手”跟着自己一起出海淘金,小鹅通显得低调到不能再低调,很多人甚至是第一次知道它。

这个“卖水人”店里的工具应有尽有,几乎涉及淘金者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它服务的组织机构很多远比它有名。最典型的就是吴晓波频道这样公认的财经教主,也有咪蒙这样富有争议的鸡汤女王,包括经济学人这样的专业媒体,还有中信书院出版机构。

如今它还在服务更多形形色色、三教九流机构。教育培训行业正在逐步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越来越多的用户希望通过在线教育提升自己。

罗振宇在接受许知远的《十三邀》采访时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你敢相信贵州某民族自治县哪个镇什么汽车修理铺对面的一个人买了一本《经济学通史》。虽然这并不代表这个购书者真的能看懂《经济学通史》,但这恰恰说明,在线教育正在成为解决教育不平衡问题的一大利器。

这也是三四五线城市中小教育机构成长起来的蓝海。这个蓝海会让“卖水人”还有更大的市场空间。

在2017年1月份的时候,像吴晓波、十点读书,这样的大客户营收比例在小鹅通GMV的盘子可以占到90%,但是去年底的时候,大客户营收只占40%以下——越来越多的小“淘金者”正在成为小鹅通的服务对象。

要知道,这个“卖水人”提供的服务才4800元年费,包含世面最多的功能。性价比极高。对所有大大小小的“淘金者”来说,几乎都能负担得起。

恰恰如此,它才能以这种柔软、包容的姿态成为如此多淘金者的选择,而这种低调也让它在微信生态里“默默生长”。

是的,“卖水人”不一定会像“淘金者”一样名满天下,它往往在店铺里端详坐着,看着“淘金者”为挖到金子而兴奋,然后再给下一个“淘金者”送上酒水。这就是一个“卖水人”的自我修养。

----------------------------------------------

作者:深几度,微信号:852405518,公众号“深几度”,欢迎署名转载。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今日头条、搜狐、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平台发布。微信图片_20180821184818.jpg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