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科技快讯 >

回首9年:人民为什么需要微博

回首9年:人民为什么需要微博

Xtecher原创 丨 科技快讯

11411
1652

2018-08-29

吴俊宇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从“围观改变中国”,到“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微博已经走过了9个年头。

公元一世纪,希腊哲学家普鲁塔克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忒修斯之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微博多像是这艘“忒修斯之船”啊。

它身上的“木头”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木头”了。当年的“船员”也换了一茬又一茬。

从公知时政的话题策源地,到今天公共舆论、吃喝玩乐的广场,甚至是很多“成年人的QQ空间”,微博在今天的作用复杂而又多样。

9年前的微博和9年后的微博绝不是同一个微博,9年前玩微博的那群人中有很多9年后依然在玩微博,当然,还有更多的新人源源不断地加入进来。

每一个人进入微博的时候有不同理由,7、8年甚至9年后,他们依旧呆在微博上,有了不同的生活。

人民在2009年需要微博,在2018年同样需要微博。微博记录了时代浪潮,见证了每一个人的成长。七个平凡人的微博故事,就此展开。一范志辉:男,29岁,北京音乐自媒体,微博8年生涯“微博、微信让我在时代浪潮华丽转身”对范志辉来说,玩微博的起因是和学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2010年在上大三的他面临考研大关。他用微博找考研导师、辅导资料,还认识了一群研友。

当时还不算太火的微博很时髦,范志辉喜欢的女生正好也在微博上,他总是与她互动,知者寥寥无几。相比于QQ空间等场合,微博上的这种私密互动显得温情脉脉。

范志辉读研后,和这个女生的故事无疾而终。微博因为收到微信冲击也进入相对没落的一段时期。过去那些微博上的好友逐渐散去,微博反倒成了“和自己对话的平台”,陪伴他度过了在一家国企上班的日子。

随着微博的二次崛起,范志辉也在2017年创办了自己的音乐自媒体“音乐先声”——靠着不断输出对音乐产业的解读,他渐渐小有名气。微博成了他发表自己见解、输出行业影响力的重要平台之一——相比在国企的日子,他收入更高了,生活更自由了,也变得更充实了、更有价值了。

从国企职员到自媒体大V,微信、微博让范志辉实现了一个年轻人在时代前沿的华丽转身。

二帅傻人:男,24岁,深圳动漫博主,微博8年生涯“微博伴我看漫画、追漫画、画漫画”帅傻人2010年注册了微博,当时他刚上高中,一开始只是几个朋友互相艾特,分享生活中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事。

2012年上大学了后,帅傻人开始沉迷《周刊少年Jump》的少年漫。他沉迷于微博上大量相关的梗、图、段子,对他来说,当时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和大家一起在微博上追漫画。

大二那年,帅傻人因为追星加入了饭圈,还为自己的爱豆创立了粉丝团。团队里的成员几乎都是微博上认识的。他为爱豆画同人图,每天和团队伙伴绘制有关爱豆的日报、周报,总能获得成百上千的转发。因为微博和追星,他收获了一大批天南海北的友谊。

2016年大学毕业后,帅傻人成为了一个专职漫画博主,在微博和一些漫画平台上更新自己的作品。第一部作品《瞅你咋弟》之后,他渐渐走红,积累起了“催更粉”,大家常在他的日常生活微博下问他何时更新漫画。

过去帅傻人只是爱看搞笑段子,现在因为工作在微博上关注一批漫画原创作者。每次没思路了都会刷一刷微博,看看别人的作品寻找灵感,“认识更多有趣的人,接触更多不一样的文化,这或许就是刷微博停不下来的原因吧。”

微博搭建起了一座桥梁,让他横跨二次元和三次元的世界。

三卡车:女,24岁,北京某娱乐媒体记者,微博8年生涯“最疯狂时,我一年为TFboys发了3万条微博”卡车第一次接触微博是在初三。当时爱玩博客的她看到新浪博客力推微博,加上博客时代的红人郭敬明、韩寒入驻纷纷入驻微博,卡车理所当然的成了微博的原住民。

当时微博对她的作用在于围观明星、记录生活。她翻出了当年发布的第一条微博——一只被车碾死的小猫被环卫工人扔进了垃圾桶,凝固的血肠子撒了一地。

上大学后,卡车成为了TFBOYS的粉丝,还和一群朋友成立了一个名为“TF日报”的粉丝团,每天在微博上收集、分享有关TFBOYS的动态。她的追星小号最疯狂时一年可以发出3万条微博。

微博让她认识了一群追星的朋友,虽然当年的追星热情渐渐淡去,但这些微博上认识的朋友却依旧温暖。她们还会商量着一起去看场TFBOYS的演唱会,之后吃顿火锅,聊聊近况。

如今进入职场两年的卡车已经不复当年,但她的微博大号依旧整日转发着微博上那些段子,转发时用一连串“哈哈哈哈哈哈”缓解工作压力。

偶尔的情绪崩溃被夹杂在“哈哈哈哈哈哈”之中,只有关心她的人才能看到。

微博是个广场,但却能让人躲在角落里悄悄哭泣,且无人打搅。

四小夕:女28岁,北京某直播公司公关经理,微博8年生涯“微博是我的信息库和日记本”小夕有两个微博,一个被当成信息库,一个是被当成日记本。

2010年,微博对小夕来说是个熟人社交工具,但2014年微博渐趋遇冷后,她的状态越发越少,2015年甚至只发了一条状态。

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再看微博,作为“做市场的人”,小夕需要长期关注社会热点,根据热点来策划事件营销,微博对她来说就是个信息库。

为了区隔工作和生活,她后来还注册了个小号,那个号“经常发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用来记录自己的心情。

当问到,这是不是“成年人的QQ空间”时,她回复道,“就不能说是当成日记本吗”。

五老伍:男,48岁,南昌某建材店店主,微博3年生涯“享受在微博上批奏折一样的感受”老伍很早就知道微博这个词,知道这是个“年轻人玩的东西”。但真正注册微博,还是在2015年年中。

当时儿子给他买了台智能手机,给他下载了微信、微博这些常用软件。

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微博也可以看新闻——老伍之前订阅了2份报纸,随着报业日益衰落,他对报纸内容质量越来越不满意。

他这样的中年男人关注财经、楼市、股市,时政新闻。老伍看到一些重大新闻都会艾特儿子,问儿子要不要买某支股票,要不要早点买房——不过儿子却从不回复他,这让他有些不爽,一度甚至把儿子拉黑。不过当他发现儿子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又灰溜溜地重新关注了儿子。

虽然生意做得不怎么样,老伍却赶时髦一般关注了吴晓波频道、罗辑思维这些微博大号——他很喜欢吴晓波,总能被他微博上那些观点折服,然后转发时带上个大拇指的表情。

有微博之后,老伍和妻子都少了很多日常生活争执。妻子开玩笑形容老伍:他每天享受在微博上批奏折一样的感觉。

老伍是互联网的新居民,微博是他在微信之外的另一个主阵地。

六美绪:女,22岁,北京某科技媒体编辑,微博6年生涯“微博是我的流行趋势、小众文化观象台”2012年初入微博时,美绪还在上高二。

当时身边朋友都在玩微博,她被同学、好友裹挟着注册了账号。初入微博,新手最容易干的事情就是每件小事都发条状态,每发一条状态还要艾特多个好友。用“哈哈哈最右”这种句式转发搞笑微博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高中岁月,这些颇为打扰他人信息流的行为并不会让同龄人感到不妥,糗态百出也无所谓。不过,大学后,美绪渐渐把微博当成了一张名片——在这里需要精心塑造自己的个人形象,删掉那些看来无聊的状态,只转发那些能明确表达个性的状态,小事也不再微博,发了也不再艾特好友。

毕业加入一家科技媒体后,微博在美绪心中从社交平台变成了获取外界信息的渠道。在微博上面,她可以知道海内外在流行些什么。

油管搬运工、外网翻译博、种草博、各个领域的大V都可以让她最快捷地了解到大量的信息。在微博上,可以看到更大的世界,了解平日接触不到的群体。

对美绪来说,微博帮她积累写作素材。土味文化、饭圈文化,最近这些选题几乎都来源于日常微博观察。

微博对她这类媒体从业者来说就像是观象台,可以准确拿捏流行趋势与小众文化。

七威哥:男,32岁,上海某高校教师,微博5年生涯 “四年,我用微博救了上三百只流浪猫”作为一个热心钻研学术的学霸,威哥在研究生阶段深受学院一位导师影响,对微博、微信这些社交工具天然没有好感。

等到他研究生结束准备后,和朋友开始救助校园内外那些流浪猫才开始注册了微博——这时已经是2014年了。

注册的原因还是朋友告诉他,救助动物、寻找收养人一定要靠微博。

救助第一只名叫“小黑”的小猫后,他发的第一条微博就是:小黑猫求领养,坐标上海静安。背后艾特了一群萌宠大V。

威哥花了一个礼拜就在微博上为它寻找到了收养人。

从一开始的极端排斥,到后来的慢慢接受,威哥越来越认可微博的价值,“我TM以前就是书呆子,把书给读死了”。

四年来,威哥通过微博救了至少三百只流浪猫,帮助这些流浪猫寻找到合适的领养人。虽然中间历经被咬、被抓等波折,也常遇到不负责任主人的退养,他却依旧保持乐观——流浪猫救助这件事,至少正在越做越大。

他眼见着“爱猫”、“领养代替购买”这四年来渐渐在微博上成为了“政治正确”。

这恰恰是他在一开始参与流浪猫救助时所呼吁的。

已过而立之年,威哥经历了恋爱、结婚、生子,微博记录了一家人的生活细节,隔三差五总能见到他家里收养的两只小猫。

威哥说,微博见证了我这个书呆子的世界观从狭隘到开放的转变。

后记每个人打开微博,把鼠标滑向屏幕右半边,点击“第一条微博”,就会发现时光就这样瞬间穿越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个开端。

沿着时间轴一点点滚动鼠标,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走过了如此之远的距离。

我们经历了悲欢离合,也见证了岁月流逝。9年前的那个自己和9年后的那个自己经历了时间的洗礼,少了几分当年的稚嫩,多了几分处变不惊。

不变的是,我们始终在微博上,我们从“围观改变中国”,到“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见证了未来可能要印刻在一代人记忆中的黄金时代。

这个黄金年代没那么好,但也没那么坏。

就像吴晓波在《十年二十人》年中总结时说的一样:

我们在这个国家,每天生活、工作,有时确实有很多很多的抱怨,从空气、交通到产业、制度,有很多让人讨厌的东西。但你可能岁月老去以后,当十年二十年,我们真的再来回看,你会发觉,这真的是一个挺有趣、挺可爱的时代。因为最重要的是,它还是允许种种新的可能性发生。

《三联生活周刊》前记者王小峰曾形容80年代“可以重读,无法重返”。这9年,虽然同样无法重返,但在微博上,你却可以沿着时间轴一点一点重读。从小了说,微博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日记本。往大了说,我们每一个人的微博,都在为历史留存细节。

----------------------------------------------

作者:深几度,微信号:852405518,公众号“深几度”,欢迎署名转载。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钛媒体、品途网2016年度十大作者,腾讯科技2015年度最具影响力自媒体。关注人工智能、移动互联、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文章在界面、今日头条、搜狐、腾讯、新浪、网易等30余平台发布。

微信图片_20180821184818.jpg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