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一年盈亏平衡,Dobot CEO刘培超:希望有太阳光照耀的大地,就有越疆的机械臂。|Xtecher人物特稿

一年盈亏平衡,Dobot CEO刘培超:希望有太阳光照耀的大地,就有越疆的机械臂。|Xtecher人物特稿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154465
13711

2016-09-29

dudeluun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作者:伦晓敏

编辑校正:甲小姐

Xtecher独家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刘培超,山东小伙儿,生于日照,带着海边孩子的暖阳气息。



采访当日是9月22日,秋分的深圳暑气丝毫没有散去,正好是刘培超生日,朋友送来一大束向日葵,采访期间快递礼物的电话响个不停。他看起来开心而平静,而这一天他正式迈向了三十岁的槛儿,走向而立之年。                            


                                             一年营收平衡


2015年是刘培超创业元年。越疆科技虽仅成立一年,已基本实现营收平衡。

 

当初的5人小团队已发展为一支46人团队,平均年龄25,刘培超对这支年轻团队很满意。

 

他在朋友圈说团队是一种魅力,正在泛滥地制造奇迹。他每一次在离开办公室,看到办公室灯还亮着,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几年前他在山东大学读书时热衷于当学生干部,到处参加创业比赛,带团队已然很熟练,不过比起大学时挑拣“好学生”队员。刘培超说如今的Dobot是一支“社会生态很强,特殊的团队”,每个人背景、故事各异,虽然更难带,却更有魅力。


的确,置身于智能硬件的天堂深圳,刘培超的Dobot团队呈现着深圳创业者惯有的干劲和务实。Dobot机械臂平均每五个月一迭代,所有升级需求都来自用户的真实反馈。

 

刘培超手机里装着很多社交APP,包括Facebook、WhatsApp、Line、WeChat等,目的就是为了及时和世界各地的Dobot用户交流,及时了解用户反馈。

 

他在这上面吃过亏。在Dobot 1.0时,他费了很多心思开发一个语音控制功能,觉得很炫酷很拉风。结果用户根本就不买单,下载量非常低,不足1%。


自此,他将50%精力投入在市场调研,注重用户社群的搭建。在每一个社区里都安排至少一个工程师及时了解用户需求和反映。他自己也会加入每一个用户群,看用户的反馈意见。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用户问卷双管齐下。

 

Dobot 2.0的“手持示教”功能,灵感就来自于Dobot的一个小女孩用户。她希望能像教小朋友一样教机械臂操作,专业术语讲就是手持示教功能。


手持示教.gif

                                                                 手持示教


刘培超觉得这一语道中用户痛点——人们希望更简单更直接的操作,当即组织8人工程师团队开发机械臂的学习功能,攻克了将近三个月,终于研发成功。同时设计了7种控制方法:PC鼠标端、手机APP、脑电波控制、语音控制、手势传感器、体感控制、视觉识别等,使得Dobot的使用方式更加符合人性,增加用户好感。


                                                              江湖

                                                          

在还没创业,甚至创业初期时,很多人找刘培超,跟他讲:“培超,我给你几百万,你去帮我搞个智能手环。”

 

那时智能硬件大热,大量资本向智能硬件涌去,市场都想分一杯羹。“坦白说,经常受到这种诱惑,不是没有动摇。” 但创业的DNA一直潜伏于刘培超体内,比起金钱的诱惑,刘培超更愿意自己闯荡江湖。

 


高中起,他就一直想创业,熬到大学,他终于摸到江湖的门儿了。大一开始,他就在校园推广中国移动校园卡;大二时,更是拿下中国移动山东大学南二环的校园代理——仅仅一周推广时间,就让他的大学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并且给了他说走就走的“第一桶金”。


WechatIMG7.jpeg


“如果我不创业,我想我就是一个背包客,此刻会躺在非洲大草原看日落。”除了西藏青海,他的足迹遍布祖国山河各处。他特别喜欢爬山,先后爬了十多次泰山。有一次从下午三点一直爬到凌晨一点,途中迷路,四周漆黑,只看到眼前手电筒的光,他很害怕但相信沿着山溪一直溯源而上就能登顶。


当时他背着30斤重的包包,山上下着雨,气温只有1-2 ℃,他穿着单薄的速干衣一路摸黑前行。看到日出壮丽一刻,光芒笼罩大地,他觉得所有在黑暗里的攀爬都值得。他现在依然想念曾经攀山越岭的年少不知轻狂的勇气。


 他笑称:“可能那时玩心已被满足,现在不那么容易被玩所诱惑,能坐得住创业。”

 

尽管大学尝到了打工的甜头,却感觉“不能老搞移动卡这些这么LOW的事情” ,很快,他摸索到另一条路。

 

山东省的创新挑战赛,是他踏上科技创新之路的第一步。他自己组建团队,申请项目,发明了“贻贝去壳机”,为他赢得山东省创新挑战赛的特等奖和保研资格。

 

他磨刀霍霍地在这条路上进行了更多尝试:大二手握山大保研资格,大三修了工商管理双学位,参加各类创业挑战杯,商业计划竞赛,其中在平安励志全球赛中,一路披荆斩棘到了全国十二强。


这一次赛事让他开始领略资本的力量。他发现创业原来不需要自己有钱,好的项目是可以通过融资启动。颠覆了他以前关于创业必须自己有钱的认知。

 

早在2008年,刘培超大四时,他已研发出智能燃气灶、大型楼宇扫地机这些极具商业价值的科研项目。因为长期在校园,再之济南资本不活跃,使得刘培超“一叶障目”,没走得更远。

 

研究生时期,他开始关注资本,跟政府合作项目,接触跨界合作。

 

他导师的导师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神经实验室主任,通过脑电波检测,可以预知人体未来5-10分钟内是否会犯困。“很利于驾驶,就想把这样的项目落地到国内,当时跟政府谈,其实技术很前卫,结果没有做起来,所以还有遗憾。”

 

研究生时期的跨界合作,成为他日后“机械臂”研究的积累沉淀。在Dobot 2.0中,刘培超终于把当时的脑电波技术应用到机械臂控制上。


屏幕快照 2016-09-29 下午12.20.30.png

                                           Dobot结合脑电波技术,实现意念控制


“因为它是脑电意识控制,能够采用脑电波控制机械臂,像残疾人双手不方便就可以用脑电波控制机械臂去做一些运动,这样就可以帮到更多人。”


快速更换夹具.gif

         换个小零件


手柄控制.gif

                                                            应用简单

                                                            

                                                                 越疆   

2015年9月15日,Dobot在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用了50天众筹近62万美元,是他们原本目标3.6万美元的17.2倍。此番众筹的好成绩引起轰动,Arduino的共同创始人Tom Lgoe、创客之父Mitch Altma都在谈论这款四轴高精度的产品。

 

刘培超公司叫“越疆科技”,来自于陆龟蒙的一句古诗:“越疆必载质,历国将扶危”。“越疆就是跨越边界,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和技术能够跨越边界,走到全球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地方。”

 

“越疆必载质,历国将扶危” 的意思是,到别的国家去,要带着一些物质帮助;当他国遇到危险时,可以用物资去帮助它。越疆所做的消费级机械臂希望能够走到全球任何一个角落给人们带来一些帮助,解决一些生活问题。

 

如今,Dobot 2.0机械臂已经覆盖全国50多个国家。刘培超的邮箱里有5000多封来自不同地区、国家的加盟代理商申请邮件。

 

这也是越疆的核心业务模式——国外销售主要以亚马逊和加盟商代理为主;国内销售则是走京东、天猫等线上平台。

 

刘培超的越疆网编织得已然有章法,有秩序。


           

                                                            双手 


1959年开始,人类发明了第一台工业机器人。自此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机器都是往重工业方向发展:体型庞大、价格高昂。

 

刘培超认为这种往重工业发展的方向很难走进生活,他想打破传统,把机器融入生活,解放人的双手。

 

“我们双手用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生活。我们可以拿出精力去做更好的事,不会被在家里做饭或扫地这样的事困扰,可以去跑步游泳,每天节省时间去做有益的事。”

 

Dobot的应用场景覆盖很多方面:家庭、教育、乃至轻工业。

 

Dobot鼓励用户进行二次开发。开放SDK的底层代码,鼓励用户将机械臂的用途最大程度扩展,支持用户在APP上进行程序编写,只要置换末端夹具即可完成用户的需求:画画、写字、移动、抓取东西、3D雕刻打印等功能。


3D打印2.gif

                                                                        打印花瓶

 写字画画.gif

                                                                   写字画画

激光雕刻.gif

                                                                    激光雕刻

Dobot 3.0将还会在机械臂的精度上进行提升,由原本的0.2mm提升到0.02mm,达到大型工业机械臂的精度,使得速度提速、负重增加,适用于很多的场景:包括咖啡拉花、甚至于制作刀削面。

                           

                                      信念                                                                

 刘培超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十分钟步行时间,每天两点一线。他工作时间接近十八个小时。2016年初,即将踏入农历新年时,刘培超在Xtecher视频采访中说:“创业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睡觉时间太少了,太少了,记忆力明显下降,感觉身体被掏空。新年愿望是有更多的时间睡觉,好好睡觉,好好睡觉!”

 

在每日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他有着自己的解压方法——跑步。在跑步过程中放松自己。他是个马拉松达人,大四就开始跑马拉松。围着操场跑,一圈400米,跑108圈,一共42公里。

 

他觉得跑马拉松很艰苦,但还坚持跑。

 

他形容创业就像马拉松一样,前10公里比较轻松,20公里有点累,25公里有点痛苦,33公里非常累,到那个时候身体都会出现问题,脚疼,脱水,非常艰难,“很多人都是在这个阶段放弃,因为这个时候一点体力都没有了,就放弃了。其实到最后就是要靠信念跑下来。”

 

Dobot 1.0采用的是开源的运动控制板,但由于运动控制板的运算能力受限,在运算过程中,复函的函数会丢失信号,导致精度难以保证,机械臂运动轨迹出错。他们当时拜访很多教授专家,还有一些国外的技术团队,都说“事情就这样,解决不了”,这让刘培超很痛苦。

 

“最难过的时候,晚上一直加班到两三点,开车到楼下,坐在车里不想下车会想很多问题,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自己。那种无力感吞噬着自己,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当时Dobot已经进行了五个月,投入了很多精力、金钱,运动控制板的技术难度又无法攻克。进退两难之际,刘培超和他的团队选择,咬一咬牙,再想一想。最后用了最原始的方法解决了问题——直接把数据运算出来,直接调用,省去了函数这一步。

 

未来,刘培超希望越疆真的可以“越疆”,他希望Dodot的产品没有边界,没有使用门槛,每个人都能用。

 

边疆有界,技术无界。这位出生于东方太阳城的小伙子,同样希冀着,有太阳光照耀的大地,就有越疆的机械臂。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