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MINIEYE CEO刘国清:ADAS终将成汽车标配|Xtecher人物

MINIEYE CEO刘国清:ADAS终将成汽车标配|Xtecher人物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14797
975

2016-10-27

不灵叔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作者:Dude

编辑校正:甲小姐

Xtecher独家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导语 

2014年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中国公安部公布的数据是6万人,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是16万人,一个国际组织的独立调查是27万;而中国三大保险公司理赔的交通事故死亡案例加起来过了30万;山东省省长在媒体上说山东省平均每天撞死100人,按照人口比例,中国一年因交通事故而死的人可能有50万之多……真实数字到底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在人为原因造成事故中,89.1%的事故原因源于司机的误判。

有人质疑人在疲劳驾驶的情况下,“哔哔”的预警提醒用处也不大。刘国清这样回答:“一百次事件里我发现了90次,然后这90次里面,哪怕只有50次是确实帮助到人,就是有价值的。”

刘国清,生于山东临沂,有着北方人的豪气和爽朗。采访地点是一间新加坡本土品牌咖啡,他说这让他想起在狮城的岁月,觉得很亲切。那个海滨之城,是他读博士的地方,也是他最初构建事业版图的起源地。乘着南洋的风归来,29岁的年轻CEO正展开他的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之旅。

MINIEYE毫不掩饰,他们想做的,就是中国的Mobileye。

 

正文

 

陆地上正在进行着一场自动化的驾驶革命,其中,ADAS (高级驾驶辅助系统)是这场革命的先驱和前提,同时也是生命与死神之间的最后一道防线。


2014年,单是美国ADAS相关配置年销售额达11亿439万美元,2015年15亿17万美元,2016年预计同比增长30.5%,达到19亿593万美元。数据表明ADAS市场是一块巨大的蛋糕,谁拥有过硬的技术就能分一杯羹。

 

MINIEYE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为数不多专注于ADAS的公司,14年9月,MINIEYE获得阿里巴巴合伙人吴泳铭的1000万投资,今年4月份又获得了中兴合创领投的3000万融资。

 

公司的前身,是2012年新加坡政府媒体发展局与南洋理工大学联合资助的i.Jam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研发项目,该项目由新加坡政府NTU实验室承接,而刘国清正工作于此。

 

随着研发的进行,刘国清逐渐相信:ADAS有一天会像安全气囊、安全带一样成为汽车的标配。

 

而使他真正开始理解ADAS意义的,却是一桩交通意外。当时实验室的一位同事被车撞倒骨折,一躺床上好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刘国清心里泛起了嘀咕:原本在实验室里研究算法、探索先进文明的帅小伙,一下子变得无助脆弱——假设有ADAS情况会不会不一样?这一桩意外,惊醒了实验室的他:先进的文明成果研究,不应该只是论文上的白纸黑字,更应该交付实实在在的产品。

 

2013年,刘国清和实验室里五位同事,出走CeMNet实验室,回国创业。

 

彼时,国内还很少人知道ADAS,但刘国清相信,滴水终将会汇成大江大河,这一次,自己已站在潮头。

 

“确实有用”

 

公司第一站,在南京的一个开发区——高淳。离南京市区70公里,由于地方偏远,一个人都招不到。

 

哥几个就自己闷在公司里,采集数据、手工标注数据、开发算法、数据测试,没日没夜地干。当时,他们想买一台五菱宏光,价钱约为7、8万,他们连这个都觉得贵,干脆跟出租车司机合作,采集数据、试验产品稳定性。

 

当时,以色列软件供应商Redbend开发一个iOnRoad预警APP,用户量数百万,2015年被哈曼国际以数千万美元收购。刘国清及其团队用了八个月做出功能同样的App——护驾 , 发布在ios App Store。前两天没什么下载量,第三天,刘国清打开界面惊呆了——一夜之间下载量涨了两万多,原来App被汽车之家的编辑评测并推荐了。当时汽车之家的评价是“确实有用”,但也存在像发热、影响接电话等问题。这些正负面反馈使得他下定决心抛弃手机平台,做专业ADAS。

 

抛弃手机平台之后,下一步就到了找天使投资人的时候。

 

一眼被“吴妈”看上,3天打款

 

用“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来形容MINIEYE 的天使融资过程最适合不过。

 

筹划天使轮时,MINIEYE全队住在北京,四人分成两组,上午下午晚上各拜访一位投资人,一天见六个投资人。在北京呆了整整两周,寻觅无果。

 

阿里巴巴合伙人、江湖人称“吴妈”的吴泳铭在去某机构开会的时候偶然在桌上看到刘国清的BP,觉得有点意思,就约他聊一聊。

 

一聊完就签了term sheet、第二天签合同、第三天打钱,“快得不可思议”。

 

之所以这么快,源于“吴妈”的两大归因:首先,极度认可这个团队所做的事,必定是一块大蛋糕;其次,他认可这群小伙子,“看着像做技术的人”。

 

投资定下来后,团队利用最后一天的下午,匆匆玩了趟长城。

 

有了干粮,MINIEYE终于可以迈步子壮大团队了,“我们的招人有点苛刻,都不知道是不是对的。现在人力不够,导致员工超负荷工作。”

 

MINIEYE 的团队有着强大的技术班底,团队成员不仅包含青年千人计划专家,还有来自于佐治亚理工学院、美国加州大学、美国波士顿大学、法国科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清华大学、华中科大等国内外名校的毕业生,以及来自知名企业与研究机构,如腾讯、阿里巴巴、百度、迅雷、Delphi、STMicroelectronics、Panasonics、Intel在内的优秀前雇员。

 

技术固然是准绳之一,但技术之外,刘国清非常看重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甚至鼓励团队“钻牛角尖”,“因为我们解决的并不是很成熟的东西,每天要面临很多新问题,要有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

 

“整个研发团队以视觉感知技术作为核心竞争力。”强大技术团队的专注,配以钻牛角尖的功夫,自然创造了不菲战绩:

 

如今,团队成员开发的视觉感知算法,在iRobot、Panasonics、NEC、Primax等公司的产品上广泛使用。研发团队成员的成果包括:在国际顶尖的期刊与会议中发表了超过80篇的论文,被引用高达6000多次;2015年9月,在ETH(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目标识别数据库评比全球第一;2015年11月在Caltech(加州理工学院)行人数据库全球第三;目前,MINIEYE已申请七项专利。

 

MINIEYE将传统的机器学习与计算机算法结合。从算法系统设计、数据采集处理到硬件和底层性能优化,软硬件结合整体设计,识别交通情景和行为的车载视觉感知技术。

 

上路

MINIEYE的市场瞄准全世界最复杂的ADAS实验场——中国。不仅幅员辽阔,气候多变、更有非常多的中国路面特色状况——改装车、异形车、超载车辆、中国式过马路等状况,对算法、数据库都是巨大的挑战。

 

为了对路面情况有透彻的了解,MINIEYE一共派45辆采集车,覆盖北京、深圳、南京等全国八个城市,每天积累里程超过一万公里,数据量达1.5TB。采集数据的丰富,目的是使数据库覆盖更多的工况和应用场景。同样,数据的丰富使得MINIEYE可以更好地扎根于本地市场。

 

此外,MINIEYE 还自主研发了“Kiddo”人工智能。当用户授权后,Kiddo可以从全球范围内所有MINIEYE 车载智能摄像头提取数据,利用深度神经网络(DNN)技术,Kiddo能够通过学习用户生成的大数据不断进化。

 

如今,MINIEYE模型在每二到三周的时间都可实现一次数据库迭代。

 

刘国清的车上安装着两个ADAS系统,一个是MINIEYE,  另一个是以色列公司Mobileye。安装两个ADAS系统原因是:Mobileye能做到的,MINIEYE也必须要做到,甚至要做到更好,必须向国际一流的水准看齐。

 

MINIEYE的前装产品已和国内外多家前装客户进行联合技术研发,最早能在发生碰撞前2.5秒内向驾驶员发出警报。据悉,MINIEYE即将推出的后装产品和行业标杆Mobileye的同类产品相比,已达到同样水准(车辆及车道等目标的识别准确率)。

 

前向碰撞预警.gif

 

不仅如此,MINIEYE的技术版图事实上已经扩张到AEB(自动紧急刹车),与国内著名Tier 1联合开发,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预计今年11月面市。此后,计算机视觉、预警系统、AEB,三驾马车护航MINIEYE,行走将格外坚定。

 

“我的价值坐标”

 

“我的价值有个两个坐标,横坐标是金钱,纵坐标是对人的意义。”

 

而MINIEYE完全满足了他“对人的意义”的标准。不仅他本人,整个团队都非常投入,因为他们觉得这项事业有意义,“实实在在能救人”。

 

“游戏很赚钱,但如果我这辈子都做游戏就废了,没有意义。”

 

高速公路交通意外死亡率高达77%——这就意味着,当一起高速公路发生意外时,每四个人仅有一个人生还。

 

2014年中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中国公安部公布的数据是6万人,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是16万人,一个国际组织的独立调查是27万;而中国三大保险公司理赔的交通事故死亡案例加起来过了30万;山东省省长在媒体上说山东省平均每天撞死100人,按照人口比例,中国一年因交通事故而死的人可能有50万之多。

 

真实数字到底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在人为原因造成事故中,89.1%的事故原因源于司机的误判。

 

有人质疑人在疲劳驾驶的情况下,“哔哔”的预警提醒用处也不大。刘国清这样回答:

 

“一百次事件里我发现了90次,然后这90次里面,哪怕只有50次是确实帮助到人,就是有价值的。”

 

站在潮头,看潮水方向

创业之后,刘国清的可支配时间很少。他每日平均工作超过12个小时,国庆所有人放假,他还在加班。公司楼下的711便利店都关门了,他找不到吃饭的地方,看见营业的吉野家,特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感谢吉野家对加班狗的关爱。

 

他对单一的生活有着自己的理解:“为什么要那么丰富呢?”他认为时间就这么多,玩一下这个,玩一下那个,“每一样都玩不好,没必要那样搞。”

 

他的爱好很简单:游泳、吉他。他蛙泳、蝶泳、自由泳都游得不错。在读博士时,为了学好蝶泳,找来以前在新加坡海军陆战队做蝶泳教练老先生,跟着他学习;他喜欢吉他,为了更好地了解吉他,他买了四把吉他。两把民谣吉他,一把古典吉他,还有一把电吉他,还附带一个尤克里里。


WechatIMG6.jpeg

 

而他的“丰富”来源于工作之中,“今天跟日本客户聊,明天跟印度客户聊”,接触不同的人,让他觉得充实且丰富,唯一让他头疼的是日本客户的英语比较难懂。

 

目前,MINIEYE 致力于成为“车载视觉感知”的技术领导者,未来将会增加车辆感知的维度,拓展更多的应用场景和行为识别技术;同步提升大体量高质量数据;实现端对端的人工智能。

 

“第一个浪潮互联网,我还太小没办法参与;第二个浪潮移动互联网,我读PHD,还在埋头paper;第三次,我认为我是赶上了,赶上了就专心做。”

 

“赶上了就专心做”,这所年轻的公司,期望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扎根本土深耕技术,奔驰在土地,护驾人们安全出行。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