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估值30亿,极光CEO罗伟东:数据的黄金价值

估值30亿,极光CEO罗伟东:数据的黄金价值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28971
2520

2016-11-04

dudeluun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作者|Dude

编辑校正|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21世纪是一个数据的时代。风起云涌的背后,谁掌握了海量优质的数据,谁就拥有了一面窥探市场的镜子:俯瞰千山,更早知道风将会往哪边吹,草会往哪边倒。

 

在大数据的行业,山头林立,旌旗猎猎,一个喜欢身穿白衬衣、牛仔裤的年轻人,指挥着一个中国80%的活跃智能手机庞大的用户群、覆盖超过50亿用户数量、月活用户数达6亿、日推送信息量超过10亿条、C轮融资数千万美元、估值达30亿的大数据公司。


这家公司叫和讯华谷,核心产品叫“极光推送”,这位年轻的掌陀者名叫罗伟东。


预热:连续创业者


从研究生时期开始他就一直在创业。


2003罗伟东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获得了香港理工大学的全额奖学金。然而迎接这位年轻人的不是想象中香港的繁华与喧嚣却是全城的死寂,SARS的阴霾笼罩全港连热闹喧嚣的兰桂坊都水静蛾飞更别提位于红磡的香港理工大学。


屏幕快照 2016-11-04 下午2.33.26.png

电视上滚动播放的是“用1:99消毒水清洁家具”,“饭前饭后要洗手。”连烟火气十足的饭堂,同学们都隔着玻璃吃饭,摘开口罩就吃,各吃各的,全程无话。

 

同年的愚人节,他的偶像张国荣跳楼自杀,他更觉灰暗。


然而福祸相依,万籁俱寂时,人与人面对面交流少了,他便自建了一个技术社区网站,开始第一次创业。


当时,国内只有两个做得比较大的技术社区网站,一个是罗伟东做的Matrix社区,另一个就是如今新官上任的丁香园CTO范凯做的Javeeye。


罗伟东初出茅庐,网站第一年就收获80万会员,赚取的广告费不菲。后来同类型网站如雨后春笋,他兴趣寡淡,索性关闭,“这只能是一个兴趣,不能成为一门生意。”而Matrix为他带来的最大财富是结识了今天并肩作战的数位创业小伙伴。


待维多利亚港的风吹散了SARS的霾,罗伟东也迎来了第二次创业,这一次做Service Provider(服务提供商,简称“SP”),通过提供短消息、彩信等手机增值服务盈利。


那正是SP野蛮生长的疯狂时代,也是最暴利的黄金时代。国内巨头腾讯、新浪都前赴后继投入这片荒蛮之地疯狂捞金,第二次创业给罗伟东带来了丰厚的金钱回馈。


2006年,他硕士毕业年之时迎来一位网友,与之相识于罗之前创立的技术社区,是位斯坦福MBA。


两个聪明的年轻头脑碰撞会晤,一拍即合,共同成立了一间名为SERVO的公司。那时,安卓手机刚刚兴起,缺乏一个直接可以搜索到本地文件的本地搜索引擎,SERVO着力于此,很快客户便接踵而至:华为、中国移动、HTC等。


直到后来,Google开发了同样功能的软件且免费开放。为避免与巨头正面相撞,二人最终决定将SERVO出售给日本公司Synclore。


三次创业,实现人脉和财富的积累。但对年轻的罗伟东来讲,这只是正式起跑前的预热。


进军:大数据的扩张版图


这一次,他选择的是毗邻香港的深圳。


说来也巧,罗伟东总能踩准时代的大风口,前三次创业无一不是如此,这一次又是。可踩准大风口并不见得是好事:洪水猛兽都卧等在此。


这一次,他原本在做“中国版WhatsApp”,名叫KKtalk。但三个月后微信问世,罗伟东瞬间明白竞争格局的巨变。尽管当时KKtalk用户量已经有400万。


可那时,腾讯一个月的市场预算已超过罗伟东账上所有的现金,且腾讯自有庞大的用户群又让人望成莫及。罗伟东陷入了痛苦:上一间公司已败阵于谷歌,这次又直面腾讯。市场之大,一定还有巨头看不到的需求。


痛定思痛,开始琢磨,回顾产品的研发的过程,发现“推送消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因为中国的用户网络环境非常复杂,消息传来传去很容易丢失。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比如用户进入电梯信号源被切断、切换网络等情况,会导致消息传送不到用户手中。这对大公司来讲,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每一个开发者而言却事关生死。


由此,罗伟东产生一个想法:何不把它抽象出来,做一个“推送服务”?


当时,美国有一家同类公司名字叫Urban Airship,有很多用户,也很受资本市场欢迎,这给了他极大的鼓励。


他迅速挽起袖子:开干。


和讯华谷由此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推送公司,并推出核心产品“极光推送”。


显然,这一次他的方向又踩对了。一年以后,腾讯成立信鸽推送、百度成立百度云推送,它们再次证明了罗伟东方向看的很准,好在,“极光”由于提前进入市场,占据了天然优势:


目前,极光覆盖总用户数已超过50亿,为40余万款移动应用提供稳定、精准的毫秒级消息推送解决方案,月活用户达6亿,日推送信息量超过10亿条。目前中国有接近7亿的手机网民,极光覆盖全国80%智能移动终端用户。


数据看起来惊艳,可坐拥海量数据群,该怎么商业化?这个问题让罗伟东思索了很久。因为极光在抵达这个惊艳数据的头几年之路,一直探索盈利模式。

 

路很难走,钱眼看就没了。他甚至一度非常焦虑。融A轮之前,他时常失眠,整夜辗转反侧,总是盯着天花板看。


彼时,公司濒临生死边缘: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基本运营成本都拿不出来。他连续见了将近四十个投资人,还是一无所获。

 

“没办法,我只能拿自己的钱出来。”

 

后来,IDG对极光进行了400万美金的A轮投资,审计账目的时候,才发现公司还欠着罗伟东很多钱,投资人觉得很感动,这是个真的在all in的团队。

 

A轮以后,公司呈现崭新的面貌,极光开始积极探索盈利模式。

 

目前,极光发展出三大业务板块:推送服务、广告服务、数据服务。

 

推送服务,分免费服务和付费服务。免费服务提供基础的推送服务,满足大部分开发者的需求;付费服务为需求更高的客户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专享高速推送通道以及全程高级技术支持等额外服务。


屏幕快照 2016-11-04 下午2.36.19.png


广告业务,基于海量数据建立了丰富标签模型,可以绘制出比行业同类企业数据类型更丰富、更精细颗粒的用户画像,进而帮助广告主更加精准地匹配人群,通过look-alike技术扩大目标人群数量。目前,此项服务合作过的企业包括平安、戴尔、易居等知名企业。


屏幕快照 2016-11-04 下午2.37.17.png

数据服务,不仅有六亿活跃的手机用户量,更核心的是从数据的密度、纬度、连读性方面使数据与数据之间产生关联,给数据增值。例如,可以为对冲基金客户刻画一款APP的用户数量、手机型号、年龄分层、用户特征、城市分布,从而更好地做出投资判断;也可以为地产客户分析一个mall的客流趋势、来访频次、停留时长、消费能力,从而改善商业地产的运营和获客效率。


屏幕快照 2016-11-04 下午2.38.29.png


目前,极光的发展进行得非常有序,C轮融资金额达数千万美金,正在筹划D轮融资。此外,极光也对硅谷知名人工智能创业公司Skymind进行了投资,下一步会将深度学习技术应用到极光的数据业务中。


和讯华谷:集四家之所长

成立于2011年的极光,如今已进入第五个年头。当初二十人的团队已壮大发展成二百六十多人的团队。作为管理者,罗伟东却不喜欢别人叫他“罗总”。他有着自己的一套管理法则:把边界定好,赋予资源、权责和信任,确保每个人做的事在机制合理的范围内,并且认同企业文化和管理理念。


他认为自己管理的并不是员工,而是“管理机制”。出现问题时,要审视的是机制,一套良好的机制能使管理行之有效,放之四海皆准。

2016年10月6日一则消息,引起罗伟东深深感慨。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的去世。同为创业者,张锐的焦虑、不安,他感同身受。


他很清楚创业是一场持久的马拉松,需要持久的体力。他一直刻意控制自己的工作时长。工作之外,他极少参加应酬,甚至很多次到了餐厅门外,他跟朋友说“我想回去睡觉”,然后就真的回去睡觉了。


因为他的经商哲学里没有囊括应酬。


这一点让他显得特立独行,罗伟东亦喜欢特立独行的人和事,他喜欢张国荣身上散发的我行我素和内里坚定的执拗。十年来的张国荣悼念会,每一次,罗伟东都会捧上白菊。


他给公司命名为“和讯华谷”,蕴含着四个他最为欣赏的公司:和记黄埔、腾讯、华为、谷歌。和记黄埔集团创始人李嘉诚先生的商业智慧和谦卑的人生态度,谷歌的“Don’t be evil”原则,华为的狼性,腾讯的用户体验,都是极光所追求的境界。他各取一字,希望集四家之所长。


罗伟东生于广东,却在江西的农场长大,童年住在农庄,种西瓜、葡萄、蔬菜,身旁是鱼塘,爬树、抓虫、与大自然为伍。这个灵活的少年自小处处流露着机灵。一次小伙伴掉进鱼塘,大家都不会游泳,急得不得了,他急中生智,从远处找来长长的竹杆伸给溺水的同学,成功救了对方。


从小到大,罗伟东都极有主见,母亲并不希望他去香港读研究生,他还是去了,父母希望他找份安稳工作,他却过关斩将,走在惊涛骇浪的创业路上。


一个心里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即使置身滚滚红尘,也不会迷失方向。


如今,他心里的方向再清晰不过了。更好的是,他的失眠也悄悄离开了。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