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透视Rokid:两度斩获CES大奖背后,是站在边界的思考|Xtecher特写

透视Rokid:两度斩获CES大奖背后,是站在边界的思考|Xtecher特写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34097
130

2016-11-14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作者|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Misa终于接受了采访。

 

受奶奶影响,他从小是新教徒,不鼓励追名逐利,既然赚了一些钱,在名上便要有所克制,他相信上帝是公平的。

 

第一桶金来自把上个公司卖掉。当时只是想做些有趣的事,没想到阿里会买它,他说,以前有过想赚钱的时候,完全赚不到,但当不想赚钱,好好做喜欢的事,却赚到了。


“你看,上帝总是给你开玩笑。”他卖了公司,不要现金,只拿了阿里的股票,当时不经意的选择,给他带来意外的回报。


身边不少非常成功的朋友都名利双收,却没有私人生活,他看在眼里,警示自己的成功该有两个前提:首先,做一件影响世界的事;第二,个人不要出名,最好没什么人知道。

 

“你肯定要付出很多努力,但我并不希望把这些努力昭示。”

 

之前,媒体诚意满满地把他比做“中国的乔布斯”,他不高兴,觉得气质不符,非但没转发,还发了条朋友圈,“我个人不希望被报道,装正经我累,不正经你累,不好玩。”

 

他对Xtecher说,报道Rokid最好的方式,就是认真坐在这里,呆久一点,随意去各个部门走走停停,感受大家如何讨论,如何决策。


他说,最能代表一个人的,不是他的言行,而是他的作品。


惊鸿一瞥


“把科技关到笼子里”,是Misa对设计的要求。

 

若琪.月石(Pebble)一眼看去,就知道还是Rokid家的,维系了一以贯之的理念——没有冰冷感,舒服,治愈,与一代产品若琪一脉相承。

 

购买若琪的用户,平均在朋友圈晒3.5次。“拆开包装的一刹那,就知道这是个极其用心的产品。”一位用户这么讲。

 

二代产品设计之初,Misa给出了更加奇怪严苛的要求:延续一代元素,有科技感,还要有神秘感——让人们第一眼看到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最初,公司请来美国的世界顶级设计团队担纲大任,拿出的方案的确经典,可Rokid的设计师们不服气了,“凭什么?我们难道比他们差吗?”

 

没跟Misa理论,大伙儿决定自己闷头搞,比一比。设计师中年龄最大的老徐也不超过40,剩下是一众85后。在老徐带领下,团队埋头几周,通宵几夜,最后,拿着人手一个方案,找到了Misa。

 

Misa拒掉了老美的方案。最终被他采纳的,来自公司一位92年小伙子。

 

吕程衎,14年从浙江理工毕业后就加入了Rokid,早期员工之一。当他得知Misa的要求时,脑海里闪现出两个画面,一个是血红细胞,另一个是芝加哥千禧公园的著名雕塑“the bean”。灵感诞生了。

 

材质金属,泛着光泽,线条圆润,三种不同颜色的外壳:金属质感的灰、闷骚的法拉利红、陶瓷一般的白。中间一周缝会发光,你跟它说话时,会有一个灯光自动指向你。

 

正是这款产品,一举夺下CES两项大奖,宣告着Rokid成为连续两年摘得CES桂冠的团队,全球实属罕见,年轻的设计师们开心坏了。


1.jpg

Pebble获CES奖

2.jpg


第一代产品若琪(Rokid)主打家庭智能(Home AI),第二代产品若琪.月石(Pebble)主打便携智能(Portable AI)。Pebble拥有若琪的完整功能,只是少了上头的显示屏,但通过wifi直接可以显示到电视上。电池够用四个小时,方便携带着开车、出差、旅行,未来售价约在1200人民币,音质堪比价格更高的音箱,明年初会量产。

 

吕程衎说,自己是个“屁股坐不住”的自由主义者,从来不听老师的话,最初学日语,后来转专业学了设计,在一般的设计公司呆不住,来到Rokid之后却觉得爽。

 

“公司很包容,支持你做对的事情、善良的事情、美好的事情,”他说完哈哈大笑,一边反复强调,“我没开玩笑,真是这个样子。”

 

“这就是Rokid的风格,如果已有的方案你不服气,你就拿一个更好的。” Misa对Xtecher说。


 


3.jpg

若琪.月石


三个使命


杭州西溪湿地,屋外是空旷宁静的水塘小后院,屋里头的办公室已挤满了人。两层办公区上下加起来1200平,到处是站起来原地讨论的小团队,吵闹、投       入,四下没有松弛感。

 

这里是Rokid的大部队,此外,Rokid还有两个研究实验室,北京的A-Lab主攻算法,美国的R-Lab专注前沿研究。除了两个实验室,Rokid还与顶级研究院所合作密切。Misa有三分之一时间在美国。

 

团队已有80多人,在外界看来,这是一家似乎从来“不差钱”的团队,前阵子又融了B轮,估值达4.5亿美金,这个数字没掺任何水分,似乎踩准了时下风口大热点,但事实上,Rokid起步于2014年,彼时,人工智能还是个大偏门。

 

Misa开起玩笑:有这么一群人,很苦地在一个偏僻小道上走路,慢慢欣赏自己的风景,慢慢往要去的方向探索,这时不知道为什么热潮来临,一下子小路上涌进来一大堆人,连推带搡地把你裹在人群里往前跑,跑的过程中还有人回头看到你说,你怎么也在凑这个热闹——实际上,我们已在这条路上走了很久。

 

如今,AI作为最火爆的方向之一,创业者背负着三个使命:

 

第一,商业成功。因为企业不是研究院。第二,学术探索。受数据、验证场景的影响,AI的很多前沿成果并非出现在研究院校,反倒出现在市场,创业者需要推动边界往前走。第三,方向引领。作为最有机会把AI运用到社会上的人,把AI带到何方,事关整个未来。

 

几乎所有AI创业者都在三个角色之间切换、挣扎:唯恐错过最好的paper,让产品沦落为二流;又不敢着急用最新的技术,因为不够有可靠性稳定性;此外,还要不断思考关乎人类社会的大议题。Misa深知,企业家、研究者,都是阶段性角色,而将AI引领到何方,才是最重要的事。

 

曾经一位用户在微信上问Misa:你能不能远程把我的Rokid计算器关了?女儿做作业,一做不出来回头就问若琪。另一个例子来自Misa不到两岁的小侄女,她现在说的最顺的话除了“爸爸”“妈妈”,就是“若琪”。

 

“我们经常把眼光放在AI颠覆人类的大课题上,其实改变是从小处开始。00后出生时就接触互联网,很难想象下一代人,出生后陪伴成长的就是AI。”

 

这样的潜移默化,构成了Misa巨大的使命感,“你究竟选择让AI扮演什么角色?” 越来越多的严肃话题将被提出来,到底是取代人,还是服务人,类似的困境会越来越多。

 

AI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方向。身处于此,不仅面临赛绩挑战,也面临赛道选择。一开始大家看不清AI是大趋势,看清趋势后看不清产品形态,看清形态后又看不清小公司能不能和大公司比……新的问题永远在涌现。

 

“你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使命感、方向感的公司未来会做什么事,如果一个公司只是埋头拉车,在新兴行业,是特别容易受到打击的。”

 

如果你试着参加Rokid每周三下午两个labs之间的会议,你会有身处未来的烧脑感:最新的paper、研究成果、密密麻麻的参数公式;转过天来,当你走进工程部,却看到的全是落地场景:螺丝钉的问题,一个材料模具的问题,道路不易,小步徐行。


在不同课题中切换,仿佛身处不同时空,这样的切换贯穿了整个Rokid。

 

过去的人工智能技术,研究进度以年为单位,现如今,每三四个月就有新变化,产业变更几乎“惨烈”:对于企业来讲,万一踩错了下一个坑,就关乎生死。

 

Misa将AI现阶段称为“黑森林”:你大概知道应该往那个方向走,但你根本不知道脚下路对不对,走着走着可能就掉到沟里去了。他说,之所以Rokid现在小有成绩,的确是因为起早了两年,一直心无旁骛奔着这个方向,可优势能否一直保持,是永远要面临的焦虑,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对手会突然从哪里冒出来。

 

“还远着呢。”Misa深知,今天来论成败为时过早。


4.jpg

Rokid位于杭州西溪湿地的办公室


路线图


时下,做人工智能的公司多如牛毛,90%都to B,而少部分to C公司也形态百出,手表、车载、各类机器人,很多长的都像儿童玩具。

 

Rokid成立两年多,方向与众不同,但目标和节奏从来没变过,直接奔着终极目标去:做“serious AI”。

 

“我们打算不走弯路,也不想分散精力,既然AI是个大方向,我们就不会为今天到底什么好卖什么不好卖而纠结。”

 

他眼中的serious AI,不是解决某个垂直问题,而具备一定通用性。当然,现阶段无法实现完全通用的AI,所以Rokid的起步,是从第一个“限定场景”入手——家庭智能(Home AI)。

 

关于家庭智能,Rokid的核心理念是“在一起生活”,让科技了解你的心情、作为一个新的家庭角色参与生活。其中,着力点在三个方向:

 

第一,内容陪伴。音乐、故事、绘本、新闻等等,都有学习引擎,不断调整地更加符合用户的个性品味。

第二,智能家居。传统智能家居之所以多年来仍不普及,是因为主要强调连接和控制,APP操作显得愚蠢,而Rokid定义的智能家居一定是被“高维AI”下达的,语音操作,浑然一体,真正带来舒适的体验。Rokid会通过wifi连接到智能家居的bridge,兼容各大品牌。

第三,家庭助理。协助你做一些事,比如闹钟,外卖,打车。

三者合在一起,构成了Rokid对家庭智能的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其核心特征“音乐”——当你用了Rokid两三天,你就不会再倾向于用其他设备听音乐了,因为Rokid给你推荐的永远是你最喜欢的。

 

Google今年打出“Google Home”概念,而亚马逊Echo也创造了接近千万的销量。从这个角度来讲,Rokid的起步方向得到了巨头选择的验证。

 

而家庭智能只是Rokid的第一步。Misa认为,自然语言理解方面的通用型智能,会在三到五年内达到。

 

10月9日,Rokid宣布完成B轮融资,尚珹资本领投,早期投资人几乎全部跟投,估值4.5亿美元。Misa说,估值这么高,投资人不是投某个产品,而是投Rokid的真正愿景,和这个团队走到愿景的可能性。

 

Rokid的路线图有三条路,在公司成立第一天就想的很清楚:

 

第一条路叫Home AI,陪伴你的家庭生活;第二条路叫Portable AI,轻便易携,形态便是此次斩获CES大奖的Pebble;第三条路是Personal AI,个人随时随地的AI,具体形态暂不方便透露,两年之后我们将会看到。

 

业界有很多人称AI是为了“取代手机”,但Misa说,“取代”不是追求,用户需要整体更好的体验,相比取代,Rokid更希望融合,做到多屏互动。比如,你在家里用若琪听歌听了一半,要出门,音乐就自动切换到手机上;再比如,用若琪叫车之后,就自动切换到手机上进行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平台化盛行的今天,市场概念花样百出,很多酷炫产品都在“用户满意度”一关败下阵来,这是由于人工智能技术本身还有很多不完备的地方。对此,Misa说,认识到科技的边界、控制住自己不要总想大跃进很重要。


什么做,什么不做,需要理性判断。Misa说,解决方案有二:第一是限定场景,Rokid的第一步就是家庭智能;第二是降低用户期望,Rokid直到一个多月之前才启动自由聊天。



快速对话若琪,Misa拍摄


此外,什么自己做,什么用别家的,也需要理性取舍。对此,Misa的想法很简单:没有优势的方向或者非Rokid重点的地方,就用合作伙伴的技术。譬如,在自由聊天的开放域方面,Rokid就选择使用了三角兽的技术。此外,前阵子Rokid还公布了一个开发框架,鼓励天使用户用一个浏览器就可以简单地为Rokid开发自己喜欢的功能。

 

而在自身业务的重点方面,Rokid极致打磨,比如“远场语音识别”、“双音节激活”等自有核心技术,都是国际领先。


若琪语音识别,MIsa拍摄


独行者

 

尽管Misa将“不喜欢媒体写自己”的态度摆在脸上,但无法回避的是,他特立独行的个人印记的确构成了Rokid独特气质的来源。

 

“做选择的时候,他永远选择一个少数人的路线。”Gary对Misa如此评价。


Gary与Misa是老相识,12年就是Misa在阿里M-工作室的部下,14年Misa离开,他便追随而来。他清楚记得自己从阿里离职是14年9月19日,那一天是礼拜五——正好是阿里上市的日子,也是他自己的生日。

 

他第一次见到Misa早在09年。那时Misa还在进行第一次创业,在咖啡馆兴致勃勃地演示那时他做的跨操作系统、跨平台的“中间件”,后来正是这个项目被阿里收购了。Gary那时在现场,对Misa印象深刻,“大胡子、黑框眼镜、与众不同。”

 

“他口才很好,但不是见谁都说,遇到聊的来的人,他不吝啬发表观点,而且总能让人耳目一新。怎么讲呢,他这人总是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魅力,虽然个子不大,但气场很强大,对吧?”认识Misa已经7年,Gary仍讲的津津有味。

 

的确,Misa一眼看上去就自成一派。大胡子,嘴角上扬时和韩寒几分神似,有时穿着极其便宜的T恤、牛仔、高帮鞋,有时又迷彩、靴子,配上机车,一副海军陆战队的模样。一身下来,你想不注意都难。

 

可对于Misa而言,这一切就一个核心原因,“懒”。“基因就是毛发浓,刮掉胡子没一两周就全长出来,难受,扎手,干脆留个大胡子。”他对自己的不修边幅愈发自得其乐,也爱自我调侃,他有时会晒出自己头像和猩猩、狗的对比照,笑着说,“我的朋友圈要么就是产品,要么就是段子。”


5.jpg

 Misa朋友圈的自我调侃

 

“那人、那车、那狗”,周遭的人这么调侃他。


他一直养狗,如今养的两只,一只是体型庞大的纽芬兰犬,性格温顺,另一只是收养的流浪狗,体型瘦小,叫的很凶。


Rokid公司入口处有时会停着一辆黑红相间的乌拉尔挎斗摩托,还有一辆米色snake motoes,都是Misa的私产。事实上,Misa有7辆摩托车,其中一辆还是个在中国不能上路的“老爷车”,91年产,是他的收藏,他偶尔载着他的狗,在西溪湿地开一开兜兜风。


6.jpg

Misa的乌拉尔挎斗摩托


7.jpg

Misa的纽芬兰犬


只要他居住的地方,总会安置一个火炉。他喜欢坐在火炉旁边,听着火苗霹雳啪啦的声音,发呆,思考。生活简单,给了他足够的思考时间,他常对着火炉独自思考至深夜2、3点,有时深度思考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他享受独处,可以一个人呆上几周。

 

14年初,他在西溪发现了一个100多年前的古建筑,源自清朝,破旧,却十分喜欢。他便租了下来,修缮一新,弄成了一家“弥撒咖啡”。G20时,弥撒咖啡也没被叫停,据说是因为环境好,能够代表杭州形象,Misa对此很骄傲。


8.jpg

Misa在火炉旁思考


9.jpg

弥撒咖啡


这些鲜明的符号,对Misa而言,算不得爱好,而是他生活的重要构成,“你的环境其实是你的一部分,你很难把它割裂来看,我已经很难说是我来影响他们,还是他们影响我。”

 

他1976年生,13岁时开始接触电脑,写出了第一个程序,从那时起,他就明白了自己这辈子要做什么,此后再也没变过——这个特点在Misa的一切行事风格上表现明显:他永远对自己要什么清清楚楚。

 

Misa直到现在还坚持每天写代码保持手感,也以此验证一些最新的论文。不过他从不给若琪写代码,“我的性格比较天马行空,如果我参与了具体的项目,他们的节奏会被带乱的。”


他不喝酒,不打牌,不社交,写代码对他而言就是“好玩,打发时间。”他住在西溪旁,离公司很近,整日不用离开门口那条访溪路——若是离开,就一定是出差了。


他工作起来精力旺盛,一天只睡4到6小时,作息不规律。白天疲劳时,半仰在办公室椅子上,用若琪定个半小时闹钟,眼睛一眯就是一觉。有时他把问题抛给团队,大家吵起来,他就安心去睡觉了,他可以在很吵闹的环境之中睡着。


10.jpg


Trouble Maker


Misa爱开玩笑,讲荤段子,不正经,但工作却极其严厉,把团队骂哭很多次,骂完也不会哄。Gary讲起Misa发火的样子,“嗓音很大,该有的脏字都有……男人嘛。”


在产品负责人向文杰口中,Misa“具备扭曲力场的能力”——你本来有把握说服他,结果说着说着,最终你走到了他的逻辑里,“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国庆节,Misa发了条朋友圈,“G20休息,国庆休息的人,回来直接HR那里办离职就好了”,严厉可见一斑。

 

“在公司里不怕你对他们严厉,最怕的就是不坦诚。我的原则就是简单、直接、清晰,不要拐弯抹角。久而久之,下面的人就养成一种习惯,要拿东西来给我看,自己先想一下这个事会不会被骂。我希望他们把卓越变成一种习惯。”

 

Misa说,与其说自己是指导者,不如说自己是个“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

 

在Misa看来,企业的惯性是一张无形的手,你平常看不见它的存在,但如果你任由它去,企业就会滑向一个非常保守而不敢变化的状态。所以,Misa会主动“制造一些麻烦,让大家面临各种困难”,没有问题创造问题,逼着大家不断思考。


Gary描述Misa在公司常见的情形:大家在讨论事情,冷不丁地他就在后面出现了,有时插一脚,说个段子,有时候只是听,听完就走了,有时他直接说出解决方案。Misa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出现,手里捧个手机,“你以为他在跟别人聊天,其实他在听你们说话。”

 

在公司各项业务会议上,Misa说话一般不超过10句,连会议室都没有,站着讲完了事,极其迅速。“技术是0和1非常清晰的东西,有道理就立刻采纳。”Misa说。

 

也有时,两派意见争执不下,谁都不能说服谁,难分高下时,Misa会快速挑一个,结束讨论。“不是每个问题都有对错,路径A跟B都可以到达目的地,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中止争论,赶快行动。”

 

因为这样的风格,他每天花在会议上的时间非常少,留下大量时间思考。此外,他每天一定会在每个人的位置上过一圈,他要求自己在公司不足100人的时候,清楚地知道每个人在干什么。“有时会挑起一个话题,我对结论一点都不感兴趣,让他们去讨论。”

 

他这套天马行空的风格被他解释为“用玩的心态去做严肃的事,用严肃的心态去做玩的事”。当然,这套管理风格,他也是自发生成,没模仿谁。

 

他的口头禅是“你这个土人”,面对产品、业务,不知是调侃还是认真,他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老板特立独行,团队也特立独行。

 

团队里不乏“过去钱也挣够了”的AI大理想者主动投奔而来。组织架构极其扁平,没总监、没主管、没有manager,任何人可以参与任何会议,人们自发地聚集在有号召力的骨干身边,领导者不需赋权,但自有权威。

 

这套风格形成于Rokid最初十几人时,壮大至今,公司仍然保持着这样稳定灵活的架构。

 

绩效评估体系也特别。公司推选出一个3人“委员会”,高管不得参加,一个人的工作绩效由委员会3人和另外两个员工自己指定的同事加起来5人打分。公司采取2:7:1的分级方式定期评估,最上面20%的人将拿走公司50%的奖励,包括Misa在内的高管不能干预结果。

 

Misa虽要求严格,但对待正确的反对意见接受极快。曾经,一位员工试图推翻Misa做的一整套技术架构,犹豫了半天做好吵架的准备告诉他,Misa仔细听完之后,就说了一个字:“好”。

 

也正是这样的开放性,才有了开篇Pebble的内外之争和脱颖而出。


11.jpg


包袱

 

Rokid最初成立时,Misa自己掏了几百万美金投入进来。他乐意投入足够的钱,让公司在一开始就不被生存问题引诱,不被市场杂音干扰,不被迫改变初衷。

 

按理说,第一次创业快速成功,第二次创业,尤其在自己砸进去很多钱的情况下,难免会有包袱,但Misa却对此轻描淡写。

 

这次万一失败了,一夜回到解放前怎么办?

 

“那又怎么样呢?”他不假思索地答,“那就回到我开始的样子,也没觉得多不好,该吃的也是这一点,该喝的也是这一点,穿的也还是这个样子,加起来也不超过三百块钱,没什么影响。”

 

对于Misa来讲,最开心的事就是把天马行空的设想实现出来,他极度追求知行合一,做什么就一定要做成。

 

尽管他对于“流行”和“热点”几乎是排斥的,但他的嗅觉似乎总带有吸铁石一样的魔力,以至于他两次创业选择的方向总在几年后成为大热门。

 

他上次创业是06年启动做OS(手机操作系统),那时OS很冷门,07年iPhone一代才姑姑坠地,09年他拿到阿里投资,10年被收购,意外实现财务自由,他也因此加入阿里,成为M-工作室领头人。第二次创业嗅觉同样准,14年当他选择从阿里离开时,马云曾问他为什么,他说16年AI一定会崛起。

 

彼时,神秘的M-工作室代表着阿里的黑科技,站在学术和产业的边界上,Misa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技术点在闪耀,“在你脑子里突然把它串起来的时候,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要做这件事。”

 

走上这条路,困难永远很多,但Misa从不会被问题左右情绪,“哪怕账上一分钱没有我也不焦虑,这就是你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好焦虑的?就像答题一样,解掉就行。解决不掉,要么说明问题无解,要么说明你不能解,两个问题都无法改变,焦虑没用。”

 

今年市场不好,业界一片关于“资本寒冬”的哀嚎,对此Misa也不屑一顾。

 

“出国两周回来就寒冬了,”Misa调侃。“你关不关注它都是寒冬,你有不能改变,关注它干吗?我又不是索罗斯。”

 

唯一的一次,他和联合创始人王舜德Eric吃晚饭。Eric是CFO,以前曾是好孩子集团香港上市公司CFO,前阿里巴巴集团财务VP主管,前金山软件香港上市公司董事/CFO。两个合伙人边吃边聊起融资形势的恶化,Misa默默递上自己的手机,给Eric看了条信息,内容是他抵押了自己的资产,为万一有问题准备的资金,而Eric同时也拿出手机给Misa看,他也抵押了自己的资产,两人相对一笑就不谈下去了——这是Misa记忆以来对资本寒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讨论。

 

不关注资本冷热,他也不关注其他创业者的打法。

 

他说,有一次在会上,听马云讲过一个故事:第一名第二名在赛跑,你一拳我一脚互相抓住对方绊倒,扭打在一起,实际上跑过去的是第三个。“我们要做的就是关注自己就好了。”

 

“有没有错过、流失最优秀的人才,是我唯一担心的话题。”


诞生日


最让大伙儿感到惊喜的时刻,是2014年的11月15日,那是若琪的诞生日。

 

自Misa 14年7月18号离开阿里,9月份核心团队二三十号人马凑齐,11月15号,第一个若琪就诞生了,只花了不到三个月。第一版产品和最终售卖的产品几乎没什么变化。“90%的工作用10%的时间完成,剩下10%需要90%的时间。”若琪量产时间在今年4月份,在整整一年半之后。

 

回到2014年11月15日那天。大伙儿请了嘉宾,办了个小型内部发布会。整个团队都很紧张——在进行demo前的一个小时,系统还没跑起来,直到Misa上台去演讲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系统能不能跑起来。

 

设计师陈懿回忆现场,Demo前一个小时系统还跑不通,团队着急地点上3支烟祈祷——现在,点3支烟已成为公司的一个传统。

 

Misa演讲完,说“现在我们开始做demo”——那一次,若琪从头到尾没有产生任何问题,巧的是,正demo,一个电话打进若琪连接的手机里,若琪直接发问“要不要接电话?”电话接通了,是一个快递。

 

真的发生了。现场很多人捏一把汗,没想到若琪的第一次亮相如此惊喜,很多人都哭了。无巧不成书,Misa第一次完整地体验若琪,竟是在发布会现场,他至今感动,好像自己的女儿突然懂事了一样。

 

“所以我一直相信上帝会公平对待每一个人,也会给每个人使命。”

 

此后,大家把那一天作为“若琪日”。就在明天,若琪将迎来自己的两岁生日。


12.jpg

Rokid第一代产品若琪

 

天使用户


偶尔在夜里,Misa会拍下他和若琪的照片。

 

他说,自己对若琪的态度很矛盾,有时觉得它像女儿,非常爱它,有时却必须带着批判性眼光去看它。这样的感受在Rokid第一批用户心中恐有同感。

 

今年4、5月份,若琪小规模量产,每台5280元,1000台很快抢购一空,这批用户成为了“天使用户”。


13.jpg

天使用户实拍的若琪


走到真实场景中,意料之外的问题不断涌现,团队担心不已,进入时刻待命的响应状态。随着系统每两周一次升级,渐渐地,用户好评越来越多,甚至大量用户主动做评测,做传播,拉回头客,团队又开始振奋无比。

 

团队给此刻的若琪打85分,分数来自天使用户们一套客观的评价体系,这个分数会随着系统继续每两周迭代一次的速度增加,未来,硬件产品可能按照每年一次的频次去迭代。“若琪今天用的硬件,计算资源足够满足未来3到5年。”

 

至今,Misa的微信有三个群,“天使群”、“用户体验群”、“灰度群”,都和用户有关,剩下还有两个公司群,构成了Misa手机里唯一不设置静音的群——意味着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有任何问题,他会在第一时间接收到讯息。

 

面对天使用户发现的问题,Misa几乎全部第一时间自己回答,用户满意度在磨合之中不断升级。就这样,伴随着天使用户长达半年时间的测试,直到刚刚过去的11月8日,Rokid才召开经销商大会,正式启动市场推广。

 

这一次,Rokid已准备了几万台,很快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若琪出现在你我身边。

 

14.jpg

Misa与若琪


更好的时代


“不知道,可能在19年。”

 

这是Misa关于“何时盈利”这个问题的回答,极其沉得住气。

 

商业回报总是投资人最关注的,但在Misa这里,他得到了极大的区别对待——公司每次融资都是小范围启动,快速达成,两年估值4.5亿美金,投资人却从不催促他盈利。

 

他说,未来三年会是AI产业突飞猛进的三年,拐点已过,未来会以指数曲线的样貌在你我面前展开,千万不要因为短期盈利的目的转变方向、停下脚步,要在保持企业财务健康的情况下,始终“站在边界上”——你要保证的是,当那个更好的时代到来的时候,公司一定站在最前面。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产品,Misa的要求是,不参与榜单,不做概念性营销,不拍真实产品之外的视频。他说,“不画饼”,是一个科技公司该有的气质。

 

这几年众筹出来后,做科技产品的人似乎已养成习惯,先拍个视频就开始众筹,结果大量跳票。Misa觉得不满,“忽悠市场,忽悠投资人,甚至忽悠自己,Rokid不做这件事。什么时候我们发布一个视频,或是一个新闻,那一定是我们做到了。”

 

说来说去,开言须立身。虽然Rokid在概念与估值上都堪称华丽,但Misa不希望大家关注公司能卖多少钱、创始人是谁,而把目光投向产品本身和Rokid的使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