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Magic Leap:这个时代,人们打算给予一家科技创业公司多少耐心?

Magic Leap:这个时代,人们打算给予一家科技创业公司多少耐心?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6147
1697

2016-12-14

大琳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采访|高琳

作者|高琳、甲小姐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Magic Leap绝对不是第一次被质疑了,但这一次却跌落的格外惨。

 

刷爆朋友圈的新闻源于一篇The Information的报道,其指出三点:第一,Magic Leap 去年发布的号称是“办公室里的寻常一天”的宣传视频,完全是特效公司 WetaWorkshop 后期制作的,是充满误导性的;第二,The Information 罕见地体验了Magic Leap的产品,但它是一个笨重的需要连接电脑的头盔,体验还不如微软 HoloLens;第三,Magic Leap 的核心技术,光纤扫描显示器,已经被降级成了一个长期的研究项目,实际应用遥遥无期。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家曾被奉上神坛的独角兽公司眨眼间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骗子”,觉得受了一万点伤害的广大群众们,愤慨情绪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当初俯首跪拜的愿景,顷刻间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失望。“造假”、“骗子公司”、“阿里8亿美元打水漂”……大量媒体愤起而群殴之。


1.jpg

Magic Leap创始人Rony Abovitz

 

这当头一棒子突如其来,当事人却委屈死了。当日,Magic Leap创始人Rony Abovitz连发12条推特,可见对于质疑有些气急败坏。


他在一条推特中说:“So the @magicleap team and I just ask for a little more patience with us. We are a bit like slow foodies when it comes to MxRL”

 

意思是:可不可以求求你们,对我们稍微耐心一点?


1.jpeg

2.jpeg

5.jpg

Rony Abovitz 当日的推特


神靠众人捧,墙倒众人推。


无论是当初一夜被俘获芳心的人,还是此刻瞬间失望透顶的人,都没有足够的耐心去追问背后的成因,去思考未来该怎么办——而这恰恰铺就了下一个“神棍级”公司再度诞生与跌落的绝佳土壤。


视频不是真的,却不该是什么新闻

 

6.gif


一个鲸鱼从篮球场里跳起来,张开手上面有一头小象,头上有一架巨大的外星战舰在飞,办公室里跳出来的一堆人,虚实景叠加在一起完全无缝,可以直接在AR里进行网上购物……这让普通人看了很容易一下子就被华丽的设想打晕。

 

然而,所有业内人士第一眼看到视频的时候,就知道这是特效——这不是目前所能达到的技术所为。

 

“其实在业内看来,这是一个有点无聊的问题。”硅谷第一支专注投资VR、AR的机构、精准资本国内业务负责人许中阳表示无奈,“首先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技术进步有它自己的规律,大家慢慢期待就好。”

 

Magic Leap 的首席执行官Rony Abovitz 从来没有说这是真实拍摄,也没有否认使用过特效。这个视频只是Rony Abovitz 缺席TED大会而给公众的“补偿”,视频中也打上了特效公司WetaWorkshop的logo,因此就更加无从“承认造假”。

 

之所以推出概念视频,原因很简单,光场显示技术本就是一个非常具有难度的技术,在技术早期其效果也很难被大众理解,视频如果真拿早期原形产品来拍摄,大众可能感受不到任何震撼。


国内AR设备公司影创科技CEO孙立告诉Xtecher,“它可能是为了吸引更多融资,或者告诉世人它有这么一个终极解决方案,才把这些视频特效做出来并加以宣传。”

 

即便了解缘由,大众仍有被骗的感觉。

 

诺亦腾联合创始人戴若犁认为,这家公司没有故意去当骗子,但其也没有给公众尽到一个解释的义务。“这事你要硬抠的话,他其实并没有有意地去骗人,但是,你要很严肃地去考虑这个问题,他是有意识地去制造了一种错误的错觉。”

 

说白了,Magic Leap把一个看起来充满黑科技的东西放在那,不说它是真的,但也没跟你说这是假的——结果感情层面大家还是受伤的。

 

这背后反映出Magic Leap在对外公布的方式上的问题:常常让公众觉得云里雾里、产品和技术突破都说不清楚的神秘做法,的确不是这个时代一家科技创业公司聪明的做法。


投资人究竟是不是傻?


成立于2011年,至今仅有5年的时间,在并无一款产品、仅有几段特效视频的情况下,获得国内外资本大佬的青睐,融资速度犹如搭乘了火箭一般,时间短,数额高,不仅如此,投资机构尽是一水的谷歌、高通等硅谷大公司,还有远在中国的阿里巴巴——这很快推就了一家融资总额高达14亿美元,外界声称估值45亿的独角兽。

 

以下是融资详情:

 

2014年2月,A轮融资,5000万美元,来自匿名私人投资者;

2014年10月,B轮融资,5.42亿美元,Google领投,投资者还包括高通、Andreessen Horowitz等;

2016年2月,C轮融资,7.935亿美元,阿里巴巴领投,投资者还有Google、摩根大通等。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在C轮融资中只是领投方,融资总额是8亿美元,并非阿里投了8亿。

 

“投资人不是傻子”,这几乎是每个接受到Xtecher采访的AR、VR行业的人,针对资本说的一句话。况且是谷歌、高通、阿里这样的投资大佬企业,投入的也不是随手一掷的几百万,而是动辄上亿美元。

 

“大家总觉着投资人傻逼到一定程度,其实没有。”焰火工坊CEO娄池边吞云吐雾边说,“过亿美元的时候,大家不会为简简单单一段视频去买单,起码保证一点,特效的视频并不是投资人投钱的一个决定性因素,一定不是的。投资人看了一段视频特效就把钱给你,不可能,肯定是看到了原型——做成这样视频的人有太多了,但是能融到这个钱的人我不相信。”

 

同样是高通投资的中国虚拟现实公司Ximmerse CEO贺杰告诉Xtecher,他们的投资人是见过原型的,“印象非常非常深刻”,“当时高通的那个总裁飞去Magic Leap,他在回来的飞机上说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投这家公司。”

 

炒作也好,质疑也好,能够拿到这么多钱,投资人是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尽调的,这些科技大公司会从很专业的角度去评判这个事情靠谱不靠谱。贺杰说,“做一个纯技术公司拿这么多钱,说实话是很难做假的。”

 

此前,在Magic Leap任高级副总裁的Gary Bradski是计算机图形领域的先驱,OpenCV的创始人,机器人操作系统的创始人,斯坦福大学顾问教授,也是这家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而公司的Jean-Yves Bouguet则之前在谷歌负责街景车,也是计算机图像方面的大拿。这些靠谱的神人,加上锁定了比HoloLens更加令人垂涎的更宏大的技术方向“光场显示技术”(下文详述),是Magic Leap获得青睐的很大原因。

 

于是,这家创业新贵很容易地成了大众眼中的下一个“独角兽”,所有对于VR、AR行业的美好畅想,一夜间都寄托在了这家神秘公司上。

 

然而,“投资人不是傻子”虽是大部分人的共识,截然相反的观点也同样存在。比如,诺亦腾联合创始人戴若犁并不认为这是一次“靠谱”的投资。

 

他的朋友也曾代表BAT其中一家去看过Magic Leap这个项目,回来告诉戴若犁,“的确那个demo还是不错的。”在戴若犁看来,Magic Leap应该是给出了一些基本的demo,虽然demo可能无法缩小,成本高,没有落地,但是“跟投资人把这个故事讲完应该是可以了。”

 

“我还是比较阴暗地去想这件事情的,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 戴若犁说自己不是法官,没办法做定论,但是很难不认为这是一个骗局。他认为,大家买单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谷歌——谷歌已经投过了,这是一个很强很强的背书。

 

“谷歌投的血本无归的公司还少吗?它(谷歌)走眼,这是一个常态的事情。反正对于Magic Leap这件事来说,如果到时候他真的能把这个事做出来,那是打脸,可我觉得那个打脸的机率超级小,就是他应该是(骗局)。”电话里,可以听出戴若犁满满的自信。

 

资本打水漂的事情,的确太常见了。未来来临之前,产品面世之先,不排除这只是个幻想中美好的泡沫。初创公司有时被称为“从飞机跳下,并在降落过程中缝制降落伞”,这似乎也是Magic Leap的情况。

 

Magic Leap需要应用的技术极其前沿、极其复杂,任何其中一项技术如果长期停滞,这个项目都会死掉——何况,谷歌眼镜都做出成品了同样死掉,更别说Magic Leap这个阶段的公司。

 

那么,忘掉这些投资人的选择,让我们重新来看:Magic Leap选择的这条道路,究竟有多远?究竟有多难?


与HoloLens的不同技术之路


自从微软公布HoloLens之后,Magic Leap就一直被业界看作前者最激烈的竞争对手,可两者在技术道路上完全是两码事。

 

Magic Leap宣称的核心技术是“光场显示技术”,与微软的HoloLens不同。

 

简单比较二者,感知部分没有太大差异,都是空间感知定位技术,最大的不同来自显示部分:Magic Leap是用光纤向视网膜直接投射整个数字光场,产生所谓的电影级的现实;而HoloLens采用一个半透玻璃,从侧面DLP投影显示,虚拟物体是总是实的,与市场上Espon的眼镜显示器或Google Glass方案类似,是二维显示器,视角不大,只有40度左右,所以沉浸感会打折扣。

 

Pico小鸟看看CEO周宏伟这样对比HoloLens和Magic Leap,“Magic Leap 更远大一点,也就是说原本我们没有电视,它直接就到了彩色3D电视,微软HoloLens第一步先到了黑白电视,显然难度要小一些,Magic Leap做的事情自然更难,因为目标更宏大一些。”

 

如今,根据The Information的报道,Magic Leap还无法让光纤扫描显示器进行工作,它已经被降级为一个长期研究项目。

 

“你最终必须做出权衡,” Abovitz在接受采访时说。

 

为什么这条路如此之难?

 

“这种技术是基于光纤扫描投射的,还需要定制微机电和压电陶瓷等一些器件,这些器件的周期会非常长,难度挑战又会非常大,投入的时间会非常多。”周宏伟说。

 

同时,光场显示技术的实现,要依赖工具链、硬件、计算设备、存储设备等各项技术的成熟。它虽然只是一个显示设备的革新,但每一次显示设备的革新带来的是计算量、存储量等等一系列工具和设备的革新。

 

因此,Magic Leap需要面对的挑战,并非发明一个简单的技术就解决了,需要克服整个工具链和产业链的问题,涉及很多公司,短期注定难以实现。

 

即便如此,我们需要承认的是,相比之下,Magic Leap选择的道路更加代表着远期的方向。

 

“如果最终Magic Leap技术目标可以实现,应该是目前所能看到的所有AR设备里最好的一种显示方式。但小型化是目前最难的事情。”前锤子VR负责人、现Source Technology CEO罗子雄告诉Xtecher。


当下最大危机:不正常离职


此前,在 Magic Leap 的员工列表上,可以看到除了 Gary Bradski 这样的大神,还有包括特效、计算机视觉等各个领域的顶尖人士,然而在今年5月,Magic Leap 对前技术副总裁 Gary Bradski和Adrian Kaehler提起诉讼,认为他们向第三方泄露了公司机密,然后又反过来起诉公司以错误的方式解除雇佣合同——随后,这两位高管从 Magic Leap 离职。


7.jpg

Gary Bradski  

 

不单是大牛离场,很多技术员工纷纷离职。

 

戴若犁透露,“他们的离职员工甚至陆陆续续地在小圈子里面出售自己的股权,这个我们都收到一些广告。”

 

对于一个早期看起来走势非常好的先锋创业公司,好像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它那么轻易的就把核心的OpenCV那哥们儿给弄走,我觉得一定是有问题的。”娄池一张口便谈到了Gary Bradski被开的事情,并且认为联合创始人中没有Gary Bradski 等几个技术核心,是Magic Leap 最大的问题。“CV这一块在AR里边是非常重要的,他这个人离职,其实我觉得Magic Leap肯定未来往后走不好走了。”

 

罗子雄也告诉Xtecher,这家公司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是缺少一个像Oculus早期的卡马克那样子的超级大神坐镇——大神坐镇不仅仅是提供技术方向,更是提供一个工程师向内的向心力。“在此之前的话,可能这个人是Gary Bradski,现在的话,他们就要赶紧再找一个这样的人。”

 

孙立比较担心的事情则是,它作为一个创业型公司,还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产品出来,员工人数却非常多了——Magic Leap里面发生的一些政治斗争,已经俨然像一个比较大的一个企业才做的事情。他认为AR、VR还是一个很新的市场,唯有以创业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才有成功的可能。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技术核心人才流失严重、团队凝聚力出现问题、内部斗争问题初现,是在任何一家企业中最大的问题。克服不了当下的问题,远方自然遥不可及。


什么叫:“难以小型化”?

 

“难以小型化”是Magic Leap技术上最大的挑战。

 

当下的Magic Leap长什么样?

 

8.jpg

Magic Leap 今年4月份的原型机


从匿名体验者的分享来看,与大众想象有所不同,目前Magic Leap还仅仅停留在概念技术求证阶段,机器不仅十分庞大而笨拙,还需要连接多根从PC引出的线缆,画面也比微软HoloLens要模糊。

 

最关键的问题是,目前Magic Leap根本没有能力证明自己可以将机器小型化,换句话说,我们看到的震撼视频场景可能根本不会出现在消费市场——要知道,他们的第一款原型机可是冰箱大小,被他们的员工称为“野兽”。很明显,Magic Leap的真实技术能力在行业内的小圈子内已经不是秘密。

 

为什么小型化这么难?

 

Magic Leap显示设备最早的灵感来自于内窥镜,就是光纤内窥镜。从原理上看,实现小型化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孙立分析到,Magic Leap使用的是机械结构,不是电子结构。影创科技做光场,还是基于电子半导体的结构做的,这种结构本身是比较容易小型化的一种方式,而Magic Leap做的东西还是基于传统的机械结构,要用电磁振荡或者微马达,然后要用光纤导管这样去做。“我觉得一开始它出来的时候,它的小型化就可能会遇到问题。”


Magic Leap是公司,不是研究院,迫于第一批投资人的退出压力,3-4年时间他们必须要做到小型化,但即使到时小型化可以实现,也不一定会实现商业化。

 

周宏伟讲到小型化的方法,“要想小型化,必须还要用全息波导的方式,全息波导的方式现在的挑战是它的视场角,要想达到理想,可能做不到90度,但70、80度也是必须的。”

 

目前来看,微软HoloLens的工艺已经非常不错了,但也才做到30度左右的水平,现在的工艺要到70,80度,这个挑战太大了。“一两年之内,别说在工业界,我认为实验室里都不见得做得出来。”周宏伟说。

 

于是,迫于各方压力,Magic Leap进行了权衡,目前并未使用光纤光场技术,而是进行了折中,使用了传统的较为普通的非光场技术进行生产——换句话说,其现在用的,和其宣称的核心技术并不是同一种技术。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比之前宣传差很多、效果甚至还不如早早出来的微软HoloLens的产品。

 

小型化其实不仅仅是Magic Leap独自碰到的困难,任何相关产品,包括微软的Hololens也只能做成头盔的形态。小型化受制于很多因素,不光是显示端,包括计算端、电视端,都有制约因素,导致这条路难上加难。

 

孙立认为,小型化是一个公共命题,全世界在做AR领域的创业者也好,大公司也好,都应该在此方面下很大努力,可能未来在三年之后,我们会慢慢看到设备小型化的发展趋势。


未来与耐心,究竟哪个更远


目前在AR领域,HoloLens是已经拿到手的所有设备里做得最好的,虽然在技术层面它使用了很多以前的技术,但HoloLens加上Intel和CPU,再加上Microsoft系统,再加上SLAM技术,再加DLP等等,一系列的东西整合在一起,是一个工程上完成度非常高的产品。

 

HoloLens也存在着很多的问题,比如视场角只有30度,价格也太贵,摆在它面前的路同样充满挑战。而选择了和HoloLens完全不同玩法的Magic Leap 面临的更是崇山峻岭,艰难重重。

 

娄池形容Magic Leap 想要利用光场显示技术最终实现小型化、量产化,“它的难度跟做特斯拉没啥区别,很难,我觉得甚至比特斯拉都难。”

 

面对Magic Leap虚无缥缈的未来,周宏伟认为想要推出消费级产品,面临着技术和工艺上的双重问题。周宏伟说,“我个人的判断甚至说它的难度要比第一代iPhone出来的难度还要大。第一代的iPhone出来其实它有很多技术要解决,很多核心的技术,比如多点触摸,而Magic Leap提出来这种颠覆性的AR体验设备,它的难度要更难。”

 

无论是特斯拉、第一代iPhone,都是人类已经征服的领地,回想起来尚能想象其创始之初有多难,目前饱受质疑的Magic Leap 面对的困难甚至无法想象。

 

目前来看,AR尚且是个潜力市场,处于行业应用的初级阶段。低成本、小型化、轻便化、量产化,个个都是比较大的坎,都需要时间去沉淀。

 

贺杰说,他依然对行业未来充满信心,“说实话,在VR和AR领域,它不会是一个伪命题,它只是还没有到那个时间而已。冷也好,热也好,它唯一的原因就在于可能还没有到那个时间,火候还没有到。等到它火候到的时候就是成熟了,它一定能够完全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技术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研发也有其必然的周期,不管Magic Leap是颠覆未来的独角兽,还是终将幻灭的泡沫,除了时间,再无其他可证明。

 

回顾历史,任何一项伟大技术发明诞生之前,都要经历暗沉漫长的深夜,耐心等待破晓时分。而当黎明刺破黑暗,历史的洪流和时代的机遇注定要将尊重给予最终站在浪潮之巅的英雄。

 

总不能因为前路太远道路险象环生就不出发了吧?对于Magic Leap而言,前方注定是枪林弹雨;对于你我而言,或许只需要再多一点点耐心。

 

也许是3年5年,也许是8年10年,也许终将由Magic Leap带领世人体验那奇幻之旅,也许是下一位经得住赞美也扛得住诋毁的玩家。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