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直播边际效应:员工整容辞职做主播 麦克风卖家月进450万

直播边际效应:员工整容辞职做主播 麦克风卖家月进450万

新浪科技 丨 行业洞察

4563
10

2016-12-26

贾聪聪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新浪科技 谭宵寒

  

对于直播行业外的企业和普通大众,直播企业动辄数十亿的融资并不能让他们分享到丝毫欣喜,但其中嗅觉敏锐的人早已看到,资本已经提前为行业买单,他们要做的,是如何与这个庞大而诱人的市场连接成功。

  

直播后台技术相关的CDN服务商、云平台;直播隐形链条中的刷单、主播中介;直播周边产品中的麦克风等硬件;以及在直播过程中被带火的肉松饼、猪肉粒……它们成为与行业成功连接的环节,享受着直播大火带来的绵延不断的边际效应。

  

被推起的智能硬件 天猫卖家由危转安


2016年,天猫商家魅声旗舰店交了好运。

  

这家在2011年注册成立公司、2014年开设天猫旗舰店的硬件公司在线成交额在今年创了新高,以至于谈起过去相对惨淡的生意,店家也没有太多回避的情绪。“之前做的不是很好。”店家告诉新浪科技。

  

通常,麦克风这类产品是B端集中采购,C端消费者在以往不过占总购买量的一小部分,淘宝、天猫店生意一般也符合常理。但今年,风转了。1月,魅声天猫销售额不过100万左右,春节过后,增长开始变得明显,6月,数字迅速变为200万,到11月,销售额已经达到450万,仅双十一当天就创下150万的销售额记录,在淘宝卖麦克风似乎成为实现财务自由的新手段。

  

直播大火、主播激增是推高数字的主要原因,主播是店家的主要销售目标,甚至店家还为此推出主播套装,电音主播套装、混响主播套装、魔音主播套装等等。这样的套装每套价格在600元-900元之间,他们每天会卖出170-200套。一般来讲,麦克风产品至少也可使用2、3年,这或许可以回答主播增速的问题——仅这一家天猫旗舰店,每月就有近6000人购买了主播套装。

  

往往主播们的要求也比较简单,第一,产品效果能否满足直播需求;第二,调试服务是否OK。早先,半为聚揽人气,半为向目标人群推荐产品,这家天猫旗舰店还举办了K歌大赛。

  

而发现直播硬件商机的不只是传统硬件厂商,直播硬件设备成为互联网公司盈利的新途径。PC时代的直播往往需要三大硬件:摄像头(以红外线为优)、电脑(配置提升,选择优质声卡)、麦克风(最好不要手持类型);到移动直播时代,还出现了更有针对性的直播相机、手机声卡等新型设备。

  

2015年中,唱吧推出智能硬件产品,售价179元的唱吧麦克风成为主要产品之一,此后陆续推出多款麦克风产品,产品价格从179元-699元,产品线也扩展到K歌耳机、电音套装、手机麦支架;而一直被外界看作不断在风口处布棋的乐视也在今年11月底陆续发布多款直播设备,时尚直播相机、专业直播相机成为乐视的直播硬件组合。

  

除直播硬件外,所有与直播相关的物件也都成为今年淘宝上销售量大增的产品,在淘宝上打出“直播”两字,便出现了直播设备、直播麦克风、直播衣服、直播套装、直播声卡、直播神器、直播背景布、直播补光灯、直播音效、直播间装饰等关键词,其中众多产品的月销量在4000左右,直播在今年给这些淘宝卖家带来了新商机。

  

整容辞职做主播 医美平台推出网红套装

  

受益的还有微整行业。新浪科技向微整形社区与特卖平台更美询问了今年以来的数据增长情况,更美COO王思璟表示,今年6-10月是更美平台用户及交易额增长较快的时期,但平台自身也有一定增长、并受到暑假等节假日影响,无法完全摘出直播给微整行业的影响。

  

但可以看到的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是,以前用户发布了整形日记后往往很快删除,但今年,删帖比例已经大大降低,人们对于整形后会被熟人发现的排斥感已开始减轻。网红主播们或许是带来这种变化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微整在主播之间已经颇为正常,不再是难以启齿的问题,另一方面在于,网红主播群体的壮大使其对公众的影响力持续加强。

  

不久前,更美通过数据分析挑出了几十个活跃用户,试用平台的视频功能,这其中一大部分都是主播或是模特,“平台上有许多用户是主播,还有的是想微整后去做主播。”改变自己不太满意的五官,完成从明星模具到改造流水线的几个小步骤后,对于实现媒体上流传着月入10万的传奇,他们抱有最大的信心。

  

王思璟告诉新浪科技,医美收入主要来自两大部分,一部分是做手术改变五官的,用户年龄大概在20-25岁,另一部分是抗衰类的,年龄集中在30-35岁。一般后者较少在社区发帖,一来无什么新鲜内容可发,二来白领也较为注重个人隐私,90后、95后的用户在社区就相对活跃。“这些20多岁的小朋友们观念非常开放,我就是要整形,我就是要做网红,我就是想出道。”王思璟说,前两年,他们往往会说要去唱吧,但现在,他们的选择变成了直播。

  

而许多医美平台也开始在营销上打主播的主意,适时推出网红套餐、主播套餐,与网红公司、艺校合作,算是整形界的“集中采购”。至于是否有在直播平台上给主播们发私信,王思璟说,“这个倒没有,虽然是目标用户,但是群发内容很容易就被封号了。”

  

手术类的网红套餐价格方面,从几千到几万到十几万有不同档位的组合,同一个项目不同医生的价格也相差甚多。“想要做主播的会选择便宜的,已经当了网红的就不在乎价格了。因为还没当上的消费能力也有限,而且可能需要做很多项目,眼睛、鼻子、下巴、脂肪填充、骨骼,全部来一套还蛮贵的,就会比较重视性价比。”王思璟告诉新浪科技。

  

“我们还有同事,以前是更美的用户,想着来平台后可能微整更方便就来工作了,待了一两年,五官整得差不多了,就辞职了,去当网红、当主播去了。”整形的这一两年,似乎不过是他们人生的gap year罢了。

  

以更广阔的影响力带动着周边经济

  

智能硬件、微整不过是直播带给周边经济的一小部分,直播带火的产业链大体可分为三类。

  

其一,直播行业从业人员多、受众广、参与门槛低的特点使得它能够轻松地带动To C消费品,包括主播端需要使用的配套设备,从必备的麦克风、声卡,到增强功能的补光灯、服装、布帘、装饰、支架;包括成为主播的硬件条件,微整开始盛行;也包括在直播中向受众安利的小产品。

  

挂淘宝卖肉松饼成为很多游戏主播的选择,“hello,亲爱的观众朋友大家好,又到了大家最喜欢的淘宝推荐环节啦”被网友视作流行句子,知乎上甚至有一个无厘头的问题——周杰伦做LOL直播,对肉松饼行业会产生什么深刻的影响?实际上,这种形式就是现在众多直播平台提倡的“直播+”模式,但早在多年前,资金紧张的电竞行业已经开始用这种模式补贴收入,肉松饼、猪肉粒成为具有传播魔性的品类。

  

其二,直播行业在一定程度上仍属于视频行业,也就会有带宽方面的成本,特别是游戏直播,对清晰度、流畅度要求相对较高,为CDN厂商贡献了诸多收益。这也使得CDN服务商在今年利润大增,比如网宿科技。


这家较少出现在C端用户视野中的上市公司,目前市值已超400亿元,股价在50元左右,今年8月,股价还曾一度逼近80元。网宿科技10月底公布的2016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净利润达9.16亿,同比增长64.13%。另外,互联网巨头体系中的阿里云、腾讯云也做着这方面的生意,七牛科技、Ucloud等公司的业务也凭借CDN业务大幅增长。

  

其三,直播行业的隐形链条。从直播数据刷量到被称作工会、家族的经纪公司、主播中介,直播解决了许多主播的就业问题以及收入问题,而同时也催生和带火相关产业链的新职业。主播通过俱乐部、工作室进入经纪公司,再输入到各个平台直播,直播平台也会与工会、家族进行各种类型的主播资源合作,进行一定比例的抽成。

  

而从广义上而言,被直播带火的也不仅仅是这些领域,当直播逐渐成为一种工具、成为一种模式、成为互联网的基础建设,愈来愈多的行业运营模式将被直播手段改变,愈来愈多的行业从业者会考虑“直播+”,直播的边际效应也依旧在不断显现。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