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首发】大陆创业的台湾女人盛洁俪:正视不良资产,净化清收行业

【首发】大陆创业的台湾女人盛洁俪:正视不良资产,净化清收行业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1601
70

2016-12-26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裸条、艾滋病催收、彪形大汉泼油漆……一个行业披挂着血雨腥风的外衣,在阳光照不进的灰暗地带挣扎了多年。


盛洁俪Cherry,一个身材娇小的美丽台湾姑娘,站在外资银行近20年平步青云风光无两的职场阶梯顶端,急流勇退,只身告别,纵身跃入大陆的创业漩涡之中,渴望净化这个人们望而却步的行业:清收。


创业5个月,资易通获委托方近40家,处置方125家,连接超过6000名催收人员,A轮获千万美元融资,交付了完整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并于今日召开发布会。


Cherry向Xtecher娓娓道来了她的故事和选择:清收是一个迷人的行业,不应停留在你我错误的印象中。



作者|甲小姐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俏姑娘,初相识


一个礼拜前的北京周末,雾霾天的咖啡馆,Cherry在人群中第一眼就叫出了从未谋面、戴着口罩的我的名字。这对心思缜密、观察入微的她而言,是件简单的小事。

 

第一印象如她的名字一样:笑眯眯的眼,清爽的台湾腔,垂肩的发,娇小的身——没有任何距离感。

 

这个甜美的俏姑娘啊!我心想,时间似乎在她的身上停止了。大学时的照片,和此刻对面的姑娘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她笑了:“这是21年前的照片,好像有点烟雨濛濛、庭院深深的感觉,不是吗?”

 

640-1.jpeg

大四时期的Cherry

 

这让你联想不到她已在外资银行披荆斩棘19年,管理过1000+人的金融战队;也让你联想不到此时此刻作为创业者的她所纵身一跃跳入的行业:

 

清收。

 

人们习惯称之为“催收”,这个从未见过阳光的黑暗地带,形形色色的不良资产,引发过太多可怕的案例:


裸条——欠款者被逼着脱光衣服,手持身份证拍照,以身体为借据,因裸条的存在,很多女学生被转借,走上卖淫道路;艾滋病催收——催款者聘请艾滋病患者外访,坐在债务人家门口,一坐一整天,施以对方压力,这亦大大伤害了病人的隐私;而彪形大汉泼油漆等暴力催收等现象更是层出不穷。

 


从1995年,Cherry第一天步入花旗开始,她就一直在做贷后工作——也就是清收。21年来,每当她告诉朋友自己在银行工作,大家都眼睛一亮,再一说自己是干“催收”的,“大家都快晕倒了”。

 

她很失望。媒体总是喜欢按照博眼球的方式去报道,人们总是喜欢照野蛮的方式去理解,可催收在她眼里并非这般模样。

 

“我觉得这个市场很迷人,大家应该爱护它。清收只是金融的一环,有放贷就一定会有清收,它就是一个商业行为。”

 

“你们仔细想想,以大陆的放贷规模,这样的消费金融的量,怎么可能每一笔都去外访,都去泼油漆?如果没法做到这一点,岂不是每一家银行都要破产?”

 

她心里明白:这个市场需要的是分层,是秩序,是技术的力量。

 

2016年7月5日,她创办了资易通,亦交付了惊人的速度:

 

创办5个月,资易通已获A轮千万美金融资,员工200余人,委托客户近40家,合作的委外公司已经遍布全国各省125个网点,催收人员近6000人,第一款产品猫掌于今日(12月26日)正式召开发布会——成为清收行业的一匹黑马。

 

驱赶着这匹黑马的Cherry,却不是个典型创业者。当我们谈起久远的往事,她却说:

 

“如果没有做清收,我应该是在法院,在少年法庭做关护人。”


动荡时期,社工之梦


90年代的台湾,刚刚开放党禁。时局动荡,经济起落,治安乱象迭出,失业率与犯罪率高居不下。

 

1996年,正逢Cherry在花旗银行工作第二年。

 

一天夜里11点,她刚刚下班,途经地下道,空无一人。她下完楼梯前行几步,第六感告诉她:后面有人。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陌生男子,布鞋、鸭舌帽、悄无声息,捡起她刚刚丢到垃圾桶的养乐多喝——这不正常。一瞬间,她开始跑。

 

地下道很长,她拼命跑到对面台阶上的时候,一回头,男人已在她身后,两人仅仅相差5个阶梯。她看到他的手举起来,握着美工刀,对准自己的喉咙,她没有尖叫,压制住恐惧,平声问他:“你想干什么?”

 

万幸的是,此时台阶上刚好下来三个日本人,日本人尖叫,叫嚷着一大堆她听不懂的话,男人转身跑掉。她没有哭,安静回到家。

 

类似的事不止发生过一次,可当她谈起这样的往事,却仿佛稀松平常,没有恐惧,也没有惊乍——这恐怕和她大学时期的见闻有关。

 

时间的轴往前拨两年。1994年,她还是个台湾静宜大学社工系的大四学生,主修青少年儿童福利法。大四一整年实习,她在少年法庭做关护人。

 

正是那一年,发生了台湾著名的少年飙车杀人事件。


彼时台湾刚兴起飙车,13位少年结队拿着刀,急速飙车前行——刀向沿途的路人砍去。

 

她成了那13位少年杀人犯的关护人,与他们相处朝夕。

 

犯罪之后、宣判之前,关护人需要不断对少年们进行咨询、评断、辅导。那时,13个少年犯个头都比自己大,个个年轻力壮,她必须和他们独处。辅导的过程有时像“天人交战”,面对他们凶残的一面和幼稚的一面,让她内心折磨:

 

自己出具的报告多少会影响他们的刑期,“小孩子是不会去说谎的。我们去调查13位小孩的原生家庭,没有一个人的家庭是完整的,有一些你无法想象,比如家暴、不健全的家庭……但你不能因为对他们的同情而粉饰他们的杀人过程,因为被杀的人也是小朋友,而死人是没有办法伸冤的。”

 

除了做辅导,她的工作还涉及受虐儿童的资源分配。那么多没有钱的小朋友,每个都可怜,钱到底分给谁?

 

每晚睡觉时,脑子里都是受虐、家暴的画面在转。大四一年,她瘦得只剩下三十多公斤,“我没有办法去看电影,没有办法去吃饭,我怎么可能早上看了一堆可怜的人,下午去看电影?”

 

当初报考社工系的社会工作理想,终究敌不过与人性作斗争的时刻,她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

 

“我没什么偶像,但我觉得做社工的人是最伟大的人——我指的是做的人,不是捐款的人。现在,我的很多同学还继续在做,我在台湾会帮他们募款,譬如一次资助2000多名小朋友的学费,我只能尽一点点力。”

 

经过长达一年的折磨,她终于决定放弃社工的专业,换一个新的工作方向。而这一换,竟把她推上了近20年的外资银行路。


平步青云


临毕业前的招聘季,她被毕马威录取,却在入职第一天就辞了职——她看到花旗在招人。

 

毕马威的HR无奈问她:花旗录取你了吗?她执拗地答:“没有,可是它是花旗银行,我很想去花旗银行……我不想骗你,假设我请假去考上了,再跟你辞职,这样也不好。”HR听了直笑,“她可能觉得这个刚毕业的土蛋不知道在搞什么。”

 

她辞了职,回家被妈妈臭骂了一顿,接着就去花旗应聘了。一个月之后,考试结果出来了:正取三个,备取三个——她在备取名单。

 

“那就再去找别的工作,要不然呢。”她苦笑。又过了一周的晚上九点,花旗HR打来电话:正取的有一位放弃了,她获得了offer。

 

后来她才知道,那位放弃了offer的员工,是因为发现花旗这个岗位要做的事情是“贷后”——也就是清收。

 

她可不在乎。穿着长裙兴致勃勃去上班,看到一水儿的美女,觉得自己“好土”,但仍然满心欢喜屁颠儿屁颠儿开始了工作。


她没想到,这之后自己会在外资银行一路平步青云上去:从1995年开始,Cherry历任花旗银行台湾分行质量管理部经理、皇家苏格兰银行台湾分行运营部副总经理、ANZ澳盛银行台湾分行副总经理。

 

640-2.jpeg

10年前,Cherry在荷兰银行时期

 

风光的履历没有给她带来任何膨胀感。回顾19年外资银行职场,她的老板先后经历了台湾人、香港人、印度人、荷兰人、英国人、澳洲人、马来西亚人,人人风格迥异,各有所长,她对此心怀感激,“有时我做的太差了,我的老板没有放弃我,每天下班一个小时,one on one地教我,PPT一个字一个字帮我改,每一任老板都是我的老师。”

  

她所称之为“幸运”的职场之路,背后是她在一个少有人向往的行业保持了超过20年的耐心与坚持。正如一万小时定律,时间积累起她对行业的敏锐度,是别人拿不走的东西。19年银行工作,让她逐渐理解了清收这个行业,并非都是近身肉搏、血腥粗暴,各国先进的理念在她心中沉淀、融合。

 

在离开台湾之前,她已做了8年的副总,是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正在进行mentor program——往往是外资银行升职的预兆。可她心里却逐渐浮现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声音:

 

离开,去大陆。


急流勇退 


在外资银行的最后五年,两件重要的事构成了Cherry内心的拐点:

 

第一件事,她做了银行的合并。

 

彼时台湾已经历两次经济大幅起落:2005年双卡风暴,2008年金融危机,金融行业广受冲击,皇家苏格兰银行收购了台湾一个当地银行,作为代表皇家苏格兰银行的VP,Cherry负责贷后部门的重建。

 

如何重建?不破不立。她的艰巨任务是,把原有组织打散,重建新的一切。于是,她硬着头皮,一年之内,解雇了300多人。

 

解雇一批一批地进行。她走遍台湾从北到南的分行,一批一批宣告结果,“我只要一打开一扇门,那个地方就会寸草不生。”

 

名单在宣判之前只有她和HR手里有,不管对方是基层员工还是VP,不管对方做了多久,她都必须快、准、狠地完成解雇:每当一个被解雇员工走出会议室,就必须拿一个箱子收拾东西离开,员工证立刻收走,没有任何交接期。

 

解雇通常发生在礼拜一,之前的礼拜天,她便又会睡不着:“我知道是谁,我知道哪些人必须走,他跟我共事,很信任我,觉得Cherry always笑嘻嘻……我很痛苦。我总会想,今天礼拜天,可能他们全家正在吃饭,在逛街,有些人明明做了很久,中年失业是很可怜的一件事,家里的小朋友正需要钱,父母正要养,有的小朋友还有病,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可是没有办法。我不是解雇一个人、两个人,我是解雇三百多人。”

 

这成为她19年外资银行职场生涯中最折磨的事。

 

第二件事是,她做了两次不良资产买卖。

 

当时,皇家苏格兰银行全行贷款的不良资产处置都归Cherry管理。不良资产抵押物种类繁多,有抵押品的,无抵押品的,每一种清收方式都不同。经济下行之时,很多欠款者背负多家债务,都还不上,还需要引入政府的债务协商机制。

 

19年贷后经验,让她对传统金融贷后产品如数家珍、驾轻就熟,她开始对新兴的玩法产生了好奇:“做了这么多年的传统金融,我可不可以以另一种做法去实验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做出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恰逢此时,大陆的猎头找到了她。

 

在台湾,她亲历了完整的经济循环,从最繁荣到最谷底,培养了她对市场常人难有的敏感度。她意识到,大陆的金融市场和台湾的金融市场差别很大:台湾没有P2P,大陆的玩法更新潮;台湾的市场很小,大陆的规模很大,对系统的压力承载能力要求也不同。

 

大陆市场在Cherry眼中开始变得极富吸引力:


非常庞大、非常蓬勃、非常混乱、非常野蛮……海量的信息,如何萃取出清收最想要的东西?

 

她深知,19年的台湾贷后经验并不能拿来复制,这反倒勾起了她的兴趣。她做出了决定:来大陆。

 

这个决定意料之中遭到家人和公司的极力反对,可她果决的态度仿佛又回到刚毕业时拒绝毕马威时的理直气壮。

 

于是,两年前,她只身来到大陆,先后经历过平安、陆金所信保业务,后来业务方向发生变化,回归传统金融,她觉得有违前来的初心,便开始在大陆寻觅新的机会。

 

逐渐,创业的想法渐渐萌生。

 

640-3.jpeg

去年,来到大陆的Cherry


创业初心:净化催收行业


台湾在双卡风暴之后经济下行,外资银行坏账率飙升,不良资产成了必需面对的问题。Cherry深刻感受到经济下行时清收工作的紧迫性,也让她看到了台湾和大陆市场的区别:

 

“大陆市场一片蓬勃发展,好像每个人都在向上走,没有人向下看,整个行业都是在放——收呢?不良资产的处置呢?这两年才开始有人提及。但是你要知道,向上的趋势已经发展了太久,在大陆放贷的生态里,已经累积了多少存量,冰山之下,光小贷公司就有两千多家,已经死了很多家,放出去的款如果收不回来,都会造成社会动荡,一次爆发,就会有连锁反应。”

 

随着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率放缓至25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国商业银行的坏账也达到了2006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银监会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总额已增至4.2万亿元,市场对借款人偿债能力的担忧已经拖累中资银行,中国四大银行的股价比其他新兴国家银行的估值范围至少低了35%。 

 

银行坏账一路上升,P2P的监管一直卡着,很多小贷公司不能生存,“那些账呢?还是在那儿。你不去收它,它就还会在这个存量里继续滚,它会起涟漪。”

 

Cherry告诉Xtecher:“在大陆,我没有看到很多人在讲‘刹车’。这么大的市场,大家冲得这么快,跑得这么快,有没有人停下来给他们喝一杯水?”

 

她愈发深刻地意识到:清收,在如今的大陆市场,已是重中之重。

 

清收之所以让很多金融从业者望而却步,是因为环境充满了暴力宣传和不当信息的传播,而 21年的经验告诉她:清收行业并不可怕,一个真正健康的清收行业,需要有真正专业的服务者出现,去净化清收环境。

 

“如果是点对点清收,放贷10笔,每笔100万,当然你可以每一笔都去外访,暴力解决。但是事实不是这样子。有很多小的放贷,光信用卡全国有多少?你怎么可能一个一个去外访?”

 

她心中的答案逐渐明朗:清收一定需要计量化、数字化、分层化、智能化。需要串联,需要透明,需要算法。

 

“清收现在是黑暗的,我想把它透明化。”

 

她萌生了创办资易通的初心。


不良资产处置分为不同类别:第一种是资本运作,要么资产打包做证券化处理(ABS),要么进行资产重组售卖;第二种是有担保的不良资产清收;第三种是无担保的不良资产清收——而这成了Cherry眼中少有人做的大蛋糕。

 

无抵押无担保的不良资产自诞生至今一直是个头疼事儿:

 

麻烦多、金额小、量大,一笔多则5、6万,少则几百块,没有法诉主体,也没什么可尽调的,怎么定价?如何判断回收率?消费金融、信用卡、P2P的回收率都不一样,如何打包一起卖?

 

关键在于计量管理,得到用户的行为数据。

 

为了解决无担保的不良资产清收问题,她设计了资易通的第一款APP:猫掌。

 

如今行业杂乱无章,清收行业特殊,容易擦枪走火,合规非常重要,因此,猫掌只面向通过其资质审核的B端合作者开放。

 

概括来讲,猫掌APP搭建了一个连接上下游的平台:


上游承接甲方(银行、小贷公司、消费金融等清收委托方),下游连接丙方(处置方,通常是律所、委外公司,遍及全国的外访者)。清收涉及的所有角色、每个环节的所有行为模式均融合在系统之中——所有数据串联起来,实时更新,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清收的本质是谈判的过程,关键在于信息是否对称。信息不对称,就会出现失联、扯谎、扯皮,推着清收双方擦枪走火。

 

在资易通的平台架构中,当信息足够透明,大量的无抵押不良资产便可以进入一个分层、高效的漏斗。


例如,当甲方有一笔不良资产需要清收时,甲方对接资易通系统,系统便会自动开始分层行动:

 

第一层:系统自动采集甲方所需催款账户的原始字段(比如何时开卡、逾期几次、何时逾期),建模,对每一笔账进行评分,判断是否可以联络得上,联络不上的,就利用系统的技术、算法、数据库,查找关联人,最终联络上;然后这比账将进入第二层:电话催收。电话可以催回的,直接由电催人员解决,不需外访;电话催不回的,再进入第三层:由委外公司开始外访。外访者可以利用猫掌APP获得高价值信息,大大提升谈判成功率;直到第三层之后实在收不回来的账(譬如因为主观欺诈或者道德风险),才会成为真正的损失——而这个损失将由于这个分层漏斗的存在,大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电话催收,资易通做了很大改进。在过去,一个电话催收员可能一天拨打300个催收电话,但250个都是空号或者关机,还有6小时浪费在等待接听上。而资易通做到自动拨号,譬如一次拨450条线出去,哪一条被拨通,电催人员会听到“嘟”的一声,屏幕上自动显示这个账户的详情,此时才介入真人沟通——由此,电催效率可有4倍增长。

 

此外,对于电话列表,猫掌系统能做到自动识别、打标和关联。依靠自有数据库的动态积累和网络上的公开信息,可以查到被访者的家人、朋友。


“现金贷、薪水贷,往往金额很小,甲方给了你300个案子,关联出2万个号码,怎么打?需要系统识别出亲密程度。”每个电催人员可以一目了然:哪一个电话是直系亲属可以打,哪一个电话是欺诈号码,哪一个电话是外卖电话——所有识别都在系统中完成,没用的直接过滤,大大提高拨号效率。


640-4.jpeg


此外,任何一个外访人员可以通过猫掌APP清晰地获得任务列表,还可以主动添加信息(外访备注,外访记录,语音记录,视频等)。实时更新的行为数据将上下游串联在一起,信息不对称不再是问题。“只要你曾经走过,必留痕迹。”


640.jpeg


Xtecher深度体验猫掌APP,的确颇为震撼:产品设计极致、系统足够强大、使用足够简单——但凡能自动标注的信息,都由系统自动标注出来,使用者第一眼就知道应该联系谁,只需要点击、拨出即可。


这个庞大而精致的系统托起了猫掌APP的使命:减少外访、提升行业效率、降低行业成本,让委托方、电催人员、外访人员,三方实时信息互联——让委托方可以获得催回率的提升,让外访人员可以赚到钱。

 

“举个例子,以后任何一个甲方老板,坐在办公室,拿起手机,我的BI报告就会告诉他现在同一个时间在甘肃有多少催收人员、在北京有多少催收人员,一切都是可视化的。”

 

它代表着什么?冲突性减少。


每一个参与者都知道自己的行为在监控之下,双方都都会克制,这将更好地保障双方的安全,促使着行业向诚信和透明进化。


速度与激情


令人惊叹的是资易通的速度。

 

6月底注册公司,7月5日正式启动,今日(12月26日)召开发布会,第一款产品已经就绪。如今已获得40多家签约甲方,丙方已铺到125个网点,涉及超过6000名外访人员。

 

Cherry讲述他们BD的过程,给对方一演示这个系统,获客率很高。“为什么?因为我们拿出去的东西跟人家都不太一样,甲方痛点是什么,丙方痛点是什么,我们把它推出来,变成一个解决方案的系统。” ——这就是IT团队交付的产品。

 

让Xtecher期待的是,这样的平台具备着广阔的想象空间:构建了关于不良资产的完整数据库,当数据迭代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做无担保的不良资产的定价了。

 

如今,资易通办公室在上海,团队有将近200人,其中清收业务大约150多人,还有数据、IT等后台技术人员。12月15日,资易通上榜今日盈灿咨询发布的《消费金融催收服务方top 5榜单》。此时此刻,对于Cherry来讲,清收行业完整的解决方案已经全部在脑海中。

 

谈及自己的管理方式,Cherry讲:“当我要求员工做一份东西,我会跟他讲明白我要什么,然后他做一份、我做一份,拿出来比一比。”


在她眼中,这让彼此在工作时思维不被固化,是最快的成长方式。当她发现员工没有交付满意的答案,她会一直沟通引导,直到对方说出她想要的答案。

 

虽然性格温和从不发火,但她要求员工动作必须快,“为什么要快?我们已经有个deal,大家都按照这个tempo走,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事,你一环做不好,就会影响到后面的工作。”

 

21年的经验沉淀成她培训员工的底气,她时常告诉员工:“你们不需要像我一样去磨这么多年,也不用像我一样去那么多的外资银行,你要印度阿三的经验还是金头发的经验?我告诉你。”

 

如今的Cherry活在激情之中,所有事情都在“往上走”,她很快乐。而她仍然保持着来自台湾市场的忧患意识和清醒:“创业不易,守成更难,我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我只能说,尽可能地去做。”


长情的人,简单的事

 

当我们的对话从业务走向更深的领域,Cherry向Xtecher讲起过去的事。

 

她一直是个乖巧姑娘:先生是初恋情人,从小老师写评语都说她内向、安静、和同学不讲话。20年来生活极简,发型一直没变,连养的小狗都一直是马尔济斯——她从17、18岁开始养狗,过去的狗狗去世了,就买来同一个品种样貌的狗狗继续陪在身边。同样不变的是她对公益的热爱,她亦无奈地笑,“每次都捐,一天到晚被骗捐。”

 

640-5.jpeg

每次出差前,狗狗都去她的旅行箱占位置,不想让她离开

 

长情,极简,不爱打扮,也不爱拍照。为了这次Xtecher的报道,Cherry找了一整天,才找到本文所配的照片。她说,自己从小就不是聚光灯下的人物,也不是学霸,“都躲在后面,谁都最好不要发现到我。”

 

曾有杂志报道她,为她拍出惊艳的封面照,她不好意思地笑:“看起来太妖了,我很少这种装扮。”

 

640-6.jpeg

2015年被杂志报道的Cherry

 

她说,自己原是没有雄心大志的人,无心插柳柳成荫,无形的手一直把自己推上去,都是“因为不好意思,老板们对我期望这么高,我怎么好意思做不好。”

 

可21年来,这个温和娇小的女子似乎永远在做一些难搞的事情。“想办法硬撑下来”构成了她一路坚持的理由。


“人家问,你怎么这么瘦?我说你来催收你就瘦了。我根本没做什么运动,每晚都在家里爬枕头山,睡得不好。”

 

社工专业的出身给了她心理学的基础,她对一切细节保持着洞若观火的敏感,这亦意味着思考过多带来的内心折磨,“所以其实我一直不停地在辅导我自己,我不想让我的情绪起伏得太大,情绪起伏得太大会生病,也会老化得很快。”

 

21年来,她从未在职场上掉过眼泪,不会尖叫,不会骂人,也不找朋友诉苦。为了疏解压力,她每晚泡澡超过1个小时,听音乐,放松自己的神经。她给狗狗编辫子,每晚狗狗睡在她的胸口。

 

此外,她爱好独自旅行,尤其在她极度紧张、挫折的时候,她立刻出发,酒店不订就飞到目的地,随遇而安。二十多年前她在学生时代,就一个人飞去意大利穷游,睡在火车上,省下旅馆费用,一趟出国旅行只花6000块人民币;二十年后,她依然独自出行,延续着随遇而安的方式。

 

她不做普通的观光客,总是给自己别样的挑战。两年前,她去“寻找外星人”,一个人飞去中南美洲秘鲁,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坐着小飞机去看麦田怪圈,去寻找纳斯卡线;她计划的下次旅行是去西伯利亚,途中7天不洗澡不洗头,去人迹罕至的地方看星星。

 

640-7.jpeg

Cherry赴马丘比丘旅行的路线图


640-8.jpeg

Cherry赴马丘比丘的“旅行照”


640-9.jpeg

2014年,Cherry寻找到的纳斯卡线

 

“你要把自己放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更能知道自己是谁。” 她用这样的方式刺激自己的神经,以释放压力,让思维更加敏捷,“因为做一家公司很多时候是靠你的直觉,你的敏感度。”

 

回忆起童年,她早熟,高中即开始打工赚钱养家,这让她学会对每一个个体尊重,学会做自己——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Nothing to lose,便更加敢于去尝试。

 

如今的Cherry,有着一个自由个性的家庭:先生是独立设计师,一头长发,桀骜不驯;儿子从小在美国“放养”,热爱艺术;而她亦对自己的事业坚持,一家三口尊重、信任而独立。

 

在上海只身奋斗的Cherry,每早7点半起床,1点半睡觉,大量阅读,喜欢看小人物的奋斗。


她的微信订阅号广杂,很少有未读的红点:P2P、股票、心理测试、金融杂志、时尚、互联网、风控、科技、空气设计、风水学、两性、异性读心术、狗与爱的世界、舞蹈类、逻辑学、H5案例、犹太人的启示、占星……她笑着告诉Xtecher,外面的人都很会讲,可她不觉得自己讲得出什么“公司战略”,她说,“我觉得我的公司战略就是活下去,就是把现在的事做完。”

 

万一创业没做成会担心吗?

 

Cherry说:“我没有什么好损失的,做人就这么一次,我妈生给我这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我想用我的眼睛去看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正如我们前文所讲到的,在Cherry的眼中,创业并非为了成就自己,而是为了净化行业。她形容自己对团队人才招录标准的要求——“至少得有奉献精神”,而不是“要有野心”或者“足够聪明”。

 

“你没有奉献你怎么成就别人?”Cherry告诉Xtecher,也许有天事业忙完了,她会回归公益,做做动物保护。

 

夜幕四合,深聊6小时之后,愈发喜欢这个叫Cherry的姑娘。

 

当我们聊完烧脑的行业剖析与产品话题,当我们讲完过去的风波起伏和转折故事,当她最终安静下来,便又仿佛回到了初见的第一眼:

 

美好如你,这位宏大行业漩涡中的姑娘,不见的是漩涡的湍急凶险,眼见的是久经磨砺后的出水卵石——坚硬光滑,消了噪音,透着柔和的光。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