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原创精选 >

地平线联合创始人黄畅:「冷」比「热」更持久

地平线联合创始人黄畅:「冷」比「热」更持久

Xtecher原创 丨 原创精选

14370
53

2016-12-30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能够让我持续坚持下去的动力更多的是『冷』。热的东西早晚会变冷——冷比热更持久。」

——地平线联合创始人黄畅


作者|甲小姐、张骏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采访伊始,桌子周围的人都在纷纷补充水分的时候,黄畅情有独钟拿了一听可乐。

 

「我需要补充点血糖,因为今天中午没吃饭,」他略带羞涩地笑,「我面对口舌之欲,还是不太能管得住自己。」

 

作为地平线机器人联合创始人兼算法副总裁,黄畅身处于时代选择的黄金赛道中,亦坐在聚光灯下最惹人注目的公司的最核心座位上,可他却很少出现在媒体视野之中,低调的以至于惹来风言风语:黄畅是不是离职了?

 

他告诉Xtecher,自己名字里的「畅」字,意指「畅所欲言」,却是另一番解释——「黄畅想说的话」,他心中自有自己的山水世界,却很少与人讲。

 

「想说的话很多,但是没有必要多说,那就没有时间去工作了。」

 

黄畅笑着开始了他的回答。


640-1.jpeg


诗意

 

「黄畅是个诗人。」

 

余凯不假思索地这么评价,「不是写诗的人,是骨子里的诗意。」

 

说起来,余凯、黄畅两人从2010年相识那天起,几乎就一直在一起共事:

 

从NEC Lab(黄畅是余凯在NEC Lab招的第一个人),到百度IDL,再到地平线机器人,在余凯心中,黄畅是自己在选择算法合伙人时独一无二的「Genius」,「他不是对所有事情都擅长,但对自己真正擅长的东西,有着常人无法抵达的境界。」

 

的确,回望黄畅的过去,他似乎在人工智能的每个节点,都做出了早于常人的判断:

 

初二时,家里买了一台386电脑,懵懵懂懂的小黄畅,第一个动作竟是启动 PC Tools、按下D和Y键、将系统文件删除,以致无法开机。彼时早在93年,一台价格近万的电脑刚到手就被自己搞趴下了,文件删除的那一刻,小黄畅想明白了一件事:自己此生将与计算机结下不解之缘。

 

高考,填志愿,他坚定地「非清华不可」,拒绝服从调剂院校和专业。结果下来,他是省状元,如愿以偿进入清华计算机专业。八年时间,他在清华完成本硕博,一直专注于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模式识别和信息检索方向,论文、专利很多。

 

2002年,他读大三,暑期随恩师艾海舟教授参加清华与日本欧姆龙公司的技术合作项目,研究芯片上的图像算法技术——就这样,他幸运地参与做出了世界上第一款人脸检测专用芯片,创造了世界上首次计算机视觉技术被大规模应用的成功范例。

 

而他从清华博士毕业的2007年,却并不是个幸运时候。

 

彼时,人工智能尚不见天光,大部分同学转了方向各自谋生,但他坚信未来终将到来。离开清华前夕,他对同学说:「这个行业在5-10年的时间里一定能取得重大突破、得到广泛应用。」之后,他只身赴南加州大学继续博士后研究工作。

 

2012年,他的预言应验了。崛起的深度学习终于让人工智能冬去春来,学界纷纷从冬眠中苏醒,黄畅却早早开始思索一个问题:如何将AI应用于工业界?

 

接下来的脚步快速而稳健:

 

2012年,他加入百度美国研发中心;

 

2013年,他参与组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任高级科学家、主任研发架构师。在他的带领下,图像技术团队做出了全网人脸图像搜索、PK大咖、全网相似图像搜索、自然场景文字识别、百度移动图像搜索、图片凤巢等许多重量级的产品,他和他的团队因此两次获得百万美金的「百度最高奖」;

 

2015年,眼看着学界业界遍地开花,火候到了,他便联合创办了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公司——地平线机器人。

 

每一个节点,他的判断都异乎寻常地独立而敏锐。不过,他更愿意用「信念」去描述这条他所选择的路:「理性的分析,源于过去的经历、自己的认知,但理性之外还有很感性,很直接的东西。如果只有理性分析,我可能不会出来创业,我会留在百度,留在IDL——但那不是我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或许诗意的人总是长情。回溯他的过去,一路走来,虽然事业节点始终敏锐,但研究方向从未改变。在这条道路上,他是起早的人,亦是坚持的人,无论高峰低谷、无论道路人烟稀少还是熙熙攘攘,他都始终专注于这条路途之上。


底气


黄畅所参与创办的地平线机器人,自诞生第一日起就以华丽的创始团队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他的另外三个搭档,履历个个令人垂涎:

 

创始人余凯博士,曾是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的创立者和负责人,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曾在百度领导了语音识别、图像搜索、百度大脑、百度无人驾驶等项目;联合创始人兼软件副总裁杨铭博士,曾为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院(FAIR)创始成员之一,在Facebook负责DeepFace项目;联合创始人兼硬件副总裁方懿女士, 曾任诺基亚智能手机全球研发副总裁。


640-2.jpeg

左起:黄畅、余凯、杨铭 


然而与此同时,创建一年半以来,因其目标业务的前卫、复杂、多元,地平线机器人始终让很多人雾里看花,引来不少质疑和讨论。

 

地平线的野心似乎与众不同:嵌入式人工智能。

 

什么是嵌入式人工智能?

 

简单讲,他们此刻在做的,与百度等大公司相比,是反其道而行之:


「让人工智能离开云计算、数据中心,进入无数的终端。」


这背后的初衷不难理解——巨头纷纷在云端押注,地平线看到的是「边缘机会」:一方面,离线的智能是大公司不太关注的领域;另一方面,云不是万能的,可靠性、时效性、隐私等问题,使得云、端结合成为大势所趋。

 

作为创业公司,地平线选择的道路正如当年共产党「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避开重兵把守的中心城市、从边缘道路寻找机会、再逐渐走入中心地带。

 

目标固然美好,难度却令大部分人望而却步。

 

为了「把智能做到端」,需要设计出「人工智能芯片」,不仅要低成本、低功耗、高效、精简,还要有极强的实时性和可靠性——难度之大,甚至让很多技术领域的人才都对此将信将疑,并将此番野心归纳为「技术边界之外」的事。

 

那么,人工智能芯片究竟做不做得出来?作为带领团队向这个未知数进军的算法统帅,黄畅的解答似乎格外重要。

 

可他告诉Xtecher,他很少去看外界的质疑,也很少去解释,因为「真正说出去的话,别人不敢信。比如做芯片,大家觉得是拿来忽悠的……我觉得,他们不一定看得明白。」


难处


让我们看看黄畅所面临的难题:人工智能芯片。

 

持续了半个世纪的摩尔定律,培养起了工程师们的一种惯性:只要不断增长通用计算能力,就可以用CPU吃掉不断冒出来的特定任务所导致的计算需求。

 

可如今,摩尔定律已越来越难以为继,通用处理器在面对特殊任务时并不是万能的。

 

于是,我们的时代正逐渐从基于通用处理器的纯软件方案,过渡到基于专用硬件的软硬件结合解决方案——图形处理器GPU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它比CPU更利于做动画渲染这样复杂度高的特殊计算任务。

 

巧的是,在黄畅大三暑假时,他曾跟随恩师艾海舟教授参加清华与日本欧姆龙公司的技术合作项目,研究芯片上的图像算法技术。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所参与的,竟是世界上第一款人脸检测专用芯片。


14年后,地平线将这个目标定义的更为宏大:为了实现嵌入式人工智能,地平线希望设计出专门实现人工智能任务的芯片。

 

这比黄畅大三时参与的仅仅作用于人脸检测的芯片要难上至少四五个数量级:逻辑更为复杂、场景更加多样,要同时解决语音、图像、自然语义理解等模型架构问题,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每当两个不同的应用交叉在一起,复杂度都会指数级上升。

 

为了竭尽所能地把智能做到离线、做到端,要求其兼备高性能的同时,必须低成本、低功耗。

 

低成本,是黄畅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创业公司必须证明自己的变现能力。成本,决定了产品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落地。因此,黄畅必须「戴着镣铐起舞」——在一定成本范围内做决策取舍,在限制的条件之中,不断做算法迭代优化。

 

他告诉Xtecher,只做软件是不够的。为了控制端到端的整个性能、成本、功耗,算法需要贴合硬件设计,以达到更高的运行效率。而他需要交付的,不仅是算法或者处理器,而是一整套解决方案。

 

为此,黄畅在设计算法的时候,针对硬件的一些固有特点,譬如电路、存储、计算系统、功耗分布,都进行了系统化的探究、选择和创新。

 

这也形成了地平线的一套算法价值观:算法研究的根本目的是用来解决实际问题,它是工具,而非目的———故而在很多公司很多团队还在算法数据集里争着「刷第一」时,地平线的算法研究方向已经在奔向下一个目标了。

 

「当你把合适的硬件架构设计和适合的算法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跟通用处理器相比,能够产生上百倍甚至上千倍的差异:譬如芯片的速度快了十倍、功耗降低了十倍、成本降低了十倍,几个维度相乘,效果就是一千倍。」


成果


我们犹记得一年半前地平线创始之时宣告的愿景:

 

定义一个芯片品类,开发出一整套Turn Key解决方案,给到大的合作伙伴,推广到消费级的产品,最终成为类似于「Intel Inside」的品牌 ——余凯称之为「On the Horizon」的用户品牌——本质是B2B2C,找到一个大的B端,它背后有大量的C,一起定义一款产品,以此重构行业标准,或者自己成为标准。 

 

经过一年半发展,地平线一边努力朝着人工智能芯片的长远目标迈进,一边几乎以每月一个大动作的速度,交付了一众阶段性成果:

 

成立于2015年7月,种子轮融资来自一众一线投资机构:晨兴、高瓴、红杉、金沙江、线性资本、创新工场和真格基金等;

 

2016年3月9日,地平线机器人在智车优行新闻发布会上,首次向外界展示在真车上同时实现车道线/车辆/行人检测的ADAS产品原型系统,该技术的硬件原型系统已经安装在智车所发布的「奇点汽车」上;

 

2016年4月6日,地平线机器人宣布获著名风险投资家Yuri Milner的投资;


2016年5月20日,科沃斯在新产品发布会上首次展示了搭载地平线机器人技术「安徒生平台」的下一代管家伴侣型扫地机器人「地宝」,可以通过集成的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来完成智能交互,实现语音交互、识别用户、客厅打扫、浅层睡眠等场景;


2016年7月1日,地平线机器人宣布获得了来自双湖投资、青云创投和祥峰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晨兴、高瓴、金沙江、线性资本和真格基金等种子轮投资机构也继续追加了投资;

 

2016年8月1日晚,美的空调2017年度智慧空气生态盛典上,基于地平线「安徒生」平台研发的「智能王」柜机的「手势控制、智能送风、智能安防」功能格外引人注目。该空调是地平线与美的共同研发的一款商业产品,也是目前空调市场上智能化水平最高的产品,计划8月份公开发售;

 

2016年9月8日,地平线南京研发中心宣布启动;

 

2016年12月1日,由ARM生态系统加速器安创空间联合全志科技、地平线机器人发起的开放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 AI LAB今天下午在北京正式成立;

 

而在即将举办的“2017 CES”上,地平线将宣布与英特尔公司的合作,推出地平线最新的ADAS系统,该款ADAS系统基于单目摄像头和FPGA研发。

 

虽然地平线的人工智能芯片尚未最终示人,但黄畅团队所研发的嵌入式算法已运用到智能驾驶和智能生活的各个产品之中。

 

「软件上的使用,永远快于硬件。」黄畅告诉Xtecher:预计明年年中,地平线会有成型的芯片面世。

 

回顾一年半的历史,黄畅向Xtecher吐露,芯片研发的周期的确比最初设想的来得更久。

 

出发时,虽然团队对芯片的整体难度和周期有心理准备,但当初的想法还是稍微简单了些,「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克服了很多问题,现在的心里更明确了。」

 

黄畅说,一直以来,他心中的答案是明确的:一定能够做出来。只是时间需要多久?有不确定性。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个随机的世界,当我们说一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只是说百分之多少的概率去做到。时间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未来是不确定的,但随着时间推移,时间越久,它就会把你现在看上去越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性更大一些,明白吗?如果你说,一个月的时间内能做成什么样子,也许不可能,可放在10年、20年的维度上,它就变成一个可能的事。所以我们在讨论一个东西的可能性的时候,一定不能够忘记时间——时间这个重要的因素。」


信念


摩羯座的黄畅,向Xtecher讲起了一个和他生日同天的人物——出生于1月10号的丁丁。

 

丁丁,是《丁丁历险记》中刻画出的形象。充满好奇心的年轻记者丁丁和他忠心无比的狗狗白雪,在集市中无意看到独角兽号的模型,在古老的日记本中发现了这艘船藏有着一个惊爆的秘密,于是踏上寻找独角兽号的路途。之后的探险之旅虽充满重重困难,丁丁还是克服了一切,最后成功找到了宝藏。

 

丁丁是黄畅从小最喜欢的角色,因为在他身上,有着勇敢、善良、真诚、勇于探索的精神。

 

巧的是,在地平线机器人五颜六色的办公室里,充斥着冒险者的元素。乐高拼成的海盗船,遍处的机器人玩具,以航海家命名的会议室:迪亚士、麦哲伦……据说,大伙儿十分信奉海盗文化——人人心怀理想,且身怀绝技。


640-3.jpeg


早前在美国时,黄畅的日子可要比现在舒服多了:清净安稳的学术生活,一周五天班,晚上回家和妻子一起做做饭、看看电影,周末放假和妻子开车到处转转……这一切都在创业之后没了影儿,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会议、每天超过12小时的工作、在外解决的一日三餐——留给家人的时间,真的变少了。

 

妻子无条件支持着他,但偶尔面对家庭的小摩擦,黄畅会努力说服自己,平静下来,哄哄妻子。

 

怎么哄?

 

「画个大饼,」黄畅笑了,「讲未来啊。」

 

我们常常会拿着同一个问题去问创业者:若有一天退休了,你期待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画面?

 

唯独黄畅给出的画面里竟然没有自己:

 

「我希望我能看到周围的人,同事、朋友,都生活在阳光之下,每天都微笑着……不用天天开party,微笑就好。」

 

这样「无我」的态度也体现在他面对公司的时候:「大家都说创业公司要强调个性,我反倒觉得因为创业压力大就更需要相互依赖、并肩作战,控制个人喜好和想法。在地平线,我代表的不是自己,公司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这个团队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无我」亦让他收获了更多的平静,「和过去比起来,我现在是一个平静的人。创业的激情也不是没有,但能够让我持续坚持下去的动力更多的是『冷』。热的东西早晚会变冷——冷比热更持久。」

 

社交动物大多脑热心冷,相反,黄畅是脑冷心热:冷峻的,隐秘的,深沉的。他是身边很多密友的知心大哥哥,虽然大部分时候处在一旁不言不语,却时刻保持着洞穿一切的双眼。


疆域


在黄畅眼中,人工智能只是个工具,而要改变社会,需要找到工具落地的真正场景。

 

如今,作为工具的AI已是明星领域,但关于落地场景仍众说纷纭,雾里看花。

 

我们需要承认的是,尽管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尽管尘埃与曙光升腾,AI仍处于一个早期阶段——人们还在做枪做炮,还没到把子弹打到对岸的时候。而此刻推动着每位AI从业者摸黑赶路的,是他们关于AI对岸的各自想象。

 

黄畅也自有他的想象。

 

他告诉Xtecher,他有着一些普通的想法,也有一些疯狂的想法。

 

普通的的想法是,随着我们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我们需要依靠机器人去解决危险的、繁重的、无聊的工作;而疯狂的想法是:地球,终将是人类最大的瓶颈和局限,蒸汽机、火车、飞机拉近了物理的距离,互联网拉近了信息的距离,每个革命性的技术浪潮都在让地球变得越来越小——潜台词便是:人类在地球上做的事,距离上限会越来越近。

 

「如果人工智能赋予了人类更大的能力,下一个目标,不就是星辰大海吗?」

 

黄畅说,单从技术上看,人工智能还远未达到它的极限。「泡沫是无关的人吹起来的,但真正对行业、技术有深刻洞察和足够信念的人,泡沫是与他无关的。」他相信,AI的浪潮会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更大、更猛烈——虽然小波折始终存在,但大趋势注定是:震荡、收敛、持续提升。

 

「人工智能将比互联网更深远地影响大家的生活。互联网本质上还是信息传递的议题,但人工智能是替代人力、脑力的议题。甚至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人们创造了一个新的物种,我都不会觉得惊讶。」

 

面对人工智能可能引发的危机,他告诉Xtecher:未来最大的危机不在于人工智能取代人,而在于取代后创造的价值将如何重新再分配。「使用人工智能的资本家,如何进行利益的重新分配?增税也好,创造新行业也好,我们应该把人工智能取代人创造的价值,转移到这些可能面临失业的人身上。」

 

而在他所构思的人工智能大未来里,与人类就业危机相比,黄畅更加担忧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如果人工智能将把大多数人置于一个寄生虫的状态,人类走向好吃懒做只知享乐,将是对人类作为一个文明生存更大的风险。

 

「社会要进行引导,如何启民智,启发民众的智慧?关键在于解决这个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你是为了享乐活着,还是为了让社会变得更美好而活着?如果是后者,就不会出现这种危机——即使被取代了工作,人们还可以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一些兴趣去做。」

 

黄畅希望,国家、企业、社会组织能够肩负起职责,确保整个过渡足够平滑,以迎接那个可能更美好的时代到来。

 

聊至最后,我们谈起了这家公司的名称:「地平线」。

 

顾名思义,虽然遥远,但地平线足以区分黑与白、天与地——如果你走的够远,跨越了这条线,便将曙光升腾,进入全新世界。

 

Xtecher问了黄畅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将人工智能的发展比做地平线上的日出,你认为——现在是几点钟?

 

「我认为,还是黎明前的黑暗吧。地平线是孕育希望和朝阳的地方,有很多新的东西正在发生。scope不断扩大,level不断提高,我们可以看到的东西是愈发激动人心的。无论是,这个问题解决以后产生的效果,还是说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层出不穷的。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地平线是我们的视野、我们的想象空间的疆域极致——而我们,希望把这个极致无限地延伸。」黄畅说。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