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不久后,看电影时不能走进去,将是一件奇怪的事

不久后,看电影时不能走进去,将是一件奇怪的事

VR价值论 丨 行业洞察

12334
729

2016-12-30

VR价值论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在不久的将来,看一场点电影,不能走进去,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640aaa.jpg

全文共4500字,读完需8分钟

有没有人会认为: 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其实并非现实的世界?

有多少人会认为: 未来的世界会成为一种混合现实?

在将来,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可能会觉得,无法走进任何媒体、电影、电视的内容里会是很奇怪的事情。

究竟未来的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子?

让我们来听听这位美国资深电影制作人对于未来VR电影的理解。


本期(第32期)由美国虚拟现实公司(VRC)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制作官对VR进行分享:未来的VR电影到底该怎么拍?



640sad.jpg

Chris Edwards

美国VRC联合创始人


我这次来中国,看到大家对新兴的VR市场抱有极大的热情,很受启发。

 

我们的工作室是在乔治·卢卡斯的天行者农庄的第三层创立的,在那里我们将高科技和美术相结合,用于他的电影创作,为他的星球大战系列注入了生命力。迄今,已经经营了十三年。


我们的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预演公司,我们所说的预演,就是动画蓝图,用电脑图像来协助所有正片的设计,大概75%是好莱坞大片。


除此之外,我们还电脑图像技术设计游乐场、游戏,现在也参与到了虚拟现实领域。

 

有朋友会问:预演有多重要? 在我看来,它会帮助电影制片人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就像大家最近上映的《奇异博士》中所看到的新奇画面一样。

 

预演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


预演对于整个电影制作的流程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

 

以前传统电影制作人用分镜师来布局镜头,一场接一场。

但是他们能做到的有限,一些镜头没办法以动画形式呈现。现在有了预演––重播的能力,在电脑里做很多版本的迭代流程,这些镜头完全可以做到精雕细琢,使之更接近导演理想中的样子,这就是预演真正的用途。

 

在好莱坞,预演被用于对各种想法进行组合,主要先从导演开始,艺术指导、摄影师、剪辑师也一起通过预演蓝图来进行策划拍摄和最后的视觉特效制作。

 

但我今天想着重说的是,事实上预演不止被用于电影制作,也是我们涉及虚拟现实体验的一种方法。

 

首先,我来介绍一下,预演在电影制作中的具体流程。

 

一部电影的预演过程是从剧本开始的。因此我们要先读剧本,然后把它划分成不同的镜头。

 

每一个镜头要求用细微的差别来表达。有时候我们只用分镜头脚本,有时候我们会创造一个完整的环境,然后制作人物动画。然后我们会通过不同摄像机角度来对人物动作进行最佳的拍摄。

 

而另一个途径是我们给导演创造一种即时虚拟现实体验,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设定好的环境里走一走,看下人物造型。这种途径,我们会用台VR摄像机或者虚拟摄像机,又称“V-Cam”来拍摄动作,就像这些动作在现实中真的发生一样,但是其实都在虚拟世界里。

 

举个例子来说吧。

 

基本上我们会和一些能够给导演带来虚拟体验的小团队艺术家们或是很有天分和创意的某个人合作,他们完成拍摄内容后,会交给剪辑师,剪辑师会把它们剪成一个系列,并提交给导演最优质的一组内容。

之后导演会评价这个场景动作,比如他说“这儿挺好,中间的部分我有些别的想法,你觉得有办法把结局做的更刺激些吗?”。类似这样的评论反馈给团队艺术家,之后我们会不断改进,直到导演实在想不出其他该加的东西为止。

 

通过这个方式会另导演在拍摄中产生很多好的想法,但是同时也有很多技术方面的挑战。到这个阶段,我们从视觉方面很清楚导演要实现什么,但是我们不一定知道技术上怎么做。所以我们要从预演进入到被称为“技术演习”的阶段。

 

技术演习让我们通过绿屏来策划某些技术。 某些情况下我们通过专用机械手臂运动来控制摄像机,或者采用各种摄像机吊车,甚至尝试如何用不同元素来拍摄,人物和背景是要分开拍的。这一切的分析运用到技术演习中,这样我们才能执行最佳方案执。


作为导演,怎么让观众乖乖听话呢

 

现在由于一些技术方面的限制,VR影视还面临很大的挑战。

 

VR也分很多类型,一种叫360度影像VR,但在我看来这不算真正的VR,这是体验环绕媒体的一种方式,除非你能在这个媒体里面做动作,否则你不算完全沉浸到该媒体里。我个人认为,至少你能动自己的头,你能从不同角度来看某个人或者事物。

 

但是用360度VR讲故事还是不错的,只是说你得意识到,如果观众能看到的东西不够多的话可能会觉得无聊。这是因为观众看360度视频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伸出手来碰东西,或者为了发现某个新东西而往某个方向走。

而他们一旦发现做不到时,就成了这个媒介的限制。

 

现在看来,在VR里,我们能做得事情很多,但目前还有很多限制,比如,客厅的面积,或感应器跟踪的范围,换句话说,往往你只能走这么远。


目前HTC Vive和 Oculus就是这样的问题。

 

这也是我为什么认为电影制作人会先在主题公园和其他游艺中心测试虚拟现实的原因,因为这样能让更多的家庭和世界各地的人来体验目前质量最好的虚拟现实。随着体验变得更尖端,Oculus和Vive的消费版和其体验内容也会跟上。

 

这的确是一种演变过程,VR的能力一直在增长,而我们作为VR创作者得意识到它的局限性,然后按VR目前的优势来走。

 

当然,VR是一种全新的叙事方式,也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挑战。

 

每个人在VR影视中的体验都各不相同。但作为VR体验导演,要让设计吸引人,有诱惑力的动作路线,就得先预计人在这个环境里的时候,倾向于先看什么。

 

再来举了个例子。

 

比如你在一间屋子的中间,然后导演能用灯光来显示“哦!屋子中间有个亮点”,虽然屋子里有很多其他东西,但也许这样相当于跟观众说“喂,那里可能有你该查看的东西”。随着一个人靠近,比如靠近屋子中间的一个箱子,如果在游戏引擎里,距离那个箱子一定范围时可以引发一个动作或动画: 比如一个人在靠近,突然箱子崩开了。

 

当观众开始盯着箱子的时候,导演就得采取控制观众的第二种方式––音频。

 

在VR的世界里,都是立体音,所以观众被声音所环绕,一旦他听到来自后面的声音,就会四周看。完了之后呢,头转回来看箱子, 发现里面的东西没了!这个就是一种讲故事的方法。

 

你可以创造由观众的参与所引发的一系列事情。

 

作为导演,你知道为了引发某个事件,观众得在某个位置做动作。你不会知道具体什么时候,但是你知道将来会发生,除非他们完全放弃参与,只要他们还在继续参与,肯定会引发事件。

 

然后,你作为导演,可以决定“好的,接下来呢?”在我看来是一系列的不同的事件,不完全是一个单线流程,它是一系列的快速动作,从这个事件到那个事件,但观众通过某个做法或者离某个东西很近时才会触发它。

 

作为导演,你得让观众听你的话!试想一下,不久的将来你能通过暗示就可以控制观众的反应,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所以基本上如果观众在看着一个人物,它是一个非玩家角色或者“化身”,那就是说你正在虚拟现实里面跟另一个角色互动。例如里面某个人物长得很吓人而让你后退,导致你头部轻微晃动,也许会激活电脑里某个效果让那个人物变得更凶。但是如果你没有反应呢?这样的话人物的响应也许不同。

 

总的来说,对于VR有某些方面会变得越来越尖端,通过把实际用户的动作用以巧妙的提示,根据他们的行为,环境就改变了,基于他们看的地方,引发某些事件,这些都是控制VR世界更微妙的方式,而不像去按按钮和开关。我觉得这样才是高质量的VR体验走向成熟的一部分。

 

要通过自动识别用户行为来赋予VR世界以生命力,它才会根据你的行为来做出反应。


这个需要有创意的人才,以及很聪明的程序员和技术人员汇集在一起,来提供让我们能够观察用户行为的工具,并且通过用户的那些反应来协助我们创造一个更为沉浸式的体验。

拍VR?别瞎来,这些题材才适合!


首先,我觉得VR体验涉及的面会很广,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创造故事的机会,你要么是当中的参与者,就好比说你在扮演其中的某个角色;要么你并非其中的某个人物,而是更像我们有时所说的“墙上的苍蝇”,只作为一个旁观者而存在。

 

我觉得VR更让人兴奋的原因应该是在角色和非角色间的切换。

 

比如也许故事开始时,你只是在观察,不扮演什么角色。突然你发现“啊?我现在就是里面的一个人物!”,这时你也有能力开始扮演一个角色。

 

还有一个情况可能会有很好的效果。这个想法是开始时你扮演一个没有故事背景的角色,丝毫没有关于自己的信息。然后会发现一点,在屋子里走走,发现线索,在镜子里看自己,在虚拟的镜子里,也有可能成为一种有趣的类型。

 

先退一步想想我们现有的电影类型,哪种最适合转换成VR体验?

 

肯定有人喜欢动作,想要更大幅度动作的人,比如乘坐在过山车上,驾驶赛车,或者感觉自己在一场枪战中。

 

但是我觉得大部分人会觉得这种体验太激烈,我们得考虑更大的观众群。

 

我觉得最终大部分好的VR体验不是靠动作的,而是靠一种几乎像艺术作品似的表达方式,就感觉你被传送到一个幻想世界里的蜕变体验,你可以在那里花一段时间。

 

此外,教育方面的VR内容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举个例子,你可以去世界各地的博物馆,能够跟你的家人一起。想想看,以前你总觉得没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每次你们去时候,只来得及看几个项目就得走。

 

但是想象下,你花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下班回家之后戴上你的Oculus或者你的Vive或者PSVR什么的头显,然后去博物馆的一个展厅,真心欣赏馆长写的描述,立体观察某个因为是VR让你靠的比现实博物馆更近的展品。

 

这是只有VR能给你带来的加速学习体验。将来会有一种有各种各样内容的商店,从为玩家设计的最激烈的动作内容到连你的父母都可以轻松体验的丰富内容。

 

如果说VR适合的电影题材的话,我觉得VR比较适合那种幻想大片,或者历史片,带观众去体验完全不一样的、在现实世界去不了的世界。

 

我觉得这种类型的电影是最适合VR体验的,也可以跟自己的传统版本同时上映。这样你能去看该电影的传统版,也可以身临其境在电影当中。


走!和年轻人泡在一起


 我曾经说过“真正顶级的VR内容非常难,需要全世界的有天赋的年轻人一起合作,所以一定要从最开始的阶段就要在一起合作”。

 

在我看来,VR领域的从业者,很勇敢,很不容易。

 

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我想告诉他们的是: 你们应该想的更多,更广泛,跳出固定的思维模式。

 

这不是传统电影行业,需要对新科技的了解。你也必须得灵活,得趁着新技术的改变来做。

 

你们还得敢于有远大梦想,想得更大,但同时也要确认目前技术是否可以实现它。

 

我学电影时候,我的前辈跟我讲的第一个道理就是: 一个很长但质量不好的作品不如比较短但是质量好的作品。

 

我鼓励大家好好琢磨这个道理,刚开始别野心太大,而是应该在技术允许的最好条件下,做得更创新,向世界展现你的个人天赋。

 

VR及未来


我觉得未来是人类现实和虚拟现实的混合,有时候也叫MR,混合现实。

 

其实我们现在就在一种混合现实里。

 

早些时候,我在北京电影学院做过发言,我说过一件事:我九岁半的女儿,她在摆弄我的旧手提电脑时感到很费解,她在那上面无法像用她现在所用的苹果手机或是iPad那样进行触屏操作。

 

而我觉得在将来,其实就是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下一代会觉得无法走进任何媒体、电影、电视的内容里会是很奇怪的事情。

 

到时候,他们可能会说: “哦,等下,不是,只有老套的传统形式的电影你进不去”。

 

到时候他们可能会将活生生的现实与计算机图形相结合。 我相信你们已经知道光场摄像技术这个项目了。通过它能对我们所处的世界进行3D扫描,并且能够将其套用到游戏引擎中,这就是所谓的全方位拍摄,或称为光场摄像。

 

现在我们得做出选择,我们是让这一切看上去就像个电脑游戏并且能在游戏中无所不能呢?还是我们对演员进行360度的拍摄呢?

 

很快,我们就不用再做这样的选择题了,很快我们就能将演员的表演以三维的形式输入电脑中,只要你想,就能进行立体的拍摄,而那将会是混合现实存在于虚拟现实中。

 

那就是我所认为的未来的开始,我们接下来的生活会像《黑客帝国》一样。人们会很习惯于在电脑所构建的世界中生活、工作。

 

好好想一想吧!

嘉宾介绍  Chris Edwards


美国虚拟现实公司(VRC)联合创始人、首席制作官;

美国著名数字预演公司第三楼(The Third Floor)的首席执行官;第三楼每年为各大制片厂提供超过40部电影的数字预演服务,作品包括漫威影业的《复仇者联盟》、《X战警》系列和今年上映的《奇异博士》、《魔兽》《奇幻森林》《神奇动物在哪里》等影片。

 

 Chris Edwards曾在迪士尼从事数字电影制作工作,之后在导演乔治·卢卡斯的工作室天行者庄园工作,历经10年之余。

 


版权申明:该文章系VR价值论独家采访或整理,不代表VR价值论观点。如需获得转载授权,请您添加价值菌微信号:VR-jzj(申请时请备注:转载文章)




篇文章写透一个观点,解决一个问题

——VR价值论

们不断寻找智慧的人,犀利的观点,扎实的干货和独到的判断,只为将沉在海里的价值打捞上岸。英雄勿论出处,唯价值论高下。如果你想分享有价值的内容,请联系微信价值菌(VR—JZJ)。

 

周干货分享,有价值,你就上!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