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永洪科技何春涛:我理解的大数据创业和创业家精神

永洪科技何春涛:我理解的大数据创业和创业家精神

永洪科技 丨 行业洞察

6936
171

2017-01-10

北京永洪商智科技有限公司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2016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在名为《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中再次给出了对创业者的定义“创业者,不仅仅是指那些拥有一家公司的人,只要他是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更多的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他在我们的眼里,就是一个创业者。”试问,这是否符合你心中对创业者的定义?在2016年的科技创业圈,对所有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来说,显而易见,VRAI和大数据就是年度科技创业的三个关键词,而根据Gartner的分析报告可知,其中技术最成熟,对企业客户来说价值感受最强的,毋容置疑就是大数据技术。


q.jpg

1 Gartner技术发展趋势图


根据华兴资本最新出炉的报告《大数据行业:独角兽爆发元年,2016逐鹿盘点》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从资本视角备受关注的大数据企业——永洪科技。


w.png

    图2 华兴资本 那小川

《大数据行业:独角兽爆发元年,2016逐鹿盘点》


本次采访永洪科技CEO何春涛(以下简称Henry)距离上一次采访永洪科技的大事件——7月融资发布时隔半年,在2016年,永洪科技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7月宣布C轮融资2亿元,10月成都子公司成立,12月底确定收入实现400%增长,收入规模破亿,搬入新的3000平办公区等……


这四年他带领的这个企业不仅实现了从零到一甚至被不少第三方誉为大数据技术领域“未来独角兽”,问他创业的感受究竟如何,得到了非常意外的答案,他说:“创业是非常痛苦的经历。”


1.“当实力撑不起梦想的时候,我们不要破灭梦想,要增强实力。”

 

“我们在2011年开始项目启动,当时大数据还没有成为热点。大数据技术在美国有600多亿美金的市场,都是美国的厂商,像IBMSAP等。但国际厂商在中国有非本地的劣势,难以满足本地化需求,服务响应不及时造成客户体验比较糟糕。当时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希望能做一家为客户解决大数据分析技术问题并创造高价值的公司。20137月产品开发出来之后,我们的第一个客户是艾瑞。之前他们三周出一份报告,后来一周就可以出了。”

 

永洪的第一个客户就是艾瑞,对一般的初创企业来说拿下这种级别的客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都以为是因为老板的私交才做得成这单生意,而我们听说永洪联系艾瑞是通过微博留言。这经历本身就带来很多思考,比如企业服务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Henry说,“在公司成立之初,我们几个创始人既不是销售出身也没有很强的商业资源。在产品研发上,之前厂商的产品是给IT部门使用,而永洪的产品是给业务部门使用,这种趋势是从2010年才开始,我们抓住了这种发展的契机。艾瑞是通过微博去找的,我们认为我们的早期客户可能是经常使用数据分析,又没有找到特别好的解决方案去驾驭数据的公司。我们在艾瑞的官微留言,然后联系到他们的技术负责人,就这样获得了第一个客户。我们第二个客户是上海电信,第三个客户是中国移动。他们的主要考虑是对数据投资的价值回报,从这个角度切入,他们都选择了永洪。跟其他竞争对手相比,当时永洪人员非常有限,但我们还是实现了平台成功也为客户提供了更完善的服务。能够在起步阶段就服务这些知名客户,原因既有努力也是幸运,我们的早期客户给了我们非常多的帮助。”

 

从早期一直到现在,Henry似乎更愿意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企业内部的治理上,而不是出去“拉关系”和“跑业务”。很多民营IT企业的早期客户据说都是通过老板的关系做成的,而他没有这样做,这是为什么?


“在精力分配上,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企业内部治理上,原因有两方面,第一,每一个客户在我眼中都是独立的个例。一个企业要发展,最重要的是企业是否可以给客户带来价值,帮助客户实现成功。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关系上,其实没有改变永洪科技帮助客户实现成功的能力。”Henry补充说,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家超出业界水平很多的大数据公司,有能力带给客户更多的价值和成功。举例来说,在美国,差不多100个大数据项目只有40个项目成功,这就带来巨大的消耗和折损。我们想做的是给这个社会贡献高质量的企业,而不是在某个客户上去赚多少钱,这虽然不矛盾,但目标差别很大。基于这样不同的目标,我去构建的是为这个目标提升能力的工作方法。”现在永洪的平台成功率超过90%,已经大大高于业界平均水平40%,这是基于不同的目标形成的不同结果。


基于在技术研发上的不断追求,201610月,永洪科技发布了Z-Suite V7.0,实现了数据分析的完整用户体验。但Henry表示:“技术可以持续的创新,而在技术之外,要把客户成功做好,是挺难的事情。你要有对的能力、流程、方法,还有时间去塑造形成。我常常跟我的团队说,当实力撑不起梦想的时候,我们不要破灭梦想,要增强实力。”

 

2.“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如果你有想法,去实现。如果你有不同见解,去证明。”


永洪与艾瑞的故事已经被大家所熟知,有了第一个客户,而恰好这个客户又投下了第一笔种子基金,此后的企业发展之路是否就这样顺理成章直到腾讯的出现呢?


“在以前,没有人理解永洪和我们的团队,不少分析机构认为我们的业务也就能做个几千万,就到头了。”“在艾瑞之后我们又有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腾讯、苹果、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平安、华泰、华为、中车、美的、格力、中国风电、万达、万科、宝宝树等2000多家企业客户。随着连续三年70倍的增长,转眼间我们的业务已经不止几千万。而且,最关键的是,远远没到头,与我们未来的业务目标相比,只算开了个小头。”

 

Henry曾说在企业服务这个领域的创业者,相比2C市场,也需要激情和想象力,但更需要远见和视野,看得到3年、5年之后的市场发展。在2012年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他已经考虑到了现在的市场情况。我问他,是什么样的特质和经历才能让创业者拥有这种视野和“预知”的判断力?


“可能因为我们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就我个人来说这种观察已经有了20多年。对这个行业的形态、技术的演进和需求的变化有更多的了解,由于输入更多,加上我对这个行业特别喜欢,也希望能做好,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思考,相对其他人会容易得到正确的看法。”


我问他,这种前瞻性的判断抓对了是机遇,但是否也有误判的时候?怎么应对创业之路上的不确定因素?Henry说的直白,“创业是非常痛苦的过程,但既然选了就没有后悔。每个创始团队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虽然我们无法预期企业发展中会遇到多少挑战和坑,但对我们而言,设定的目标一定是可以达到的。”

 

都说2016年是创业圈的资本寒冬,而Henry却不这么看,你可以说是因为永洪科技足够幸运,获得腾讯这样的巨头注资自然不会对此有切肤感受,Henry却表示,“数据技术的生意其实并不好做,场景的复杂性会常常超出我们的能力。我们尽全力去实现,如果超出能力,就尽快去规划,去实现。”问他这些年融资的秘诀,他说“创业者本身应该对IT技术有很强的理解力,有能力用各种方式去定义好他的市场,有效的切入到这块市场中去。2B是一个比较难的生意,但存活率更高,更稳健,对人的特质要求会不同,2B的生意节奏较慢,需要耐心,不过做好了也可以有稳健而高速的增长。”


e.jpg

3  723日永洪科技上海峰会,宣布获得腾讯领投的2亿元C轮融资


问他选择投资人有哪些考量,他说比起估值,他更重视与投资机构间的共识,“会花很多时间去沟通各自对市场发展的看法,对永洪长期战略的思考,对团队的信任程度等。”而获投之后有没有得到这些知名机构在资源方面的帮助?Henry坦言,“再大的投资机构也不希望自己投的是一个无法独立的孩子,主要还是靠自己,天助自助者。”

关于未来D轮的融资计划?他很平常心,可能会有,“永洪科技资金充裕,但我们保持开放的心态,还是看有没有合适的合作伙伴,而不是资金上的考虑。”

 

3.“我们在如何改变世界”


李开复在今年3月创新工场的美国参访中提到:“永远有更伟大的事情可以做,唯一限制你的只是你的雄心壮志和想象力。我会问我身边的创业者,‘你和你的公司在如何改变世界?’当然,有没有这种世界观的思考对你现在所处行业的竞争和业态都不会有所改变,也不会影响到你的融资上市的思考等等,但有大格局的创业者是会不一样的。”

 

我问Henry如何看待中美大数据创业环境的差异,他说“美国的大数据创业技术的前瞻性更好,会把这个领域划分得更细,在每个细分领域都有两三家主要企业在耕耘。大数据技术在国内现在仍然是风口,因此吸引了很多创业企业,但领域划分不够细,同质化相对严重,技术路线很多基于开源技术,而做开源技术创业要走得很远需要很好的规避和设计,估值再高也可能会有高风险,相比而言,美国几乎没有这样高风险的大数据企业。


举个例子,美国做Hadoop发行版的就那么两三家厂商而且他们可以相互制衡,但在国内却太多了。试想,如果哪天Hadoop许可被美国的这两三家厂商更改为AGPL许可,我们国内的大数据厂商该怎么办?“作为创业者我希望可以改变这个现状,除了技术发展,也应该在价值观上给这个社会更多元化的改变。”

 

问他价值观这么抽象的东西怎么能获得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同?他说:“永洪的价值观是以卓越的数据技术为客户创造价值,实现客户成功。”我们常常会反思:‘产品是卓越的吗?’‘服务和技术水准是卓越的吗?’‘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真的为客户创造了足够大的价值吗?’‘最终实现客户成功了吗?’当我们评价同事哪些行为得当那些行为不得当的时候,可以用价值观作为尺子去衡量。”

 

“幸运的是我们核心团队都很正直,因为不会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所以大家会更多看重企业的利益和长远发展。”企业价值观在永洪内外部的经营活动中至关重要,“作为科技创业者,我们希望通过内部价值观去塑造企业经营行为,比如赋能我们客户数据化运营的能力,这可能是需要企业长期投入并无法获得短期收益的一件事,但从我们的价值观来衡量是值得投入的地方。”


在一次公司的内部讨论中,Henry写道,“我们看到了远方,也有决心会一直走到那里。有这样一个有能力有韧性的年轻团队,只要路对我们就能走到。”

 

4.“努力的价值,是成为美好的一部分”


谈到他欣赏的创业家,他坦言自己是非常老派的人,以比尔·盖茨和任正非为精神榜样,“他们把自己的企业治理得很好,为人也务实、低调。”也欣赏新一代硅谷创业家像扎克博格和埃隆·马斯克(特斯拉的CEO),“他们切入的点都是开创性的市场,像无人区一样未经验证的市场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先发性的优势,但也会伴随巨大的市场风险,马斯克曾说‘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这的确需要独到的远见和勇气。”



Henry说:“关于创业的哲学,我相信很朴素的真理,人生很短暂,能够高质量工作的时间只有二十多年,因此决定去做的事情,就不要讲理由和借口。想做成再小的一件事都要面对很大的不确定性,只有对自我的管理,是我们最可控的部分,因此我常常会跟自己较劲,决不与自己妥协。”


我问他:都说自律是成就的基石,可是怎样才能做到自律?“我也还没做到什么成就,不过这个道理我大致明白:要做成一件事很多时候是要反直觉、反舒适的,比如我们要打出最有力量的拳,要向后挥拳头。为了保持这种自我警觉,我坚持每天做几百个健身动作来训练自己反舒适与反直觉的能力。”Henry笑谈。

 

问他如何衡量自我价值,Henry非常诚恳:“我就是一个普通人,除了爱跟自己拧巴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我努力的人有很多,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是非常平等的,很多时候是事情在成就人而不是人成就事情,不应该通过人与人的区别去获取到成就感。”

 

问及2016年印象最深的时刻,他说,去年永洪用户大会的时候,看到会场因为座位有千人的限制,很多没有座位的客户是站着听的。“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很多客户从外地过来还拖着箱子。那个时刻觉得特别感动,一直在想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很不愿意辜负他们,希望可以帮他们做的更好。”


r.jpg

4  20161126日永洪科技用户大会现场


t.jpg

  5  20161126日永洪科技用户大会现场


结语


我不知道永洪科技最后做不做得成大数据行业的“独角兽”,对Henry来说这也许并不是他的目标,因为他看得更远。就像很多时候我们去努力,并不是为了去印证别人的猜测,拼尽全力也不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我们有多好。对永洪科技来说,他们希望为更多的客户实现成功,如果前面这几千字你都没看你可以随意评论说这简直就是“假大空”,但现在我希望你同我一样去试着理解,一个中国的大数据创业者和他的团队在非常诚恳的践行着他们的使命。


正如罗胖所说:“努力的价值,是成为美好的一部分,但前提是,你得相信这些美好的存在。”


Henry 何春涛

拥有近20年的商业智能和企业应用从业经验,是大数据和商业智能领域的顶级专家,对大数据、商业智能领域的发展趋势、产品技术演进有着高度的前瞻性和丰富的实践经验。

在加入永洪BI以前,何春涛曾担任知名跨国商业智能公司的研发副总裁。他领导研发团队连续10年推出了超越竞争对手的软件产品。超过一半的世界500强企业都是这些软件产品的忠实客户,其中包括麦考瑞银行、AT&T、中美人寿、IBM、通用电气等知名企业和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防部等知名机构。这些软件产品也曾多次获得国际大奖,包括软件业的“奥斯卡”Jolt奖、Java One大奖和JDJ大奖。除大数据、商业智能等产品的研发之外,何春涛还在金融、电信、能源等行业拥有丰富的企业服务经验。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