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10亿美金的创业传奇:Cruise 如何助力通用自动驾驶起航?

10亿美金的创业传奇:Cruise 如何助力通用自动驾驶起航?

雷锋网 丨 行业洞察

20201
1456

2017-02-13

地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本文转自雷锋网,作者:大壮旅。转载已获授权。


最近这两年,自动驾驶也许是最好的创业方向之一了。不信,你看看近一年来三起重大的收购或投资案例:通用汽车公司以10亿美元买下了位于旧金山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Uber以6.8亿美金的估值收购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Otto;本月8号,福特汽车 10 亿美元投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Argo AI以发展自动驾驶技术。


这三个案例都有几个相同点:成立时间不长,团队规模小,而且被收购或投资时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熟产品。但巨头们依然愿意高溢价将他们收入麾下。自动驾驶,不只是人类的终极梦想。在这场竞赛中,也是各大公司人才争夺战的开始。


然而,对于Cruise Automation创始人Kyle Vogt来说,这并不是一个一夜暴富的故事。Vogt说,他们的目标可不是赚钱。在他眼中,让数百万辆自动驾驶汽车奔驰在公路上才是人生追求。而通用汽车有能力帮助他们扩大规模。“这样才是 Cruise 技术取得足够社会影响力的最佳途径。”本文由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


从统计学来讲,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建立一个价值 10 亿美元的公司。


如果同时创建两家这样的公司,那就更不可思议了。当然,如果真出现这样的概率,恐怕大多数人会选择提前退休,环游世界,然后站上 TED 的讲台侃侃而谈自己传奇的一生。


这样的奇迹并非不可能。年仅 31 岁的 Kyle Vogt 真的创立了两家价值 10 亿美元的新创公司。他和自己在 Cruise Automation 的搭档 Daniel Kan 现在已经成了通用汽车最年轻的资深总监。要知道,想坐上这个位置,汽车行业的工程师们至少要摸爬滚打 30 年。而凭借自动驾驶软件,Vogt 和 Kan 却在 3 年内完成了别人 30 年的成绩。


去年 5 月,通用汽车豪掷 10 亿美元将 Cruise Automation 收入麾下,这家公司带上老板仅有 40 人,而他们手上甚至连个真正成型的产品都没有。


这不是 Vogt 第一次创业成功了。


此前他还创建过专门面向年轻人的流媒体服务 Justin.tv。如果这个名字你不太熟悉,它现在的名字你一定听说过——它就是 2014 年让亚马逊花 9.7 亿美元买走的 Twitch。


10亿美金的创业传奇:Cruise Automation如何助力通用自动驾驶起航?

Cruise Automation 停满 Bolt 的车库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取得如此成绩一定是祖上烧高香了。但是,在硅谷这片热土上,Vogt 的成绩并不惊人,因为这里的创业者各个都“贪得无厌”。既然马斯克、乔布斯或拉里·佩奇都不觉得自己非常成功,Vogt 的成绩就更不算什么了。


也许什么时候 Cruise Automation 完成自己的任务了,Vogt 才算是真正找到归宿,而这家新创公司的任务就是让自动驾驶汽车变成现实。


当然,在测试厂中奔跑不停的自动驾驶汽车并非 Vogt 的终极目标。在他眼中,数百万辆奔驰在道路上的全自动驾驶汽车才是人生目标。借用硅谷一句俗套的话来说,Vogt 想让世界变得更好。


作为一家自动驾驶新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 连办公室都有浓浓的库房味道,Kan 则一身硅谷创业者标配:牛仔裤、T恤衫加卫衣。在谈话中,Kan 也是金句连连:“我以前听过一句话,‘人第一次创业大多想暴富,但到了第二次建立属于自己的传奇就成了头等大事。’”


坐在另一边的 Vogt 表示,Kan 并非第一次创业了,挣钱早已不是他的创业动机。


其实 Vogt 和 Kan 的同学中有许多人都通过创业成了百万富翁,但他们却从不认为挣钱是创业的目的。“你的新创公司可能会成为维基百科词条上的重要一部分,这是值得奋斗一生的工作。”Justin.tv 联合创始人 Michael Seibel 说道,Seibel 现在是 Y Combinator(YC)CEO。


虽然已经成功创办两家独角兽公司,但 Vogt 到现在都没有专属的维基百科网页,不过这并不耽误自动驾驶汽车成为值得他毕生奋斗的理想。


2004 年在麻省理工读大学时,Vogt 有幸参与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无人车挑战赛,自此他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自动驾驶汽车。在接受采访时,Vogt 还是忍不住介绍自动驾驶汽车对社会和对交通的贡献。现在,背靠通用汽车这棵大树的 Vogt,终于可以大胆的施展拳脚了。


不过要想实实在在的书写这份传奇,Vogt 必须完成一个更罕见的壮举——让自己的公司在被巨头收购后依然朝气蓬勃。Vogt 和 Kan 必须在不丧失自己创业公司 DNA 的情况下找到能与新东家和谐相处的平衡点。


想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尤其在谷歌、苹果、Uber、特斯拉和一众新创公司都已涉足自动驾驶领域的情况下。通用的庞大资源对他们来说可能是蜜糖,也有可能是毒药。


Justin.tv 的传奇


2007 年 3 月 18 日对 Vogt 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他原本计划当晚完成 Justin.tv 的搭建,但在午夜时分,TechCrunch 却意外的提前 9 小时揭秘了这个神秘网站。成百上千的网民蜂拥至 Justin.tv,直接导致网站崩溃。无奈的 Vogt 和 CTO Emmett Shear只能加班修复,两天后,Justin.tv 终于得以正式上线。


Justin.tv 的主要目标是成为世界上首个流媒体广播站,这样的目标现在听起来简直小菜一碟,但在 2007 年,iPhone 才刚刚诞生,宽带相当昂贵,在线视频也毛病频出。随后的七年中,Justin.tv每天都过得像刚创建的前三天,而这样戏剧性的新创公司生活也被好莱坞电影公司相中,它们甚至想给 Justin.tv 做个传记电影。


创建首个月,Justin.tv 收到了一张 20 万美元的宽带账单,而公司当时只有 10 万美元现金。随后,各种麻烦接踵而至,有的播主在上面散播盗版内容,有的则直播自己自杀,为此 Seibel 可不少参加听证会。


虽然 Justin.tv 没能坚持到最后,但坚持连续创业的 Shear 却将团队引向了游戏领域,而这曾是 Justin.tv 的流量担当。Twitch.tv 诞生后,用户迅速蹿升至 5500 万,用户每周平均花 20 小时看别人打游戏。2014 年,Twitch 终于“修成正果”,以十倍的估值溢价成了亚马逊的一部分。YC 上一共诞生过 10 家独角兽公司,其中还包括 Airbnb 和 Dropbox,但最先“修成正果”的还是 Twitch 和 Cruise,它们也是 Justin.tv 成为传奇的基础。


差点“融化”了的 Criuse


要说从 Justin.tv 学到了什么经验教训,一定是不要重复在 Justin.tv 上犯下的错误。


2014 年 3 月 24 日,Vogt 再一次经历了 Justin.tv 初创时遇到的彻夜难眠。当时,他正要带着自己的聚乳酸 3D 打印部件参加 YC 的 demo day 活动,结果这些部件却在加州的暖阳下融化了。


由于零部件废掉了,Vogt 的自动驾驶奥迪 S4 在那次的 demo day 上彻底成了一颗哑弹,他只能从头再来。


经过一晚的拼搏,Vogt 的自动驾驶汽车终于赶上了第二天的 demo day ,它成功地在 101 高速上完成了测试。Kan 惊讶于 Vogt 的神速,毕竟从立项开始到车辆完成自动驾驶只花了 3 个月时间。“Vogt 是真牛。”Kan 说道。


10亿美金的创业传奇:Cruise Automation如何助力通用自动驾驶起航?

Cruise automation 的团队


借助在 demo day 上的精彩表现,Cruise 成功拿到了 430 万美元的融资。当时,Cruise 打算通过自动驾驶套件帮车辆实现自动驾驶,但随后他们发现,给如此多型号的车辆定制自动驾驶套件是个相当复杂的事情。2015 年,Cruise 决定放弃套件,改为打造全自动驾驶软件。


当时,自动驾驶汽车已经不是疯狂之事了,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已经开始测试,Uber CEO 也断言人类驾驶员将被替代,底特律的汽车大佬们也开始关注自动驾驶新创公司。


所谓的商业开发会议对大公司和小公司都是巨大的机遇,Cruise 在此类会议上就迎来了通用汽车的青睐。


通用曾频繁造访 Cruise,以至于 Vogt 不得不拓展自家的自动驾驶测试场,他们担心一直在一条路线上测试,通用会认为自己给汽车安装了轨道。


“扩大测试场也不全是为了讨好通用,这也是我们的内部激励方式,”Kan 说。“如果我们能激起他们的兴趣自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不能,也无所谓。”


不过,他们确实让通用眼前一亮。“每次我们造访 Cruise,都能看到他们的进步。”通用汽车董事长 Dan Ammann 说。“我们不但对他们的技术非常感兴趣,同时也爱惜这些人才。”去年 3 月,通用和 Cruise 终于达成收购协议。


10 亿美元的价签让通用看起来像个“无脑的土豪”,但可别忘了,Vogt 是个传奇,他们的目标可不是赚钱。“如果我们想实现自己的目标,就要有一定的规模。”Vogt 说道。“在通用的支持下,我们才有能力扩大规模,这样才是 Cruise 的技术取得足够社会影响力的最佳途径。”


两种不同文化的融合


新创公司一旦成功嫁入“豪门”,一般都会陷入同样多的窠臼,先是公司创始人发表一番激情澎湃的演讲,然后就是整个团队外出大吃大喝。随后,整个团队迎来了创建后的第一个假期,他们幸福得无以复加。


不过,幸福感并没有延续太久。并入大公司不到一年,这些拥有新创公司 DNA 的团队就发现他们根本无法适应大公司那种动作缓慢、规避风险的做派。他们要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变成了一份“工作”。面对这样的境况,许多人选择离开再次创业。


这种异样的感觉 Vogt 和 Kan 也感受到了,他们经常被拉去参加冗长无趣的公司会议。同时,让创立仅 3 年的 Cruise 融入已经 108 岁的通用也是难上加难。此外,他们也感到了自己肩上的重担,作为汽车巨头,通用可承担不起错过交通业转型节点的重大打击。


于是,在被通用收入麾下之前,Vogt 和 Kan 专门找了 Shear 取经,毕竟在被亚马逊收购之后 Twitch 一直保持独立的姿态,而且用户翻番,过的相当滋润。经过 Shear 的一番指点,Vogt 决定复制 Twitch 的模式。


Cruise 只是通用的独立子公司,10 亿美元的价码中,只有 3 亿美元现金,3 亿美元是股票,其他则用来留住关键员工。“通过公司架构设计,我们希望在被收购后依旧保持上升势头。”Vogt 说。


10亿美金的创业传奇:Cruise Automation如何助力通用自动驾驶起航?


不过,两家公司依然有些水土不服,Cruise 重视速度,而通用则重视耐用性。


通用自动驾驶技术部门副主席 Doug Parks 称这种情况只能妥协。“他们的任务是让两三辆车实现自动驾驶,但通用的目标是数万辆。”他说道。“他们虽然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优势,但在耐用性上可没有任何经验。”


通用也有缺点,他们的动作太慢,一直没什么突破,不过现在他们也开始向 Cruise 学习了。收购 Cruise 公司后,Parks 的团队已经取消了他们传统的每日例会,并开始复制 Cruise 的模式,每天只需 15 分钟的电话会议就解决了团队遇到的关键问题。


当然,得到了通用的助力,Cruise 也如虎添翼,一旦出现问题,他们再也不用花很长时间找问题了,通用的工程师马上就能定位问题原因。同时,Kan 也表示:“通用的品牌也很管用,是很好的敲门砖,供应商终于肯抬头看我们了。”


加入通用之后,Cruise 团队的员工人数已经翻番,他们办公室开始变得非常拥挤,位于办公室楼下的车库空间也开始变得捉襟见肘。


未来,Cruise 可能会向郊区扩展,通用在硅谷也有创新基地,不过 Cruise 的人都没去过那里。毕竟,保持独立对这家公司非常重要。此外他们实在是太忙了,Vogt 和 Kan 甚至连接受采访的时间都抽不出来。


好啦,快去工作吧,毕竟传奇还要继续。


本文链接: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702/EDkrJzf8QnOYpjGs.html

雷锋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详情见转载须知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