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关于欧洲人工智能立法感悟:AI的道德法权和我们的未来

关于欧洲人工智能立法感悟:AI的道德法权和我们的未来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44505
5210

2017-02-28

硅谷加先生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人工智能,耳濡目染。即使你不认可虚幻的乌托邦和反乌托邦精神,21世纪将大可不单独被人工智能,机器人,计算机,和认知神经科学的进步所定义,而是我们如何掌控它们。对于一些人来说,能否活着看到22世纪已经不是优先考虑的问题了—尽管AI-中心的未来世界的到来还处于激烈研讨阶段,但这是极有可能存在的。现实情况是,问题很多,答案很少。

 

至少可以确定的是,欧洲议会开始为打造AI-中心的未来采取行动。上个月,议会的法律事务委员会以17-2的结果,投票决定开始起草一套管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开发利用的制度。此提议草案涵盖了对所谓的“电子人格”的初步指导意见,这将保障最先进的AI相应的权利和义务。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关于“电子”或“机器人”人格问题的辩论,每每听到都会有各种反响。如果你还没听说过这如此神秘的话题,那么从现在开始关注吧。

 

机器人人格的概念类似于企业人格,它允许公司同时以申请人和被告的身份参与法律案件是起诉也是被告。这份草案确定了一些监管机制,如欧洲人工智能和机器机构,“智能自主机器人”的法律定义,先进机器登记管理系统,以及一套给公司的强制险计划,以防患机器人引起的伤害和损失。

 

报告也强调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成为大规模失业的导火索的可能性,并呼吁“严肃”评估全球统一工资的战略,以将大规模自动化经济体带来的影响最小化。

 

We, Robots

 

在地缘政治日益悲惨的状态下,面对这些严峻且本身不易被接受的挑战,立法者,政客和法院才刚刚开始思考浅显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会带来的问题和机会。是的,无人驾驶汽车存在问题,但只在传统汽车存在的世界。若把它们投放上路,那些只有无人驾驶汽车的城市,州,国家或大洲本质上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铁路信号网络。

 

在此我不能批判这些可行性:一般的人工智能可能是潘多拉魔盒,既全脑仿真 (Whole Brain Emulation) -- 一个人造的,基于软件复制的,具备与生物脑相同的功能和行为的人脑。让我们姑且认为这项技术可行,并设想一个有情感的机器人和一个机器版本的,完全被数字化复制的我们共存的世界里,一起工作,“看片约P (Netflix and chill)”,是怎样一种情形。

 

不言而喻,在机器人外形里制造可分割,可转移,可编辑的人脑副品这一想法存在理念和实操的挑战。比如,当一方当事人以全脑仿真存在时,合同法的基本原则也需要更新。

 

例如,一个以Jane Smith的名义订立的合同,同时适用于真实的Jane Smith和她的复制品吗?为什么适用或者不适用?同样的问题也在婚姻,亲子,经济和产权利等问题中复现。如果一个“机器的”复制包含了和真身一样的的经历,感情,希望,梦想,弱点和恐惧等等这样的意识,凭借现有的人权的制度,我们又凭什么否认副品的权利?这听起来似乎荒谬,但也很快成为现实。到那时,我们就不能一笑而过或忽略它了。

 

同时,生物体副品应享有哪些基本权利也是个问题。例如,把人们的身份复制进到人造体,或当机器变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时,可以通过不断复制同一个投票人,出现“票箱充溢”的极端形式,其投票当如何被分配?

 

每个副品是被赋予他们自己的一票,还是以个人所存在的副品的数量而决定票数占比?如果机器人是它“主人”的财产,那么他们俩一起要比一只猫有更大的道德要求去投票吗?这些权利,在生物原体死亡后能转移到备份副品上吗?当复制本身变得又便宜又快的时候,整个选民基数可任由政治候选人随性创造,且每个副品都有自己的主张要投票,又要怎么办?

 

设想一个由一万份机器人Milo Yiannopolous 构成的选民基数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或是脑洞大开地假想关于虚假票数的讨论?而且非生物体的AI非常不容易生老病死,那他们要被赋予什么样的民权?一切的一切,都那么让你着迷且夜不能寐。

 

深度思维

 

这都是一些非常有魔性且值得推敲的事情。人工机器人的出现肯定会导致社会,法律,政治,经济和哲学上的重大变化。但也正是因为它们越来越有可能成为现实,我们才更应该深入地思考AI和机器人,而不仅仅停留在无人驾驶汽车和解决就业的问题。如果你把任何自由人权制度以面值衡量,且严格按照现有的概念和哲学基础解读,结论就是,复杂的人工智能应被赋予人权。

 

那为什么会很难接受这个结论?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感到不安,或受到威胁?地球上,人类是唯一独自享受生物智能的群体,而我们用我们自己对标其他所有智能体。在某种层面上,人们对赋予机器人权利的想法感到不安的,是因为人类的优越感大打折扣。

 

的确,我们最根深蒂固的宗教和哲学传统都是围绕着“我们实际上是美丽而独特的雪花,有精彩的生活和能力去超越其他物种”这样的概念。这是可以理解的,即便你能有无数方式推翻。

 

从另一个层面讲,机器人人格的概念 - 特别是从它所涉及的选举的例子来看-让我们感到不安的是它质疑了我们的价值观的适用性。在“假新闻”,“第二事实”的时代,和那个逐渐侵蚀的曾经自以为傲的自由民主帝国,尤为如此。随着每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进步,我们都在重新审视自己,更及我们的法律法规,历史,文化,社会和经济基础是否真的适合未来的世界,而不是曾经。

 

我们今天采取有关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选择和行动对未来有很大影响。所有人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多去接触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断反思,像欧洲议会的决策是否存在合理性。未来无法学习,但通过更加专注着于眼前和我们已经做出的科技型的决定,我们可以更好地看到它的明确方向。

 

一旦开始接触,你就会意识到,人类社会没有真正地作出关于科技的民主决定,我们已经多多少少被迫接受新的未来的到来。当然,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定要学会利用这些权益,不然就要被甩在后面,处理其带来的后果。也许第一步“处理”与AI的出发点不是采取法律和政策建议,而是开始更多地考虑改善民主逆差,关乎人类社会,甚是一个星球,真正想继承未来硅谷和其他人希望我们做的。

 

 

原文:https://mygaming.co.za/news/features/115665-the-future-of-artificial-intelligence.html?winzoom=1.125

所有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出于传播资讯目的翻译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