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为什么所有科技大佬都在谈“工匠精神”?

为什么所有科技大佬都在谈“工匠精神”?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7192
1313

2017-03-01

李北辰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不知你是否留意,最近几年,工业设计成为一门显学。无论是否属实,各大科技企业都在强调自家产品的美感。忽如一夜,遍地都是工匠。今天,我们不妨从深层次挖掘一下究竟。


关于设计,我听到的最浮夸的论述来自凯文凯利,他在《科技想要什么》中写道:“随着科技的发展,从总体上看,它的美感将逐年提高,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技术元素某些部分的华丽程度将与自然界的壮丽媲美。”当然,KK的逻辑起点是从“宇宙,熵,自组织,生命”这些宏观得一塌糊涂的“上帝视角”判断技术的进化方向,他将美感视作技术元素进化的方向之一。


抛开这些玄幻的理论不谈,现实中你多少也能感受到,在某种意义上,科技发展到今天,正逐渐与“艺术”交融。伟大领袖乔布斯总结地好:“如果你把电脑设计师当作艺术家,他们肯定更愿意将自己归为可以批量生产的艺术形式,就像唱片,或者像印刷品,而不是传统的美术作品。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媒介向众人表达他们自己的想法,而我们的媒介就是科技和制造。”


让我们聊一聊科技与艺术。

 

至关重要的设计


事实上,谈论科技与艺术的融合时,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关注那些落脚于生活,在产品与服务上注入美感的事物(尽管我也承认,有些借助科技效果派生的艺术形式很酷)。而如你所知,在现如今科技与人文看起来有些拥挤的十字路口上,设计堪称是嫁接二者的桥梁。


不难发现,在美国的创业团队中,设计师担任联合创始人的比例似乎日渐增多,更无法忽视的是,看起来任何一家科技公司对设计的重视程度都在提升——至少表面上是这么说的。Facebook产品设计总监Julie Zhuo还曾发表未来十年内硅谷设计领域的预言,譬如:“设计师应该打造的是端到端的体验,而非界面,只存在于屏幕内的产品和服务不再是常态,而是少数情况”;“许多创业公司创始人会将自己标榜为设计师,类似的,百人以上规模的科技公司也不可能没有设计高层”;“人们使用科技产品多半是由于其款式和体验,而非纯粹的功能性”;“大学提供的设计培训项目将是多学科交叉,从这些项目毕业的设计师不仅要会基本的图像设计,还要掌握硬件和软件知识”;“设计思维就是产品思维”……


事实上,从产品发展逻辑上就能理解为何设计变得重要起来。在一个产能过剩,同质化严重,单纯的摩尔定律逐渐无法满足人们内在需求的时代,大家都在拼命讲故事,而让产品或服务情怀落地的砝码之一,无疑是那些美好且不突兀的设计。


值得一提的是,在Julie Zhuo的预言中,其中一条是:十年内,设计师将会使用一套完全不同的工具集,会涌现一大批应用,让设计和搭建过程变得更高效。


在某种程度上,对大多数普通用户而言,似乎科技的先进水平与掌握相关的专业知识成反比,就像王煜全所言:“科学已发展到了一个临界点,就像互联网,我93年开始上网,当时编个网页要自己写html语言,自己学编程,后来出现了编程工具,和word一样是一软件,你在软件里所见即所得,排成什么样发布出来网页就什么样。后来这都不需要了,有了博客,你只需要会写字就行了,再后来又出现微博微信……你会在硬件领域看到和当初网站一样的路径,越来越多的技术难度降得很低,越来越多门槛在创意、在设计、在用户需求把握。”


嗯,可以肯定,未来最具价值的是那些拥有美好艺术品味的科学青年,或者谙熟科技规律的文艺青年——当然,这是句废话,因为在任何时代,这样的人都是稀缺资源。毕竟,人类历史可操作性最强、最大范围的创新模式无外乎是将两样原本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譬如非常直白地说:某个厨子将番茄与鸡蛋原本天各一方的食材联系起来,诞生了我刚刚吃的一道家常菜;某个诗人将植物与情绪联系起来,诞生了我很喜欢的一句诗,“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某个天才将其艺术天分和学到的美术知识与通讯工具联系起来,诞生了iPhone。

 

美感:技术的进化方向之一


1984年,史蒂文·列维出版了史上第一本介绍黑客的书:《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他将黑客的价值观归纳为6条“黑客伦理”(Hacker Ethic),其中一条是——你可以用计算机创造美和艺术。


在更加接近本质的意义上,传统观念里的科技与艺术也许并不是完全对立的角色(在过去相当漫长的岁月,技术一直被称作“有用的艺术”)。长久以来,科技,或者说科学,与艺术的关系一直被学者们津津乐道,各种比喻也层出不穷,大体可描述为:用技术延伸肉体,借艺术装饰灵魂。但“科学与艺术在山脚下分手,在山顶上会和。”这是福楼拜说的,我觉得说的不错。由于人类二分法的本能,或者说智识上的不足,科学与艺术在常识中是两回事,不过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艺术”涵盖在科学范围里,但它理解起来太过复杂,至少对现在的科学而言。


而极端如凯文·凯利认为,技术元素不仅包括科技发明,还得算上人类的文化艺术、社会制度以及各种思想和理论,倘若制作网页的上千行代码可以被称为“科技”,那么莎士比亚上千行优雅的文字也可以,“十四行诗和巴赫的赋格曲以及谷歌的搜索引擎和iPod同属一类:都是大脑产生的有用的东西。”


如你所知,在他眼中,被称作技术元素的东西是地球上的第七生命体。技术元素与它的人类“父母”以及所有生命形态一样,在本质上都是从无序到有序的的自组织过程,技术持续改良进化的内在驱动力与生命的内在驱动力完全等同——如果人们能够回答什么是生命内在驱动力的话。“技术的产生并不完全是人类头脑和智慧所发明的,更准确的表达是,人类头脑和智慧帮助其进一步发展,因为有一种幕后的原力推动技术的进化,人类只是技术发展进化中的一个工具。”


于是这位脑洞大开的大叔继续论证,既然科技是生命的延伸,那么它与生命一样,遵循由“外熵”力量推动的固有的进化方向,譬如:更加复杂,更具多样化,更促进共生,提高感知能力等等,其中还有一个方向就是,增进美感——嗯,听起来非常夸张,在某种意义上,如今科技公司对优雅设计的追求,或许正是技术元素在这一进化方向上的浅层次表现。


“大部分进化过的事物都具有美感,最美丽的事物就是进化程度最高的,从球状硅藻到水母再到美洲虎,展现出我们称为美感的深层次特性。”KK这样写道,“我们的技术崇拜受到技术元素内在美驱使,这种美过去被掩盖了,当时它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不很赏心悦目。与自然母体相比,工业化给人印象是肮脏、丑陋和愚笨……科技不希望只有功利色彩,它希望成为艺术,美丽而‘无用’。今天一些最常用的技术未来将成为美丽的无用之物。也许100年后人们携带‘电话’,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携带物品,即使他们可能通过身上佩戴的某物品与网络连接。”于是,在这个逻辑的推演下,“科技的美感将逐年提高,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技术元素某些部分的华丽程度将与自然界的壮丽媲美。”


李北辰/文(知名科技自媒体,致力于用文字优雅的文章,为您提供谈资与见识;微信公号:李北辰)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