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科技快讯 >

天仪研究院宣布A轮融资近亿元:这一次,让航天触手可及

天仪研究院宣布A轮融资近亿元:这一次,让航天触手可及

Xtecher原创 丨 科技快讯

39645
3270

2017-04-22

刘士武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4月21日,天仪研究院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这是继2016年天仪研究院获得数千万融资后,再次得到资本市场青睐。创始人杨峰表示今年会继续加快发展脚步。


天仪研究院作为微小卫星太空实验服务商,成立一年内便连发了两颗卫星,已经完成了基于商业微小卫星的太空试验平台的研制。该平台可以为全世界科研机构、企业和个人提供灵活、高效的太空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服务。

 

商业航天似乎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去年7月,天仪研究院完成数千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仅仅4个月后,由天仪研究院自主研制的第一颗基于敏捷开发理念的卫星“潇湘一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搭载“长征十一号”运载火箭升入太空。

 

这颗重8kg、尺寸:345毫米*250毫米*132毫米的微小卫星,虽然小得如同一个可以用手臂环绕捧起来的盒子,但却开启了中国商业航天的大门。

 

商业航天需要认可


image.png

 

4月21日,在2017年第四届中国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进大会上,天仪研究院CEO杨峰宣布,本轮融资由赛富动势基金领投,经纬中国、名川资本跟投现有投资方北极光、国科嘉和等机构也参与了此次投资。

 

采访中杨峰告诉Xtecher,“在融资这件事上面,我们不仅仅是在找钱,更是要寻求航天这个圈子外的认可。”

 

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已逾半个世纪,在大多数人眼里,航天被贴上了高门槛、高投入、高风险等标签。而把这些标签聚集在一起,似乎更让大家感觉航天只有国家才有能力去研究。

 

“天仪做的是商业航天,这其中商业很重要,航天也很重要。但是谁更重要?之于我们当然是商业。航天这方面的研究国家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所以我们存在的价值就是要将航天商业化。”杨峰表示。

 

自天仪第一颗卫星发射以来,航天商业化概念在投资圈被迅速传播开来。由于航天技术自身带有的“光环”以及天仪所展示的优秀成果,使其在短短一年内就获得了无数人的认可,为此次A轮近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打下坚实的基础。

 

作为投资方,赛富动势与经纬中国负责人非常看好天仪的前景。

 

赛富动势基金合伙人金凤春认为:“天仪研究院是国内商业航天赛道最优秀的创业团队,也是这一领域跑得最快、为数不多的有正向现金流的公司。天仪以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为切入点,暂时避开了需要大量烧钱的通信和遥感领域,走出一条与国外商业航天明星公司Oneweb、Planet Labs不同的发展道路。但天仪有望与这些公司殊途同归,跻身中国和海外巨大的商业卫星市场。”

 

经纬中国董事总经理熊飞认为:“随着立方星技术发展和航天成本降低,卫星将成为类基础设施,商业化前景巨大;天仪团队和产品化程度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并且执行和商业化速度一流,很看好其成为航天商业化领域的明星企业。”


不盲目,也不讲虚无缥缈的故事

 

杨峰在接受Xtecher采访时举过一个例子:日本2015年发射了天文望远镜“瞳”,这个卫星从立项研发到最终上天一共花了十几亿美元,十几年时间,结果就是一个软件的bug导致其失控解体。

 

“假设它能够把(有可能出问题的)那个地方先花几百万发上去测一下,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卫星就可以能够持续地产生作用?一个几十亿的项目,你拿出几百万来我这里花一年验证一件事,这是非常划算的。” 

 

天仪希望在发展过程中做到不盲目,不去讲虚无缥缈的故事,索性在成立之初就定下了三条原则:


    1.    天仪的目的在于为国家的航天事业提供补充,不去直接承接国家任务,不和体制内传统科研院所竞争国家卫星任务。

    2.    天仪自己研制卫星,但不销售卫星产品,出售的是利用微小卫星进行太空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的相关服务。

    3.    天仪坚决不做国家已经布局好的卫星应用,不直接涉足遥感、通信、导航等领域。


杨峰认为,天仪研究院的价值是一个快速验证和快速试错的工具,非但不会跟“国家队”形成竞争关系,还能为国家节省资源。


“国家有大资源做‘大事’,但我们也发现一些很有潜力的‘小事’。”


走差异化道路,为客户提供整套服务


由于成立之初明确的那三项原则,天仪决定与其在国家已经布局好的领域中去硬碰硬,还不如另辟蹊径。

 

天仪定下了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发展路线:科学实验和技术验证的细分市场。这个市场占总市场份额的10%,产值300亿美元。杨峰认为,“只要能把这个领域做好,就已经很足够了!”

 

为什么要着眼于这个领域呢?

 

因为目前国内科研项目获得空间实验机会的现状是——难,非常难。

 

你想上天?可以,排队等国家队发射吧——从时间周期来看,平均等待时间5至10年不等;从资金来看,一个科研项目上天动辄资金上亿;此外,能获得空间实验资格的一定是影响力、可靠性、成熟度、成功率各方面都极高的技术产品,符合标准的科研项目寥寥无几,没有得到机会的科研项目只能搁置或者被迫改变方向。

 

如果是一位籍籍无名的青年科学家呢?或许10年,甚至一辈子都等不到一次太空验证的机会——而天仪研究院的建立填补了这一空缺。

 

天仪研究院面向全世界科研机构、企业和个人提供灵活、高效的太空科学实验和技术试验服务。他们快速响应,听取需求,将实验周期(需求、论证、立项、研制、试验、发射)从近十年的时间缩短至一年以内,在3-12个月之内帮助科学家的实验上天;实验的成本相比传统方式降低接近一个数量级,同时提供机制灵活的合作与付费机制。

 

在价格上,天仪研究院通过降低成本力图达到超高性价比的目标。在满足空间实验载荷需求和系统可靠性的前提下,设计中采用大量商用器件取代昂贵的航天专用器件,大幅度降低制造成本。

 

在标准化上,天仪研究院使用国际上立方星(CubeSat)的标准研制微小卫星。6U立方星是他们的标准化产品之一,可以同时搭载几个载荷进行发射;此外,也可以根据科学家需求研制非标准化的卫星。

 

在发射资源上,天仪的卫星发射主要与国有火箭研制团队进行合作,团队本身来自此体系,深知各方流程,能够加快达成合作。

克服困难,让航天触手可及

 

image.png

 

2017年,天仪计划发射4-5颗卫星,但是这个数字只能确定在这个范围,几乎不会再多。究其原因,杨峰告诉Xtecher,“并不是不想发,而是火箭负荷资源真的很有限。”

 

自去年十一月发射中国首颗商业卫星“潇湘一号”后,已有涵盖各个领域的数十家企业找到天仪寻求合作,用杨峰的话说就是“以前干这行,项目我们用脑子都能记得过来,现在多到必须要电脑软件才能统计了。”

 

然而在商业航天也才刚刚起步,背后并没有太多硬件为其支持,航天各方面技术的门槛又都很高,再加上此前航天事业基本都由国家主导,使得本就有限的发射资源令天仪更加感到捉襟见肘。

 

不过杨峰也很乐观:“我们做卫星的需要火箭,还好我们现在也有零壹空间(一家专注于低成本小型运载器的研制、设计及总装的航天公司)这样的商业火箭公司。所以说除了我们现有的资源外,随着未来更多商业航天企业的出现,也会让我们彼此都能够更好的进行协同发展。”

 

3月29日,中国云计算的行业盛会, UCloud五周年大会——Think in Cloud 2017上,天仪研究院与中国云服务领域三强之一的UCloud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研制国内首颗分时租赁天文卫星“UCloud云汉号”,该卫星计划将于2018年发射。 

 

杨峰告诉Xtecher,在天仪成立以前这个想法就已经出现了。

 

“当时我和几个航天圈外的朋友吃饭,他们很喜欢天文观测。我就咨询了一下同事,然后告诉朋友,我们其实是可以把这个望远镜和相机发到天上的。朋友们听后都惊呆了,觉得不可思议,但我告诉他们航天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遥远。”

 

包括这颗“共享卫星”在内,天仪还计划在2018年发射10颗以上的卫星,不过提供实验数据打包服务的模式不会改变。

 

“商业航天的价值在于往前看,如果只在原有的领域做研究,‘商业’就会失去它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天仪提供的服务,使更多行业的人参与到航天中来,让航天触手可及。”杨峰如是说。


附:本轮投资机构名单。


赛富动势基金是赛富基金旗下以趋势投资为主要策略的主题基金,专门投资于预期能在中短期内成为引领行业发展大趋势、大潮流的产品、现象和技术。目前重点投资方向为对人类发展有重大变革影响的高科技(如航空航天、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2C应用及颠覆传统物流模式的黑科技)、下一代的信息技术变革,以及95后、00后、Generation Z所使用和关注的文化、娱乐、社交、内容、消费、金融等平台。

 

经纬中国成立于2008年,目前管理着4支美元基金和5支人民币基金,总值约191亿人民币,专注于中国创业公司的早期投资,目前已投资接近400家企业。具体领域包括交易平台、企业服务、金融科技、移动医疗、文化社区、新技术、消费升级等。明星公司包括:滴滴出行、猎豹移动、世纪互联等。

 

名川资本是赛富基金成员企业,由赛富前合伙人王求乐创立。秉承“极致追求、用心成就”的理念,名川资本专注于新一代计算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驱动的各类 2B/2C产品、应用、服务,重点投资该领域的早期阶段项目(Pre-A和A轮)。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