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硅谷巨头都不一定看得准,深度科技是资本陷阱吗?

硅谷巨头都不一定看得准,深度科技是资本陷阱吗?

投资界 丨 行业洞察

23983
1838

2017-04-24

赵逸禅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令人咋舌的硅谷故事让记者开始对深度科技投资有点提不起兴趣了。然而在硅谷,不投深度科技,施展十八般武艺涌入美国的中国资本还能投些什么呢?


硅谷一直是深度科技投资的主战场,但近期形势似乎不太妙。首先是典型代表Magic Leap这半年频频出事,视频造假、技术落后、产品比不过HoloLens,已经快成为深度科技投资深坑范例了。


除此之外,Oculus爆出核心科技抄袭,陷入两亿美金官司;一度的硅谷宠儿Theranos彻底神话破灭,第二个血液检测执照被撤回


……这些令人咋舌的硅谷故事让记者开始对深度科技投资有点提不起兴趣了。然而在硅谷,不投深度科技,施展十八般武艺涌入美国的中国资本还能投些什么呢?


记者在今年的SXSW( South by Southwest,西南偏南)大会上偶遇了两位投资人,聊过之后才发现,其实深度科技投资并不可怕,也是很有前景的投资方向——但是绝对需要高于平均水平的专业技能与极为重要的工匠精神。本文记录了我们的谈话概要,与君共赏。


早期投资里的“工匠精神”


在全球年头最长的米其林三星餐厅里,92岁的日本厨师小野二郎仍在亲自做着握寿司,把握每一种食材最美味的时刻,手工按摩虾子与章鱼,让食材更加鲜美……在入选柏林影展的《寿司之神》里,他每制作一个寿司,都娴熟到像是天生自带的技能。


六十年来,他一辈子只怀着热爱做这一件事,在选品、处理食材、烹调食物、呈现食物等过程中追求完美,最终成就了世界范围内极致的寿司,专业度秒杀一众厨师,“寿司第一人”之称由此而来。


在与硅谷深度科技一线基金元禾谷风创投(Oriza Ventures)的两位创始合伙人余军John Yu和梁晖Alex Liang聊到他们做早期投资的方式时,记者也感受到了相同程度的这种“工匠精神”。


从行业调研、到熟练地运用20年来积累的人脉网络找到好的项目、对项目的方方面面进行尽调与评估、再到帮助创业项目发展与并购等各个方面,他们都展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专业、高标准以及每一个环节的娴熟带来的浑然一体。原来深度科技投资这件事,也可以做得如此“工匠”范儿。也难怪2015年基金创业至今,他们投出了Drive.ai、Omniscience、Petuum等多个深度科技投资里的好项目。


“任何好的结果,都可以拆解为不同维度上的努力。”余军跟记者比划着。


比如在寻找项目的时候,之前的理工科背景让他们对市场上最新的科技有本能的敏感度。余军在90年代毕业于清华,在硅谷的高科技行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几年。他们几乎可以“凭直觉”就判断出该在什么时间点投资什么样的技术。Drive.ai就是他们在2015年投的项目之一,这家公司前段时间发布了在加州雨夜的自动驾驶视频,现在在硅谷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行业里炙手可热。


20170424110061516151.png

Drive.ai的雨夜无人驾驶视频


再比如在做尽职调查的时候,过去在中美两地的创业经历,让他们往往能够看到光鲜亮丽的团队履历背后的东西。


除此之外,作为投资人,他们对于自己看好的被投公司几乎都是“重度参与”,在关键时刻上提供精准而有效的帮助。


比如其中一个被投公司Omniscience,他们的CEO SuniaRawat是个印度小哥,做的是分布式的大数据分析,技术很强,产品也很棒。


这个项目最早的平台商业模式并不适合创业公司,余军和梁晖通过自己在业界的深厚经验,帮助他们锁定了金融这个有着大量数据、用户付费能力也很强的垂直领域,提供解决方案,让其迅速发展。


在Omniscience准备下一轮融资的过程中,余军和梁晖在一个工作日的中午把他叫到办公室,手把手地帮他修改pitch deck。“指导我怎么把核心优势表达出来、深入浅出地给没有这方面背景的投资人展示项目的技术优势等等,”Sunia向记者回忆道,“他们那时非常忙,不仅给我们推荐投资人,连中午吃三明治的时间都抽出来帮我们,但是效果非常好。”


从招人这样的“小事”,到战略方向、中国合作伙伴对接等“大事”,一件一件堆积起来,对于创业者来说,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资源链。对于有些经验不足的创始人来说,几乎带来了质的改变;而怀着这种态度,把几乎所有可用的资源都提供给自己的项目,也反过来帮助他们获得了被投公司以及共同参与投资的硅谷同行们的信任。


和硅谷当地基金“惺惺相惜”


一般来说,硅谷本地基金常常会跟投硅谷地区的孵化器或加速器里的好项目,在他们这,有时事情是反过来的——加速器会希望跟投他们基金里的优秀项目。当然,像PlugandPlay和IndieBio这些硅谷知名的孵化器或加速器也会投桃报李,在Demo Day之前就给他们私下推荐一些很棒的项目。


他们和IndieBio的故事非常有意思,起源于一个曾经“遍寻投资而不得”的项目Koniku。


20170424110119691969.png


这家公司的核心科技是将脑神经细胞作为材料设计出高敏感度的生物芯片,对于大多数投资人来说,要不就完全看不懂,要不就感觉风险很高、不敢投资。由于余军之前在半导体行业有多年经验,在遇到这个公司的时候,他很快发现他们半导体方面的技术是可靠的。在请教了与基金长期合作的数位斯坦福生物学教授后,余军与梁晖选择投资了这家公司。


在他们入场之前,此前Koniku唯一的一个投资人就是IndieBio。实际上,IndieBio一直很看好Koniku,但他们唯一的“知音”,不是老牌硅谷一线基金,而是元禾谷风创投。


因此,IndieBio和他们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认为他们投项目很专业,而且在后续合作过程中也看到了他们在业务上帮助被投公司的心意及能力,把自己重金投资、最看好的项目SyntheX推荐给了他们。


除此之外,他们的合作伙伴还有很多——上文中提到的Omniscience就是Plug and Play的投资主管AlirezaMasrour介绍给元禾谷风创投的,他们也是第一批投进这个项目的投资人。


从挑选创业企业、到帮助创业企业长大、再到最终获得优秀的投资回报,他们像两个极为耐心的渔人,在这条创业的奔腾河流上不动声色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果实。


在记者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把投资深度科技的几点想法分享了出来,回答了一些困扰我已久的问题。


颠覆性技术:所有人都在找,它到底什么样?


201704241101007373.jpg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段子,说的是两个好朋友,从CMU(卡耐基梅隆)大学毕业之后,都收到了当时刚创业的Facebook的offer,两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十年过去,读博士的那一位终于开始自己创业了,而去Facebook的大哥已经提前退休周游世界了……


对于深度科技投资人来说,颠覆性技术,就是像Facebook这样的“火箭筒”,一旦坐上去之后,进度条飞快往前,带来的成就感也无可比拟。


所谓颠覆性技术,应当是这样的:它在多个维度上比现有技术先进十倍甚至百倍,能够对人类社会造成巨大影响。以元禾谷风创投之前投资的一个阻存技术公司Crossbar为例,它能够代替过去的闪存,在读写速度、能耗、冷存储、单片容量等方面都比现有解决方案优秀十倍以上。


“当你发现一个颠覆性技术的时候,不需要看它现在是否能快速带来收入,”梁晖说,“这样的技术研发出来后一定会有大规模应用。投资人需要做的是评估它实现的风险,然后保持耐心,等待研发完成。”


“我们希望帮助拥有颠覆性技术的创业者。”


元禾谷风创投主页上最大的一行字就是这个。他们创立基金的这两年来,遇上了四五家颠覆性技术的公司,现在看来都前景可期。


当然了,颠覆性技术可遇不可求,除此之外,深度科技里其实还有极多对于人类社会重要、而且与社会生活中的各种应用场景紧密结合的技术值得投资。


而投资这些项目,就需要着重观察它商业化的一部分——它是否真正拥有价值、能够形成巨大的生产力。在这一方面,除了平常投资时需要看的投资时机、投资方向、团队优势等等,余军和梁晖还给出了专门针对深度科技投资的三个建议:


1.关注公司对于核心技术的理解。换句话说,他们这个核心技术到底能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是不是一个有难度、有市场潜力、增长空间及前瞻性的问题?以AI技术为例,“比如一个团队是AI背景的,技术很不错,但是AI是不是这个创业公司解决某一问题需要的核心价值?这个有AI元素的解决方案是不是符合用户需求的?这门生意的经济前景如何?”梁晖给我举了个例子。


2.不仅需要关注一个公司的技术多难、多深,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否选择了最优的技术路线。这个选择一旦错误,之后会有很多随之而来的问题。而当选择正确时,即使中间走过弯路,最后也会比较顺利。做到这一点,不仅需要理解技术本身,更需要了解应用、市场格局及技术趋势。


3.关注公司的独特性,以及它在IP保护方面的经验与努力。毕竟对于深度科技公司来说,技术的门槛是否足够高,以及关键技术环节上是否有不可代替性,是非常重要的。


挑选项目只是深度科技投资的第一步,在选定被投公司后,投资人肩上的担子仍然很重。


首先,他们必须帮助创业者理清楚阶段性目标以及资金前后衔接的问题。就像Theranos摔下神坛的故事一样,硅谷有时候容易陷入对一个“深度科技好故事”的盲目跟随,造就了许多有苦说不出的“接盘侠”和震动整个业界的泡沫破裂。


“给一个高估值并不一定是好事情,”梁晖说,“这一轮大家高兴了,之后怎么办?找人接盘?没人接盘了,公司怎么办?”


其次,战略资源对于深度科技公司来说也极为重要。虽然现在几乎所有的跨境投资人都声称拥有中国资源,然而真正能够带来效果的并不多。


更重要的是,介绍过多的非核心资源对于创始人宝贵的精力也是一个消耗。“投资人必须提前替他们分析,什么是最重要的资源,和最有效的对接方式。”余军说道。


2017,深度科技投资如何布局?


2017年,在人工智能、生物科技、区块链等各个赛道上,押宝的人都不少。


对于这个专注于深科技的硅谷基金来说,最主要的投资方向还是人工智能,同时也在大数据、云、物联网进行布局。余军向记者透露,他们投资的两个AI公司Petuum和Drive.ai,都入选了今年CBInsight评选的全球100家最有潜力AI公司榜单。


他们选择这些领域有着一个重要的原因——深度科技投资最核心的一点,是“前瞻性”,投资人要关注能够提高整体科技基础设施的项目,而这一点也许不该被某个领域所限制。


“科技发展的最终目标是效率的提高,包括人力、其他方面的成本以及提高整体的性能。”余军解释道。他们布局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及物联网等领域里的项目,都属于为下一波计算能力大幅提高而做准备的技术。


以云计算公司Bigstream为例,现在的工业界有着不同的云计算需求,云的结构和底层硬件基础也在不断变化,原来的单一CPU结构不再适合。如今的CPU、GPU、FGPA(可编程芯片),在某些专用任务上效率很可能更快、能处理的任务也更多。因此,这家公司做了一个软件平台,根据底层硬件的变化,在云上有效利用不同的硬件,以此来快速提升计算能力。


他们在投资之后,迅速帮Bigstream对接了国内多个顶尖的云计算公司,进行实际测试,效果很棒。此前这个纯美国团队还对中国市场有着疑虑,这样一来余军和梁晖就扬眉吐气了,“看,有些事情的确是只有我们能做到的。”


回到风险投资本身,如今谈论“风险”的人越来越少,很多主流基金也在“往后退”、做PE。而余军和梁晖向记者表示,自己始终热爱“风险”的魅力。


因此,他们既愿意承担早期投资的风险,又能从整体投资回报的角度来考虑自己的行动——在遇到许多所谓明星项目时,他们都由于进场时机不好而果断放弃。


在Y 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谈论“创业”这件事时,他没有提“获得资本”,也没有提“退出”,而是极为强调“发展迅速”,这才是造就一个创业公司的根本原因。“创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你必须全心全意投入在让它快速发展上——一个好消息是,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成功往往也并不遥远。”Paul写道。


我想,风险投资也是一样,假如人们专注于一件事情,并将它做到极致,那么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只会随之而来。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