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特斯拉CEO想实现的脑机交互,是疯狂的幻想还是人类的希望?

特斯拉CEO想实现的脑机交互,是疯狂的幻想还是人类的希望?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8888
1668

2017-05-10

科技云报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如果说炙手可热的机器学习,还停留在人与机器交互的层面,最新的黑科技——脑机交互,已经上升到人机合一的阶段了。上个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和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先后宣布开发这种黑科技,是巧合还是时机已来临?


跳过语言,用心灵直接对话


特斯拉CEO马斯克留给世人的印象是疯狂大胆但又言出必行的钢铁侠,不管他提出多么疯狂的计划——用于火星探测的可回收火箭,速度比飞机还快的超级高铁,自动驾驶的超级跑车,任意深度的超级隧道,居然都一一实现了。


如今,马斯克最新启动的项目会再度引发公众的狂热也就不奇怪了:他要成立一家名为Neuralink的公司,制造能让人脑同电脑直接相连的可植入设备。这不仅能让病人重获新生,更可能赋予健康的人一些目前人类难以企及的超能力。


马斯克告诉外媒Wait But Why:“Neuralink想在人脑中植入微小电极。一开始这种电极能够帮助人类打败脑部疾病,在日后则会帮助人类不被人工智能甩下淘汰。”


想要理解马斯克描述的脑机交流方式,最知名形象可能是《黑客帝国》里的脑后插槽,救世主尼奥通过插槽往大脑导入数据,一秒钟轻松学会世界多国功夫。


在最近热映电影《攻壳特工队》中,很多人的身体都有着与网络连接的端口(脑机接口),身体纯粹成为了一个容纳人类灵魂的容器。显然大脑联网有各种各样的好处,不但通讯变得隐秘和即时,还可以带来更棒的视觉,更快的反应速度,更强的辅助分析能力,实现虚拟形象开远程会议等等。


Neuralink想要做到的就是人类不用把概念压缩成其他格式,直接进行无损的交流。“如果人可以直接将一幅画发送到其他人的大脑中,而不是使用语言进行描述,那么交流就更容易了,”马斯克解释。


脑机交互初见成效


脑机交互将是未来人机通信交互的最高形态,从世界范围内来说,关于人脑和类脑的研究已经引起了高度重视,《科学》杂志2013年时提出了6个值得关注的科学领域,人脑连接组计划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斯坦福科研人员在瘫痪患者在利用脑机接口(BCI)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三位身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简称 ALS,又称卢·格里克氏症)而全身瘫痪的患者,通过使用植入到大脑中的芯片,使他们能够通过大脑的指令移动屏幕上的光标,然后选择想要表达的字母。


当斯坦福科研人员向其中一位患者提问:“谈谈上次去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旅游经历吧,什么东西给你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在缓慢的光标游移中,通过字母的组合,这位患者通过在屏幕上打出了“I enjoyed the beauty”(我非常享受那边的旖旎风光)。最终测试结果显示每分钟能够输入 8 个单词。


即使瘫痪无法移动,但是患者依然能够产生类似于移动右手的思想,而植入芯片的电极阵列就能记录神经元触发发送的电信号。而BrainGate解码软件能够截取这些信号,并转换成为移动电脑光标的指令。


一旦这套设备经过打磨精炼,不仅仅能够输入打字系统,还能控制其他东西。瘫痪患者能够使用脑电波来控制轮椅,机器人手臂,或者能够通过电极来刺激他们萎缩的肌肉。


除此之外,人机结合的案例也不是新鲜事,如仿生眼已经能通过把影像转化为电子信号跳过死亡的视神经传入大脑,让部分失去视觉的盲人重见光明。


在国内,“天宫二号”也将开启人类史上首次太空脑机交互实验。此实验可将航天员的思维活动转化为操作指令,并监测航天员的脑力负荷等状态。


脑机交互面临难题


为了组建一个合适的研究团队,马斯克已经面试了超过1000个人,才最终选定出了8个能在Neuralink团队,帮助他打造人类的未来。


马斯克招募到的这伙人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最强大脑”团队。他们分别来自于MIT、杜克大学和IBM等等世界知名学府和企业,他们当中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神经外科医生,还有的是芯片设计师。


找到有能力进行跨学科研究的人才,这只是Neuralink所面临的诸多阻碍中的一个,还有一系列的工程难题等待解决,比如生物相容性、无线通讯、供能,以及最困难的带宽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从未将实现过将超过200个数量的电极,一次性装入人脑。


当谈及这个能改变世界的新式交互方式时,Neuralink团队表示,他们正在考虑一个像“100万个能同时记录数据的神经元”一样的东西。Neuralink不止要找到一个能让我们的大脑同这些电极进行高效交流的方法,他们还需要解决将这些电极放置到人脑当中的具体操作问题。

 

今年2月在迪拜举办的世界政府峰会上,马斯克曾提过,这种脑机结合可能要借助一种名为“神经蕾丝(neural lace)”的技术。神经蕾丝是一种可注射的网状物,能从硬件上将人脑和计算机连接起来,让它们直接通信。


“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手机、电脑就是你的扩展,手指的动作或者语音指令就是交互接口,这种交互太慢了。”马斯克说,如果你的头颅中有神经蕾丝,就可以从脑中直接将数据无线传输到设备上,或者传到有着无尽计算资源的云端。


然而,工程问题还只占据了这场战役的一半战场。就像马斯克自己所说的那样,监管审批将成为Neuralink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过程中的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


除此之外,民众或许会对此感到害怕,因为他们不敢让别人切开他们的大脑来放置一些高科技的机械小玩意儿。根据美国知名研究机构皮尤(Pew)最新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比起基因编辑,民众甚至更担心脑机交互。他们甚至会无端地害怕自己脑子里的电脑万一被黑客黑了,该怎么办?


面临这些难题,心灵通讯的技术会在何时落地,马斯克为我们指明了一个相当乐观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因素的时间线:“我认为当我们的产品被残障人士用上8-10年后,这一天将会到来...此外,我们的设备对残疾人的帮助有多大,对技术的进一步研发也非常重要。”


所幸的是,Neuralink在重塑人脑的伟大战役中并非单打独斗。目前,许多大学和研究机构都在推动脑机交互技术的进步。


Facebook旗下的Building 8也在研发他们自己的脑机交互系统,据消息称,Facebook正着力于构建一个“脑机语言文本界面”可以直接用意识来操作电脑,每秒百次地扫描用户的大脑,检测用户脑袋里想表达的话,并将其翻译成文字。


人脑交互听起来极具科幻色彩,似乎遥不可及,但是随着脑机交互技术的迅猛发展,这项黑科技将会利用人类大脑庞大的计算能力,帮助人类重获健康,并充分释放人类的潜能,或许将成为未来人类突破极限的新希望。


【科技云报道原创】转载请注明“科技云报道”并附本文链接。


【本文为作者投稿,文中观点不代表Xtecher立场。】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