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陈楸帆:在不梦幻的现实里科幻的活着。

陈楸帆:在不梦幻的现实里科幻的活着。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27610
2597

2015-11-12

YeYe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陈楸帆
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品牌副总裁。曾就职于谷歌、百度等高科技企业,深耕于互联网广告和市场营销领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艺术学院影视编导专业双学位,为中国更新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以现实主义和新浪潮风格而著称,被视为“中国的威廉·吉布森”,业余时间写作的科幻小说曾被翻译为多国文字并屡获国内外奖项。代表作品《荒潮》《薄码》《未来病史》等。

本文作者王芮  Xid:YeYe
首发于xtecher.com
科幻,是人类最大的现实主义。
阅读或者写作科幻所给我带来的神经快感最为强烈。”被称为是继刘慈欣后、中国科幻界新的领军人物的陈楸帆,对于自己从小就钟情于科幻小说这个文类并且一走多年直到现在都没能刹住车的原因如此总结。

在陈楸帆看来,科幻不仅是小说,更是思维模式。科幻也许是最具有“问题意识”的文类,陈楸帆说:“科幻作家不应该具备解决问题的功能,最大的作用应该在于提出问题。提出那些传统文学所没有提出的问题,超越了时空的界限的问题,追根究底地探索人的复杂内心世界的问题。从这个维度看,科幻应该是最大的一种现实主义。”

科幻作家似乎都具有用锐利目光看透人类的弱点的本领。“科幻小说是一个很好的认识人性的途径,把人性放逐到极端化的场景去审视。比如末日,比如在一个人会威胁一群人的生存的情况下,一群人有没有权力去决定一个无辜的人的生死。”

科幻作家就像是杞人忧天里的杞人,很多人眼里的疯子,但确实会有很多人因为他们的疯言妄语而开始仰望星空。

在问及最能代表自己写作水准的作品,这位已经多次斩获中国各大科幻文学奖的“业余”科幻作家选择了2013年获得了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的《荒潮》,“就好像短跑和马拉松,后者显然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准备。”

至于长短篇写作的区别,代入感强的例子总是通俗易懂的:“跟谈恋爱一样,先要有一个能激发你灵感和激情的对象,比如点子、故事、主题,然后费劲心思去了解她,讨好她,试图让她服服帖帖地按照你的想法来走,过程很漫长,很辛苦,很累,需要反复磨合,但是也很爽,短篇像ONS,快感迅速,但消褪得也快;长篇像固定关系,需要花十倍百倍力气和脑筋去经营,但会让你多次、长期、持久的满足,如果你们磨合得够好的话。”陈楸帆说。

在人群中保持敏感
从16岁发表第一篇文字到现在,陈楸帆的写作生涯已逾15年。“其实作家跟工程师和艺术家很像,都有一种扮演上帝的僭越感,都想要创造一个世界,一些规则,上演自己的悲欢离合。写作可以把自己放置到生活里不太可能发生的一些情况下,去做现实里做不到或者不敢做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后宫文、总裁文的原因,意淫是人生一大需求。”陈楸帆多年坚持写作却并不觉得枯燥乏味,“我第一次投稿就被用了然后还得了一个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正反馈,再加上出版社、读者、评奖,不断地有积极的激励,也促使我可以一直坚持下来。如果第一次就被拒,就很容易影响往下走的信心了。像我就特别幸运,第二次投稿时才被拒的。”他笑着补充道。

科幻作家和科技从业者的双重身份使陈楸帆忙于商业活动,但工作繁忙不会成为是他懈怠写作的借口。“我一般会利用工作与生活的空隙时间,尤其是类似交通、排队之类的不可抗拒的等待时间来开脑洞、构思细节,构思足够成熟之后才会动笔,避免很多无谓的时间耗费。然后再用晚上,节假日之类的成片的空闲时间集中写作。”

灵感似乎也不会成为一个问题。“科幻文学重要的精神是对世界永远抱有好奇心。我会关注那些日常里司空见惯,但是细思极恐的主题。比如鼠标手,比如银行柜台交易员是最接近机器人的人类。对于我来说,灵感意味着保持对信息的某种敏感性,它可能来自于外界,也可能来自于潜意识,而作者需要抓住这种稍纵即逝的火花,判断它发展成为作品的可能性。这一过程具有某种程度的不可复制性和偶然性。
 
对写作有兴趣的人,他建议不管写的多烂先把你想写的东西完整地表达出来才有后话。“很多人开个头就写不下去了,或者一直写片段,拿不出一个可以称之为作品的东西。但是只有作品,不论好坏,才有拿出来值得被讨论的价值,只有汲取了反馈的意见才能帮助进步。写作之外,很多事情往往也是需要长期积累的,关键在于内心的渴望,你能不能忍受做这件事有可能好多年都不能带来明显的经济上的收入,所以大部分人都浅尝辄止。就像每年报名马拉松长跑的那么多,真正跑到终点的有几个?只要选择好一个方向坚持深耕下去,最后一定剩不下多少人,那时候就是你的出头之日。
生活在虚拟的别处
我希望我的人生是一个‘加速度’趋势,这中间会有非常多的‘变量’,也许加入一个”变量“,发展曲线就会发生非常大的激变。”在百度和谷歌工作十年之后,陈楸帆决定为自己引入了一个新变量——加入诺亦腾,一家研究动作捕捉技术的公司。
 
“如果仅仅是一名科幻作家,对技术带来的想象力、会改变什么东西、包括感官方面都很浅薄。但现在工作在科技行业中,很多原来靠想象的东西成为现实,会世界接触到很多细节,单凭想象是无法体会到的。”
 
诺亦腾的名字 Noitom 来自于 Motion(运动)的倒写。动作捕捉,是一个通过在运动物体的关键部位设置跟踪器,记录下运动数据的过程。记录下来的数据可以用于很多领域,其中备受关注的就是近来炒得火热的虚拟现实应用。
 
之所以从众多前沿科技中选择虚拟现实作为投身创业浪潮的切入点,陈楸帆进一步解释道:“虚拟现实技术最早是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底提出来的,但当时技术不成熟没有发展起来。现在无论是资本还是技术都恰好到汇集在这个领域,实现前景基本上是可预见的,大概需要5-10年就可以达到手机一样普及程度。而像SpaceX那种上太空的技术,近期内实现还是比较困难的。这算是我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找到的平衡点吧。我希望亲自把它变成现实,我想见证一个时代的来临。”
 
陈楸帆在加入诺亦腾之前,也曾有不少公司找到他,算是历尽了一番相互选择的“相亲”过程。这个最令他满意的“相亲对象”,显然有其独到之处。“除了创始人技术背景过硬,而且价值观一致,很聊得来之外,诺亦腾专注的是一个相对蓝海的领域。”他进一步解释道,“像索尼、Oculus之类主流的厂商都在做输出设备,造成输出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像诺亦腾这样做输入设备的似乎变成第二位事情,也就没有那么拥挤。小公司可以聚焦在某一个垂直领域,而且可以积累技术做壁垒领先对手。因为技术是很难追赶的,有非常大的速度上的优势。而且,这个平台很大,有很多可能性和尝试的方向,虚拟现实也只是交互应用的方向之一,比如影视,虚拟现实是最好的一个体验科幻电影的渠道和方法,小说写得再好,也没有戴上头盔的一刹那浸入式的感觉,那是用任何语言描述都显得苍白无力的。跟电影和影视结合起来是未来的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也是我个人很感兴趣的方向。”
 
至于诺亦腾目前遇到的困难,可能是很多科技公司都会遇到相似的问题——市场跑在产品的前面。“产品的研发需要过程,会做需要更多的试错,不能操之过急。”陈楸帆无奈地补充道,“最近感到有点麻烦的事确实有一个,我们竞争对手总是换着法地用我们老板的名字或者我们的产品相关信息做成关键词搜索在百度投广告。在百度搜我们公司CEO的名字出现的却是竞争对手的产品,多让人堵心啊。”
 
每一步都走得非常踏实的诺亦腾,对虚拟现实未来十分看好。陈楸帆说:“到2020年,虚拟现实头戴显示器存世量达千万台的时候,这个行业可能发展成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那个时候我希望2020年TechCrunch大会将在虚拟世界里面举办,到时候大家都以虚拟化身来坦诚相见!”


本文作者:王芮

童心未泯,
色心又起。
陈楸帆X语录
1. 对于我来说,灵感意味着保持对信息的某种敏感性,它可能来自于外界,也可能来自于潜意识,而作者需要抓住这种稍纵即逝的火花,判断它发展成为作品的可能性。这一过程具有某种程度的不可复制性和偶然性。

2. 我希望我的人生是一个"加速度"趋势,这中间会有非常多的"变量",也许加入一个"变量",发展曲线就会发生非常大的激变。

3. 科幻作家不应该具备解决问题的功能,最大的作用应该在于提出问题。科幻应该是最大的一种现实主义。

4. 科幻小说是一个很好的认识人性的途径,把人性放逐到极端化的场景去审视。

小X


| 文末福利时刻 |

陈楸帆决定为2位Xtecher的粉丝,免费送上一本他的获奖长篇小说《未来病史》,更附上独家签名和赠语。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
  1. 请你转发本篇文章到朋友圈或者100人以上的微信群
  2. 请在11月6日晚12点前将转发截图发给Xtecher微信公众号后台,并留下你的邮箱和手机号码,以便我们联系到你
  3. 等待幸运的降临。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