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揭秘硅谷自动驾驶超强战队Roadstar.ai

揭秘硅谷自动驾驶超强战队Roadstar.ai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7106
2478

2017-07-12

安妮的盒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未来,无人车的世界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城市建设与道路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交通法规也会被重新改写,人们会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选择出行……三个年轻人先后在Google、Apple、Tesla、Nvidia以及百度“美研”积累了丰富的自动驾驶研发经验,创建Roadstar.ai


日前,这支“超强战队”的三位创始人在美国硅谷接受Xtecher独家专访,分享他们打造自动驾驶最优技术解决方案的创业故事。


作者|安妮的盒子

编辑|小鱼、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2017年已经过半,对很多人来说这意味着新的开始,但对于飙发电举的自动驾驶战场而言,Roadstar.ai创始人、CEO佟显乔觉得,自动驾驶天使轮最后的窗口已经关闭。

 

技术路线逐步清晰,传感器及激光雷达的选型也日渐明确,未来2~3年,技术会愈发成熟,LiDAR的成本也在变得更低……

 

难道不会再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一切皆有可能。”他说,“这当然不会是‘最后一张船票’。”

 

“现在的自动驾驶技术是百花齐放,但未来一定会逐渐趋同,就像今天的手机,都长这个样子——不过到那个时候,先发优势的这些团队已经把每一个测试都过了几年了,后发优势的团队必定要有极其过人之处才行。”

 

群雄逐鹿的自动驾驶战场上,成不成只能交给时间去验证。如今,Roadstar.ai也正式驶入无人车的研发大道上,马力全开。

  

技术流


2016年年底,三位年轻人在位于硅谷Sunnyvale的百度“美研”并肩而坐,他们同属于百度无人车团队,工位相邻。

 

其中,衡量是Sensing组的经理和技术负责人,佟显乔是定位和地图组的技术负责人,周光则负责标定、同步、感知等方面的工作。

 

8年前,还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读博士的佟显乔选择的方向是无人车。那时,这项技术还只属于“想象”与“未来”,自动驾驶几乎没有任何商业化的迹象。他甚至一度觉得,毕业以后会面临找不到工作的尴尬。

 

而后的发展却出乎他的意料,自动驾驶技术浪潮牵引着他一路在这个领域深耕下来——他先后在Nvidia自动驾驶算法组以及Apple从事无人车研发的“特殊项目组”供职,在定位和地图方向上积累了深厚的经验。

 

CTO衡量是个传奇般的技术控。高中时,他就捧着一本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英文影印版痴迷地钻研编程,先后获得信息学、生物、物理三项奥赛的一等奖,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在清华,衡量依然保持了学神的风范,随后以全系第一拿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在著名的GPS Lab学习四年后获得EE PhD。毕业后,他先后在Google地图街景组和Tesla Autopilot组从事研发工作,成为自动驾驶领域软硬件架构、传感器、定位等方向当之无愧的技术牛人。

 

首席机器人专家周光是个天才少年。他曾获得机器人足球比赛中国金牌、亚洲第5名。他在杨振宁创立的清华基科班获得本科学位后进入德州大学攻读人工智能 PhD;在2015年大疆全球开发者大赛上,周光从200多支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一名。毕业以后,周光进入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目前,全世界主流的自动驾驶技术选型是多传感器融合(sensor fusion),而周光正是机器人以及感知(perception)方面的专家,他能将传感器与感知最优化的结合。

 

三个典型的Geek男,因技术上的相互认可而惺惺相惜,越走越近。

 

2017年年初,佟显乔、衡量和周光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闲谈,聊天的内容基本都是围绕自动驾驶相关的技术话题。

 

那个时候,许多自动驾驶初创团队正在疯狂招人,挖人大战正在硅谷上演,给出的待遇也都十分诱人。三位在各自的专长上拥有不可复制的经验的年轻人,顺理成章地成为许多公司的争抢目标。

 

然而并没有哪家公司能够成功说服他们。

 

许多人选择离开百度或者其他做自动驾驶的大公司,正是为了摆脱“大公司病”——层层决策要通过那些懂技术和不懂技术的管理层,一个测试的申请可能要周折半天,这和那些想要用技术改变世界并和时间赛跑的年轻人心中的梦想背道而驰。

 

“自动驾驶是非常复杂、庞大的系统工程,对技术的要求非常高。”衡量对Xtecher说,“我们都希望可以和懂技术的人共事,这样最高效、也最直接。”

 

衡量接受的是斯坦福开放、创新式的教育,创业一直是斯坦福的传统。读书期间,衡量就曾和同学一起尝试过创业,开发应用、拉投资、找客户……在他心中,创业并不陌生,只等待对的时间节点和对的人。

 

对周光而言,创业是生命里的必然,“创业早在我日程之上,家人一直都特别支持我创业。”他告诉Xtecher。

 

读书的时候,佟显乔一度怕自己的专业太超前而找不到工作,而今全世界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者都受到资本的追捧。“从前有过创业的念头,但是担心搞无人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现在许多小公司搞自动驾驶一样风生水起,让我们看到了创业的可能性。”

 

2017年4月,志同道合的三个年轻人一拍即合——他们要用自己最先进的技术,打造中国最强的 Level 4 自动驾驶团队,成为自动驾驶技术的Star on the Road。


木桶


显乔、衡量和周光的强强联合,像是一场桃园结义。

 

佟显乔在三个人中相对比较外向,做事乐于统筹、顾全大局,和他接触过的人都愿意和他共事;衡量和周光是不折不扣的技术狂人,在各自的领域里很早就体现出过人的天赋与智商。

 

最难的,是把一门心思钻研技术的人盘踞在一起,且相互认可、愿意追随。团队里的人喜欢亲切地称呼佟显乔为“小乔”,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聚雄才、得众心的领导者。

 

三个人的分工也十分明确——佟显乔负责全局,把握公司的整体发展方向;衡量主导总体架构和技术研发;周光负责传感器融合、感知和深度学习。就这样,一支有着丰富的自动驾驶实战经验的创始团队初步形成。

 

“无论是创业,还是复杂的自动驾驶技术,都遵循‘木桶理论’——决定你能装多少水的不是你最长的那块板,而是你最短的那一块。”衡量对Xtecher说。

 

尽管都是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大牛,可毕竟都不是做商务出身,找钱是三个人面临的第一块“短板”。

 

2017年2月,那小川来到了Roadstar.ai的团队。

 

那小川和佟显乔是本科同学,在哈工大读书时期是上下铺的兄弟,相识十多年。在加盟Roadstar.ai以前,小川一直从事创投工作,不仅深谙融资策略,且拥有丰富的公司战略决策经验。小川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开始筹划起融资的各项事宜。

 

很快,就有资本向Roadstar.ai伸出了橄榄枝。

 

Roadstar.ai的团队阵容基本覆盖了自动驾驶技术的方方面面,这也是十分打动投资人的地方。云启资本执行董事陈昱在和几位年轻人聊过之后,很快做出了投资的决定。


“与其他团队不同,他们三个创始人的经历丰富,先后在Google、Apple、Tesla、Nvidia以及百度等公司都有自动驾驶研发经验。更加重要的是,三位合伙人都曾是团队的中流砥柱。”陈昱说。


"Raodstar.ai创始团队有不同的技术专长,在传感器感知、定位和地图、路径规划、深度学习领域均有经验,整体技术水平比较平衡和全面,比起某些全部来自于某一家技术公司的团队,或者完全深度学习算法背景的团队,有更大的把握研发出L4的无人驾驶方案。"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光告诉Xtecher,“耀途资本专注于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中早期投资,在L4无人驾驶核心的感知层和决策层看了大量的创业团队,感知层我们投资了以色列的固态激光雷达公司,决策层我们投资了Roadstar.ai。”


4月,Roadstar.ai得到云启资本、松禾资本、耀途资本、银泰资本等国内外知名VC机构的大力支持,获得千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Roadstar.ai分别在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设立了研发中心。“硅谷拥有最前沿的技术,可以不断吸收、转化并融入到我们的产品之中;同时,这里聚集了全世界一流的人才,可以方便我们组建最牛的团队。”佟显乔说,“另一方面,针对中国市场的实践,我们选择在深圳的南山落地,这里和硅谷一样,拥有创新的基因和氛围。”

 

Roadstar.ai的万里征程才刚刚起步。佟显乔透露,目前,硅谷和深圳两地研发中心正在不断夯实研发团队的力量,两地的改装车也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到位,Roadstar.ai目前正在进行加州路测牌照的申请。

 

“我们希望在2018年农历年到来之前,让Roadstar.ai的车上路。”佟显乔说。


无人车的世界


“一辆可以自己行驶在路上的车,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被称之为安全、可靠呢?”这是在Tesla CEO Elon Musk和衡量之间进行的一次讨论。

 

就职于Tesla的 Autopilot 组时,衡量直接汇报给“龙哥”——这是Tesla里中国工程师给Elon起的绰号。“龙哥”对Google的做法十分好奇——事实上,大家都在试图定义无人驾驶技术真正成熟的那个节点。

 

 “如果是人自己开车,撞了我就认了!但是如果把我的生命交给一辆车,我还会认么?”衡量对Xtecher说。

 

在这个问题上,Google的做法近乎极致——他们希望把自动驾驶技术出现致命事故的概率降到最低,实现人类驾驶事故率的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

 

“比如人开车每100万英里会出现一次致命错误,那么有的人想把自动驾驶的这个安全驾驶距离提升到十倍,就是1000万英里。”衡量说。

 

事实上,无人车的每个问题都有上千种方法,找到最优的那一个就是目前全世界的自动驾驶从业者的终极目标。

 

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测试距离也成为外界最关心的话题。

 

“如果需要几亿英里,每天几辆车上路,可能几十年也不能达到这样的数据量。”佟显乔说,“所以对车来说,并不应该是这种测试方法。一方面成本不允许,比如激光雷达当前成本较高,产能也不足;另一方面,这也导致没有足够规模的激光雷达装配在车上去收集数据。”

 

在通往无人车世界的路上,还有许多和这个问题一样尚无标准答案的难题需要技术人员一一破解,其中,技术选型是最关键的问题之一。

 

目前,无人车的知名企业都有各自的技术选型——Google和百度以激光雷达为主,Tesla和MobileEye等以视觉(摄像头)为主,Apple和Uber以多传感器融合为主。

 

而Roadstar.ai的三位创始人在Google、Apple、Tesla、Nvidia、百度以及学术研究领域都从事过无人车研发,他们根据自身丰富的经验将各自所学融会贯通,并确定了多传感器融合的技术路径——“多传感器融合软硬件结合的解决方案会考虑各种不同传感器的特性互补,既可以提升无人车算法的能力,也可以提升算法的鲁棒性和无人车的安全性。”衡量说。

 

基于此,Roadstar.ai提出了目前最优的Level 4无人驾驶解决方案。

 

“由于传感器融合的算法上的优势,同样的Level 4算法能力可以使用相对便宜的传感器,从而推进Level 4无人驾驶技术的快速商业化。”佟显乔说。

 

未来,无人车的世界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城市建设与道路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交通法规也会被重新改写,人们会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选择出行……

 

佟显乔告诉Xtecher:“Roadstar.ai的目标就是要为未来的无人车提供前装和后装的整套技术解决方案,同时还会提供高精地图等服务,实现对任何车辆的无人驾驶控制。”

 

自从2009年Google无人车从美国加州硅谷诞生,这里便成为全世界自动驾驶技术的圣地。两三年后,谷歌无人车从旧金山(San Francisco)驶到谷歌总部所在地山景城(Mountain View),期间完全不需要人类驾驶员接管。

 

“中国的自动驾驶技术和美国相差好几年。”和世界顶尖水平的差距让衡量时刻都不敢懈怠,“我们希望凭借自己的积累和经验,通过研发与实践,让中国的无人车早日上路。”衡量说。

 

从光鲜亮丽的大公司里降薪出来创业,三个人反倒觉得工作起来“比从前更快乐了”。

 

“我想做任何测试,都能马上说做就做!”没有了层层审批,只和懂技术的人打交道,让周光的研发进程变得异常高效。

 

在无人车的逐鹿场里,所有实力强劲的初创团队都自带镁光灯,每走一步都动如雷霆。无论是加州这片创新的沃土之上,还是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三五不时就会冒出一家做自动驾驶的start up,并成为媒体竞相追捧的对象。而Roadstar.ai却少有新闻见诸媒体,他们秉承硅谷“低调做事”的风格——对于佟显乔、衡量和周光来说,埋头于自己的技术研发,才是最能让他们感到兴奋的事情。

 

现实远比理想要复杂,剑未出鞘,抬眼已是江湖。从一开始单纯地只想做出世界上最好的技术,到面对资本和现世的重重考验,三个年轻人变得更加成熟,也更加有担当。

 

“这是一场持久战,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长期投入的打算。”佟显乔说。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