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优视眼动创始人何吉波:以眼读心,从实验室走向世界

优视眼动创始人何吉波:以眼读心,从实验室走向世界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2663
3259

2017-07-17

郭宝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眼动技术民用化是一种趋势,未来很可能会和语言识别技术一样,成为智能设备的“标配”。在VR、眼动控制、用户体验的市场需求面前,国内的眼动科技产业的公司却存在空白。技术成熟了,下一步,要让技术进入市场。


作者|郭宝婷

编辑|陈光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眼动仪早已不能停留在实验室了。

 

作为心理学实验室三大研究仪器之一,眼动仪会追踪眼球运动和注视位置,用于注意力、疲劳度等认知心理学研究。它软件和硬件技术门槛高,鸡蛋一样重、眼镜一样大的头戴式眼动仪,价格就要几十万人民币。

 

实验室外,“读眼”市场的需求与空白其实非常大,特别是在虚拟现实领域。如果VR头显内嵌眼动追踪,场景就会随你眼睛移动来变化,图像渲染效率更高,画面更逼真。同样的技术还可用于移动终端,比如手机摄像头装载眼动追踪,可实现眼动打字、眼动翻页、眼球解锁。

 

智能设备摄像头都内嵌眼动追踪技术的一天,或许不远了。然而,国内竟没有专业的眼动技术公司。

 

美国威奇托大学(Wichita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系终身教授、优视眼动科技公司创始人何吉波,是中国最懂眼动技术的人。北京大学心理系学士、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学硕士、博士,后来又创下美国最年轻终身教授纪录。然而,多年来在心理学实验室成长的他,抱持的是“做出东西来”的决心。以学界为靠山,眼光看向的是市场。

 

何吉波下定决心,把眼动仪从实验室带向市场。


640-2.jpeg

 

 awaxmyafor.gif


让VR成本降低一半


谈到眼动追踪技术的市场空间,国外相对成熟。谷歌和Oculus都高价收购了眼动技术新创,为的是抢先开发载有眼动追踪的VR设备。

 

然而在国内,眼动仪应用还大比例停留在实验室中。

 

优视眼动是中国第一家专业科研眼动仪公司,目前的大单用户来自高校实验室和咨询类公司的实验室,年底前预计达到260万销售额。公司也正在与汽车和航空公司合作,为其建造驾驶模拟器和飞行模拟器实验室。

 

但何吉波不满足于此,用于科研的昂贵仪器,要做,因为他们是国内最专业的。但最终会面对大众市场的需求,提供眼动追踪技术解决方案,落地市场。

 

何吉波告诉Xtecher,“每款眼动仪都有一个细分市场,比如瑞典的Smart Eye强调驾驶研究,Tobii做用户体验,EyeLink主要做的是阅读研究。优视眼动在目前阶段强调的,除了科研,就是虚拟现实。”

 

何吉波认为,这条走向市场的路,就是虚拟现实。他看准了VR领域的商机:“我们正在把眼动追踪做到虚拟现实中去解决眩晕问题、提供新的交互形式,它是可以成为大众消费品的。”

 

VR是目前最需要眼动追踪技术的领域。或者说,眼动追踪本身就是对VR的补充。眼动追踪技术会给VR带来一个技术突破——漏斗状渲染,让VR设备的成本降低一半。

 

何吉波告诉Xtecher,“要保证使用者不眩晕,就需要维持极高的采样率和分辨率,所以目前VR的电池成本和渲染成本非常高。”

 

漏斗状渲染是一门选择性渲染技术,简单来说,它只对视网膜的中央凹聚焦的部分进行高质量图像块渲染,因为人眼只能看清这一小块区域。没有眼动追踪的VR,无法识别出这块区域。实现它,需要绘制的像素就会减少30%~70%,大大降低电池成本。

 

目前Oculus 的VR头显售价为499美元,HTC Vive为799美元。但优视眼动已经有了成熟的眼动追踪解决方案,可适配Oculus、HTC等市面上大部分VR头显,让售价定到199美元。

 

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手机、电脑、游戏主机可以适配VR,何吉波认为,它们的摄像头内嵌眼动追踪,是必经之路。


眼机交互革命


眼动技术会民用化,未来很可能会和语言识别技术一样,成为智能设备的“标配”。何吉波看好这一趋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和语音识别一样,会带来全新的交互方式。

 

当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大脑芯片”、“脑机交互”听起来还像天方夜谭时,“眼机交互” 已经成为现实——

 

中兴在今年年初推出了一款内嵌眼动技术的手机,Hawkeye(鹰眼)。手机摄像头可以跟踪用户眼球运动,实现双眼控制屏幕。


图片 1.png

 

何吉波也已经开发出眼动输入的样机,正在积极寻找想搭载眼动控制的厂商。

 

 “比如,我有一次做手术,在医院躺了好几天,想玩手机,但手在输液的时候不能动,也不能很好地回复短信,就可以用眼动仪来进行眼控输入”,何吉波说。

 

这项技术对医疗界影响尤其大:瘫痪的人眼睛动一动就可以打字;医生在手术过程中短暂用眼操控仪器,省下穿脱手套的时间,可能就是一条命。

 

在日常领域,眼动控制作为交互手段,应用最广的领域依旧是VR。目前已经有包括Alienware在内的高配游戏型电脑,带有眼动控制。


图片 2.png

 

几十年来,我们用手柄、摇杆、键盘、鼠标等硬件来实现游戏中的控制,但现在,PC和游戏机知道我们眼睛看向哪里。当你想与目标物互动时,盯着它就行了。传统用户界面将变得透明,只有眼睛凝视目标时才会浮现。

 

眼动追踪技术,也许会带来一场人机交互革命。

 

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玩自己喜欢的冒险游戏时,进入酒馆千万要小心,可不能长时间盯着雇佣兵的钱包。

 

读眼即读心


除了VR、眼动控制,眼动仪的市场,还有心理学的市场,“读心”的市场。

 

“如果你看着一个地方特别长、特别久,瞳孔增大,说明你很喜欢这个东西。”何吉波透露了以眼读心的诀窍。

 

何吉波于2003年考入北京大学心理系。从初中就开始对编程感兴趣的他,第一志愿是计算机系,却阴差阳错进入了“读心”的世界。以他过硬的计算机技术,他在工程心理学领域对眼动仪产生兴趣。就是在那时,他发现了眼动仪的“读心”市场。

 

读心,落地在市场上,就是“用户体验”。

 

何吉波已经在北京大学开了3年“用户体验”课程,每次选课人数都爆满。在这门课上,他经常会展示如何用眼动仪“读心”——

 

购物网站的网页,用户预期的入口在哪里、购买按钮在哪里、能否理解文案或图标的含义,这些都是眼动追踪可以解答的问题。


图片 3.png


眼动仪会产生数据,展示用户视线所达之处。上图案例中,用户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页面中部和左侧,导致很多人没看到右侧的购买按钮。把购买键调整到中间后,就变得非常显眼。

 

用户的注意力能否合理分布、是否有某些非重要元素吸引过多注意力、商业目标体现是否明确,都是眼动技术可以读出的信息。

 

这就是心理学的市场。何谓心理学?何吉波告诉记者,心理学就是“用科学的方法,解释人的行为与感情背后的原因”。

 

何吉波开玩笑说,大众总是在“挑逗”心理学从业人员,一听到是心理学家,第一反应就问“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他告诉Xtecher,“其实我们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可以通过一定的工具和方式去了解你的认知过程,从而让一个产品更适合你的行为。”

 

以眼读心,是把商业目标变成设计元素,进行视觉呈现的关键。广告咨询、用户体验、设计公司,非常需要眼动仪。这就是何吉波的高科技“读心术”。

 

何吉波认为,眼动技术正朝着大众消费品、智能设备标配的方向发展。VR、眼动控制、用户体验,这三者其实密不可分,三大功能的结合,也将把眼动追踪技术带向更多领域。

 

何吉波随身携带的手提箱中,放着比宝马轿车还贵的仪器,他正在为洽谈Pre-A轮的两千万投资四处奔走——他相信,未来他手中的箱子将不再是宝马的价格,而是人人都用过,人人都拥有。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