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前沿热点 >

十问Miguel Nicolelis:普及脑机接口到医疗,希望Elon Musk可以闭嘴

十问Miguel Nicolelis:普及脑机接口到医疗,希望Elon Musk可以闭嘴

Xtecher原创 丨 前沿热点

17913
2589

2017-08-07

郭宝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Miguel Nicolelis是脑机接口领域最具权威的科学家。他是世界顶级科研机构巴西埃德蒙与莉莉·萨夫拉国际纳塔尔神经科学研究所联合创始人、美国杜克大学神经工程研究中心创始人,现任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著有《脑机穿越》(Beyond Boundaries:the New Neuroscience of Connecting Brains with Machines and How It Will Change Our Lives)一书。

 

他曾经主导实验,让两只老鼠通过脑电波“交换想法”,让几只猴子通过脑机交互在电子游戏中控制虚拟手臂去抓小球。2014年,他为一名巴西的瘫痪少年做了一套“机械战甲”,让少年用脑控制机械外肢为 2014 年巴西世界杯完成了开球。


 735fe3e8c911440cb949d4866aeefe87.jpg.gif

 

8月6日,他在“极客公园奇点创新者峰会”上发表了题为“从脑机接口到黑客帝国”的主题演讲。在 Miguel Nicolelis 看来,脑机接口德使命需要落在将人从瘫痪的痛苦中拯救出来。于是Miguel Nicolelis的实验室团队推出了 Bra Santos Dumont One——世界第一个脑控骨骼康复机器人。

 

会后,Nicolelis接受了Xtecher的采访,为我们解答了脑机接口普及化的问题。


CIQI1827.jpg 


Xtecher:作为一名脑机接口科学家,您怎么看待Elon Musk的Neuralink在脑机接口上的野心?


Nicolelis:我有两个学生在Elon Musk的公司工作,我个人听完Musk讲的一些话之后,觉得这个技术不太可能,他描述的都是像好莱坞电影一样的场景,在现实当中也会遇到很多技术上的困难。我相信我的学生,通过在他的公司为他工作,会他提供这方面的信息,让他了解到这一点。我希望未来Musk不要谈那些噱头,从科学家的立场来说是很厌恶的,因为他会误导别人。Musk可以做很多方面的创业,比如他建立了特斯拉,研究电动车。但是对于脑科学,我认为他并不是很了解。

 

Xtecher:除了Elon Musk以外,还有很多创业公司也在做脑机接口,您认为这些公司的前景如何?


Nicolelis:这个行业现在已经出现一些新的初创公司,他们非常专注,有非常好的想法。但是把想法打造成切实的产品,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认为有很多公司是会成功的,因为他们有非常清晰的目标和愿景,这也是有潜力的公司和其他公司的区别。如果企业瞄准的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市场,那么你在市场上生存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个企业所有的资源和精力都是分配给具体的一个小块市场。如果让我自己做一家公司的话,我首先会设定一个非常清晰的成长路径,这样我的企业才不至于因为经营不善导致破产。

 

Xtecher:您想过把自己实验室的技术商业化吗?


Nicolelis:谈到将技术商业化,我会首先想到人道主义。因为涉及到人的健康、医疗,所以我首先会从人道的角度考虑,之后才会考虑某种程度的商业化。所以,从这个想法出发,我首先考虑如何推动这个技术的免费普及。我们现在正在计划更加全球化的项目,业务模式是非盈利性质的,会与全球各地的医院进行合作,让这些高新技术以免费的方式发放给医院,让病患,尤其脊椎受到伤害的、瘫痪的病患,能够免费享受到这些技术带来的好处。同时,我们也在尝试一些不同的方式来推动这种非盈利性合作。

 

Xtecher:除了与医院合作之外,您会考虑和公司合作吗?


Nicolelis:会的,但是现在我不会明确的回应这件事,几个月之后,我们会正式公布,在这里先不剧透。但即使是与公司的合作,我们合作方式也与其他的商业合作形式不一样,我们会优先考虑初创公司,因为初创公司他们毕竟处于发展的早期,他们可能在生存方面面临很大的压力,需要与时间赛跑来生存。我们这种合作模式,可能是一种新的范式,与全球各地的医院、科学家以及业界的人士推动技术的传播以及普及,在此基础上再寻求商业化。因为涉及到医疗和健康,我们首先要考虑到的就是患者,我们把商业化放到患者之后。我们已经在全球一些地方建立联盟,比如我们在巴西就有一个巴西自助的非盈利联盟,已经运作三年。未来我们可能会推动建立更加全球性的联盟,根据我们已经获得的资金来看,我对未来的发展非常乐观,同时我们考虑在中国推动类似的计划。我们已经与中国地方一些合作伙伴探讨这件事,因为中国人口规模如此之大,大概500万的脊椎受伤病患,潜力非常巨大。

  

Xtecher:脑机接口在医学上的应用还有多久可以普及?


Nicolelis: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已经近在眼前了,我们已经非常接近能够真正帮助那些患者为他们提供帮助。比如那些瘫痪、高位截瘫的患者,有失语症的患者,行动不便的患者,中风的患者,我们已经能够为他们提供帮助。大概在未来5-10年内,就可以看到大量的应用出现。

 

Xtecher:脑机接口通常涉及植入手术,如何保证手术的安全性与政策支持?


Nicolelis:目前植入来说,政策上还不允许,比如演讲中猴子的实验,那就是一个植入的设备,在人身上就没办法做这个实验。其实并不是所有脑机接口都需要植入,我们现在也有一种非介入式设备,像头盔,上面有一些传感器,只要戴上头盔,就能收集脑信号相关的数据。与那些植入的设备相比,它收集到的大脑信号可能没有那么清晰,数据量没有那么大也没有那么稳定,干扰会更强一些。在过去7-10年里,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如何为病患提供非介入的设备。比如我们在世界杯开幕式上,为那个瘫痪的孩子提供的就是非介入设备。非介入的好处是需要的时候就带上,不需要就可以脱掉,不会造成任何痛苦。而且现在有了这种头盔,使用也更加方便。关于刚才说到的头盔,现在它的应用非常简洁。你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把它戴上,像一个创口贴似的,上面有一个类似于磁条的东西,可以搜集相关的信息,如果不需要就把它扔车上。

 

Xtecher:以后人的梦境能通过脑机接口录下来吗?


Nicolelis:做梦时,你的大脑其实在整合记忆,同时把你已有记忆的记录,融入到最新加入的记忆当中。我在书上也写过,我们的大脑并不是一个被动的运作的过程,它也有自己的视角,也自己对世界,对你的身体、生活或者人生有自己的视角。而且它也在不断地适应和升级这样一个视角,而梦境在这当中起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而且梦是一个非常分散的方式。从你的脑活动记录上,我可以判断你哪个时段正做梦。如果长期收集你的数据,可能可以做到判断你梦中出现了一艘船、一座房子,但无法还原完整的梦的场景,也无法判断梦中你的感觉和情感,我只能获得一些碎片化的信息。其实我们在猴子的实验中,在做完实验之后,猴子睡觉了,但是我们还在记录他们脑活动。能够发现,他们的梦到了它们玩的游戏,这非常有意思。它们睡觉前的几个小时,正在玩这个游戏,他们睡觉后,就出现了相似的脑活动。但是我们并没有把这个发现正式公开,我正在考虑把它作为论文发表,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