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Google Glass强势回归的背后

Google Glass强势回归的背后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9578
4274

2017-08-11

郭宝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Google Glass携第二代产品强势回归,印证了AR眼镜在C端市场的失败,也映射了B端市场的潜力。此时聚光灯正照在国内另外一群蛰伏已久的AR创业者身上,他们在谷歌之前就看懂了2B的路线,如今他们将与曾经的巨头Google Glass同台竞争,面对千亿级的企业端AR市场,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需要时间给予答案。


作者|郭宝婷

编辑|小鱼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上个月,Google Glass宣布推出企业版(Enterprise Edition)。谷歌在一份声明中称,“Google Glass定位为生产力工具,看重企业市场……希望看到更多企业为其员工配备Google Glass,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力,解放双手。”


Google Glass项目主管Jay Kothari对此表示,“企业版不是试验,三年前的是试验。现在,我们为客户和合作伙伴提供完整的产品。”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重生。早在2015年初,面向消费者的初代Google Glass在C端销售受重挫,并宣布停产,只在官网留下一句带有悬疑意味的话:“感谢你与我们一起探索,探索之旅仍未结束。”


随后两年,谷歌的AR业务并未停止研发的脚步,并顺利完成了一场从2C到2B的转型革命。AR眼镜先是从谷歌一贯面向大众市场的G Suite团队中剥离,转移给了Google X。X team是一个工业创新实验团队,聚集了与物理世界交互的“黑科技”,此前他们一直掌管宇宙电梯、无人驾驶汽车、智能隐形眼镜等项目。同时,定位企业端的AR眼镜开始寻找目标企业,两年间与波音、DHL、大众汽车等50多家企业签订合作,让AR眼镜进入他们的工业流水线使用。


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有备而来的强势回归,印证了2年前的Google Glass是“假死”。


谷歌作为巨头有试错的资本。但2013年起,国内跟着Google Glass的光环跳进来的消费级AR创业公司则是另一番命运。国内少数下了血本的AR创业公司看到巨头失败却无法刹车,只能往前冲,但最后的结果并不乐观。


AR眼镜研发周期长,短则一两年,长则更长,大众还在反应期,他们便迎来溺水期。比如,生命力顽强的个别公司,在Google Glass停产后仍频频上线新品。2016年4月,AR/VR科技公司众景视界推出新品“AR运动智能眼镜”,众筹首日破百万元人民币。到了年底,众景视界被爆出欠薪200万元人民币。同样,国内首家AR公司奥图科技,同年推出第一款AR眼镜“酷镜”,标准版售价2999元。年底,媒体爆出“奥图科技倒闭”的传言,经澄清是奥图科技遇到资金困难,裁员并等待资金。


谁活下来了?聚光灯此时才照向国内另外一群蛰伏已久的AR创业者身上,他们是活下来的勇士,他们在谷歌之前就看懂了2B的AR市场潜质。


借势曾经的巨头Google Glass回归,AR市场再起波澜。这次是虚火还是真火?为了了解国内企业端AR市场目前的格局,Xtecher采访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带头人:工业AR公司0glass创始人兼CEO苏波,以及参加2017年AWE(世界增强现实博览会)北京站的业内人士。从创业初期就定位2B,熬过寒冬,等待他们的是机会还是挑战?如今迎接他们的是与谷歌同台竞技,面对千亿级的企业端AR市场,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当C端AR遭遇寒流


以0glass为例,看看在C端AR被热捧又遭遇寒流之际,最初定位2B的创业者是如何顽强应对的。


早在2014、2015年的时候,很少有人能看懂AR企业端市场的潜力。0glass创始人、CEO苏波,从2014年起就主攻工业AR,但当时并不被看好。


早在2011年,做AR声光电技术的苏波在拍摄宣传片时发现,工业生产流水线依然停留在比较传统的生产操作模式,“工厂内一线操作人员,仍然需要通过双手操作复杂重复的工作。工人无法记住每个细节,培训与实际操作落差很大。维修人员的工作数据难以采集,更难以输出。”


“我们能够用手机、电脑办公,为什么一线工人的工作方式和几十年前没有变化?尽管大家那个时候对这种痛点已经无感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


问题该如何解决?但苏波当时根本没有想到AR在工业领域能改变传统的工作业态。


直到2012年,苏波有幸结缘Google Glass,“立刻觉得这个东西太好了”。为摸清这个领域的现状,6月,他特地飞去美国AWE看Google Glass展出,又去以色列光学公司Lumus交流学习。2013年,他决定涉足这个领域,并从水晶石辞职。2014年,他正式创立0glass,10月,合伙人找齐、项目立项,几个人自筹资金500万元人民币,下决心要用AR眼镜解决工人的问题,运营模式为AR+工业。


500万元人民币不到一年就烧没了,接下来的资金来源确实成为难题。“2015年,那时候投资方都喜欢投AR+娱乐、AR+游戏、AR+营销,大家看不懂AR+工业。”眼看0glass就要关门大吉,这时出现了一个“看懂格局的人”——文钧雷。文钧雷当时是和君资本的合伙人,现在是清华大学虚拟现实实验室主任。


“文钧雷看懂了,他一锤定音决定投我们。但后来被他们在美国硅谷的一个合伙人一票否了。”为什么不能投?0glass的四个创始人的平均年龄42岁,年龄太大,成了否决根本的原因。后来经过调研,结论并不如此,工业这块确实不是年轻人可以做的。


文钧雷决策后,和君资本在2016年3月投给苏波400万元人民币,随后0glass正式启动“AR+工业”模式,AR眼镜开始量产。就这样度过了寒冬,到了2017年,0glass在重工产业顺利融到千万级的A轮融资,因为B端认可了AR眼镜对工业大数据的意义:第一,AR实现了工业大数据的可视化;第二,AR可以采集人工作时的数据;第三,AR连接人和设备,打破人和设备的物理隔离。


44ee3e1d35c6544974d3876e9bb55c64.png

苏波和他定义的AR+电力巡检场景


对于2016年C端AR遭遇寒冬的现象,文钧雷曾表示,“C端链条周期长,资本、人才及知识体系掣肘严重,低端产品充斥市场,高端产品生产受制于产业链产能,难于量产。部分早期生产商对行业和产品理解度很低,让低端产品产能过剩,影响了C端效能。2017年的产业模式仍是以纯B2B2C为主,B2C为辅。”这是倒下的企业给市场留下的惨痛教训,幸运的是,苏波和投资人文钧雷早在2014、2015年就看清了这一格局。


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在Google Glass影响下,AR创业者一窝蜂涌向C端消费者市场。微软、三星、百度等大企业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在摸索,微软发布了产品HoloLens全息眼镜。美国著名AR/VR公司Magic Leap获得了包括阿里巴巴在内的大资本青睐,估值被炒到45亿美元。甚至包括马化腾在内的中国互联网大佬也在预测,AR/VR或许会是下一个革命性领域。


但好景不长。2015年下半年,Google Glass停产的效应落实,加上在C端碰壁,大家又一窝蜂涌向B端。2015年以后创立的AR公司,都是直接做2B业务。像苏波一样最初就定位2B的创业者对两波浪潮都不为所动,蛰伏3年,没有走2C这条捷径的他们,是即将尝到甜头的人。


2B成为市场新风潮


经历了C端资本的寒冬后,2B已成为市场风潮,这是不争的事实。


探索AR技术目前的应用场景是业内最为关注的话题。对此苏波做了深入的分析,他把AR应用需求视为三种:伪需求,痒需求,刚需求。事实上,无论AR界如何风起云涌、市场红海,伪需求会死,痒需求可能让企业短时间内创造现象级应用来变现,但活到最后、赚得最多的人是把握刚需的,刚需存在于企业生产流水线的每一个环节里。


“AR+运动”被印证是一个伪需求,产品最终的境遇都不理想。伪需求就是“理论上有需求,实际上没需求”。事实证明,就算AR眼镜把数据分析得再好,实际在运动中更加危险。比如,Google Glass最早推AR+运动,面世时,大秀在跳伞、越野自行车等极限运动中AR眼镜录下的激动人心的影像,最后依然面临停产。再比如,国内AR企业第一梯队里的枭龙科技,早期也是做AR+运动,但是2015年底、2016年初时就放弃了,转做B端。


“AR+营销”是痒需求,“理论上有需求,实际上也有需求,但可替代性很强,很容易会被别的解决方案替代”。原因是这种需求持续时间短,没有长期利润,满足消费者的好奇心后就容易被束之高阁。但相应地,决策速度也快,一拍大腿就能做,做得好,能产生现象级效应,也可能带来巨大现金流,比如火爆一时的游戏Pokémon Go。“痒需求应该是2B再2C,比如支付宝购买某家AR公司的方案,再用到它到C端。但下一次支付宝就会换其他营销方案,不一定用AR了,可替代性很高。”


相对以上两种,“刚需”的市场空间更大。“刚需”涉及的领域广泛,涵盖物流、电力、安防、消防、医疗、教育、刑侦等各个行业。B端的特点是要求特别明确,因为这是它业务痛点,相反,C端有的时候并不清楚自己要什么。


苏波举了个例子,“现在做电力巡检PDA设备的,全国就有两家上市公司。这只是国网,不包括南网。这么细分的一个领域就能养活两家上市公司,说明市场非常大。”


据美国军工AR厂商ODG预测,到2020年,AR将会发展成90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国内的国泰君安研报则预测,随着AR应用领域的拓展和生态的成熟,预计2020年AR产业市场规模有望超过千亿美元。AR从工业到大众、从概念到应用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具备优质IP储备和技术先发优势的公司有望全面受益。


随着技术的发展,AR在企业端将发挥更大作用,尤其在工业领域能解决其生产和管理方面存在的痛点。比如,没有好的计算机信息技术终端,不能解放双手,无法提供第一视角,也无法收集到物联网中“人”的数据。直到平板电脑出现,人们解放了双手,但仍不能替代第一视角,AR+工业的出现解决了这些痛点。


加速布局“AR+工业”


目前AR行业的格局如何?AR市场正在急速增长,但以下事实可以证明,它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市场,还处于探索阶段。


苏波认为,AR行业活跃起来还需要2到3年的时间。他预测2020年之后整个生态链的公司会越来越多,不是做同一类,而是互补的。比如说有专门的AR芯片推出,有做眼镜的,也有做眼镜里面的光学的,还有做算法、SDK,以及做应用软件开发的,还有做内容的。


现在谈竞争太早。“就连阿里、腾讯现在这么竞争,都不断有新的市场机会。更何况AR市场潜力远远没被开发,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大家摸着黑走路,谁也摸不到谁,所以经常都是合作,也会有些相互的交流。”


市场需求带动商业发展。在AR领域,商业实体对该技术的兴趣正在不断增长,市场空间巨大。国际数据公司IDC的一份评估报告的数据显示,2016年AR设备的总营收为2.09亿美元,预计在2021年有望突破487亿美元。同样,市场调研公司Tractica预计,2022年AR眼镜市场将从2016年的15万件激增至2280万件;市场规模将从2016年的1.386亿美元增长至197亿美元。


W020170325462296591641.png

IDC 2016-2021AR/VR头戴设备市场销售预测


0FqalFS2jT.jpg

Tractica2016-2022智能AR眼镜市场销售预测


Xtecher判断,AR技术有望沿着从工业到民用、从手机到可穿戴的路径快速发展,从而让包含全新体验感、交互性和社交属性在内的AR技术改变生产和生活模式。


机会来临必须跟进。国际市场,有Epson、Meta、Daqri、ODG、Vuzix等公司陆续推出AR眼镜产品;国内市场,也涌现出0glass、亮亮视野、亮风台、耐得佳、珑璟光电等实力雄厚的AR公司。


同时,大企业也在加速市场布局。先看看BAT:百度今年1月成立他们的第四大实验室AR Lab,以平台的形式面向行业合作伙伴,推出了DuMix产品体系,包括AR SDK和AR编辑器。阿里在做AR市场的资本布局,今年2月以7.94亿美元领投了AR技术创业公司 Magic Leap的C轮融资,AR+电商的模式在悄然发展。腾讯在去年12月首次向外界公布了QAR开放平台,其目标是构建易用、轻型、一站式、多特性并且免费的AR SDK。


苹果最近推出ARKit平台,便于AR游戏开发者或电影制作人制作作品。据Reddit上一位匿名富士康员工透露,苹果不仅计划给手机添加AR功能,一组代号为“Project Mirrorshades”的AR眼镜正在研发中,这款AR眼镜正处于早期测试阶段,预计2019年公布。


联想副总裁童夫尧对于AR的应用有着自己的认识:“AR、VR这块市场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将来它可能是某一个领域的潮流。联想也在积极布局,AR就是2B的应用,VR是2C的应用。”于是7月中旬刚结束的AWE北京站展区里,出现了联想新视界的New Glass C200 AR眼镜,以及配套的整套行业解决方案——他们走的也是“AR+工业”路线。


苏波同样认为AR的应用和发展要分阶段性来看:“2014年至今我一直强调:一项新技术的发展都要经历四个阶段,军事应用-工业应用-商业办公-个人消费。计算机、互联网都是沿着这个应用逻辑在发展,我相信AR也是一样。”


事实上,我国AR产业现在还停留在军事和工业应用阶段,但光是军事和工业的市场价值,就已经不可估量。它的市场规模被茫茫冰河覆盖,只露出冰山一角。地底岩浆暗涌,有找准场景定位的创业者,也有想做平台的巨头——他们都正等着火山喷发,成为产业升级的推动者。


END


如果您有国内外科技行业新鲜资讯或独到见解,欢迎与Xtecher联系

微信:littlefish_forever

邮箱:xiru.duan@xtecher.com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