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暴风因乐视风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暴风因乐视风波四起,然焉知非福?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3670
1964

2017-08-29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在中国的互联网圈,曾经“生态化反”轰动整个中国互联网的乐视,危机就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并逐渐蔓延到了整个乐视产业链,乐视网、乐视体育、乐视金融……

而今天,乐视危机甚至开始向整个互联网行业蔓延。因为与乐视有着相似发展路径的暴风集团,同为山西互联网大佬的冯鑫近期也纷纷被媒体贴上了“下一个贾跃亭”的标签,一场有关暴风集团将成为下一个乐视的风波似乎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暴风真的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

暴风与乐视的异轨殊途

细细研究之后我们会发现,外界传言的暴风与乐视在股权质押、资本市场发展轨迹、业务布局等有着相似发展路径,实则还是有着很多本质上的不同。

一、一个控制布局边际稳中求进,一个层层垒高岌岌可危

对比当时乐视在建设全生态圈战略下的疯狂扩张,彼时的暴风顶多算得上是在试水、摸索新道路,毕竟建设一个庞大全产业覆盖的生态帝国是每一个企业家的梦想。将乐视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汽车,也是因为造汽车导致乐视资金断链,从而出现危机。

要说暴风也在向未来电视看齐这话并不假,但要说暴风完全copy乐视则未免有些站不住脚,暴风从未染指乐视疯狂扩张时期的手机、易到用车、汽车等业务领域。相比乐视在全生态圈的疯狂扩张,暴风更像是在垂直领域深耕布局,暴风所有的布局,不论是暴风TV,还是暴风VR魔镜,几乎都是围绕在视频产业链上。与此同时,暴风各个子业务都是独立运营,也不会像乐视一般出现连锁的资金危机。

二、一个融资规模保守低调,一个资金流动“财大气粗”

乐视整个生态的规模超过1000亿,其疯狂扩张导致他们在多个业务领域资不抵债。相比之下,暴风的融资规模却非常小,暴风上市之后并未从股市圈钱,即便是原始IPO的资金也只有不到2亿,其他业务累计的股权融资也只有10亿左右,暴风集团的负债率非常低。最为重要的是,暴风集团的核心业务暴风影音一直处于持续盈利状态。与此同时,为了支持暴风的新业务发展,冯鑫质押了部分股票,但是在股市中一股没卖,冯鑫的股票质押也非常安全。

由此看来,暴风集团的负债和资金始终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在融资规模上,暴风不及乐视饥不择食的“拿来主义”;在业务布局的资金分配上,暴风也在乐视无边际肆意拆补的映衬下多了几分稳重。乐视财大气粗,在纸醉金迷中丧失了最后的理性,只想去采崖壁高处的鲜花构筑乐视庞大帝国的空壳;暴风则更加保守,聚焦于自身更具优势的暴风TV和魔镜平台,又谨慎地独立出各个业务板块的营收,保障各板块资金的互不影响,暴风与乐视看待“钱”的态度全然相同。

三、一个是技术为本的脚踏实地,一个是内容至上的空中楼阁

同一个时代,不同的DNA。暴风和乐视不仅在表面的战略实施进度上有差异,二者的本质也不一样,并且基因不同的事实正在暴风的成长中被不断放大。暴风从一开始就走的是技术路线,通过高效运营走过了11年起起伏伏的创业之路;而乐视走的是内容路线,通过概念拉动资本,泡沫堆积成功。通俗点说,乐视缺乏落地,暴风倒是缺乏“做白日梦”的态度,二者在盈亏波动上的相似性也就不可同日而语。

四、同样的高增长,不同的深逻辑

说暴风将成为下一个乐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暴风曾拥有和乐视相似的高增长速率,但深入分析就会发现,同样的高增长率下隐藏着完全不同的深逻辑。乐视TV是乐视全生态的一个小小的补充,乐视并没有倾注更多的心血在电视身上,而暴风TV却从两年前就开始了电视领域的深度布局。乐视在提出颠覆电视行业的雄心之后再无后续,暴风TV从2015年末全球首款主机分体的暴风电视发布,到2016年的屡屡拿下互联网电视销量冠军、融资2亿刷新估值增长记录,及至2017年频频获奖与收获零差评成果,乐视电视和暴风TV的成长方向完全不同。

除此之外,二者的增长原因也不尽相同。乐视的增长来自虚构版图下重复的融资增长,暴风TV的增长则应该归因于远低过业内平均水平的获客成本和ARPU数据。暴风TV的获客成本基本上一直保持在业内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比如在公司成立首年,行业获客平均成本是1000元,而暴风TV是500元,今天暴风TV的获客成本已经降低到了200元,极低的获客成本让暴风TV在成长效率上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另外暴风TV的会员付费收入上已达6000万,每个用户平均收入ARPU值为61元,活跃用户总数达总体用户的95%,用户平均日开机使用市场为5.17小时,这与暴风TV的VIP影视会员能够享受到2-3倍于友商的新内容有莫大关系。可以说,在用户价值上,乐视的关注点大量放在了生态规模的扩大,暴风TV将更多的关注度放在了用户身上。

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暴风与乐视都只是曾经在电视版图交汇的两条直线。二者在战略、融资、业务布局上的异轨殊途注定了他们会越离越远。但暴风被卷入乐视危机,如今看来却未必是一件坏事。

暴风TV实则“因祸得福”,压力之下机遇四伏

尽管当前暴风正笼罩在乐视危机的阴影之下,不过从业务本质上看,暴风有一套自己的战略实施进度和产业打造逻辑,昨日的乐视之危,换眼看恰是今日的暴风之幸。众所周知,乐视与暴风有一个相同的业务板块——电视,从轻资产的互联网企业走向重资产的电视产业,暴风似乎一直有自己明确的打算和安排。

最初的2015年中旬,暴风科技和日日顺、奥飞娱乐、三诺数码影音成立合资公司:暴风TV,其后推出首款可分体升级的暴风电视,当时,暴风TV身后站着的“三剑客”是业内最有影响力也最具实力的从业者。次年暴风电视大获成功,共计售出约80万台,线下实体店多达6000家。而同时由暴风TV拉动的暴风集团营收从15年的6.52亿翻倍增至16年的16.72亿,涨幅高达156.44%,暴风TV生来就集宠无数。

而在如今乐视“余毒未尽”的轰炸下,暴风TV显然成了大众视线中下一个智能电视的领军人物,在被冠以“下一个乐视”称号的同时,暴风TV俨然是以“接班人”的姿态出现的。随着乐视电视危机的出现,只怕暴风TV会跑得更远。

其次,暴风TV虽然从属于暴风集团,但其各板块的业务内容独立,财务风格一贯谨慎。暴风TV的CEO刘耀平在采访中曾提到,暴风作为一家互联网转型公司,并没有按照硬件烧钱补贴的战略定价,反之是不断加大研发和基础建设的投入,将产品品质放在了首位,这种不去盲目跟从定价的耐心值得引起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思考。不过受到乐视的影响,短期内暴风TV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但长远来看,暴风TV确实正在给我们带来惊喜。

再次,除了产品先行,暴风TV的上游成本控制能力也比较强。其一是产品的差异化设计和研发,增强了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以此取得定价优势;其二是供应链的源头控制力,掌控技术、质量和成本体系以获得集成采购、生产和供应的主动权,将集成效率和成本控制力最大化;其三是保障供应链的安全稳定,营销效率和能力提升再次为成本控制加码。了解了暴风TV的经营理念,乐视急功近利的心态短板更加凸显,现在乐视TV走低波及暴风TV,也许是给了后者一个大显身手的机会。

最后,比起乐视,暴风TV可以说是因“稳”而得生存,现在没有了乐视这个竞争对手,暴风TV从长期的“乐视光环”压制下解脱了出来,并收获了更多的市场资源,羽翼渐丰。再加上暴风TV从产品创造的价格优势,到品质内容分发的首屈一指;从自行设计研发电视,到充分发挥能力边界;从去中间商的渠道优势,到依托京东、天猫等第三方巨头电商渠道保障营收和服务。乐视的倒下反倒成就了暴风,可谓落花入泥哺育了友商。

乐视的暗影很难再覆盖暴风TV的光芒,挑战变机遇,暴风TV也因祸得福,有望重出旧时乐视独大的TV江湖。

暴风TV接棒乐视,人工智能主导的电视产业第三次革命全面到来

7月15日,在第四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暴风TV的CEO刘耀平先生提出人工智能即将开启电视产业第三次革命的概念,一度要被看衰的传统电视行业仿佛因为这一句话而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从电视的产业角度看,电视一直作为一项重要的家庭生活产品而存在,在现阶段,电视行业正面临着零售量和销售额的下滑。在经历了第一次平板电视革命,以及第二次互联网电视革命之后,电视主要是靠刚需在维持,消费动力存在不足,人工智能电视的出现将全面带动和刺激电视的消费需求,给整个电视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从行业大环境看,互联网的下半场变革声此起彼伏,人工智能的引擎声已经轰隆作响,未来生活的每一个场景都将可能有人工智能的参与。电视恰好在此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转型危机,从最原始的电视与人通过遥控器的手动操作交互至今,电视与人之间始终隔着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而AI正是改变这一现状最好的止痛剂,人工智能正在掀起电视产业的第三次革命。

暴风人工智能电视X5 ECHO

从提出第三次电视革命的暴风视角去解读,深耕电视领域的暴风TV正在厚积薄发。8月中旬,暴风发布了预备为其控股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的公告,拟采取的增资及股权转让方式尚未确定。暴风TV作为暴风集团中估值和销量双线高增长的战略级业务,2017年的电视发展业内有目共睹。三个月前,暴风TV刚刚发布全球首款远讲语音人工智能电视暴风TV X5 ECHO系列,各大奖项全揽,人工智能电视研发已经提上了暴风TV的发展日程。

彼时,乐视已经彻底错过了这个风口,暴风TV则正在强势进军。乐视的退出给了暴风TV一个更广阔的舞台,从刘耀平提出革命的来势汹汹中感觉得到,电视产业的第三次变革下将产生新的行业巨头。

在一方面,如果从历史的视角去看,乐视走过的前路,反而让暴风吸取了更多的经验教训。在刘耀平接受钛媒体的专访中,他流露出了对乐视电视的惋惜。的确,乐视TV曾傲视群雄,异军突起。在产品研发上,乐视超级电视带领互联网电视产业迈出了极具意义的一步,是暴风TV的引路人;在企业发展上,暴风TV从乐视的陨落中吸取经验教训,暴风TV的电视变革之路将会更好走。

暴风TV CEO 刘耀平

在另一方面,从未来的视角去看,乐视没有完成的事,暴风抢过了接力棒。乐视急于求成,暴风相比之下更为稳重,在乐视未完成电视的颠覆性改变时,暴风TV毅然接过了这个担子。暴风TV提出的电视智能化、服务个性化与场景多样化正在重新构建电视产业,人机交互将成为暴风TV的下一个目标任务。

现阶段的暴风TV在人机语言交互上诞生了“三部曲”:听得见、听得懂、能干活。随着暴风TV在人工智能电视领域的不断深耕,一场由暴风TV引领的人工智能电视产业革命也正在全面到来。

可以看出,乐视的危机没有把谁拖下水,反而带给行业一份重要的借鉴意义,同时也给整个互联网企业敲响了警钟。而吸取了乐视前车之鉴的暴风TV,正在成为第三次电视产业革命的新领导者。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