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境外租车吹响资本境外版图扩张的冲锋号角

境外租车吹响资本境外版图扩张的冲锋号角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3263
1911

2017-09-06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与其跟团奔波,不如一辆车两瓶酒三五好友自驾游。驾车驰骋在异国延绵无尽的公路之上,穿越森林、行过海滩,露宿星空下,感受“速度与激情”,成为越来越多出境旅游者的新追求。

自驾游的兴起让境外租车需求大规模爆发,灵敏的资本嗅到商机,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新一轮的角逐和版图扩张。

寸土寸金,境外租车上演“速度与激情”

近几年国内旅游行业迎来了出境旅游热,途牛发布的《境外租车年度分析2016-2017》显示,去年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22亿人次,同比增长了4.3%,未来五年出境旅游人数预计达到7亿人次。

随着出境旅游人数持续增长,旅游需求也逐渐分化,再加上中国驾照在国际上的认可度日益提升,目前已经可以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短期使用,自驾游渐渐成为热门出境旅游出行方式之一。

租车自驾游相比其他旅游出行方式节省耗费在路上的时间,灵活度也更高,可以一边观赏沿途美景一边体验异国风土人情,备受注重旅行品质、追求旅行深度体验,又手有余钱的出境旅游者青睐。有数据显示,去年境外旅游租车同比增长超过300%,未来还将成倍增长。

然而,境外租车却存在着语言不通、沟通不畅;租车流程繁琐,效率低;驾照认证手续办理麻烦等诸多痛点,境外租车服务可提升空间巨大。另外境外租车是境外旅游、消费以及金融投资的入口,对于受到新政影响,忙着申请网约车牌照,平台增长进入平缓期的网约车巨头来说,也是新的应用场景和新的增长点。

退出中国的Uber,在海外的处境同样不乐观,不仅近期退出了俄罗斯市场,据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Uber的美国市场份额也从84%递减至77%。Uber垄断市场的局面被打破,对国内网约车平台进军海外来说也是一个利好因素。

在此情形之下,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平台、在线旅游平台开始扩展境外租车市场,竞争愈演愈烈,易观数据预计今年互联网境外租车市场交易规模将增加至700亿元。境外租车市场也获得了互联网“高富帅”们的垂青。

剑拔弩张,境外租车市场迎来跑马圈地热

在网约车巨头入场之前,境外租车赛场就已聚集了很多玩家。

为了满足境外旅游者的租车需求,租租车、惠租车、首汽租车等垂直境外租车平台率先登场。为了提升自身优势,垂直境外租车平台在与境外汽车租赁服务商合作的基础上互相联合,或与在线旅游平台“组队打怪”。

租租车与全球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赫兹(Hertz)达成了战略合作的同时与途牛、飞猪等在线旅游平台进行了合作;首汽租车同样在与欧洲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欧洛普卡(Europcar)合作的同时,与国内在线旅游平台同程、康辉旅游、飞猪等也达成了合作;而惠租车则是将境外所有汽车租赁公司集合到自己的平台上,并与首汽达成了合作。

线上旅游平台拥有流量优势,并且直接服务于出境旅游者。境外租车平台通过与旅游服务平台合作可以借势引流,而旅游服务平台既可以增加服务内容,又能省去直接布局带来的重负,一举两得。对于旅游者来说,旅游服务平台组合境外租车服务让他们可以一站式完成旅游项目的购买,无需再分批选购。境外租车平台与OTA进行模块组合,互相分担压力,也能够给消费者提供更优惠的价格。

在线旅游平台是垂直境外租车平台的合作伙伴,却也是对手。携程、途牛等在线旅游平台如惠租车一样,也整合了境外汽车租赁公司,除此之外,携程还收购了境外租车平台“唐人接”。用户可以直接通过在线旅游平台预订各个境外汽车租赁公司的车,而不用再通过境外租车平台,合作对于垂直境外租车平台来说既有利也有弊。

与垂直境外旅游平台相比,入场较晚的国内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神州租车等选择的是“单打独斗”模式,只与境外汽车租赁公司合作,不与国内在线旅游平台携手并进。滴滴通过与全球汽车租赁三巨头之一的安飞士(Avis)集团合作,接入安飞士的品牌车辆来布局境外租车市场,同时为了快速扩大市场份额,滴滴采用了与国内市场布局同样的策略——以并购和投资方式来实现大范围布局,但目前主攻市场为美国、东南亚、印度和巴西。而神州租车最近也开始与赫兹联手布局境外租车市场,准备收割境外租车需求暴增带来的红利。

网约车巨头之所以敢于单打独斗,是因为依靠自身以及合作公司所积累的流量以及影响力也能吸引众多对境外租车有需求的国内旅游者,可以说是有恃无恐。“圈地运动”一场未停一场又起,境外租车市场成为了网约车巨头跑马圈地的新战场,境外租车市场机会众多,租车服务落地却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牵一发而动全身,租车问题频发不容忽视

不管是垂直境外租车平台还是国内网约车巨头,都未选择在境外投放车辆,而是与境外有影响力的汽车租赁服务商合作来布局,一方面是由于境外租车需求并不集中,投放车辆属于重资产模式,负担过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境外汽车租赁服务商也想要打入中国市场,双方可以通过战略合作互换资源。

驾照是境外租车中的难题,尽管中国驾照已可以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但因中国未加入《联合国道路公约》,中国驾照仍需要进行翻译才能在境外使用,个别国家或地区则需要获得国际驾照才能开车。为此,各大境外租车平台都提供了中国驾照翻译服务,并且在境内就可以完成驾照翻译;为了节省翻译成多个语言的时间,惠租车还推出可以配合中国驾照在境外自驾通行的翻译件“驾照全球通”,可以在全球180多个国家使用。

针对语言不通、沟通不便的问题,大部分租车平台还提供了相应的中文服务。比如惠租车、租租车提供中文取车服务,租租车还有24小时中文客服热线,以便在用户陷入语言不通的窘境时能远程给予帮助;神州租车为车辆配备了中文GPS导航;惠租车则采用重资产模式,整合境外专业华人车队,试图通过提供中文司机来解决语言不通带来的问题。

此外,针对境外租车保险项目多,消费者选购困难的问题,不少境外租车平台的租车服务也加入了保险购买。各个境外租车平台从多个方面来优化境外租车存在的难题,提升了境外租车的效率,也解决了旅游者由于语言不通不敢自驾游的困扰。当然,这是比较乐观的看法,实际上境外租车平台还是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其一,由于所有平台采用的都是代理模式,导致境外租车平台的租车费用不仅比直接在境外汽车租赁公司的官网上预订要昂贵,收费上还有不少坑。比如消费者到目的地取车时被要求另外支付门店服务费,道路税。What?在境外租车平台上租车竟然不是费用全包,叫人情何以堪。

同时,各国的汽车租赁服务商的服务质量参差不齐,难以管理,境外租车平台与境外汽车租赁公司之间也存在着信息不对称问题。有知乎用户表示使用某境外租车平台租车,到了目的地却发现预约取车的门店已经关门,平台收到用户反馈之后没解决问题,竟要求对旅游城市人生地不熟的用户自行想办法另外租车,可以说是十分气人了。

其二,据新闻报道,境外租车人数增多的同时,交通事故也在大幅增长。由于各国、各城市的交通法规和交通标志差别较大,旅游者在对当地交通法规以及交通标志不熟悉的情况下贸然驾车出游,容易发生事故。由此可见境外交通法规学习成本高,若说驾照是旅游者境外自驾游的第一阻碍,那学习异国交通法规便是第二阻碍,而大部分境外租车平台的服务尚未面及这一部分,如何在短时间内让旅游者对当地法律法规有所熟悉也是一个难点。

其三,不管是哪一类平台,布局境外租车都是为了通过境外租车进入境外旅游或金融投资市场。由于境外租车服务属于非标准化产品,用户的需求千差万别,网约车平台仅是对接境外汽车租赁公司,提供驾照翻译等基础服务,容易陷入同质化,尚无法成为与在线旅游平台、垂直境外租车平台竞争境外租车市场的优势。

其四,综上所述可见境外汽车租赁公司并不是与某一家平台单独合作,而是同时和多个平台联手。这并不是一种稳固的合作方式,友谊的小船说翻就能翻。网约车平台若过于依赖境外租车公司,未来必然会陷入被动局面,而境外租车公司在长期合作伙伴的选择上无疑会择优合作。对各大巨头来说境外租车市场的未来还并不能确定,反而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成败在此一举,配套服务成制胜关键

综合来看,虽然境外租车市场的需求非常分散,但滴滴出行、神州租车等网约车巨头相继布局,将会推动整个行业提升服务。如今翻译驾照等基础服务已经不是境外租车需要解决的难题,面对千差万别的消费者需求,配套服务将是各个平台夺取用户的制胜点。

为了打造差异化优势,滴滴最近与丹麦旅游局达成了战略合作,准备推出丹麦特色自驾游路线,并与包括荷兰国家旅游局等联合发布海外自驾攻略《全球自驾指南》,包含自驾游路线推荐和安全注意事项等内容。租租车则推出了“闪购”,提供驾照翻译、专车接取还、专人陪同指导驾驶等一条龙服务。

滴滴出行等网约车巨头与租租车等垂直境外租车平台,以及携程等在线旅游平台的竞争还在持续发酵,未来境外租车将在竞争中形成从租赁、保险到后续旅游配套服务的完整生态。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