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以低速无人驾驶为钥匙,开启自动驾驶商业新生态

以低速无人驾驶为钥匙,开启自动驾驶商业新生态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15168
2183

2017-09-18

tuni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智行者作为国内成立较早、进展较快的自动驾驶智能车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先行者的姿态,率先迈进低速无人驾驶的蓝海。张德兆的目标是,从低速无人驾驶的特定场景商业模式出发,最终走向全场景自动驾驶的新生态。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 无人驾驶的技术和概念并非遥不可及。


在大多数技术团队和创业者的目光,依旧汇聚在“马路上的事情”上,希望能从ADAS与众多国际巨头分一杯羹时,智行者的创始人兼CEO张德兆,则另辟蹊径,在低速无人驾驶领域开疆扩土。


张德兆将这条路形容为“农村包围城市”。从物流车、扫地车等特定的场景出发,以低速自动驾驶商业化迈出第一步,推进数据的迅速积累,最终实现乘用车、商用车的自动驾驶,实现全场景自动驾驶的蓝图。


智行者以先行者的姿态,率先开辟低速无人驾驶的商业性新可能。


新征程:智行者


张德兆出生成长于广东。广东毗邻香港,金融氛围浓厚。成长于斯,下海经商或从事金融,在旁人看来都是理想选择。自幼擅长读书的他,作为学霸一路开挂,高考时以优异成绩,敲开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的门。


本科四年,张德兆发挥学霸本色,汽车相关理论知识以及技术试验都交上了满意的答卷。


随后,张德兆以优异成绩被保送汽车工程系直博。博士五年,前三年的时间几乎都扑在车上,“装一些东西,车辆不断的调试,甚至焊接、电路板,我们都自己干”。工作到深夜三四点是常态。


2011年毕业,张德兆将论文《基于纵向跟踪与横向稳定性耦合控制的弯道自适应巡航控制》投给国际未来汽车主动安全技术大会,并斩获最佳论文奖,这是中国汽车行业的学者有史以来第一篇在国际会议上拿到优秀的论文。来之不易的学术成果令张德兆信心倍增,也为他日后继续从事汽车领域的研究埋下伏笔。


同年,无人驾驶技术飞速发展,新可能在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伊始一触即发。谷歌在美国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利亚的莫哈维沙漠,首次测试无人驾驶汽车。中国国内,红旗HQ3无人车完成从长沙到武汉的全程无人驾驶实验。


手握两所高校教师Offer的张德兆,在毕业抉择之际,却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还是想做点实际的事情”,并坚定选择继续从事汽车领域的相关工作。创业顺理成章。


事实上,早在2009年,尚在读博的张德兆就与师兄们一起开始创业,并注册了北京智华公司,专注做驾驶辅助系统(ADAS)。“当时这个领域方兴未艾,在中国更没有像博世(Bosch)这样的公司能把自动驾驶的技术落地产业化,那就自己干。”


2011年,融资完成,随后三年,公司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先后与国内多个自主厂商建立合作关系。但业绩和光环背后,张德兆隐隐感到,ADAS切入的模式并不能完全实现自己对无人驾驶技术的构想与实践。


于是,2015年,张德兆开始新的征程,并以智行者为名,注册了北京智行者科技有限公司。


第一步:实现整个物流链条无人化


“智”指研发有智力的自动化的产品方向,“行者”指“苦行僧”,意味着不懈地尝试与努力。智行者专注无人驾驶技术的研究,主攻是汽车“大脑”的开发。


截至目前,公司团队已从起初6人扩充到80多人,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员工是清华的毕业生,分别来自于汽车工程、电子、互联网、人工智能、生产制造等领域。


有了首次创业的经验和对行业的洞察,张德兆对智行者的未来,有着截然不同的规划。他意识到,ADAS很可能不是未来的主流发展方向,“ADAS更多是过渡性的东西,自动驾驶其实是不需要有辅助的”。


探索新的无人驾驶商业模式势在必行。


为取得先发优势,智行者在产品方向上并没有进入竞争激烈的无人驾驶乘用车赛道,而是选择聚焦于限定区域内的低速无人驾驶这一垂直应用领域,特别是无人物流配送车和无人作业车两个方向。


源于第一次创业的经验和资源积累,张德兆第二次创业之路更为清晰而坚实。公司成立之前,张德兆就得到五百万种子轮融资,为创业顺利起步奠定资金基础。随后又拿到两轮投资,即北汽和英诺、赛航的2千万,以及京东和顺为资本的近亿元投资。


“我们跟北汽和京东是先做业务,觉得我们技术可以,然后就给投资。”这两轮投资不仅在智行者的技术研发投入方面倾注资本力量,同时也为与北汽和京东两家巨头公司的战略合作做好了铺陈。


“我们跟北汽持续在合作。先前帮助北汽开发自动驾驶汽车demo,作为车展概念车或试乘试驾用。现在有三四个项目在推进,各个车型都要做自动驾驶这个功能。主要为其提供整个的自动驾驶套件”。


在核心业务开发推进的同时,智行者也为国内多家汽车厂商提供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整体解决方案。其无人车已在高速路和国道进行了规模化测试,累计测试里程超过300,000公里,远超国内其他无人车厂商。


与此同时,今年年初开始智行者与京东展合作,为之研发短距离无人驾驶的物流车,并于今年6月实现蜗必达-无人配送物流车产品的落地。这款产品搭载的是智行者科技自主研发的AVOS系统,通过提供多传感器自适应融合、环境认知等多种算法和智能配送的解决方案,最终实现人性化且智能化的自动物流配送。


9月11日,智行者又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进行了无人驾驶扫路机-蜗小白的落地运营。无人驾驶扫路机-蜗小白隶属智行者低速无人驾驶“蜗Ω”系列,是无人驾驶作业车的一种。


截至目前,智行者计划生产的物流车和扫路车两款产品均已落地,预计今年销量百台左右,基本上也是全中国最大批量的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


先后的产品落地,意味着低速无人驾驶的商业模式即将被验证。“但是今年的量不会太大,整体市场合作需求是百台左右。”


“因为你只要一百台证明OK,你整个模式是通的,无人车配送之后成本能够比人配送有所下降,那整个商业模式就成立了。


张德兆透露,如果今年运行顺利,预计明年将会有千台级的产品落地。但他强调,大面积使用需要市场培育期,“因为这不仅是技术上的问题,后面还会有地推的问题,比如说你先投放几个无人车在这个小区,物业得同意,你得去做工作。”


显然,智行者在解决物流“最后一公里”的路上率先迈出了第一步。其终极的战略是:实现整个物流链条无人化。


最终:通达全场景无人驾驶的“罗马”


如果说资本的注入让智行者的产品技术持续研发成为可能,而产品的批量落地,也充分证明了智行者的系统集成能力和发展能力。


当下智行者所面临的压力是:如何找到真正能商业落地的场景,以可行的模式杀出重围?


按智行者的计划,今年和明年的主要精力是放在低速的工具类车辆。张德兆给出的理由是,“智行者虽然掌握着实现自动驾驶技术的系统集成能力,但自动驾驶在乘用车上要实现技术落地,乐观估计至少得四五年。


张德兆决心在低速领域深耕下去,“农村包围城市”将成为智行者的未来发展路径。


第一步,“把所有三轮车都取代掉”。目前全国有120万辆三轮车,这意味着有近120名快递员活跃在物流“最后一公里”。智行者的低速物流车,则可以帮助省去这一部分的人力成本。


第二步,取代所有的物流卡车。“做完第一步最后一公里之后再跳到马路上去做最后三公里、最后五公里。”过程不仅仅涉及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市场接受这样新型的运作模式。这需要技术之外,与市场和用户进行长期交流与沟通。


第三步,当这些非载人行业将技术充分推广和验证后,进而扩展到载人领域,甚至要拓展到乘用车、商用车的无人驾驶商业领域并实现商业化落地,最终改变其模式。


而这一切需要前期市场开拓后的大量数据积累、算法开发、人才培养。“物流车、扫路车,开拓并占据市场,在验证商业模式的可行性,吸引更多合作伙伴的同时,为公司及团队积累经验和精准数据。”


在张德兆看来,随着自动驾驶技术不断发展,自动驾驶汽车必将成为新的终端和管道。仅仅把汽车作为一种交通工具来思考,显然局限了自动驾驶的未来。


“所以自动驾驶汽车真正重要的点在于,它会成为一个管道。在物联网时代,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酒店,每一个饭店,每一个商场,都会成为一个终端。什么东西能够把人这个消费群体快速地从一个地点移动到下一个消费的终端?只有无人驾驶的汽车。”这是张德兆所构想的未来无人驾驶的生态场景。


条条道路,最终通达全场景无人驾驶的“罗马”。这是智行者“农村包围城市”的真正野心。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