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前沿热点 >

一个由“孤独”引爆的千亿行业

一个由“孤独”引爆的千亿行业

Xtecher原创 丨 前沿热点

12720
1837

2017-09-19

tuni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一句话:“我们无法通过智力去影响别人,而情感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抑郁症插画师


每晚八点后,北京东二环长安街两旁机关大楼的灯已稀稀落落。闸门旁依然立着笔挺的守卫,精心维护的绿植和刚刚修剪后的草坪散发着泥土和青草香,融进夏末初秋的夜晚。一股股流动的风。


这里是附近居民饭后遛弯、遛狗的理想地段。


虽然“遛狗大军”中半数以上是中老年人,但刚满26岁的吴秋秋(化名)也新晋为其中一员。每晚吃过饭,她都会带着自己捡来的瘸腿小泰迪阿呆出门放风。

对于刚从五环外搬到二环内的她来讲,这一切都很新鲜。


“半年前,这种在普通人眼里再正常不过的生活却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吴秋秋应付着在怀里试图狂舔她脸的阿呆,努力把头抽出来对「发现创投」说道。


今年三月初,北风依旧刮得起劲。吴秋秋独自走出北京安定医院的大门,手里握着一份中度抑郁症的确诊报告。“我当时其实还挺释然的,也算是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案。”


看着眼前这个长得酷似超模杜鹃,笑声魔性的美女,很难把她和抑郁症联系到一起。“对呀,说出去都没人信。我也以为我没事,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强大。”


吴秋秋是石家庄人,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在北京工作已两年多。“艺术家?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了养活自己我连小黄画儿的活儿都接过。”吴秋秋现在的工作是一名自由插画师,通常跟广告公司合作项目。


走进吴秋秋的新家,墙上贴着一些素描、水彩的手稿和被撕下的杂志内页。书桌上的手绘板旁躺着一只圆滚滚的橘猫,听见声音的它警惕地立了起来,看了2秒,然后又悠悠地倒回原位。


“这是我的另一个宝贝Danny,朋友捡的,刚来的时候就比我手掌大一点。一开始我还怕阿呆会欺负他(应采访者要求,宠物用“他”),结果天天被Danny挠得满屋跑。结果现在他俩关系可好了,有时候还挤在一块儿睡,特美好。”吴秋秋一手抱起Danny,一手飞快地从手机里翻出猫狗挤在一个垫子上睡觉的照片凑到「发现创投」的脸边。


“我总是一个人待着,而且挺享受的。谁知道憋出精神病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魔性的笑声又响起来。虽然现在已经可以笑对曾经,但在抑郁症最严重的两个月,吴秋秋曾两度试图自杀。其中一次是失眠30多个小时后吃了两板安眠药,被来她家借相机的朋友送到医院灌高锰酸钾洗胃。


第一次去安定医院,做完一大堆心理测验题和几项身体检查后,吴秋秋拿着结果去找医生。医生看完结果了解病情,问起了她的日常生活状态,“当时医生知道我平时都一个人后,问我:你孤独吗?”她一时答不上来,因为和很多人不同,吴秋秋是“选择孤独”。


刚毕业来到北京的吴秋秋在望京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几乎每天都加班到10点后。“累,但是特别开心,感觉原来我这个非主流也是可以融入社会的!有时候加班到天亮,看着窗外一幢幢写字楼的灯灭了又亮,好像能够触摸这座城市的呼吸。”


吴秋秋告诉「发现创投」,那段时间她是个“超强版工作机器”——周一到周五疯狂工作,周末补觉,错过画展无数,和相恋两年的异地男友分手。


一年后,24岁的吴秋秋升职为团队主管。“我和团队成员们仅仅是朋友关系,都太忙了。平心而论,工作以后有几个人能和同事成为特别好的朋友?你有吗?”吴秋秋放下怀里的Danny,走到窗边“飒”的一声拉开窗帘望向窗外,“这可能就是大城市的悲哀——你看这外面看着万家灯火,但有几个人能摸着良心说自己不孤独?”


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使吴秋秋逐渐产生焦虑、抑郁的情绪。起初她并不在意,直到上个冬天,这种情绪加剧并最终爆发。“抑郁就抑郁吧,原本以为抗抑郁药跟别的药一样能立竿见影,我还能回去工作。谁知道医生说见效至少要两到三周,慢的一两个月。”吴秋秋去公司辞了职,整天窝在家里躺在床上痛哭,觉得自己“算是废了”。


“那段时间太难熬了,不敢跟父母说怕他们担心,也没跟几个朋友讲,说了他们也不理解。别说出门,连起床去洗个澡都要做两个小时的心理建设,你能懂吗?”之后,便发生了两次自杀事件。


从医院回到家里的吴秋秋“半条命”都没了,“要不是那天下楼去拿堆了一周的快递,我也遇不到阿呆。要是遇不到阿呆,我现在可能还是个废人。”听到叫它的名字,阿呆马上从屋外一瘸一拐冲进来,歪着头盯着吴秋秋。


“我那天抱着一堆快递正准备上楼,就看见他在对面楼的垃圾桶边上走来走去,左后腿还是瘸的。叫了他一会儿就自来熟一样的跑过来让我摸他。”吴秋秋没有摸它,因为它看起来有点脏。“你的主人呢?你怎么不回家呀?你家在哪啊?”吴秋秋开始跟它说上了话,“当时我觉得自己像有病一样跟一只狗聊天,转念一想,没事儿,我本来就是精神病!”


“聊了”不到十多分钟,吴秋秋把怀里的快递往地上一放,抱起它回了家。“我跟他说话,他就一直歪头,太萌了。我想就他这熊样应该咬不了人。”吴秋秋把它放回家后又直奔超市拎回一袋狗粮。“吃成猪,差点没把我碗给吞了,吃完我又给他洗了澡,然后直接倒在床上抱在一起滚来滚去。”兴奋地她马上拍了视频发给朋友,朋友却说“你别这样,万一有病怎么办?”


“我马上就打车带他去了宠物医院做体检,打疫苗。”医生填资料的时候问吴秋秋狗狗的名字,吴秋秋说:“不知道,刚捡的。”医生让她起一个,看着它歪头的呆萌表情,阿呆有了名字。


折腾了半天,花了2300多块,吴秋秋心满意足地带着瘸了腿但健康的阿呆回到家。“那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妈呀,我这一天走了多少路?之前一个星期都走不了那么多路!”


阿呆的到来给吴秋秋“废人”般的生活带来了转机。


“他要吃饭尿尿拉便便和玩,他知道叫你,你不动不行。”每天早上和晚上,吴秋秋都带阿呆在小区里转悠。除此以外,还跟它用“弱智语气”聊天,抱着它在床上打滚。


本来自己生活都无法自理的吴秋秋为了照顾另一个生命开始“被逼”作出改变,生活逐渐趋于规律,多了欢笑,也多了力量。配合药物治疗,她的抑郁症在患病三个月后有了显著好转,连医生都感到惊喜。


此前一心赶紧病好回公司上班的吴秋秋做出一个决定——当一名自由插画师。在家恢复期间,许久没有动笔的她零零散散地画了一些画发在朋友圈,一位曾经合作过的甲方老板大为称赞并提出合作。


“我是有职业理想的人,还为此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但理想实现的途径并不唯一,我没有必要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


“养条狗啊”


像吴秋秋一样为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背井离乡来到城市的年轻人从来不缺,但真正实现梦想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他们日复一日地穿梭在繁华的写字楼中,出入于各种会议的星级酒店,看似光鲜亮丽,实则领着不高的薪水,忙到披头散发。


但他们仍旧坚守在轰隆隆的城市机器中,拼搏、隐忍、巴望。


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末北京有常住外来人口822.6万,占常住人口的37.9%。李海鹏曾在《车陷紫禁城》中这样讲:“在现代汉语中,现代化是一个如此有魔力的词,以致每个人都不仅出于理性,而且出于本能地加以服膺。”


而这些被梦想拉扯着来到大城市的年轻人正是现代化的推动者,在这个节奏飞快的互联网物质社会中,他们的心理需求是什么?有没有得到解决?是否会导致社会出现某种现象级需求?



这两年走红中国的网络辩论脱口秀节目《奇葩说》中的著名选手马薇薇在常谈常新两性话题中曾抛出犀利观点引发讨论。


对于现在独立的年轻人而言,养宠物,似乎已成为他们排解孤独的必然选择。因此,宠物对于世界的影响早已不仅仅停留在经济领域里,对于人们的精神生活也产生着巨大的影响。


狗民网发布的《2015年中国宠物主人消费行为报告》显示,我国宠物数量和消费需求双提升,中国的养宠人群正呈现年轻化趋势,“80后”和“90后”已成为养宠物的主力人群,占比接近80%。


吴秋秋告诉「发现创投」,她在一猫一狗上的月均花费大概2000元。“在我能力范围内给他们最好的,他们带给我的能量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她甚至为此搬了家。


原先在顺义住的小区外是一片工地,附近的宠物店也达不到她的要求,爱“子”心切的她甚至会带着一猫一狗专程打车到市区洗澡剪毛。收入逐渐稳定后,她决定从五环外搬到城里。


“原先家附近的那家宠物店特别臭,我还亲眼看见过他们把装着狗狗的笼子直接放门口的街上。本来是去洗澡,万一染个什么病回来怎么办?”


绝大部分养宠物的年轻人和吴秋秋一样,对宠物生活质量要求颇高,老式宠物店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心理预期。


据《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6年全国养宠人群主要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80、90、00后三个年龄段的人群已成为养宠主力,其中女性占比70.4%,多为学生、OL、家庭主妇,空闲且有消费能力——这部分人群就是“消费升级”的主力人群。


当年轻人对自家宠物生活质量要求不断提高,而市场上产品同质化情况严重,无论是审美和功能需求都无法满足消费者时,位于宠物产业链各端的商家们自然嗅到了商机,开始了行动。


一场围绕着宠物产业消费升级的革命正在火热进行。


“美就是生产力”


根据联合国经济发展和社会事务部资料显示,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时,是宠物产业进入快速发展的讯号。2016年,中国人均GDP跨越该门槛。当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宠物行业都已相对发达,二三线城市宠物市场也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2016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中国宠物行业规模在2016年达到 1220亿元,预测到2020年期间,保持年均32.8%的高速发展,将突破2000亿元,成为全球第三大宠物市场。


“人口老龄化”、“空巢青年”、“情感经济”这些词汇和宠物消费升级联系在了一起,点燃了这个由“孤独”引爆的千亿市场。此外,近期如佩蒂、中宠等宠物相关企业接连IPO,也似乎让宠物经济变成了新的投资风口。


八月底,「发现创投」和“中国宠物第一股”佩蒂股份联合主办的上市公司新锐企业闭门会议“基业长青”第二期在温州佩蒂总部举行。



这次会议以“千亿宠物市场的商机与未来”为主题,邀请了以佩蒂股份董事长陈振标为代表的四位佩蒂公司高层、君联资本副总裁吴宏、以及超能小黑、 pidan、宠知道、闻闻窝、宠信、小佩 PETKIT六家宠物产业创业公司负责人参与,就为什么进入宠物行业、如何建立宠物市场的标准化、产业升级的机遇与挑战等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从消费品角度看宠物行业,“渠道强势、品牌弱势、终端分散”是目前阶段大家的共识;从行业整体角度来看,分散的渠道会影响供应链的整体效率,优化渠道、提升整个供应链的流通效率是必要过程。此外,宠物市场的分散也体现在没有核心品牌——这意味着,新品牌成长的空间很大。


以上行业现状也直接体现在用户的消费观念上。以吴秋秋为例,她平时通常在网上购买进口猫粮狗粮,也会在洗澡剪毛的宠物店购买一些“看上去不错”的零食和玩具,而她对于猫粮狗粮的了解都来自于网络上的测评。“毕竟他们不会说人话告诉我到底哪个好,但中国的食品安全连人吃的都不过关,猫狗的我还敢信?”


「发现创投」问吴秋秋:如果国内有安全健康的高性价比宠物食品,会选择购买吗?“当然,我又不傻!可是我怎么才知道这东西好,我又该在哪里去买呢,怎么买个狗粮就这么难?”


这是很多养宠人群内心共同的问号。


目前,国内作为行业终端宠物店市场仍旧处于“蛮荒”状态之中。宠知道创始人高茂翔告诉「发现创投」:目前国内宠物店有将近十万家,却没有一个品牌有超过50家以上的连锁店。以北京为例,除去酷迪、派多格这种加盟店,真正连锁的店不超过5家,都是单体店、夫妻店。“想象一下,北京两三千家宠物店,竟然有两三千个老板,这是很夸张的事情。”


在目前“渠道为王”的宠物行业中,绝大部分到达终端的产品都经过二、三、四级分销商的手。在这个过程中,品牌价值被大大削弱,导致宠物主人对品牌缺乏了解,更谈不上忠诚度。此外,由于整个市场几乎由个体经营单位组成,行业的发展速度和标准化的建立都受到很大阻碍。


宠知道市场调研显示:以宠物粮食为例,在中国能谈得上有品牌影响力的只有皇家,而一年出货15亿元的皇家,却只占整个市场的5%以内的份额。市场非常嘈杂。


由此可见,在这一场消费升级中,中国宠物市场渠道亟需整合,面对巨大的成长空间,品牌崛起正蓄势待发。


宠知道正是瞄准了这个行业痛点。


他们以SaaS工具切入,赋能中小微 B 端的同时来提升上游厂商的铺货效率、降低渠道的卡货程度,进而提升整个行业的流转效率。而 S2B 的服务模式的优势还在于,能够从宏观角度感知整个行业的发展,发现新的趋势。


如经济规律所示,品牌效应在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


专注于猫咪产品设计的 Pidan直接从产品切入行业。“把美带入生活,做好用、特别、不可替代的产品,”其创始人马文飞这样理解品牌,“这是一个自带仪式感和距离感的词。而我个人相信,美就是生产力。”


Pidan旗下的猫砂盆“雪屋”是国内第一个获红点奖的猫咪单品,它区别于市面上常见的盆状、或方形闭式猫砂盆,从北极因纽特雪屋找灵感,采用极简设计风格,吸引了韩寒、范冰冰等一票明星和网红用户。


「发现创投」把“雪屋”的图片拿给吴秋秋看,她当即被这个没有棱角,通体纯白的“美型”猫砂盆俘虏,尽管这个售价三四百元的猫砂盆跟同品类产品相比要贵出一大截,但她拿起手机没有任何犹豫就下了单。


以吴秋秋为代表的年轻女性正是目前宠物行业的消费主力军。目前,现代年轻人对于宠物愈发强烈的感情需求,直接体现在他们的消费态度上。并且,这样的趋势越发明显。


据日本关西大学一教授指出,2015年猫咪共为日本GDP贡献超过2.3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394亿元),远超过偶像团体AKB48的贡献。而日本正是全球“猫咪文化”的最大输出国。对于日本而言,“猫咪经济”已经超越了虚浮的宠物营销链,成为这个国家文化与经济的桥梁,发展成一门更为深远的生意。

放眼全球宠物市场,北美仍是第一大宠物市场,已步入成熟期,其2016年产业规模达到628亿美元,约为中国宠物产业的3.5倍,但增速已经逐渐放缓。据APPA(American Pet Products Association)统计,美国有65%以上的家庭饲养宠物,日本为45%。但中国由于历史原因,直到改革开放后,宠物才真正进入普通家庭生活。


目前,我国饲养宠物家庭比例不足15%。这表明中国宠物消费市场增长空间巨大,足以成为一条创业、投资的宽广跑道。


更为重要的是,最好的创业方向一定基于人性的长久需求——不管科技怎么进步,人们会一直喜欢。


如今,苹果是电子产品的标杆和统治者,但谁能保证百年或十年后它仍处于这个地位?诺基亚就是最好的例子。但人们对宠物的喜爱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再往后一百年甚至一千年后,同样不会变。


一份不用克制的感情


伍迪艾伦1979年的电影《曼哈顿》的井段场景对白


伍迪艾伦是吴秋秋最喜欢的导演之一。在他的电影中,城市年轻人表面的“光鲜亮丽”和内心的“空虚孤独”所形成的强烈矛盾及对比是他作品永恒的母题。

近40年后的今天,以上两个特点愈发凸显。


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WIFI一个手机就能给自己的世界筑起高墙,我们越来越孤独,终日和手机为伴。吴秋秋告诉「发现创投」,她认为之所以这么多城市“空巢青年”选择养宠物,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对一部分人来讲属于“消耗”的过程,每个人都感到孤独,但是宠物“软萌”特性能使人卸下防备、逃离社会。

当今科技的进步使人类生活得愈发独立,跟过去相比,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变得相对淡漠,而不变的是人性中对情感的需求,那么宠物对人类精神世界的影响将如何发展?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一句话:“我们无法通过智力去影响别人,而情感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知乎有个问题“孤独的人应该养什么宠物?”


有的网友养了一块石头,有的网友养了一只纸画的蛤蟆,答主@苏格拉小底裤给了一段孤独的回答:


“我养了一只蚯蚓。

那是在一个雨后的下午。我看见它一个蚓孤独的爬着,一会儿S.型,一会儿 B型的爬着。

从它那弯曲的身影中我好像看到了我曲折的人生。

嗯,就这一瞬间,我决定我要带着它

于是乎我把我那盆已经被我养的快死的仙人球给扔了,换成了这只孤独的蚯蚓。

后来我觉得我们俩太孤独了,然后我就把它切成了两截,这样一对最熟悉的陌生蚓就在我手术刀下诞生了。

我给他们一个蚓取名叫亚当,另一个蚓取名叫夏娃。

我时常在我孤独的时候就把他们俩挖出来陪我说话。

有时候恶趣味的把他们身上涂点墨水,任它们在纸上涂鸦。

我觉得这是他们和我交流的一种方式。

有时候朋友在电话里问我:最近怎么样啊,是不是还一个人啊。

我都会得意的说:不,我现在三个蚓。


“对于孤独的人而言,如果能拥有一份不用克制的感情,就是幸福。”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意吴秋秋从抑郁症的深渊中爬出来后的感言,但万千养宠的人给了一个安静而孤独的回答。


城市如此陌生奇伟,我们总要有一个理由回家吧。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