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都说在线教育“钱”景广阔,为何亏损企业高达七成?

都说在线教育“钱”景广阔,为何亏损企业高达七成?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1080
1605

2017-10-16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永不过时的话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教育培训也逐步线上化、移动化。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44亿,较2016年底增加662万人,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1.20亿,与2016年底相比增长2192万人,增长率为22.4%。

然而,庞大的用户需求并不意味着参与其中的在线教育平台躺着就会财源广进。近日,在线教育服务乱象不断,在线教育类App小猿搜题与作业帮陷入“涉黄”纷争;51talk线上英语外教“东南亚口音重”的消息又引起网友热议。

此外,央视财经此前曾报道,市场机构对400家主要在线教育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底,400家企业当中70%的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仅有10%的公司能够持平,而能够盈利的仅仅占了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种种迹象表明,看似风光无限的在线教育,实则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倒闭离场、亏损不断,在线教育平台哀鸿遍野

这几年在线教育平台接二连三地倒闭,91外教宣布失败、“老师来了”黯然离去、年小马过河惨淡退场……在资本的热捧下,在线教育行业依旧掩饰不了“烧钱不盈利”的尴尬。

91外教在2013年获得网易资本400万美元投资,其初心是让每个中国人可以足不出户,24小时在线学习英语。在平台关停之时,其创始人龚海燕表示:鉴于我二次创业过于乐观冒进,战线拉得太长,以至于几个月前就花光了公司融资。

老师来了致力于实现学生与教师的有效匹配,其曾于2014年9月获得IDG资本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但是优秀的老师资源的稀缺、变现难题、商业模式不清晰、低频服务、品牌实力弱等问题阻断“老师来了”的发展。

小马过河以留学论坛起家,一开始做托福、SAT、SSAT培训,在最高峰时曾达到1.4亿元营收。但是其转型线上后,花费大量了成本在百度投放广告,获客成本倍增,最终因过度烧钱、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导致破产走向倒闭。

多家在线教育企业的倒闭说明,高投资的背后,在线教育并不是一项容易赚钱的买卖。而战战兢兢存活下来的的企业也大多数处于亏损状态。

据2017上半年年报显示,全通教育实现营业收入4.44亿元,同比增长9.09%,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1785.80万元,同比下降149.73%。另外,51Talk公布的2017年Q2季度财报显示,51Talk无忧英语Q2季度营收额为1.918亿元,运营现金流为5310万元,净亏损高达1.393亿元,而其去年同期亏损额也有1.379亿元……

在线教育企业赚不到钱,原因几何?

在“泡”着互联网成长的新一代人教育需求膨胀以及大量资本的扶持下,在线教育本该是“稳赚”的行业,可小马过河破产清算、老师来了惨谈收场、无忧英语高额亏损却与预期相反,在线教育市场为何看似“钱”景广阔却难赚?

一、大多数企业课程模式战线长,缺少优质内容

在生物学中,我们把人类的学习行为分为先天性行为和后天性行为,而后天性的学习行为往往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所以,我国乃至全世界都有一个共同的认知“知识就是力量”,而互联网的发展将教育更便捷化地移到了线上,网易云课堂、腾讯课堂、百度传课等在线教育平台也以海量资源为嘘头,开设了各类课堂。

网易云课堂的模式、创意、用户体验是在线教育平台中最好的,但其产品却有不成熟之处。网络教育始终是内容为王,网易云课堂的课程数量多达4100+,课时总数超50000,涵盖实用软件、IT与互联网、外语学习、生活家居、兴趣爱好、职场技能等十余大门类。但是其线上盈利战线长,且没有完美的类目运营,网易云课堂显得内容杂乱,摊子铺太大而求精、求质变得很难。

此外,绝大多数线上企业自身存在不足,有些平台只懂互联网,教育课程质量不过关;而有些则只懂教育,用户线上体验就较差。从教育机构转型线上的在线教育企业一般都纯属线下课程的照搬复制,虽然打通了线下课程的线上渠道,但其缺乏互联网运营经验;而还有一些互联网企业则盲目集结很多质量参差不齐的课程资源,利用互联网为线上用户学习服务。说到底,这些企业只是在各自原有的资源上面硬性植入了缺失部分,并没有真正践行在线教育“以优质内容为核心、便利渠道为辅助”的初心。

在课程优质内容缺乏、运营管理不足的背景下,用户对服务不满、对内容不满的投诉事件屡屡发生,在线教育企业的变革之路任重而道远。

二、有限的教学时间与师资力量匮乏的双线压力

文新学堂董事长叶德文曾说:“在线教育的“火”代表了未来教育发展的趋势,但在今天“火”的背后又存在着片面和偏离教育规律的问题。”现在的人们还是以学校教育为主,在线课程学习相当于休闲时间的自我充电。因而无论是K12课程还是职业技能、个人兴趣课程的教学都需要解决一个难题:短时间内提供精确、系统且通俗易懂的课程内容。而限制这一效果的原因主要在于两点,一是有限的用户时间;二是优质教师资源的缺失。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应试教育背景下,单一的、以知识和技能为主的在线教学往往只注重知识灌注,而忽略了教学空间和课堂剧场效应。再者,应试教育下的学生自主学习性较差,线上形式对学生没有约束,教学效果不可避免会大打折扣。由“教师、学生、家长、平台”参与的教学生态系统中,教师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然而优秀教师资源的获取壁垒高,且大部分都会被在线教育巨头以高薪酬收割,小型在线教育平台只能自个儿“造”名师。

在师资力量方面,网易云课堂汇聚了权威机构大牌名师,如秋叶、张维迎、吴晓波等都在网易云课堂有开设课程;百度教育作为互联网巨头,同样拥有雄厚的师资力量;新东方在线也有很多著名高校毕业的优秀教师。这些在线教育巨头们收割优秀的教师资源,小型在线教育平台的生存无异于雪上加霜。

三、在线教育运营模式尚不清晰,盈利受阻

现存在线教育的盈利模式主要可以分为内容收费、会员收费、平台佣金和广告等几大类,虽然看起来盈利模式多样,但是真正实现盈利的企业却很少,多数企业在变现问题上仍处于摸索阶段。

纵观在线教育市场,不难发现免费产品大道其行。在线教育平台打着免费的旗号争夺用户获取流量,而免费产品大范围推行之后,线上课程对于用户来说变成了获取免费信息的渠道,用户付费观念则相对薄弱。这正是在线教育盈利前景好,被普遍看好,但却始终没有爆发出来的原因之一。

在线教育出现倒闭、亏损,归根结底是因为绝大多数在线教育企业目前仍靠融资存活,尚未走出盈利困境。做一款好的互联网产品不易,做一款好的互联网教育产品更不易。从市场角度出发,从资源利用出发,加强用户市场调研,通过数据分析定位目标人群,实现精确运营。

总而言之,目前大部分所谓在线教育只不过是打着互联网这个旗号在复制线下课程,还未真正实现模式上的革新。仅是将传统课程搬到网上,而忽略教育与技术的结合,只会让教育步入歧途,若是没有良好的市场发展劲头,在线教育企业离关停也就不远了。

智能教育将会成为下一个流量增长点

虽然在线教育企业死伤颇多,但是中国人对教育的重视以及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仍然给了在线教育行业巨大的想象空间。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智能教育成为所有在线教育平台乃至大型传统教育机构呼喊的口号,智能教育能否拯救在线教育企业于水火之中?

百度总裁张亚勤曾在盛典上的演讲中表示,“百度教育正朝着内容化、智能化和个性化方面发展……我们希望把百度的技术、把互联网的技术、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到教育领域。”无独有偶,今年4月,腾讯在GMIC全球互联网大会上,宣布沪江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未来将在AI、大数据等领域合作,共同搭建“智能教育云”平台。

巨头的嗅觉一向是灵敏的,如今大部分在线教育平台的教师等核心资源稀缺,存在技术与教育结合的运营难点,且用户粘度不强。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已经起到辅助甚至代替教师的作用,智能教育为在线教育市场的未来产品模式与创新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此外,在线教育有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手段大幅提升用户的学习效率。在线教育平台通过VR、AR结合AI算法与技术可以构建识别和优化内容模型,进而形成虚拟课堂效果来最大化优化用户学习体验,还可以通过语音语义识别,自动化批改归类作业,给予用户学习即时的反馈。

值得一提的是,人工智能正向着实现人与物体,人与服务,人与知识之间的紧密关联发展。在短短几年内,语音识别、机器视觉、生物识别等各种新型技术符号都在涌现,智能家居、智能穿戴、智能支付等产品已经深入人心,每个行业都在被人工智能的浪潮重新洗牌,教育行业也是如此。

整体而言,大量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的同时融资不断,市场的需求规模并没有缩小,在线教育未来确实有“钱”景。但未来在线教育市场必须加强内容品质、学习效果、口碑提升、技术与教育融合等内容,而人工智能技术与教育类消费级产品的结合,将会成为未来在线教育平台的又一大核心竞争点。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