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原创精选 >

焰火工坊娄池:没有比我更狡猾的创业者

焰火工坊娄池:没有比我更狡猾的创业者

Xtecher 丨 原创精选

10833
957

2016-04-27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娄池,资深媒体人、知名自媒体人,先后在垂直科技媒体、腾讯科技频道工作十年,曾任多家TMT公司公关、战略顾问,2015年6月出任焰火工坊CEO。


 Xtecher原创 

 本文作者:张一甲、沈志宇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娄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似乎从来不是个谦虚的人,也是位从来躲不开话题的人。

 

他曾是当年令公关们棘手的“眼中钉”:老媒体人,名气大,爱写负面,几乎没法“控制”,以“质疑”作为对任何事物的第一反应,绰号“当代鲁迅”、以挽救迷途青少年为已任,净挑别人不爱听的话讲……他曾“特别无聊地”派记者去查马佳佳在三里屯SOHO那个店的一天人流量是多少,“监视了几天当时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因为“90后太火了”、“叫醒装睡的人太难了”;他又曾率深度调查组报道《暗访电商假货链条:聚美等平台涉嫌知假售假》一文,以致在科技行业声名大噪……久而久之,公关们纷纷给他贴上了“不好接触”、“高傲”、“喷子”等标签。他了然于胸,却不以为然:“都是事实,凭什么让我改?”


他极其“懒惰”:去年五一把银行卡丢了至今没补办;买完车开了20000公里都没做首保,车刮了几个月也懒得修;房贷2011年就还清了但直到现在都没办最后手续;公司离家才800米但必须开车,走路5、6分钟都嫌麻烦;创业以来若没外人绝不会自己下楼吃饭全是外卖;以“饿”减肥,懒得运动更懒得吃饭……

 

他很爱赚钱:大二时就开始给科技媒体供稿,因为比起家教“稿费更高”,那时就能月入4000;在媒体摸爬滚打十年,见多识广,给多家TMT公司做顾问;爱玩老虎机,每年去CES报道都顺便去赌城“挣点钱回来”;后来创业——当然,赚钱也是原因之一。

 

他烟瘾很大:一个半小时的对话时间,他抽了12支。瘾为什么这么大?他说,靠着不吃饭、只抽烟,在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减掉了50斤体重,后来体重上去了,烟瘾却戒不掉了。他谈到自己的终极理想,是“在北海道或者欧洲找个小镇上的小旅馆,窗户外面有雪,然后抽着烟敲着字,写不知道能不能出版的推理小说。”

 

他的文章总是很会博人眼球。采访时,我们问:我们来写你,你希望文章叫什么标题?


他笑了:“你们随便写吧,我做记者的时候,最烦的就是别人来管我。”

 





 

这样的一位创业者,他创业做什么呢?

 

去年6月,娄池振臂一呼,以“青年才俊娄老师”之名,在自己的公众号发了一篇:《创业去!世界那么大,我要占领它!》。

 

怎么占领它?文中说:“我将就任焰火工坊公司CEO,这是中国虚拟现实技术领域,软件和系统层面最好的公司,未来也会是中国虚拟现实产业最上游的一家公司。”


事实上,在他离职大半年前,焰火工坊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14年10月,王明杨放弃即将上市的暴风影音,带团队封闭开发;2015年3月,张闯放弃腾讯数码主编,梳理公司运营;2015年6月,当焰火工坊技术已被外界认可,准备融资之时,娄池才递交辞职信、全身投入。王明杨CTO、张闯COO、娄池CEO。

 

他15年6月离职,8月便宣布获得首轮1000万融资,“衣食住行压力很小”、“没遇到像那种人物文章里的‘柳暗花明’之类的”。


按部就班,没有冲动,他说:“没有比我更狡猾的创业者”。

 

今年3月,他捧着某媒体颁发的“VR/AR领域 最具发展潜力金苹果奖”,发了一条朋友圈:


“名至实归”。



 “世界那么大,我要占领它” 

十年前,在娄池开始报道科技时,“互联网”还是一个不重要的部分。11年开始,互联网的重要程度超过了其他领域。娄池发现自己的采访对象开始越来越多元化:比自己略大一点的、同龄的、小一点的、小很多的……“科技产业的规则正在发生变化,当采访了足够多的人,你发现很多人能力、视野并不是多强,更多是一种能踏出一步的勇气。”

 

“可以预期的是,所有冠以体验经济的产业都会率先与VR技术结合。”

 

2013年,娄池因为关于重度手游的一场争执,和身在暴风影音、曾承担暴风魔镜一代APP开发的王明杨不打不相识,成了好哥们儿甚至创业伙伴。

 

“尽管我喜欢吹牛逼,但只要我吹牛逼的时候有他(CTO王明杨)做后盾就行。”他对自己的技术团队非常自信,谈起顺利的融资,他说主要是因为技术过硬,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

 

“现在国内创业公司比较浮夸,大家都说自己掌握了什么什么算法,拿出来让专业人士去做二进制比对的时候,就会发现虽然改了一些函数名,但是他们跟Oculus写的如出一辙,百分之70到80的相似度。我们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当他在谈论VR时,他在谈论什么? 

 

今年3月,娄池在一个分享会上,讲自己对VR产业的观点。

 

他分析,移动VR很火,创业公司主要三条路:

 

第一种是Cardboard类。Google用纸糊、中国人用塑料,100块的盒子插进去手机看,“体验特别差,连入门级都不算,它是玩具级。”


第二种是Gear VR类。三星消费者版Gear VR卖600多块,需要配上三星的手机才能使用。


第三种是一体机。本质上跟Gear VR是一个东西,只是把手机跟需要外置的东西整个做在头盔里,能够有基本体验的一体机价格在3000块钱左右。


“体验上,Gear VR类和一体机是相接近的,但这其实还美化了今天一体机的技术水平——今天的一体机无论吹多大牛逼,真正戴在头上比Gear VR好的,我还是没有见过,其实业内也没有见过。”

 

三种模式,谁将胜出?


“大家都在讲一体机,但我说服不了自己。”


他说,一体机上游产业链的供应商,CPU、GPU、内存、电池……全跟智能手机供应商产业链一模一样——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一体机确实是未来趋势,那么,未来手机厂商完全可以做这事,跟手机一起采购,他量比你大,你在成本上不可能超过他,销量不可能超过他,这个不符合逻辑。第二种可能是:今天任何一个一体机体验都没有Gear VR好——那你凭什么让大家去买一个更贵的东西?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买一个小米5加一个几百块钱的盒子去体验VR,还是花3000多块钱买一个一体机体验VR?这是一个逻辑问题。所以我们彻底放弃一体机思维。

 

他判断:Gear VR类模式终将赢得市场。

 

由于Gear VR仅仅支持三星自家的旗舰机型——焰火工坊的机会便很清晰了:“不限制手机品牌,用200元人民币以内价格,让今天市面上百分之二十以内的手机都有一个Gear VR级的体验。”



那么,为什么焰火工坊选择从软件和应用切入市场?

 

“如果移动VR仍无法脱离智能手机软硬件的体系,如果你的软件依然是Android,硬件还是高通,那么我无奈地相信,智能手机厂商会获得移动VR市场的主动权。”

 

所以,他判断,移动VR的护城河应该由系统和交互层面来构建。通过系统以及交互,让移动VR提供一个高于同时代、仅用手机VR就能够带来的体验——就像当初游戏机对抗PC游戏的状态。比如,系统上能不能绕开Android用Linux做?交互上,能不能不仅仅用触摸而加入手势识别?这都是条路。

 

很多VR公司是没有谱的。”他说,“像国内一年出三、四代产品的这种,速度上是不符合逻辑的。Oculus从12年成立到消费者版用了4年多的时间,现在依然在延期发货。我们尊重一个正常领域发展规律,该什么时间做什么时间的事。我们没干过一件不符合逻辑的事。


最早大家做Cardboard的时候,他们做软件,做算法;大家升级Cardboard的时候,他们把陀螺仪放进去,做硬件;现在他们基本上硬件完事了,未来核心部分将放在引擎上。


“我们对自己未来的位置,内心是有谱的,很多VR公司是这段时间什么热就来什么,这是我们跟他们最本质的区别。”

 

创业至今,他给自己打60分:


“对时间的把控上是比较差,很多东西比内部预期晚一到两个月,但实话说,我们这个已经比很多国内公司快很多了。毕竟第一次做硬件,还是有些问题。我们不是一家硬件公司,软件是核心,硬件是配合,时间把控上肯定没有大公司好。这是一个新产品,不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东西,如果做一个智能水杯之类的,时间会把握地更严谨一点。当然,软件硬件融会贯通的能力上我是十分相信的,这一点,到今天我们也不认为国内有谁做的会比我们好。


就在本周,焰火工坊的开发者版开始赠送开发者。

 


  对信息的渴望就像黑洞  


也许是媒体人的从业习惯所致,他习惯于每日浏览大量信息,对信息的渴望就像黑洞,信息之于他如同水之于人。用他的话来说,“不看东西会慌,科技新闻、漫画、知乎、百度百科词条,各类信息一个接一个,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信息过载。”

 

他看小说的速度也很惊人,飞机上看小说,北京飞上海能读完一本,北京飞深圳能读完两本。

 

他很少情绪化。不纠结,也不狂喜。觉得“睡觉没什么意义,我不是被动失眠,是主动失眠”:晚上躺在床上翻看知乎等帖子,一个一个翻下去,能看到凌晨3点。早上9:20起来洗把脸就到公司了。白天要是困了,靠在椅子上就能睡着。同事给自己点外卖,他从来都是“只要不是纸质饭盒的那种,我都吃”。

 

他似乎很随性,却形容自己偶尔性格极端:

 

他喜欢推理小说、恐怖小说,可小时候胆子特别小。小时候,看射雕英雄传,“吓得不行不行的了”,小时候一个人住一个屋,晚上非常害怕床底下有东西,害怕到不敢睡觉,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就直接睡床底下了。

 

他说自己以前性格“特别斤斤计较”,有一年买的游戏机卡带,买完之后自己十分之后悔,为什么那么浪费钱?因为父母只让自己寒暑假玩,他过了一个学期去找人家去退,把对方弄得哭笑不得。

 

他说自己骨子里是非常内向的,孤独是经常的,迷茫倒很少,喜欢“在热闹的地方,一个人安静地呆着”。


在媒体呆久了,有时性格分裂,他说,实非常羡慕那种亢奋状态的人,如果让他“戏如人生”那就太难了,“鸡汤不起来”。但有时候,突然到了某个极点,也能豁得出去,当年在腾讯外出活动让他组个队,逼到那个份儿上了,他也能抗个小旗子噌噌地冲在队伍最前面。 



 “我很难去洗脑,也洗不了自己。” 


采访过程中,我们的对话常常这样进行:


——你们公司讲政治吗?

——没有,我们公司的特点就是“阳谋”,基本上做什么都是公开的,比如说有什么公司来,我们都随便的,包括有些竞争对手来了,有什么信息我们都是很公开的。

 

——竞争对手来了你们也公开信息?

——因为一个产业就是分“技术推动期”和“运营推动期”。我们还在技术推动期,领先的大部分是工程性质的东西,竞争对手按不按我们的工程走都不一定,就算按我们走,我们都走这么长时间了,还怕什么?

 

——你要求员工加班吗?

——不要求。九点半上班,六点半下班。

 

——你不care他们看起来是不是懒散?

——靠强制是推不动项目的。说白了,近阶段还是一两个人起核心作用,大部队是配合,他们好多人在公司强行加班有什么意义呢?还耗电。

 

——你如果不创业,还可能做什么?

——去公关啊,多好,从媒体过去工资能直接double。

 

——做公关就是为了挣钱?

——大家上班不都是为了挣钱吗?

 

——创业也是为了挣钱吗?

——这是创业的一个目的吧,一家公司一点不考虑挣钱这个公司一定会死,见过技术差的但是公司没有倒闭的,公司倒闭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现金流断了。我是一直很看重钱这个事。

 

他说,公司成立第一天起的原则就是:即便没有一家公司和自己合作,也要达到一个基本的效果,这就是为什么软件做完了做硬件,因为“要活下去,有人合作最好,没人合作,自己也要迅速往前推。”



他讲了一件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事。


他说,几年前,在从事科技媒体的时候,常与大公司CEO打交道, 发现好的公司对外的口径逻辑是可自证的,听不出来什么大问题。可几年前一次偶然机会,与一位个人站长深谈,改变了自己对互联网的很多观点:他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特别不靠谱的页游和笑话站能够创造源源不断的收入;他了解到很多爆火的应用早期有将近百分之八十的流量是买进去的;他看到爆发性增长的互联网深海水面之下大量五花八门的玩法……


在我们关上录音笔之后,娄池向我们讲述了很多“不可外谈”的事。他说,也正是在调查媒体的路上越走越深,才逐渐发现,自己获取的信息,大部分是被人为篡改过的。

 

“包括今天好多台面上的东西,故事写得多么跌宕起伏,可媒体干了10年,好多人很早时他们在民房里我都认识的,故事都是编的,哪有那么多曲折离奇的事?都扯淡。”

 

也许,十年媒体,让他深知,叫醒装睡的人总是这么难。这就是为什么,他至今“鸡汤不起来”。作为一名CEO,他说,“我不是执念特别深的人”,他很少号召别人,“很难去洗脑,也洗不了自己。”

 

当我们问他,是否认为VR是业内很多人强调的“下一个移动计算平台”?

 

他说,自己倒没那么乐观。

 

在他眼中,VR其实就是一个视听体验的升级,“它的终端的数量应该是远远大于无人机,远远小于手机”。

 

他说,VR是一个偏娱乐的体验的载体。“你让我戴一个头盔叫外卖?打车?我觉得脑子有病的人才干这件事。我对VR的期望没那么大,但泛娱乐产业本质上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变现还比较容易。”

 

如今,这位媒体人转型的创业者,承认自己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是偏悲观的,对他所处的行业也是一样。他说,这是概率问题,成功概率肯定是比不成功概率要低。

 

于是,当他面向未来,会反复推演逻辑上有没有重大的漏洞——直到他确认没有漏洞时,才会再继续分几个点来做。他说:“个人觉得,这个领域内,我们即便做到很大,被并购的几率要远远大于上市的几率,这是很现实的事。”



关注本公众号(ID:Xtecher),后台回复  “焰火工坊”  或  “娄池” 或 “584” ,可获得焰火工坊项目详情。


| 文末福利 |

欢迎大家进群和娄池深度交流!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

  1. 请你转发本篇文章到朋友圈
  2. 长按二维码进入本群,发送转发截图,方可视为成功入群
  3. 成功入群后,并可与娄池直接对话!




| 推荐阅读 | 点击文字直接跳转


精品文章

佳格数据张弓:从NASA走出的“理性疯子”,他志在耕耘天地间

Ping++金亦冶:所有你走过的捷径,总有一天都会再绕回来

李甫:人生很奇妙,莫名的奇妙

孔淼:在我还不知道代码是什么的时候,我只想写诗

冯一村:此时此刻,给大数据一个注视

姜文一: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赵勇:把未来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变成现实

王淮:冒险者的幸运牌

宋嘉伟:一个从容的创业者是如何思考

高欣欣:送创业项目一个里程碑事件

张诚:十年的北大研发路,只为这一款千兆芯片

袁行远:无论晴雨,步履不停

宋斯纯:历历万乡,不负每一场

戴若犁:越来越好奇,越来越好奇


——小X爱彩蛋——


想知道下述摩斯电码的含义吗?

关注Xtecher

回复“我爱Xtecher”

我们告诉你答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Xtecher,即可联系我们。




微信号:Xtecher


关注未来的人

都关注了Xtecher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焰火工坊目详情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