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历史上那些惹怒了世界的科技公司,后来怎么样了?

历史上那些惹怒了世界的科技公司,后来怎么样了?

Xtecher 丨 行业洞察

12112
961

2016-05-05

甲小姐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Xtecher原创 

 本文作者:王文彬、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ID:Xtecher 



1.腾讯

“3Q大战”历时4年终落幕

腾讯“惨胜如败”


2014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奇虎公司诉腾讯公司垄断纠纷上诉案进行终审宣判,宣布驳回奇虎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一审法院判决。“3Q大战”判决书文本长达7.4万字,详细阐述了法理标准。至此,历时多年的“3Q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这个案子的审理判决,为互联网领域的竞争规则及反垄断标准确立了标杆。


“3Q大战”引发的“腾讯垄断案”前后历经四年,这四年,恰逢3G技术、智能手机、云计算、大数据的普及。虽然腾讯胜诉,但对其的反垄断调查,客观上迫使巨头放弃“模仿+捆绑”的模式,为中国互联网创业、创新营造了更为良好的环境,一时间也让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出现了勃勃生机。

 

“反垄断”,像是悬在寡头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使得企业保持敬畏心,避免挤压中小创业者的发展空间。美国正是充分利用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的调节作用,使得中小企业能够坚持创新并获得发展,进而相继诞生了Google、Facebook、Twitter等世界互联网巨头。


事件回顾


彼时,腾讯模仿360制作网络安全类产品“QQ医生”,与QQ捆绑推广,“QQ农场”取代了全民“开心偷菜”、“QQ棋牌”取代了“联众棋牌”……一批遭模仿加捆绑扼杀的创业先驱们,让360意识到也正面临着自己生与死的危机。360当时为自保推出“扣扣保镖”发起反击。

 

腾讯的“二选一”把“3Q大战”推向了高潮。2010年11月3日晚6点,腾讯发布《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宣布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要求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陆QQ。这一举动激起网民的逆反心理,腾讯品牌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骆轶航在《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一文中精彩描述:

 

那会儿的腾讯就像现在的百度,曾经声名狼藉,被互联网业内亲切地唤作“狗日的腾讯”。之所以被人痛恨和咒骂,是因为它几乎用极低的成本染指了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可能会辛苦耕耘的所有产品线——从播放工具到下载工具,到输入法,到音乐盒、桌面和移动浏览器、游戏平台、桌面管理、图片管理、音乐播放器,再到电子商务和网络游戏开发。当时的腾讯是一家模仿和复制能力很强的公司,而因为具有流量和用户量基础,基本是模仿谁谁死。“一直在模仿,从来不超越”是当时业内对腾讯的普遍评价。

 

除此之外,腾讯对竞争对手的打压手段也无所不用其极:比方说用UC浏览器接入腾讯某款农场游戏的用户会直接被降级……腾讯这个名字,对创业公司和整个中国互联网世界来说,形象是可憎和可怕的。

 

当时的腾讯内部也和现在的百度一样,认为这没什么问题。那会儿,腾讯的BD们出去跟游戏公司谈接入合作,永远是一副不按照我的条件走就搞死你的姿势。腾讯的公关对明显持批评态度的媒体报道通常都通过律师函和找高层施压的方式处理。他们都觉得这家公司没问题,一切事都搞得定,都under control。我们不需要什么改变,我们继续这样就好。

 

直到3Q大战,腾讯与360短兵相接——360安全助手骑在了QQ的身上,专司拆卸QQ的各种延伸功能和工具,也就是腾讯赖以为生的各种增值服务。腾讯骤然而惊,方寸大乱,祭出了360和QQ卸载二选一的大招。结果从商业道德到舆论上都把自己逼到了死角。据说当时腾讯内部决定祭出“二选一”大招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昏招,大家都觉得这么做天经地义,合乎常规。很少有人预料到这么做最后的结果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更很少有人思考这么做从商业伦理上,对用户可能会有哪些伤害。

 

就和现在的百度一样。

 

然而,伤害真正地发生了——用户受伤了,360受伤了,腾讯自己更是伤得不轻。它没想到自己看似坚不可摧的商业模式其实那么容易被攻破,它没想到自己在360的闪电攻击下一时找不到同盟;它没想到业界那么多跟360毫无关联的公司在一边等着看它的笑话;它也没想到自己被舆论批评和指责得那么严厉苛刻。

 

于是腾讯变了。3Q大战的第二年,腾讯就全方位重组了这家公司的架构。不到3年的时间,它剥离了搜索、电商、线上线下商业和大部分的游戏业务,它用合理而非压迫性的估值,投资了业内大量顶级的旅游、电子商务、内容、娱乐、游戏、搜索、知识工具、移动流量、交通出行和消费等领域的成熟公司和初创公司,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伙伴,为它们带来资源,帮它们对抗竞争对手,同时把它们连接到自己的业务主体上,为这些公司带来新的用户,也通过他们激活了自己的一些新业务——腾讯战略投资出行工具滴滴之后,快速激活了自己的支付服务就是典型的例子。

 

腾讯开始变成了一家公司和一系列周边公司看似松散实而密切的利益同盟体,并由此锻炼出了一支中国最顶级的投资团队——几乎有机会主导中国互联网领域绝大多数价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并购交易,同时是极少数能参与到全球最顶级前沿科技公司投资布局里的中国投资机构。

 

更重要的是,在3Q大战之后的第二年,腾讯内部几乎是自发地培育出一款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具有吸附力和影响力的产品——微信,而它从一开始在腾讯内部,就是冲着跟QQ打擂台去的。

 

一切的转折点都是2010年终的3Q大战——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就那么扛过去的话,腾讯也不会因为那场战争就死掉。但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一家要伙伴有伙伴,要产品有产品,要投资有投资,要利润有利润,要未来有未来的公司。某种程度上,现在的腾讯比2010年的腾讯更可怕,但已经不那么可憎。

 

在有关部门的介入下,“3Q大战”缓和,而二者间的官司仍在继续、相互间的商业暗战也未曾停止。通过这场激烈的商业竞争,腾讯开始反思过去商业模式,逐渐由自建网络帝国的模式,过渡为通过收购、投资和兼并方式构建以腾讯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这一商业模式。此后,阿里、新浪等众多中国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实施开放平台策略,中国互联网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大踏步地进入开放时代,2011年因而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的“开放元年”。

 

“腾讯也好、奇虎也好,很多互联网企业在擅长的领域里其实都有十分稳定的位置,但如果他们滥用这种地位,会对消费者、对产业带来很大负面影响。”中国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博客网创始人方兴东说,“法院的判决能让这些企业明白自己行为的边界在哪里,从而使整个行业更加自律。”

 

面对终审结果,腾讯在声明中说,此案是结束,更是起点,“3Q大战终于从法律层面有了定性,惨胜如败。除了些许宽慰和轻松,我们并无喜悦。对于互联网而言,3年是很长时间,变化可以翻天覆地。今天再去细述3Q大战来龙去脉,已无意义。在这个时间的节点,我们更多的是反思:如果互联网确立了公平竞争的秩序,如果我们所有互联网的从业者能够坚守起码的商业底线,3Q大战是不是可以避免发生?我们更愿意把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看作是一个通向互联网公平竞争的新商业文明的起点。这次判决让我们更加坚定,坚守商业道德的基本底线,坚守基本的价值观,是绝对不能跨越的‘红线’。



2.Google

谷歌也曾“杀过人”

它被美国政府罚到吐血


即使是声称“不作恶”的Google,也需要法律的鞭策。

 

这次百度竞价排名之后,中国网民比对最多的就是Google。同样是搜索引擎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其实百度竞价排名背后有三大成因:企业的道德与利润冲突、法律不健全与执行程度较低、政治原因导致相对封闭的网络中的垄断地位优势。

 

依照以上三点对比Google,不同在哪?

 

首先Google处在一个非常开放的网络环境中,任何国家的任何搜索引擎随时都能与之竞争,为了争取用户数量,Google需要时刻警惕,不会冒着大风险去追逐一些眼前的小利。

 

其次是Google的价值观,在Google的十大经营信条中明确写道“赚钱不必为恶”。Google的收入主要由出售技术、出售网站、广告招商等,为了保证人人都能受益于广告服务,Google制订了广告计划书和做法的指导原则:


(1)除非广告语搜索字词息息相关,否则不会出现在搜索结果中。因为Google 坚信,广告必须与用户搜索字词息息相关才有意义,因此某些搜索字词完全不会带出广告。


(2)Google认为广告不一定花哨抢眼才有意义。Google不会采用弹窗式广告,这避免了使用者受到干扰。


(3)在Google刊登广告都有清楚的表示表明赞助商链接(通常是黄色的AD),所以不会影响到搜索结果的公正性。Google不会操作搜索排名,更不会采用“竞价排名”的方式,任何人都无法买更好的PageRank。这些做法获得了用户的信任,而Google也不会为了短视近利破坏这份信任。

 

那么,是否Google凭着“善良的价值观”就能在复杂的商业环境尤其是广告招商生意中独善其身吗?显然不是。


事件回顾

 

大卫·安东尼·惠特克(David Anthony Whitaker)是一名美国的假药贩子,长期通过网络销售假药,2008年他从墨西哥被引渡回美国之后,面临着至多65年的监禁,为了减刑,惠特克向 FBI 供述,他之所以能顺利销售假药,并获得数百万的收入,Google 帮了他很多,更明确地,他指出,谷歌广告销售人员是他最大的帮凶,这些销售人员主动帮助他避开过滤机制,以在搜索结果中投放假药广告。

 

于是,FBI 进行了一次钓鱼执法。

 

惠特克伪装成一家医药公司CEO,在 Google 上每月投放 2 万元广告,为了让他看起来是个大客户,司法部为他准备了20万美元。最终,Google 的销售人员确信他是一个大客户,并主动联系了他。

 

销售人员非常积极地帮助惠特克,优化他的网站,帮他分析、挑选关键词,甚至让他重新设计网站,去掉网站的购买按钮伪装成一家医疗信息门户,以躲过 Google 的自动审核机制——他们深知,应该怎样才能躲过那些笨拙的自动关键词审核机制。


最后,当然是钓鱼成功了,Google 被判罚款 5 亿美元。

 

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而同样在那一年,百度也被曝出虚假医疗广告事件,被北京史三八整形医院告上法庭。结果是百度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度过了那次争议,其追求利润的短视为这次争端埋下了伏笔。

 

很多人说Google善良,而善良的背后,是一双时刻盯着他的眼睛——政府。美国政府向来以“心狠手辣”著称,任何公司只要违规犯事,美国政府会很乐意递上巨额罚单。前有用户流失,后有政府的严厉处罚,在这样的环境中任何一家企业都不会铤而走险的只顾着眼前小利。



3.大众

贪图小利的“尾气造假”

导致百亿美元惨重损失


在中国,一提起德国大众人们最先想到的是高质量与先进技术。但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大众汽车刚经历过成立78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尾气排放造假。

 

2016年4月20日,大众集团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根据协议大众将回购大约50万辆2.0排量的造假柴油车,并建立环保基金。协议涵盖了赔偿的最高数额,但并没有公布每位车主能得到多少赔偿。至此,席卷全球的“尾气造假”事件告一段落。据估计,大众此次将花费超过100亿美元去弥补过失。


大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从成本的角度来说,面对各国逐渐严格的尾气排放标准,汽车企业必须花费更多的资金与技术处理尾气,使之达到可以上路的标准。但这样一来,柴油车的整体售价就会升高,竞争力下降。在这两难的环境中大众走了第三条路,通过“作弊”软件“逃过”检查。根据美国环保局所称,这些汽车的引擎装有电脑软件,可从汽车速度、引擎操作、气压甚至方向盘的位置感应到汽车处于测试环境中,测试环境通常是汽车在测试场地停着开动引擎;然后仪器看来令汽车处于正常动力和表现以下的安全模式中。当汽车在道路开动时,引擎转离测试模式。汽车在路面开动时排放的氮氧化物污染物比美国法例规定的高出40倍——想到当初买的环保车,摇身一变成为了污染物排放源,也无怪那些车主会愤怒了。

 

事件回顾

 

2015年9月,美国国家环保局(EPA)查获大众集团在美国销售的车辆,行车电脑中都装入特殊软件以规避官方检验,受影响的车型包括奥迪A3、大众高尔夫、大众甲壳虫、大众捷达、大众帕萨特等使用EA 189型柴油引擎的车款。大众承认在全球约有1100万辆柴油车涉案。

 

一石激起千层浪,美国令大众召回48.2万辆安装“作弊软件”的汽车;德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印度等8国宣布开始调查;瑞士下令禁止大众销售“欧5”柴油车;西班牙方面将以“欺诈”罪名起诉大众;大众意大利公司停止销售装有EA189引擎的“欧5”柴油车……短短数日之内,大众股价下跌30%,市值缩水三分之一,其CEO Martin Winterkorn 离职,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大众的处境很不乐观。

 

那么大众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这还得从9年前开始说:

 

2007年,大众汽车装备供应商博世(Bosch)发函大众集团,警告称,大众旗下车辆在尾气处理时非法使用其技术,博世只向大众集团供应测试用的软件,不能作为一般正常用途。2011年,大众技术人员对其集团在尾气测量时采用的违法行为做出警告,但大众并未重视。2012年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ICCT)在测试柴油车清洁程度时意外发现大众柴油车排放量较高。2014年ICCT和西弗吉尼亚大学联合测试大众旗下车辆,发现在日常道路上Jetta的氮氧化物排放是官方数据的15-35倍,帕萨特是5-20倍。同年5月,ICCT和西弗吉尼亚大学公布测试研究结果,并通知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ARB)和EPA。迫于二者压力,2014年12月大众召回柴油车50万辆,召回后宣称已解决问题。但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在2015年5月的跟进调查中发现召回并未解决排放过高的问题。7月,ARB将检测结果通知大众与EPA,这时大众仍不承认安装非法软件为排量造假,直到9月3日才首度承认,整个过程中大众的态度已经惹怒ARB与EPA。

 

大众此次“尾气造假”,可谓刺痛了国际社会的敏感神经:


近年来,二氧化碳排放、温室效应、海平面上升等气候环境问题受到各国政府的高度关注,低碳节能、绿色环保成了越来越多人的共识。与此同时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力汽车的问世给予人们更环保的选择。柴油汽车面对汽油汽车与清洁能源汽车的挑战,一步步后退,而大众此次的“尾气造假”事件沉重打击了处于夕阳中的柴油汽车。

 

那么,大众集团为何能够暂时挺过这场风暴?


原因在于事件发生后大众的积极应对:一方面是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积极做出赔偿与召回,内部人士调整,对外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另一方面是多元化、全球化的市场保证。大众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在很多国家都有产业,但是每个国家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同样的问题放在不同国家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而作为大众集团最大的市场、占其全球中销量近一半的份额——中国,此时的反应却相当平静。这归根结底是大众集团能适应中国的市场、熟悉中国的环境,在加上一些其他因素,大众在中国的航行相对平稳。有了全球总销量一半市场的保证,大众可以专心投入到处理危机当中。

 

当然,大众所面临的挑战远没有结束:


在美国政府严厉的惩罚面前,大众被迫做出选择——在技术上取得突破来适应越来越严格的环境要求,或者放弃柴油车的生产。到2021年,欧洲的二氧化碳排放限值将从130克/千米降到95克/千米,留给大众的时间很有限。而这次“尾气造假”事件也给同一行业的其他品牌做出警示,让他们知道企业的底线,迫使他们走上技术改革的正道。

 


4.结论


作为一家媒体,围观了近几日海啸般的口诛笔伐,也不时悲愤交加。与此同时,内心充满不安:当密集的咒骂声如子弹穿墙般期待着巨头轰然倒下,我们获得的究竟是全民吊打之后的“大快人心”,还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怅然若失”?

 

舆论的轰鸣声总是一浪盖过一浪,商业的发动机又总是无情地开向前,我们更想知道的是:此刻之后,我们是选择了从此不再相信,还是能够为之做点什么?

 

回顾以上公司,并非为了给魏则西事件一个答案,相反,以史为鉴,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 任何时候,道德层面的比较和谴责,往往是最偷懒省事的,也是最靠不住的。当我们在愤怒地用道德的水蘸麻绳鞭打我们心中的恶人时,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并不能将关于未来的美好想象,寄托在下一个崛起的巨头公司的创始人是多么的道德崇高。

 

也许,我们应该清醒的是:保护你我的真正基石,不是某个人的道德,而是法律和制度。

 

历史的车轮从不会停止。跌倒的巨人是否从此荣光不再就此谢幕,还是会跌撞着爬起来痛改前非跟随我们一起走入新的时代?是否还会有某种新的力量,承载起我们对未来的光荣与梦想,让我们不至于再一次忍受关乎生活的担惊受怕和无奈失望?

 

这场风波只是个开始,我们拭目以待。




资料来源:

1.   新华网《新闻分析:历时四年 “3Q大战”给中国互联网带来了什么》

2.   骆轶航《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家装睡的公司》

3.   深圳新闻网《“3Q大战”历时4年终于落幕了 腾讯称“惨胜如败”》

4.   BBC中文网《国际纵横:大众丑闻打击柴油汽车业》

5.   CNBC<VW, Justice Department reach diesel emissions deal>



| 推荐阅读 | 点击文字直接跳转



精品文章

王淮:冒险者的幸运牌

宋嘉伟:一个从容的创业者是如何思考

高欣欣:送创业项目一个里程碑事件

张诚:十年的北大研发路,只为这一款千兆芯片

袁行远:无论晴雨,步履不停

时晓曦:一只鞋子凭什么登上科技版首页

宋斯纯:历历万乡,不负每一场

戴若犁:越来越好奇,越来越好奇

舒畅:中国民营太空探索之路,我想做个举旗人



如果你拥有高精尖科技创业项目,Xtecher将为你提供:

1.专业的科技人物特稿和视频拍摄

2.在Xtecher官网、APP、微信的全方位展示

3.最专业的科技圈投资人、政府资源、产业资源

4.创业企业品牌管家与PR服务

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Xtecher,即可联系我们。


Xtecher微信二维码.jpg

关注未来的人,

都关注了Xtecher。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