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原创精选 >

【首发】塞宾科技张德明:我想再现你生命中的经典时刻|Xtecher人物特稿

【首发】塞宾科技张德明:我想再现你生命中的经典时刻|Xtecher人物特稿

Xtecher 丨 原创精选

11790
969

2016-05-16

Yuki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张德明,塞宾科技CEO。前华为人。


 

去年5月6日,我们报道过德明。那时他刚刚离开了工作七年的华为,蹭在朋友办公室里,三四个人,摸着石头起步。彼时,他的BP还很粗糙,所有可以拿来展示的demo,还只是几段短短的mp3音频。他最常说的是:“你听了就懂”。

 

整整一年后,塞宾科技不仅先后经历了天使、pre-A轮融资,团队也扩建至30人,并且,还推出了一款令人惊喜的新产品。

 

当我们问德明创业最原始的动机,他说:

 

概率是1的事情,信息量几乎是零。而我觉得我应该出来尝试一点新的东西。”



这款奇妙而震撼的首发产品叫“Alaya”。它是一款全球首款3D智能录音耳机。Alaya最终要捕捉的,不仅仅是生命中一次次感动,更是对生命历程的整合载录。


0.jpeg

听德明自己讲讲塞宾科技和Alaya是什么吧:)


由于直接在公众号上传音频会压缩音质,想感受Alaya声音效果的小伙伴们,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ID:Xtecher),在后台回复“Alaya”试听。(小X提醒:一定要戴耳机哟!)


是谁发明了Alaya?让我们走进今日特稿人物:塞宾科技CEO——张德明。



 Xtecher原创 

 本文作者:Yuki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跨进办公室时,张德明正举着自拍杆。一见我们,立刻高兴地叫我们一起:“来试试我们公司的自拍杆,它可以直接连通全息耳机录制带3D音效的视频。”

 

刚刚录完一段,他又立刻拿出两款耳机,为了让我们感受“全息”的声音效果,他弹着尤克里里,满办公室绕来绕去。

 

着急地把一种体验分享给你——这个穿格子衬衫、戴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分明还是那个三十年前分享玩具的小男孩。

 

 第16种解法 

 

张德明小时常挨打。

 

一天爷爷回家被惊呆了:满屋子烟雾缭绕,差点以为家里失了火。

 

其实是小德明把自家的竹子砍了给小伙伴做烟斗,先在家里试试烟斗好不好用。

 

这样的事他干了很多:把鞭炮里的火药塞进百雀羚的铁盒里导致被窝炸了个大窟窿;带小伙伴玩钻木取火差点烧掉整个竹林;用啤酒瓶收集电解水的氢气不慎点燃爆炸……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他全亲手做过。班里男生一人一把,从此成了他的死忠粉。

 

“是个天才。”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评价他。

 

“我觉得我不是什么天才,”张德明笑笑,“我只是会提高自己看事情的维度。”

 

高中的一道数学题,老师家里有事,在黑板上留下15种解法匆匆离去。

 

“我当时在想,我一定要找到第16种解法。”

 

这种思维方式一直延续:大学他不落窠臼,以矩阵处理的方式理解物理;研究生提出用集群计算解决声学问题,除了导师,其他院士直斥他瞎搞。

 

“你放心去弄。”导师挺他,拨出几十万让他买机器。

 

2001年,他成了将高性能集群计算引入声学计算领域的第一人,将声学建模、声场计算、声呐计算等高密集计算的速度提升了十倍以上;2003年又将单传感器自适应高分辨时频分析首次引入声学分析领域,实验成本降低到以前的几十分之一,而性能提升了近3倍。

 

声学所毕业后,他去了一家音视频公司。两年之后,他离开了。

 

“数字音效这方面国内我已经做到最好了,已经到顶了。”

 

 一匹凶狠的头狼 

 

2007年一进入华为就开始带团队,下属又怕又爱他。

 

“太严格。”他形容自己。

 

但若是其他部门要来抢资源,他直接去大领导面前拍桌子吵起来:“我们做的是最好的,你剽窃我的成果,那就是在抢我的西瓜,那兄弟们吃什么!”

 

“华为讲狼性,我是一匹凶狠的头狼。”

 

也幼稚过。2008年代表华为参加ITU-T(国际电信联盟远程通信标准化组织)大会,他在大会上提出超宽带音频编解码标准应该以华为的核心框架来梳理,结果遭到了激烈的反对。

 

“我们的技术是最好的,为什么大家要反对?”他一开始不明白。

 

国际标准牵扯到复杂的国家利益和公司利益,公司之间达成一致协议后才会向大会递交提案。

 

“技术不是一切,还有politics(政治)。”他学了一课。

 

下一次,他赢了。华为与韩国H公司击败了爱立信三星Voiceage摩托诺基亚西门子等七家联盟,确立了新的超宽带音频编解码国际标准。

 

 

 再现生命中的经典时刻 



0 (3).jpeg

塞宾Alaya可直接与专业单反对接


“妈妈,春天就要来了,咱们这的鲜花都要开了,那个时候您真的会变成一只蝴蝶飞来吗?……妈妈回呀,妈妈回……”

 

2015年12月,在合作伙伴HAYA乐团为塞宾录音的现场,张德明轻轻闭上眼睛,没人看见他眼中的泪光。

 

2013年,张德明的母亲因肺部纤维肉瘤去世。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如同跌入了冰窖。”

 

他以前是无穷天地间尽情撒欢的野孩子,以为自己有很多的明天,可以做无限的尝试。可那时,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生命有限”这四个字的意思。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若留在华为会走完怎样的人生:给下级交代任务,给上级领导汇报,会做什么工作,会去什么地方——这条路径的概率基本是1。

 

“概率是1的事情信息量几乎是零。我觉得我应该出来尝试一点新的东西。”

 

《about time》中,男主角有回到过去的能力,在他一次次改变过去的时候终于发现,即便可以时空旅行,仍无法避免那些生活的悲剧。面对亲人的离去,我们始终无能为力。

 

“What if every moment in life came with a second chance?(如果人生的每个瞬间都有第二次机会会怎样呢?)”张德明用电影里的这句话做了好几年的微信签名。他想要留住那些珍珠般的瞬间。他想要再现一些时刻。

 

“人生的意义就是体验。”

 

他思考:人的一生大概只有三万天,感受一遍酸甜苦辣咸,同时影响到别人的酸甜苦辣咸。人对外界和外界对人,一内一外两个体验,这就是人生的全部。

 

“我们以前在美国做了一项调查,问美国人,如果你家里房子失火,你会带什么出去?我们中国人往往带着金条,带着存折。但95%的美国人选择带一个相册。那些照片记录他们生命长河里,那些无法再现的经典时刻。这些时刻对他们来说,可能比金钱更重要。”

 

那么,他想用什么去再现生命中的经典时刻?

 

他选择了声音


他不认为拍照片和录像就是记录生命。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最根本的通道是“声音”,人类的最高文明,是语言层面的文明。光学是窄带信号,可见光的波长是0.4-0.7微米。而声学是20Hz到两万Hz,是一个超宽带的信号。

 

“你现在抱着你的小孩,你小孩在你旁边咿呀学语,这个时光你没有办法抓住它。假如我们用我们现在的技术,在你六十岁的时候,七十岁的时候,给你放你小孩九个月、一岁时候的咿呀学语,在你旁边又抓又挠的声音,你会不会痛哭流涕呢?”

 

遗憾的是,三十多年来,通讯终端从1G到4G,信号带宽从30kbps发展到了1Gbps,从单纯语音终端发展到信息、图像、富媒体、视频、游戏等为一体的网络终端。通讯字长与速度不断增长,通讯资源几乎随处可得——然而,“声频”通信的体验几乎停滞不前,甚至和19世纪末马可尼赫兹时代并无本质区别。

 

换句话说:相比视觉体验的大步前进,人类离完美极致的声音体验,还差的太远。

 

2014年5月,张德明辞职走出已进出七年的华为大厦,创办了塞宾科技——他要做“极致的声频体验”。

 

 给这个行业带来一场海啸 


 
0 (2).jpeg
公司墙上的塞宾头像与塞宾公式


他给自己的公司取名“塞宾”——克莱蒙特·塞宾,建筑声学的奠基人。正是这位塞宾,把空间的体积、表面积、吸声系数用塞宾公式表示了出来,从此,全世界所有的音乐厅、教堂的混响时间都能控制在1.5秒到2.5秒之间,极致的声学体验由此诞生。

 

起了这个名字,也代表了张德明的野心:要做就做最好的。

 

凭什么?凭超强的技术。塞宾集结了声学、电学、通讯领域顶尖的融合跨界创新人才。

 

那么,为了极致声频体验,塞宾科技如何录音呢?

 

普通的声音记录无法带来时空感。当十个人在同时讲话的时候,他们的声音混成一团无法听清。混合的声源越多,越趋近高斯噪声。

 

人类的听觉,远非空间中某点的声压所能刻画,而是方向、仰角、距离、频率等密切相关的多维函数的降维表示——然后人类的大脑从这样的降维信息中,重新提取上述参量,你便获得了声音体验。

 

而塞宾的全息录音,采用自然听觉的方式来记录周围声场。完整记录包围你上下左右,前后远近等细腻入微的声音,每个声源都能清晰分辨。这样的声音极具临场感,能把人拽回某一个时空,是生命最本质的记录。

 

美国高通的专家在使用过塞宾的产品后说:“This is the top most cool experience we ever heard!(这是我有过的最酷的声音体验!)”

 

声音是如此地重要,然而大众还意识不到。所以,塞宾商业模式的起点是to B。

 

和专业的广播电台、直播平台、游戏公司、AR、VR 公司等合作,如中手游、蜻蜓、喜马拉雅、奇秀、《中国好声音》等。

 

其中,关于当下大火的VR,德明颇有自己的见解,“很多公司拿个摄像头拍下来给人戴眼镜看,那叫实境传输,那不叫VR。”全息音频和VR紧密相连。如果在家就能让你产生时空置换,那么未来,我们或许不用出差开会、不用出门上班、不用去音乐厅听音乐……声音上的体验不提升,VR根本无法实现。

 

确立了产品和商业模式,接下来做的事就是教育用户。于是,塞宾科技签约了若干网络平台和《中国好声音》,希望借助网红和节目的影响力让大家体验到塞宾的“临场感”;同时,还将推出一系列的科普文章、讲座、沙龙,转变消费者观念。

 

“好的产品肯定会慢慢脱颖而出。”德明非常自信。

 

华尔街互联网教母Mary Meeker曾说:“互联网未来十五年,最大的white space(白空间),是声音。”百多年来,电话通讯的体验停滞不前;电话会议,同样毫无进步;助听器,被全球六大公司把持了百分之九十的市场,单价一千五百美金一个。

 

“黑暗、封闭、暴利。”他形容这个行业。

 

他说,他要把塞宾的技术变成发动机,应用到所有和声音相关的领域,给这些行业来一场海啸。

 

“我们要做声学界的Intel。”——正是由于芯片的发展、移动互联的带宽让全息通讯成为了可能。而面向未来,塞宾也将扮演“Intel”的角色,为个人通信、健康医疗、会议系统、监控、在线教育、娱乐传媒等诸多领域提供革命性的声频体验,为用户实现身临其境的效果,以自然直接高效的方式与他人及世界交互。

 

“不是说我们顺应趋势,趋势就是我们这些创新的人来引领的。我们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呢?”

 

 尾声 

 

张德明跑了好几年长跑。高中和大学期间,他每天跑几千米。

 

一开始是为了治失眠——跑了几年,好了。

 

“一个人我是不会去跑的。”——他喜欢一个一个把别人甩在后面的感觉。

 

跑在前面——他始终这么做。

 

于是,他跑出了一百多项专利,跑成了国内顶级声学专家,跑出了让你一旦试听就欲罢不能的声学体验。






本文作者:思谊  Xid:Yuki

我要去看大山大海,哪怕前方道阻且长。





| 文末福利 |

明晚(5月17日)21:00-22:00 ,

张德明会跟大家进行1小时在线分享Q&A:)

欢迎大家进群和张德明直接交流!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
1.关注本公众号Xtecher(ID:Xtecher)

2.转发本篇文章至朋友圈
3.长按二维码进入本群,发送关注、转发两个截图,方可视为成功入群
4.成功入群后,就可与张德明直接对话!


0 (1).jpeg




(点击文字:查看去年Xtecher特稿《华为七年,告别之声》,由德明亲自撰写。)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