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数字经济驶入快车道,新业态需要怎样的指明灯?

数字经济驶入快车道,新业态需要怎样的指明灯?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10609
1533

2017-12-12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近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顺利结束,此次大会首次面向全球发布互联网领域的最新学术研究成果,并公布了目前世界各国互联网发展报告。其中有数据指出,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高达22.58万亿元,位列全球第二。

“数字经济”顾名思义,即数字化经济。而在《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17年)》的数据核算方法中采用的数字经济可以理解为两个部分:产业的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成熟,我国互联网正在进入开放化、多元化和普及化的发展时代,在互联网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数字技术被广泛使用,国内形成了以数字化产业经济和数字产业化经济为主体的数字经济体系。

在数字经济的发力下,国内经济体系也在随着国内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迭代升级而发生改变。具体表现在对传统产业的数字化以及形成全新数字化产业业态两个方面。

一是数字经济与传统实体经济的碰撞

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解决了传统行业线下运营模式的单一化痛点。对于传统行业而言,线下开展业务的涉及范围较窄,服务对象也较为单一,实时信息流通受阻是限制传统产业发展最大的问题。而通过互联网的数字化赋能后,开放、高效、透明的互联网能使交易信息数据化、线上化,让传统产业的运营模式变得更轻盈,交易灵活性更高,突破单一的线下运营模式。数字经济赋予了传统产业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数字经济的赋能下,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创造了更高效的O2O新业态。2013年,O2O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彼时O2O在国内的本土化落地以及与移动设备的融合是国内经济发展的阶段性转折点。传统产业在此契机下逐渐实现了数字化转变,传统线下业务得以实现线上信息调配,能更有序快速地完成。而以往重模式的传统实体产业也通过数字化,轻快地跑了起来。实体产业产品信息的量化分类,以及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数字技术进行信息化管理,数字经济的渗透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二是数字经济催生的数字化新业态

随后,数字技术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告一段落,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及互联网创新科技成果的涌现开始催生出一批全新的产业形态,例如移动支付、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等。

在移动支付领域,传统货币可以进行数字化管理和使用,这是对传统现金支付方式的完全颠覆。随着国内数字技术的成熟应用,移动支付交易也从密码支付、指纹支付升级到刷脸支付这样愈加便捷的交易支付方式;在另一个今年大火的共享经济领域,不论是精准定位促成多元化的出行方式,还是需求品共享让资源充分利用,在过去的一年中,共享经济已经燃遍了神州大地,甚至远赴海外;还有面向未来的人工智能,在互联网巨头发力下,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例如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无人经济,无人经济市场的交易额和用户规模都在稳步增长。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中国无人零售市场交易额将达到18000亿元以上,用户规模也将达到2.45亿人……

数字经济改变了实体产业,催生了新的数字化产业。不过,目前国内数字技术催生的新业态发展势头更为强劲,正处在国内经济发展的风口上;但实体产业的数字化进程却不尽如人意,传统经济与数字经济的碰撞和融合并不够充分,二者结合的价值也尚未被完全发挥。

数字经济如何与传统产业结合才能发挥最大价值?

在数字技术赋能传统行业的过程中,更多本身就轻运营模式的产业得以优先完成数字化,更多的重模式实体产业并没能实现有效转型。线下业务的线上管理复杂低效,线下信息实时异动不能及时反馈给线上,线上线下信息对接不上、业务融合不完全……这些问题都在阻碍着数字经济与传统产业相互之间的深度渗透,而如何让二者结合实现价值最大化,就成为现阶段帮助传统产业全面转型的首要任务。

第一,要想让线上管理更有效,就要深度打磨数字化技术,让线下产品、业务实现充分数字化,以便线上管理调配。只有实体产业的数字化进程足够深入,线下才有可能实现透明化管理。线上信息的透明化一方面能让消费者通过数据直观了解产品信息,另一方面也能让线上平台根据消费者数据反馈有效调配线下业务。未来的数字化企业要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操作流程可视化、产品可追踪化管理。

第二,受制于传统实体产业能动性较差的弊端,目前实体产业数字化的线上线下联动效果并不好。而从多数传统行业发展进程来看,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高效、快速、智能化线上调配与线下重业务模式的低效、人工作业之间的矛盾尤为突出。而要解决这种矛盾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来是人工智能进行智慧调配,在现有模式上最大化提升多业务同时运行的效率;二来通过技术赋能线下,提高线下业务运作效率。这样一来,在线下产品信息统一量化管理的基础上再进一步,让线下运作也变得高效智能,实现实体产业的充分数字化。

第三,加强线上与线下的结合,更好地实现消费者与商家的实时交互。在目前的“互联网+”传统行业中,因商家无法及时联动反馈消费者的各种消费信号所引发的问题屡见不鲜,其根本原因是线下与线上信息衔接度不高,数据处理不及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用户在购买商品后的售后服务环节,大多数企业的售后服务似乎完全与生产链脱节,对用户的问题反馈效率极低。面对这一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将实体产业链中各环节信息打通,充分挖掘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数据分析处理潜力,实现商家与用户的高效数字化信息交互。

当然,数字技术不只是在给传统行业赋能,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碰撞产物现在已经退居二线,目前国内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已经成了数字经济所衍生出的众多新业态的发展。一如前面所提到的移动支付、人工智能等领域,都是数字经济大展拳脚的舞台。

驶入快车道的数字经济新业态需要怎样的指明灯?

在这个数字经济时代,由于各类新生业态模式的不成熟,政策往往是在被倒逼着前进。这就意味着,一项数字经济衍生出的全新产业业态在刚出世时并没有一定的门槛对其进行约束,也缺少前人经验对其进行引导,在这样一个任凭新生事物肆虐生长的自由环境中,新生业态则不可避免会频频碰壁,遭遇阻碍。尽管目前已经有了足够成熟的移动支付等优质产品,但数字产业化的发展实则并不顺利,如何对这种全新产业进行监督和引导也就成了当代社会共同要面临的问题。

首先,面对现阶段创业大潮和资本的焦虑,对新生业态的正向约束是关键。P2P金融信贷引发的各种高利贷、平台跑路、校园贷等社会乱象;直播平台历经“百团大战”终于偃旗息鼓,遭遇舆论谴责、政策约束的秀场直播;共享单车倒闭潮中押金难退,用户利益受损,甚至整个共享经济都在“伪需求”的质疑声中落幕……一桩桩新生业态所引发的乱象足以提醒我们提高警惕,早点打碎资本堆积出来的泡沫,摒弃只想赶风口、分红利钻空子的企业,扶持更多有责任感、价值观正确的创业者,才能避免越来越多的人在风口过后只能收拾一片残局的结局。

其次,不断研发更前沿的高新技术,用以应对信息安全问题。对于完全依赖数字经济建立起来的新业态来说,信息安全问题不容忽视,迫在眉睫。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止是直接涉及个人财产的移动支付、科技金融等领域,更多个人日常信息泄露问题给了更多诈骗等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因此,保障信息安全的壁垒只能越筑越高,核心技术仍需要不断创新,才能在满足用户更多多元化需求的同时保障信息安全。

最后,数字化产业需要更多高端人才的支持,吸纳人才是中国数字经济正向发展、少走弯路的关键。充分发挥各领域顶尖人才的作用,鼓励并调动人才创造更高的社会价值,是数字化产业再往上走,超越其他发达国家的核心驱动力。

有人说,数字经济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也有人认为,数字经济应该和传统产业链结合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但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崛起一定离不开实体产业的快跑,而中国经济要引领世界,必然少不了数字化产业这种全新业态的出现。

总而言之,在数字经济时代,传统产业与新业态并非割裂的两个部分。不管是让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产生最大化价值,还是对全新业态的监督和引导,只有两种业态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才能为数字经济创造出更多可能性。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