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北漂创业者掉人性陷阱,旅游创业的命门在哪?

北漂创业者掉人性陷阱,旅游创业的命门在哪?

投稿 丨 行业洞察

20533
2966

2018-01-15

刘旷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互联网创业有一门金科玉律:大家的出发点相同,但因为手上的资源和方向不同,慢慢会出现快慢和大小的区别,于是有了独角兽、巨头和垄断者,当然还存在不计其数的失败者和默默耕耘者。

今日的旅游行业亦是如此,携程、飞猪、途牛大名鼎鼎,光环效应显著。不过,除了这些头部企业,名不见经传者数不胜数,与户外游结缘的张楚便是其中一个。最近,北漂张楚向我们爆料,其遭遇了一段不太友好的创业经历,在将事情抽丝剥茧之前,我们需要还原一下张楚户外游创业的全貌。

张楚的蜕变:一波三折

2012年3月1日,应该只是北京初春中的一个普通日子,而张楚的北京闲游户外俱乐部就是诞生在这一天。而当年,在线旅游的格局还是携程、艺龙和同程的天下,飞猪的前身阿里旅行也在酝酿之中,途牛则亏损了1.13亿,市场变局持续洗刷着这个行业。

时间再向前推两年,是张楚与户外游邂逅的开始,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悄悄陷入一次一波三折的“户外游”。2010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张楚只身来到北京,正式成为北漂的一员,开始耕耘自己的梦想。

不出意外,张楚选择进入如日中天的房地产行业,做一名战斗在一线的销售。那个时候,张楚为了尽快学习销售技巧和房地产相关知识,披星戴月已经不足为奇。好在行业走势非常乐观,加上张楚自身的努力,年薪收入已经攀升至30至40万左右。

第一桶金就这么重,张楚无疑选中了一个镶金的饭碗。但高薪工作所裹挟的巨大压力让张楚逐渐有了放弃的念头,而促成这一想法落地的正是一次户外游,离开城市压抑牢笼的张楚第一次那么真切地感受到自然的美好。

把兴趣发展成创业需要多久?张楚给出的答案是一瞬间。踏上创业这条路后,生活并没有对张楚仁慈,张楚依然需要考虑客源、推广等方面的问题,否则怎么带团?没有收入怎么办?那时候已经有不少在线旅游平台发展得风生水起。于是张楚自然而然想到利用互联网的力量来获取客源。

紧接着,张楚跑到各大论坛和平台去写帖子,想通过这种分享户外游攻略和经历的形式为自己的创业带来突破。借着在线旅游的东风,张楚接到了第一个团,但事情依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甚至更加糟糕,张楚也迎来了创业以来的第一个和最大的一个打击——客户的投诉。

由于张楚是第一次带团,可能是紧张,也可能是经验不足,张楚的发挥出现了失误,部分团员并不买账。不完美的第一次让张楚意识到户外游创业并非一日之功,张楚想打退堂鼓了。

好在后来张楚践行了用脚步丈量世界的信念,坚持了下来。但张楚决定恶补户外游经验,在后来近两年的时间内,张楚花光了所有积蓄,变成了一个虔诚的学习者。去北京周边,去四川九寨沟,去新疆喀纳斯、去西藏布达拉宫,去尼泊尔加德满都,前前后后踩点不下几百个。

人,在兴趣中学习新事物的速度快到不可想象。被一股魔力揪住的张楚一下子成长为资深领队。到现在,北京闲游户外俱乐部每年发队人数在6395人次,张楚有了自己的公司,不再是一个人,有客服,还有领队20多人。

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后,张楚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创业的经历:我们一直是一只攀登珠峰的小蚂蚁。张楚的创业经历并非很突出,甚至说不够刺激,但张楚至少达成了阶段性目标,而张楚的户外游创业经历又能带来什么启示?

其一,虽说张楚所在的创业时代是巨头混战的时代,但是那时的在线旅游市场正处于高速成长期,张楚切入的户外游细分市场可以说一个比较好的选择,一是户外游建立在张楚伸手可及的线下场景,二是正值旅游人口需求趋向个性化,户外游、境外游等比较火爆。即使巨头们的手很长,但尚有不及之处。

其二,张楚的第一批客户与互联网有莫大关系,这也是张楚无意中走向在线旅游的一个转折点。没有人脉、线下站点的张楚唯有在网络之中才能充分展现一人之力。而且当时正值互联网人口红利高峰期,张楚为自己在线上所做的推广成了最好的牵线搭桥工具。

突生变故,张楚掉进人性陷阱

从张楚成为创业者的那一刻算起,如今已是第6个年头,回看张楚的创业,也不似那般痛苦,一切早已风轻云淡,但让张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真正给自己当头一棒的却不是事业上的困楚,而是突如其来的“内奸”——小花(花儿)。

2014年,小花进入张楚的公司,成了和张楚一起奋斗的人。也许是张楚从小花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也许张楚觉得公司如果要发展壮大,就需要更多有经验的领队。于是,小花成为了张楚重点培养的对象。

小花的成长并没有让张楚失望,也许是走着和张楚当初相似的那条路,小花逐渐成长为一个经验丰富的主领队。2017年10月31日,小花辞掉本职工作,成了公司的一名客服。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也许张楚意识到小花拥有一颗极强的上进心,依旧耐心地教导她有关运营方面的知识,好帮助小花实现对自我的成长需求。

也许是小花不太喜欢客服的工作,也许是小花根本就不适合做运营。期间小花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消极的迹象也正是此时开始爆发,张楚并不知道小花为什么会如此,她甚至忘记了小花做主领队时的熟练和积极性。

该来的总要来。公司的另一位管理者突然辞退了小花,张楚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甚至为了缓和关系,还曾建议那位公司管理者向小花道歉。也许命中注定,小花最终还是在2018年1月3日离开了断断续续待了4年的北京闲游户外俱乐部。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张楚在两天后对账时发现差了316元,此时又恰好遇到小花向张楚索要工作手机中的316元余额。张楚的危机意识被触发了,上一次出现是在2012年张楚想放弃创业时。

于是张楚立刻核查了相关转账信息,在没有发现转账记录的情况下,张楚只好直接询问户外游队员了解相关情况,并请求他们出示转账记录。在这之后,张楚还发现小花经手的一个滑雪团少缴了部分经费,再三追问之下,小花承认其余钱款在自己的支付宝中。

张楚此时明白,小花变心了,那个曾经熟悉的小花走了。但是本着好聚好散的原则,张楚便没有追究太多,谁都会犯错,何况也没有给公司造成很大损失。但随后的事让张楚惊出一身冷汗。

小花在离职后的第7天竟宣布创办自己的户外游品牌——优客户外,并且根据其微官网相关信息,小花早在去年12月20日便上传了照片,那时候,小花还是一名闲游户外俱乐部的客服。事情到此为止已经告一段落,一切似乎已经水落石出。

客观来看,张楚是掉入了一个两人冥冥之中埋下的人性陷阱。一方面,张楚作为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自然十分重视人才的培养,视小花为己出,不仅传道户外游专业经验,而且还成为小花的一个职场跳板。另一方面,小花的变心难以揣度,其一路走来最终由被教育者变成了教育者,好好给张楚上了一课。

互联网旅游创业命门在哪?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张楚所经历的事件虽小,但足以成为创业者的一个警示。事实上,许多巨头公司也曾出现过类似事件,比如高管出走。但对创业公司来说,员工出走加上客户资源的流失则显得严重许多,因为这很可能对创业公司造成毁灭性打击。

张楚的经历背后,其实隐藏着互联网旅游创业的三个命门。

首先,在线旅游发展到现在,由于受互联网人口红利消退所影响,普遍被认为进入发展平稳期。艾瑞报告显示,在线旅游自2014年以来便呈增长率下降的趋势。一方面,用户变得更加理智,对旅游的品质、个性化等方面要求提升,导致增长率有所放缓;另一方面,旅游行业依然存在不少乱象,在线旅游行业的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持续困扰着整个市场。

所以到现在为止,在线旅游更多还是拼存量市场的挖掘能力,简单来说就是拼复购率和口碑。小花深知户外游客源就是金山,所以才会在后来突然转向客服做运营,由于户外游客源获客成本已经很高,自己去重新拓展可能举步维艰。

其次,应学会重视差异化的力量。假设小花复制了张楚的所有客源,那么张楚必须考虑差异化竞争的可能性。过去,张楚获客的差异化能力在于丰富和独有的户外游经验。但现在,这一优势可能已经不复存在,唯一剩下的优势可能是口碑。

但这还远远不够,考虑到政策对户外游的利好因素,如果把小花看做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那么张楚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走上差异化路线,或者说进一步提高用户粘性和忠诚度。途牛发布的《2016-2017年度“撒野”报告》认为,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将推动户外游产品走向标准化、结构化,户外游在更容易获取后会逐步打破熟人经济、小圈子的局限,并最终成为大众消费品。

以此看来,张楚必须尽快树立危机意识,建立自己的优势壁垒,比如将客户分层,并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提供最优解服务。

最后,小花事件最直接的一点警示就是,创业公司应该建立起保护核心业务的监督和管理机制。小花能够在一个岗位上就接触到所有客户,显然说明公司缺乏对核心数据的保护能力。像张楚这样的创业公司已经算获得阶段性成功,小花事件的负面影响还得看后续。但是对于其他正在起步或者护城河还未建立的创业公司来说,保护核心业务就是保持长期竞争力,所以重要性不言而喻。

从北漂张楚掉入人性陷阱这一事件来看,小花这颗定时炸弹最终还是爆炸了,张楚从中也汲取了教训。身处“百团大战”时代,创业不易的张楚是时候该好好补补课,在修补命门的同时也要为下一阶段做好准备。毕竟,张楚现在还只是攀登到珠峰的一半。

刘旷,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