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罗敏和趣店又搞错了:该反思的不是公关水平而是商业模式

罗敏和趣店又搞错了:该反思的不是公关水平而是商业模式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21560
3110

2018-01-23

歪道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1.jpg

 

趣店的罗敏,突然发文反思了。

 

谁也没想到一句话导致公司市值蒸发上百亿的罗敏,这么快就回归公众视野,而且是以一种财大气粗的高调和低头认错的谦卑,重塑“人设”,看来罗敏终于舍得换了一个水平更高的公关团队了。

 

但这背后是趣店止不住的股价。截至16日,趣店收于12.31美元/股,总市值由最高时的96亿美元缩水至40.65亿美元。如果任由股价下跌,罗敏很有可能荣升为上市后最“倒霉”的CEO之一。所以,眼睁睁看着不断流失的金钱,心痛的罗敏发布了一则迟来的回应。

 

道歉、认错、不成熟,看似诚惶诚恐的态度,但难以忽视的是,针对催帐问题,罗敏并没有只言片语的正面回应。反而对直播问答侃侃而谈,继猛砸上亿、成为首位广告主之后,他表示将推出自己的“百万答人”。

 

不过,已经自带标签的罗敏和趣店,该如何“去污化”?

 

“命硬学不来弯腰”的罗敏和趣店

 

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罗敏,但对唐宁、王征宇、肖文杰、张俊、曾庆辉、房平等人却知之甚少。相比罗敏而言,这些名字绝不算知名,可他们却把持了众多互联网金融公司,成为在线金融中成功捞金的佼佼者。

 

比如肖文杰,他创立的乐信集团,和罗敏当初的趣分期同属校园贷五大平台之一,成功上市后第二天股价就暴涨近33%,俨然罗敏“声明事故”之前的另一个趣店。而房平创立优分期仅两年,业务就已覆盖2000多所高校,张峻的拍拍贷则是国内首家网贷平台,2007年上线运营、属美国纽交所上市企业。

 

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都曾沾染过“校园贷”的商业“原罪”。但他们高于罗敏的聪明之处,是擅长能够预判形势,及时转向,同时也不会将自己置于舆论漩涡,却还振振有词、自我辩护。

 

而罗敏和趣店呢?偏偏不合时宜的有一股“我命硬学不来弯腰”的嘻哈范儿。

 

“我命硬学不来弯腰”这句话,是我很喜爱的嘻哈歌手GAI改编的《沧海一声笑》中的一句,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GAI在热血霸气的唱完这首歌以后,在舞台上面像个乖宝宝一样鞠了个90度的躬。

 

实际上,在万宝璐事件之后,众多嘻哈歌手已经察觉风向的不对,开始走心赞美和谐书,甚至整个嘻哈音乐都已经向正能量弯腰鞠躬了,可是依旧没有逃脱被下线的命运。

 

于是这便成了一个深具国情特色的梗。

 

在商业世界中,罗敏和趣店当初在面对质疑时的做法,就像在高歌“我命硬学不来弯腰”。然后也凉了。不过不同的是,嘻哈凉的让人觉得是天降黑锅,但趣店凉的让人觉得是自作自受。

 

毕竟,校园贷一直备受争议。而衍生出“裸贷”这种恶劣至极的手段,一度让人质疑其商业模式之恶。公众本身并不是不允许校园贷存在,毕竟你不借还有其它人借,但闷声赚了“亏心钱”之后还要大摇大摆地装善人,这就有些毫无“自知之明”了。

 

风波过去两三个月,1月9日,趣店宣布旗下子品牌“大白汽车分期”与映客旗下的在线答题“芝士超人”达成1亿元的战略合作,罗敏成为首个“吃螃蟹”的人。五天之后,趣店CEO罗敏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中发文称,从上次接受采访“回应一切”到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这两个多月里一直在反思。

 

可以说,他对直播竞答的热衷和挥金如土,以及反思的发声,让趣店再次以一种高调的方式成功回归。且不说对这个风口的判断到底正不正确,但很明显的是,趣店已然把舆论的目光转移到了其它方向。

 

但再次做了话题中心的罗敏,其实依旧没有弱化现金贷或校园贷的标签。只是,用新的标签吸引了那部分注意力。而这就是商业的无情之处,不仅是优胜劣汰,还有踏血而行。

 

不够成熟的除了罗敏,还有趣店的商业模式

 

对于上市时的“妄言”及出事之后避而不见的举动,罗敏将之归于“认知不够成熟”,他也自嘲式地表示了“一不小心成了公众名人”后的困窘。

 

不过,以一个手持估值近百亿美元的公司创始人的标准来讲,要说当时的“大言不惭”只是口误,恐怕没几个会信。所以,背后更有可能的是一种急于洗白的心态在作祟,从商业角度来讲,这不可置否。但是到了为洗白而谎话连篇的程度,这就有些难以理解了,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膨胀呢?

 

联想到趣店刚上市时的资本追捧、股价暴涨,面对这样空前的成功,正常来讲,任何人的虚荣心都会得到大大地满足。因而,换句话说,急于洗白也有可能是为了急于让这种成功光明正大地被认可,尤其罗敏在趣店之前连续创业失败,这其中是不是掺杂着罗敏的一些个人情绪呢?

 

两年前罗敏曾多次出席《非你莫属》,但他在台上并不是很受欢迎。主要是因为本来对罗敏而言是第一次成功创业项目的趣分期,并不为求职者或观众认可,所以在被怼“凤凰男”的时候,他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

 

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对罗敏来讲或许极为重要,而趣店上市,就是个最佳的机会和舞台,只是败就败在他低估了公众对校园贷的容忍底线,也高估了趣店的成就。当然即使算是商业行为,这场“声明事故”所透露出的个人特质也很值得推敲,毕竟“就当做慈善了”这种浓浓的土豪味,颇有炫耀之意。

 

连续创业失败不是一种贬低,而是偏重实施的中性词汇。王兴就是个典型,但罗敏和王兴的情况却有着实质性不同。

 

回头看罗敏的创业经历,05年、08年他所做的校园SNS和一个类似社交电商的项目,均以失败告终。2010年初,其外卖平台仅一个多月就倒闭了。到了2013年,罗敏开始做豪车团购,虽然第一个月就卖出了60多台宝马,但因为与4S店结算销售返点遇到了麻烦,团队越做越吃力,就停掉了项目。之后,他们又考虑做在线教育,将北大老师的资源匹配到江西的县城去,可由于没有强大的师资资源和技术能力,项目也最终失败。

 

将这些创业项目与王兴的过往相比,明显看出,罗敏远没有王兴那种眼光独到、精准踩点的能力,甚至一些业务进展,忽略了行业实际情况。也就是说,如果王兴以前没有成功的原因只是缺点运气,那阻碍罗敏创业成功的更多是客观因素。

 

站在这两种不同的经历而言,罗敏更需要一次成功来证明其价值。但遗憾的是,到目前来看,不仅仅罗敏不够成熟,连趣店也同样还不够成熟。

 

一篇企业主动回应的文章,居然能把自己市值干掉一半,把整个行业干掉三分二。你要说企业成熟行业成熟,估计连自己都不信。

 

罗敏的 “撒币”和浅薄的反思透露出的机会主义

 

直播问答已成风口,但能持续多久,没人能打包票,不过罗敏对此抱有一种直白的乐观。

 

他认为直播问答将会是一种互联网标配产品。任何一家有资金实力的大巨头、小巨头,都不会放弃这样的“流量漏斗”,有些是为了进攻,获取更多的新用户,也有些是为了防守,防止老用户流失或在自家产品上停留时间变少。

 

随着京东、网易等巨头直接或间接地参与进来,罗敏的推测可能正在转变为现实。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非视频平台介入,就能获得多大的机会。

 

作为广告主,一开始罗敏豪掷一亿入局“芝士超人”,如今更多的巨头涌入这场风口,广告变现似乎成了“撒币”的唯一利益来源。但这种金钱刺激下的狂欢真的能给广告商带来真正的用户流量吗?

 

2.png

 

从大白汽车分期的百度指数来看,三次搜索高峰都与直播答题有关,1月10是赞助“芝士超人”,16日罗敏宣布内置直播答题品牌,18日尝试启动。但是这种急速上升回落的趋势,并不足以说明流量能够顺利转化为用户。

 

一方面,用户在答题时基本上保持高度紧张,即使将广告插入题中,它所带来的注意力也只有一瞬间,这种广告效果极为低下。

 

另一方面,通过获取复活券等方式,吸引用户下载APP,在专场答题过后被卸载的几率很大,这也是为什么直播答题过后指数直线下降的原因。

 

而且就大白分期业务的进展看,罗敏似乎只考虑了先声夺人的阵势,还未建立好与之匹配的基础配置。

 

趣店称目前已经布局了150家线下门店,但在大白汽车分期APP上,大多数线下门店并没有如期开业。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只显示一家正在计划开业的门店,而其他城市中已开业门店也只有一家,其它全部为计划开业状态。

 

为了赶上直播问答的风口,罗敏舍得下血本搭建自己的流量入口,这可能也是其摆脱支付宝的第一步。不过如果业务尚不能与流量连接,何谈转化?

 

最关键的是,大白汽车分期定位于刚刚毕业一两年工作的年轻人,一定程度上,与此前熟悉的校园客户相衔接。而且其极低的门槛,颇有校园贷时代的影子:利用低门槛作为诱惑,用利息将人困住。

 

这很容易让人理解为,罗敏最终反思的,可能并不是其商业模式,而仅仅是当初对于舆论力量的蔑视和对公关水平的过度自信。

 

这样的反思有点浅薄。

 

企业家特质很容易成为公司的另一重形象,趣店目前要剥离的标签,似乎毫无松动。说白了,罗敏和他的趣店,也不过是在大喊“我命硬不能弯腰”的机会主义者。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