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行业洞察 >

茅侃侃和贾跃亭之间,差着一个孙宏斌

茅侃侃和贾跃亭之间,差着一个孙宏斌

Xtecher原创 丨 行业洞察

31196
4500

2018-01-26

歪道道

Xtecher特稿作者

关注

             1.jpg 

 

贾跃亭目前还在美国继续为梦想窒息,但孙宏斌却一人在媒体面前黯然伤神,感慨“人生遗憾”。即使有当初豪掷150亿的大手笔,却依旧让两人曾经称兄道弟的友情显得有些廉价。

 

很多业内人士替孙宏斌打抱不平,“就算是按照乐视控股说的,欠款只有60亿,那把这60亿还上也行”,但他们和孙宏斌都没想到,贾跃亭不仅还不上钱,还心安理得地溜之大吉了。

 

“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一年前,孙宏斌这样形容他和贾跃亭的“一见如故”。可惜,没有人对茅侃侃这样说过。也许赵薇曾经试图认这个弟弟,但是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收购案最终以银行叫停龙薇传媒的贷款宣告失败。

 

如今作为80后创业代表茅侃侃因为破产而自杀,此事已经有了诸多报道,再纠结于茅侃侃的过往成败已无太大意义。而逝者已逝,我们也不应做过多的揣测,但还是让人不免遗憾。

 

因为茅侃侃和贾跃亭比起来,只缺少两样东西,一个是心理素质,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就是孙宏斌这样的好兄弟。

 

不知道和贾跃亭比起来,孙先生会不会也觉得错过茅侃侃是一个遗憾呢?

 

激进者,厚道人

 

有钱,一直是孙宏斌的标签,尤其是王健林梦碎以后。

 

2016918日,融创和联想控股双双发布公告称,融创拟收购联想控股41间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总代价约为人民币137.88亿元。仅三日之后,融创又宣布拟通过定增入股金科地产,以40亿元认购16.96%的股份,1130日,继续买入金科,持股比例达到20%。同日,孙宏斌又从许家印手中将嘉凯城位于青岛项目的股权,以36.63亿元的价格收入囊中。

 

这是两个月左右时间内孙宏斌的全部工作,不是在并购,就是在并购的路上。在他看来,房地产行业投资的逻辑无外乎就是土地价格。

 

钱之一字,就像是他手中不断抓取和打出去的牌,赌得大胆且激进。可能也正是这种花钱如流水的架势,使得孙宏斌看上去更像是一副急功近利的商人模样,被外界冠以“狼性”的同时,也承担了房价高涨的不知名罪过。

 

但这样一个房地产大鳄,却偏偏是个热心肠的人,很乐于“千里送鹅毛”。

 

201110月,绿城破产传言最盛时,孙宏斌为宋卫平摇旗呐喊,随后绿城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时刻,他很快宣布,融创中国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3%股份,暂时解了绿城的燃眉之急。之后收购佳兆业,他也是先行支付给郭英成总额23.25亿港元的现金,和收购4个项目所需的10.12亿元人民币现金。

 

去年,融创和万达的巨额交易,虽然很多人认为孙宏斌捡了个便宜,但实际上这个盘这么快有人接,王健林应该颇为感激。尤其是,面对如此风波,他非但没有回避外界对万达的质疑,反而予以声援,号召公众对王健林与万达集团多一些包容,少一些落井下石。去年9月,他曾在其朋友圈转发了《对王健林多一些善意》一文,并评论称: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

 

并购交易本就人情反复、局势变幻,“挣钱容易,得人心难,”孙宏斌反复讲道,或许正是深知这点,有钱且厚道的他,个人感觉非常擅长获取人心。

 

2016年截至去年7月,一年半时间内,孙宏斌的融创公司共对外发起大型收购近20起,涉及金额约1355亿元。被业内推崇为并购之王,那可以算作是孙宏斌截至目前最为风光的巅峰时期。

 

不过,商界险恶、人心不古,孙宏斌虽胆大心细,却经常识人不善,贾跃亭只是其一。

 

总拿真心换欺骗

 

2006年,已经不惑之年的孙宏斌无比地迷惑与茫然,他向心腹部下交底: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彼时,他只希望能够遇到自己的“白衣骑士”。

 

这个时候,一位来自香港的钻石王老五跃入孙宏斌眼前,他尊敬地称之为“豹哥”。

 

短暂接触后,单伟豹旗下的路劲基建于20071月,顺势收购了孙宏斌所持有的顺驰剩余股权,总持股增至94.7%。在正式签署协议的仪式上,孙宏斌对满脸笑容的“豹哥”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买了个便宜货。”

 

然而,他没曾想到,这个“骑士”并没有任何骑士精神。接手顺驰后,无论是面对媒体还是在内刊,新公司对孙宏斌及原先的顺驰公司都采取了全盘否定的态度,单伟豹更是毫不客气地指出,顺驰最大问题不是资金,而是管理和用人,枪口直指孙宏斌。而且单方面将资产分好坏两类,引出之后的一系列控制权纠纷。

 

可能正是体会过这种出卖资产的无奈,孙宏斌以融创东山再起后,经常乐于充当一个厚道的“骑士”。但每每“真心尽付”之后,友谊的小船还是说翻就翻。

 

第一个惨痛的教训来自被孙宏斌称之为“永远的老大哥”的宋卫平。这位曾经誉满天下的性情儒商,在接受了融创数次的帮持之后,甚至还在媒体面前公开声称,孙宏斌是就他在绿城的接班人。当时,孙宏斌也满心欢喜地表示,宋总的这种信任、这种选择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

 

孙宏斌接手后的绿城,渐渐从病猫变成猛虎,从鸡肋变成鱼翅。但201411月的一个晚上,反水来得如此之快,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宋卫平以绿城中国董事长的名义,火速免去了融创得力干将田强的总经理职务,正式宣告已经接近尾声的交易“我不想卖了”。铺天盖地的谩骂令宋卫平名声尽毁,但孙宏斌却不得不遗憾收手。

 

116日孙宏斌在微博上发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做双输的事,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

 

绿城事件的大起大落,好在没有影响孙宏斌的行事作风,但2015年收购佳兆业还是令其大失所望。在借给郭氏家族一笔“低利息贷款”后,财报迟迟难产的佳兆业,被孙宏斌痛批为“每股价值几乎为零”。2016年底公司再被曝出308亿未偿还负债,有分析指出,其负债实际应接近千亿。

 

第三次就是贾跃亭了,他让曾经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孙宏斌,说出了“愿赌服输”的话。

 

当然是选择原谅啊

 

收购绿城和佳兆业失败后,孙宏斌曾表示,“这两件事给我树立了一座丰碑,在艰难情况下的抉择,彰显了我们的人品”。比较可贵的一点是,在讲述其后的多起并购中,他也表明了“真诚不套路”的行事原则,甚至还调侃道,“他骗我也没事儿,我也可以原谅他。”

 

但现在,孙宏斌真的能原谅贾跃亭吗?

 

恐怕不然。其一,孙宏斌在会上表示,由于乐视的关联债务远远超乎想象,贾跃亭及其关联方累计欠上市公司乐视网债务为75.3亿元,而这些债务存在着不可偿还性。再加上乐视影业的17亿,一共90多亿,比之乐视控股所说的60亿多出甚多。

 

其二,此前孙宏斌一直对贾跃亭造成报以支持态度,奈何贾跃亭飞往美国后一去不复返,偌大的烂摊子只留孙宏斌一人收拾。正常来讲,得是多深厚的友谊才能替一个人扛起所有的担子,更何况一开始他对贾跃亭可谓是百般信任,一如曾经赞许宋卫平是“怀有英雄浪漫主义的性情中人”。

 

现在说和老贾“没有矛盾”,但不代表没有情绪。

 

不过从孙宏斌多次“被坑”的经历来看,他不原谅也得原谅。

 

因为一年前是他自己不顾众人反对,接盘乐视,本以为可以作为从房地产介入互联网的最佳跳板,奈何是个巨坑。说到底,他的“赌徒”性格不仅使其看错了贾跃亭,也是之前几次被别人倒打一耙的原因。就像之前,宋卫平可能曾天真地以为孙宏斌会是绿城基因执着的坚持者,而孙宏斌显然也小看了宋卫平存在了20年的这份执着情怀的分量。两人同为偏执之人,矛盾其实已经显而易见。

 

因而,很多人认为,孙宏斌对大战略方向看得很准,就是有时看人会跑眼。

 

互联网商业极为需要识人之术,雷军错过了马云,丢了成为首富的机会,马化腾相信了张小龙,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周鸿祎和傅盛更是恩恩怨怨。不过也正是人心难测、商界无情,才形成了这样一个江湖。

 

只是不知道,孙宏斌的情义,还能经得过几轮“折腾”,又或者说,这样一个偏执的人,或许并不会为了数个已折的树,放弃整片森林。

 

乐视虽不是孙宏斌第一次“被坑”,但教训足够惨痛,下次这位房地产“巨鳄”再想热心肠地帮别人收拾烂摊子的时候,或许难免会想起他这位山西老乡,甚至是更久远的旧时光,及那群“坑”过他、但也成就了他的人。

 

可惜这其中不可能再有茅侃侃,那个曾经少年得志的企业家。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账号登录

重置密码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账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注册企业会员

重置密码

返回

绑定手机